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海峰:能当脑残粉,或许是件幸福的事

在某种程度上,做脑残粉也是一件幸福的事。至少它是一种释放压抑情绪的途径,是一种精神的寄托。

 

文/卞海峰

可能是经历了罗永浩事件的缘故,让我对脑残粉有了新的认识。

插个题外话,关于用“我”还是“峰哥”这个问题,我纠结了半天。因为很多传统媒体人批判自媒体人动不动就哥、姐、舅,显得高人一等。我想说我一直没有把自己当成是自媒体人,因为我有正式工作,写作只是一种个人观点的表达而已,你可以看成是认知盈余的一种表现。

其次我用“哥”只是为了增加个人标示,让读者分辨这是谁写的,要知道中国对于知识产权保护是十分不严谨的。即使这样,有的媒体转载文章时,还把“峰哥”换成了编辑自己的名字,对于这样的情况你都不知道找谁维权,当然你也没那时间去耗。至于“哥”或者“弟”对我而言,无关紧要。(这篇姑且先用我)

回到正题,把时间拨回到一天前,我发表了一篇文章《锤子手机:老罗用两年时间换来的“笑话”》,文中表达了我对锤子手机的个人看法。包括现在我都认为,锤子手机毫无竞争力。外观模仿iphone、硬件用的是上一代产品(以他现有的订单量,根本拿不到高通等供应商的最新产品)、ROM过于强硬(完全是基于其个人喜好开发的ROM,而且ROM复制成本极低,不具备竞争力)。

对于我这样的观点,相信大多数人还是认同的,不信你去看我在今日头条上同样文章的评论和支持数,不看好锤子的数量明显高于看好,其中有一条评论为“没兴趣的点赞”更有近万人点赞。

然而在这篇文章发表后,我便遭到了罗永浩粉丝的谩骂(很可能是雇佣的水军)。作为一个半公众人物,其实我早已习惯别人的反对意见。有人认同你,就肯定有人反对你,这是事物发展规律,我们没有办法回避。可惜的是,这篇文章中的反对意见,逐渐就演变成了谩骂,毫无逻辑、片面的谩骂,以及粉丝与粉丝间的对骂。

骂战的背后,也浮现出了大量所谓的脑残粉。按百科上对于脑残粉的解释是:那些对于名人以及不同的品牌季度痴迷,疯狂追求以至于失去了个人理智的人的一种称呼,这样的一种人会对任何不利于他们所追求的名人或者品牌的言论进行猛烈的攻击,甚至伤及无辜。

很明显这与正常的粉丝相比,是有本质上区别的。正常的粉丝对事不对人,有独立思考能力。而脑残粉的独立思考,更像是他们的奢侈品,他们的行为只能是展现他们的无知。

所谓无知指的是他们知识上的匮乏,关于这点可以参考一下《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实施的第十一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调查显示我国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7本,比上年增长0.38本,我国成年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首次超过半数。

与发达国家人均50-80本的规模相比,相差还是十分悬殊的。可能是因为书读的少,所以造就了脑残粉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扭曲,让其对世界产生了错误的认知。对于知识是否可以改变命运,我们还不敢妄下结论,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没有知识的世界观绝对是单薄的。

另一方面,人云亦云、丧失独立思考能力,也是脑残粉们的无奈。这个现象也不仅仅是在脑残粉上体现,几乎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情况。因为大多数人出于时间成本考虑,在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上容易相信别人的话,这也变相造就那些所谓的意见领袖和社会公知。而这些公知又总能切中脑残粉的要害,说出脑残粉的心声,让脑残粉自动归类和公知为同一类人、潜台词是,我们是一样的,站在一个立场的。

往后无论这些公知说什么,脑残粉都会认为是对的,是对自己有好处的,他们不会抽离其身独立思考一下事情的本质。用我擅长的心理学现象解释,就是所谓的“光环效应”,他们认为一个人一处好,就会处处好,哪怕是不好的,他们也会故意忽略那些,甚至是主观的幻想他好。

这其实是一种个体心理疾患,也是一种社会病态。现代心理学揭示,这种源自社会身份认同错乱而导致心态狭隘的倾向,人人皆不可避免,但唯有病态严重者极度痴迷者会变异为脑残粉。

再反观这个现实社会,有时候我倒是很羡慕那些脑残粉。因为还他们还有所谓“信仰”。而我、甚至大多数人都没有信仰,这或许是一件悲催的事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形成了批判精神,令我对所有事都持有怀疑态度,这样会让我们生活的很累。

最后我想说,在某种程度上,做脑残粉也是一件幸福的事。至少它是一种释放压抑情绪的途径,是一种精神的寄托。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