程苓峰写小米

孕峰:你们能不能大胆站出来用自己的真名说话?“深喉”这个身份让不少人觉得有点厚黑。还有人说这是我在自问自答,实在太抬举峰哥了。

深喉:历史教科书上,除了名字,都是假的。江湖小说里,除了名字,都是真的。“深喉”说的,可以是小说。若要用真名,就只能说教科书了。

孕峰:那好。咱不用真名,只写小说。我给你们当防火墙。

深喉:不敢唱衰粗粮,它很强大,目前没同量级的对手,雷布斯一定功成身就。但他也有阴暗面,一再用自己的强大来截杀对手的创新,搅浑水。

乔布斯的苹果,特立独行,引领创新。雷布斯的粗粮,干相反的事。乔布斯不做则以,做就做到极致。雷布斯把“专注”和“极致”挂在嘴边,但做的东西比谁都多,很多功能又只做得到温吞水,反正人家有了,我也要有,就算比人家差,也要把坑站住,把眼球抢过来再说。

孕峰:举例。

深喉:粗粮4的发布会,雷布斯做了三件本没必要做的事。

1、打“快充”的概念。平常充电要3小时,节省15%时间,2.5小时充满。

快充的概念,是OPPO之前推出来的。它能1小时接近充满,40分钟到90%,效率高了几倍。这才叫革命性创新,这才叫“令人尖叫的功能”,这才叫“快充”,这才叫极致。相比而言,粗粮那个2.5小时,只能算东施效颦。

但粗粮提快充的概念,它有高于对手一个量级的用户和影响力,就能冲淡OPPO的概念。这叫搅浑水。小白用户,就知道你们都是“快充”,分不清真假。

中国的山寨制造商常干的事。比如人家搞了个航空材料的壳,很拉风,我说不行啊,我也得有,但航空材料一时半会儿搞不出来,就弄个航海材料套上去,贴个标签,“航空材料”。

2、提“babyskin/婴儿肌肤”的概念,说“手感真TM好”。

这两个概念,是一加之前发布时提出的,手机后盖的材质摸起来“温润”,可以拿到脸上去蹭。它的CEO到处讲,反复讲,媒体引用,算是一加的标签。

雷布斯也说婴儿肌肤的概念,并非说后盖,是在说粗粮手机的金属框时谈到的。金属框,冰冷生硬,跟“温润”是扯不上关系的。你摸金属框能摸出婴儿肌肤的感觉?

用你的概念,指鹿为马,我的体量大,话语权大,我用了,你再用就尴尬了。把你的标签撕下来了,贴在我这里。

3、说手机后盖用竹纹材质。

竹制后盖,也是一加之前提的,8月发货,那是筹备了大半年,正经八百用湖南山里的竹子做的,要求工艺很高。行业里的消息,粗粮的竹纹后壳,不是真竹子,是贴了一层膜,感觉像竹纹,其实不是。我说得对不对,到时大家拿到可以比,期望我是错的。

工艺和设计一直不是粗粮的擅长,看到别人的创新,想早日出货,就这么干。用你的概念,偷梁换柱。

孕峰:概念不是一家的专利,谁都可以用,也可以说是“理解不同”。没犯法。

粗粮:2012年,魅族有款经典,正面黑屏背面白色的俗称“熊猫机”,在极客里卖得好。粗粮2就复制了。粗粮用户多,很多人反以为这是粗粮首创,后来在网下很多人骂它抄粗粮。

你的用户是1%,我的是99%。你的创新只覆盖1%,我抄过来就覆盖99%,再大声宣传,99%的人就以为是你在抄我。不仅概念和标签被抢走了,连本有的品牌也被无知小白围攻。一个强大的但缺乏应有担当的企业就是这么伤害行业的。

熊猫机还好,只是个颜色,没技术含量,一抄就会。可快充、婴儿肌肤、竹纹这些小公司靠多年积累得以创新得以进一步打天下的东西。你抄不全,挂羊头卖狗肉,把标签和概念抢了,把水搅浑了。小企业是很难受的。用户是吃亏的。阴招。

把名不副实、甚至偷梁换柱的概念统统加到自己身上,你就算软件、系统再牛掰,那也是一部转基因手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孕峰:粗粮一直高调。现在粗粮已是一个品牌,而不只是一个手机。大量小白用户不能辨别细节,大家都有同一个概念,那就选品牌响的。品牌好就是占据高地,往下打,很容易。

深喉:粗粮的影响力是靠过去几代的高配置、性价比撑起来的。但这条路今天走不通了,其它厂商都能跟进,核心配件都拿得到。论跑分,一加等几款都比粗粮好。

于是粗粮今天就开始说工艺,没其它好说的东西了。但这不是粗粮强项,于是就偷梁换柱,拿别人的概念来套。再拿影响力护航。

粗粮高调,恨不得天天上头条,什么事都拿出来炒,一块可以做成菜刀的钢板也浓妆艳抹出来站台。这就是它的“实力”。它必须维持影响力,在靠性价比不能维持影响力的时候,自然要靠新鲜的东西。

