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系AI创业者多到成团(吴恩达林元庆余凯),为什么独恨王劲?

为什么是王劲?

2017年快要过完了,百度状告王劲侵犯商业机密索赔5000万,炸出了中国“无人车第一案”。

王劲

不知道连王劲在内,一众离开巨头老东家的AI创业者们有没有过好,是否心中惴惴。

未来图灵询问了多位相关人士,有人认为王劲“连人带技术一起挖走”,被告是意料之中。还有知情人士表示,百度发难的主要原因是王劲从百度挖走了很多技术人才,“明显过分了”。

前仇往事一起算

根据百度的文件显示,王劲在2017年3月31日正式离职。

他却在3月27日出席洪泰基金CEO春分会时突然发声:“再过5天,就要从百度出来创业了,这是第一次代表自己而不是百度发言。”引得媒体争相报道他即将创业,且已获得洪泰基金的投资。

但未来图灵独家获悉,王劲宣布离职之后,当即引起轩然大波,洪泰基金原本只是打算跟投,据说遭遇了百度方面的各种施压,最终,洪泰基金并没有参与景驰科技的投资,而其领投方一直都是启明创投。

3月29日,王劲参加IT领袖峰会,就开始以景驰公司创始人兼CEO的身份参与无人驾驶论坛的讨论。

王劲

这些时间点的细节也让百度内部“对王劲的为人颇有微词”。

更早前,王劲与百度的矛盾就显出端倪,3月1日,百度宣布其不再担任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数小时后,这位百度高管介绍中名列第五的人物,头像就被官网下架。

此前,王劲一直计划将百度无人车(L4)业务拆分独立运营,估值为10亿美元,李彦宏没有同意。他透露曾就公司定位吵过好多次了,“我已经(级别)很高了吧,有时候拍桌子都不管用啊。这个苦日子我不想在过了”。

而王劲主要领导的L4与L3之间其实存在一定程度的竞争关系,在他宣布离职后,陆奇组建了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把L3、L4合并,亲自出任总经理。

为什么是现在?

王劲把景驰称为发展速度最快的无人驾驶公司。

百度系AI创业者多到成团(吴恩达林元庆余凯),为什么独恨王劲?

4月3日,景弛科技诞生;5月12日,完成首次封闭道路无人驾驶测试;6月18日,获得加州GMV路测牌照;6月24日,完成首次开放道路无人驾驶测试;9月8日,可在硅谷高峰时段的车海中通勤。

他透露,公司明年将迁回中国,明年Q1会在中国某城市落地,实现车队的试运营,并且已启动A轮融资,计划融资额度1亿美元。

目前景驰已和安徽安庆市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允许景驰在2017年底前在安庆投放50辆无人车进行运营测试。更多王劲解读:www.yangfenzi.com/tag/wangjin

百度系AI创业者多到成团(吴恩达林元庆余凯),为什么独恨王劲?

一旦景驰进入中国市场,必然在自动驾驶领域与百度存在直接竞争关系。另一方面,百度或许更加忌惮腾讯、阿里巴巴等老对手与景驰达成合作。

针对百度的起诉,景驰方面回应,百度的起诉完全没有事实依据,我们的律师将在事实和法律层面上予以回应。并称,景驰总部即将搬回中国,两周内我们就将在中国展示我们的技术实力。

百度方面则晒出了王劲签署的承诺书,里面明确表明,王劲丢失了公司为其配置的一部MacBook Air电脑和佳能的多功能打印机,王劲签名表示愿意承担机器丢失所导致的一切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致使电脑中涉及百度公司的商业信息、技术信息等泄露)。

此文一出,丢电脑还说得过去,丢一台体量不小的打印机,顿时让围观群众起疑。

离职高管组成的百度系AI创业大军

王劲是首位被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名起诉的前高管。

近两年,百度AI领域的人才离职潮就没有散去过。他们很大一部分选择自主创业,所以不排除百度借起诉王劲及景驰对在其无人驾驶领域创业的前员工施以警戒。

有媒体统计,从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走出来的自动驾驶创业公司多达8家,包括王劲在内的原百度无人车“四大金刚”均已离职。

吴恩达

吴恩达创立了landing.ai项目;前百度无人车首席架构师James Peng和楼天城创立无人驾驶公司小马智行Pony.ai;倪凯去了乐视后也离职创业,成立无人驾驶公司禾多科技;余凯创立了地平线,这周四刚刚发布第一代芯片,并发布智慧驾驶、智能商业及智能城市三套解决方案。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离职或加盟Drive.ai 王海峰任百度AI技术总负责人

除了无人驾驶方面,前百度研究院院长林元庆在今年10月离开百度后,创立了Aibee,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帮助传统产业升级;“少帅计划”的代表人、深度学习实验室主任研发架构师/首席设计师顾嘉唯创办物灵科技;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邓亚峰加入格灵深瞳,任CTO。

林元庆

这些在百度聚首过的大牛,也各自展开了在AI领域的鏖战。从某种程度上说,百度毫无疑问是国内技术人才的兵工厂,AI人才的黄埔军校。

但从另一面来讲,未来图灵接触的几位内部人士皆表示,百度近几年高科技人才频频流失,人才储备方面无论如何谈不上上升态势。

大公司来势汹汹,“都瞄准百度挖人”。

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李磊离职加入了今日头条,任首席科学家;百度大数据实验室负责人张潼后出任了腾讯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成为了腾讯AI技术带头人。

百度系AI创业者多到成团(吴恩达林元庆余凯),为什么独恨王劲?

当然,大公司人员流动乃常态。但是对于被挖角,百度估计不会太开心。

其对王劲的诉讼理由中就有一条:王劲在职百度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从百度招揽技术人员;担任景驰公司创始人兼CEO时,大肆招揽并雇佣百度自动驾驶技术人员。

梳理现在景驰科技的核心团队,不难发现,其中有不乏前百度的高级员工,其中包括原百度自动驾驶首席科学家韩旭和在编程界赫赫有名的算法工程师陈世熹。这次诉讼多少也表露了百度对人才保卫的强硬态度。

百度AI战略和人员动荡

百度的人员变动跟它的AI战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自陆奇在今年初出任COO后,一系列动作基本结束了百度学术派和工程派的斗争。

随着吴恩达的离开、林元庆的卸任,陆奇将独立于百度体系外的百度研究院收入编制,大刀阔斧的改革整合后,传统业务出生的工程派基本已全面占据上风。更多人工智能AI解读:www.yangfenzi.com/tag/rengongzhineng

陆奇

百度内部,传统业务团队对与百度研究院素来不睦。产品的搜索数据不向研究院开放,且搜索团队对被迫挣钱去养利润稀薄、却十分“吸睛”的业务团队(百度研究院)怨声载道。

吴恩达离去,百度研究院被正式收编后成为五大业务体系中AI技术平台体系(AIG)的一个组成部分,由搜索业务群组的副总裁王海峰负责。百度王海峰Quora精华:未来5-10年,NLP领域将会有什么进展?

王海峰带领孵化的“度秘”团队也升级为度秘事业部,由度秘创始成员景鲲负责,直接向陆奇汇报。

新人方面,联想之星合伙人刘维出任百度副总裁、百度风投CEO。百度全资收购渡鸦科技,90后创始人吕骋带团队并入,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直接向陆奇汇报,并在11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秀出了Raven-H、Raven-R、Raven-Q三款智能硬件产品。

陆奇在百度Q3的财报分析会议上说,百度在人工智能有几大核心优势之一是拥有最佳的人工智能商业化策略,也就是平台化和建造生态系统。从概念提出到走向繁荣:人工智能AI、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的区别

百度系AI创业者多到成团(吴恩达林元庆余凯),为什么独恨王劲?

“比如百度的阿波罗平台是全球第一个人工智能开放系统,增长非常快,这会形成不断加大的竞争壁垒;公司的DuerOS平台也是同样的战略,这是人工智能对话设备的最好技术平台,也拥有规模优势和市场先入者优势。”节俭的百度:给自动驾驶阿波罗计划算个账(附Apollo技术框架)

他也承认,在通过AI技术提升搜索业务商业化能力方面,如果以棒球比赛做比喻的话,百度才走到“第二局和第三局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李彦宏 陆奇

李彦宏曾讲过一个故事,他在美国读书时就喜欢人工智能这门课,当时被教授打击:“人工智能是没有实际应用价值的,你只是空喜欢而已。”

经过多事的2016年,百度提出了All in AI口号,巨头转身慢,不管愿不愿意,人员动荡都是架构调整的必经之路。虽然有人质疑,百度押注AI不过是形势之下的被迫为之,但至少这一次再没人会说李彦宏的AI梦想是场空欢喜了。

作者:付于洋 编辑:DeepBlue 来源:未来图灵(微信ID:futureturing)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百度无人车负责人揭秘项目核心技术光学雷达(LiDAR)