孕峰:粗粮的工艺相对自己还是在进步。其粉丝也能感知,也会买单。

深喉:粗粮高层透露的,红米系列,相对担忧的对手是华为,研发、供应链、规模都强;小米系列,相对担忧的是一加,产品能力领先粗粮1年以上。

华为和一加要在一两年内把品牌建起来,粗粮要在一两年内把工艺和产品能力真正搞起来。大家在拼补短板的速度。不同的是,工艺、产品这些东西,自己闷家里就能使劲,别人干扰不了。但品牌,是在外面的声势,粗粮就可以用它的影响力打到你。

孕峰:一加和原点的老板之前都跑出来说粗粮手机太丑,现在雷布斯跑出来回击,也是礼尚往来。

深喉:最先出手的不是一加,而是雷布斯。

刘老虎原本是OPPO做手机的副总裁,去年出来自己创一加,被人骂成是OPPO的马甲,说他不地道。当时雷布斯转了刘老虎说离职的微博,说什么“欢迎OPPO做互联网手机,这是潮流势不可挡”,还@了OPPO的CEO。

这明摆着故意把已经独立的刘老虎往OPPO身上引,挑逗情绪,火上浇油。当时一加刚开始,嫩苗一根,你一这么大体量的家伙就去踩人家。犯不着,掉身份。

然后刘老虎回敬了雷布斯一条,“搞机多年,还是不太懂什么叫互联网手机,惭愧。”这一句又把火引回到雷布斯身上,评论里一堆骂粗粮手机搞饥饿营销之类。第二天雷布斯就把那条微博删了,算明智。

当时刘老虎就后背冒冷汗。才刚冒个头,就被江湖大佬摆了阴柔的一道。哈哈。

孕峰:雷布斯20年了,功力深厚。粗粮三位一体的布局、补短板的能力、掌握产业的节奏,都有口皆碑,不至于这么担忧小伙伴吧。

深喉:个性导致。雷布斯是个骨子里没安全感的人。怕落后,怕被追上,怕输,对竞争苗头可能反应过激。周鸿祎挑他的毛病,说“有些事情有点放不下”,就是这样。

一个大佬,出来扯那些做得半生不熟的概念,虎得住小白,但在懂行人的眼里,掉份。雷布斯就是hold不住,那根弦绷太紧了。

孕峰:粗粮刚发内部信,说“以使命和梦想为驱动”,“让地球人享受到科技的乐趣”。

深喉:罗永浩都能卖情怀了,雷布斯当然不比罗胖子差。

表面上都是梦想,背后驱动力大不一样。比如日本人和韩国人,都勤奋,经济都做得不错,足球场上都硬得起来,但背后动机不同。日本人是“怕”的文化,恐惧被干掉,所以拼老命,所以会侵略别人。韩国人是“羞”的文化,担心做得不好、担心被看不起,所以尽全力,但它不会去侵略,内敛的路子。骨子里基因不同。

孕峰:美国人呢。人家也是“work hard,have fun”。

深喉:美国人是“酷”的文化,老子就是好这口,啥都不图,爱一行干一行,天生独一无二。所以抄袭在美国行不通,抄袭就不酷了,用抄袭的产品也不酷了,他不会挂羊头卖狗肉,不会偷梁换柱,那不酷,那失掉了价值的根本。

粗粮那两句话,若放到乔布斯身上,倒是真话。老爷子肯定不会把做得不如别人的功能拿出来显摆,还要冠上别人的概念,他会觉得这是耻辱。美国的布斯跟中国的布斯,差别就在这。中国布斯可以模仿美国布斯做铁人三项,但模仿不了骨子里的高贵。那得换血才行。

其实你想想,把自己说成中国的布斯,但干的是不一样的事。这个跟拿着别人的产品概念滥竽充数,是不是正好一个路数。都是转基因。

孕峰:其实若雷布斯能把这些小技巧抛弃掉,对粗粮是真正有益的。粗粮到了今天的规模,在“道”上若能突破自己,该能再上一个段位。抛掉小气,才会大气。

中国人还是兼具日本和韩国人的特点,怕输,怕羞。要想酷起来,再过20年,看下一代有没可能。对这一代,要求不能太高,他们有年代的局限性,是通病。

哈耶克说,商业是最好的公益。但这只是在物质层面。商业的机制能保证生产的效率。精神上可能正相反。一个人,如果私下相处,都是有血有肉、有性有情、知冷知热的。但一旦在公司里任职,做了经理、总监,领了KPI,最极端是做了创始人、CEO,就必须得五毒俱全、无所不用其极了。而且还觉得自己挺坚强,挺忍辱负重。

深喉:这不对。哈耶克说话有背景,西方的商业是建立在新教伦理和健全法制的基础上,这个土壤里出来的是乔布斯、马斯科。但中国的宗教、伦理断了上百年几代人,法制也有待完善。这个土壤里的商业就只能是转基因了。现在有人得意洋洋的说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要超美国,那只是表面,内涵精神上,差得远。

我一直在等你那篇要写的《为了梦想,变成流氓》。一个上市公司CEO还转了这条微博,说题目“写实”。这就是中国的情况。都在术的层面学美国,绕圈子,但道的层面就避开。只要能牛掰,做什么都行。或者稍微好一点的,做件算有价值的事,但为了胜利,怎么干都行。

孕峰:不打算写了。说别人的问题,其实自己也在内。

其实就算写了也改变不了什么现实。我们还是挺卑微的角色。

深喉:写出来,警醒他人,也警醒自己。

改变不了现实,但至少影响一丁点人心。

来源:程苓峰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