➤ 车联网到无人车之间有什么?百度给出的答案是智慧汽车

➤ 吴恩达&林元庆:只有改变道路和心态,无人车才可能真正上路

➤ 编程传奇楼天城加盟百度美国研究院 百度无人驾驶车豪华团队曝光

➤ 丁健对话戴雷王劲徐成光张博赵勇 交通革命从创新而来向未来而去

➤ 从徐勇到俞军、再到李一男:盘点百度出走的高管

➤ 百度顾嘉唯:智能人机对话和自动驾驶才是人工智能的核心场景

➤ 百度发布“智慧汽车战略”,并计划三到五年与长安合作推智能汽车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综合整理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景驰科技最新回应:

    百度的起诉完全没有事实依据,我们的律师将在事实和法律层面上予以回应。景驰科技全力以赴为中国缔造无人驾驶技术,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无人驾驶技术无可争辩的领跑者。作为一家创新的创业公司,我们无惧竞争对手的体量,这样的挑战不会延阻我们发展的脚步。景驰总部即将搬回中国,两周内我们就将在中国展示我们的技术实力。大家敬请期待。

    【网易科技讯 12月22日消息】据自媒体“知产力现场”报道,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该案中百度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百度的商业秘密,包括并不限于停止利用该商业秘密从事与百度相竞争的自动驾驶相关业务;并判令两被告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同时两被告公开声明消除影响,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经受理了该案。

    资料显示,王劲2010年4月入职百度,先后担任百度技术副总裁、技术战略委员会主席、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等职位。2017年4月1日离开百度并创立景驰公司,从事自动驾驶业务。

    公开信息显示,王劲是先离开百度,然后创业并成立了景驰公司。但百度并不这么认为,认为王劲在职期间就已经策划筹备创立相关公司。

    事实究竟如何?网易科技多位记者对相关企业信息进行了核实。

    由于景驰公司是一家美国注册公司,网易科技通过公开途径对该公司信息进行了相关查询,我们发现,景驰公司(JINGCHI CORP)由一位名为Qing Lu者于2017年3月29日注册(见下图)

    根据信息显示,该公司于3月29日注册,并与5月24日完成了信息资料说明,详情请见如下图:

    在注册文件中,有一份特拉华州州务卿的证明文件,该文件显示,该公司(景驰)于2017年2月23日已经完成了申请材料的提交,见下图:

    而另外一份搜索中也显示,该公司与2017年2月23日提交了注册申请

    这个时间差是百度方面向王劲及其团队提出诉讼的原因之一:百度可能会据此认为,王劲及其团队在未离职时已经开始筹划创办与百度自动驾驶业务相关的公司。

    据注册文件显示,注册公司时,Qing Lu是该公司总裁,见下图

    在5月24日完成注册信息时,王劲等已经加入了该公司:王劲出任CEO,QING LU改任CFO,XU HAN担任秘书,见下图:

    随后,我们通过天眼查等工具,对北京景驰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信息核实;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核准于2017年4月24日,法人为柴宗明,核心团队分别为王劲(创始人)、吕庆(CFO)、韩旭(CTO)、李岩(首席架构师)、杨庆雄(副总裁)等,请见下图:

    与在美国注册的JINGCHI CORP信息对照,我们推测:在美国注册JINGCHI CORP公司、并在此后担任CFO的QING LU或许正是北京景驰科技有限公司的CFO吕庆,而JINGCHI CORP的秘书XU HAN,或许正是北京景驰科技有限公司的CTO韩旭。

    此外,上述信息显示,该公司于2017年3月28日获得了洪泰基金的投资(不过,一位洪泰的离职员工向网易科技称,洪泰最终没投景驰,网易科技正在核实中);据一位百度相关人士向网易科技表示,王劲3月31日才离职,但其在3月27日就已经出现在洪泰基金CEO春分大会上,并宣布创业已经获得洪泰基金的投资。

    随后我们继续用天眼查针对该公司的相关高管(柴宗明、钱磊、王劲、韩旭、吕庆)进行查询,在查询韩旭相关信息发现,有一位同样名为韩旭的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东,详情见下图:

    通过对韩旭作为股东的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信息查询,我们发现,该公司法人名为潘思宁,注册于2017年3月16日,股东为韩旭、伍战涛、潘思宁等,请见下图:

    在注册之后的2017年4月17日,该公司发生了一次董事、经理、监事的变更,原法人、执行董事、经理曲聪聪退出,原监事张瑜退出,潘思宁出任执行董事与经理,韩旭出任监事;同样在4月17日,曲聪聪作为自然人股东退出,新增潘思宁为自然人股东;5月8日,新增韩旭、伍战涛为自然人股东,见下图:

    而潘思宁旗下另外一家北京景骐科技有限公司相关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于2017年7月10日,,监事同样为韩旭,股东为JingChiHongKong Limited,见下图:

    这家JingChiHongKong Limited公司的公开信息较少,仅知道成立于2017年5月18日,投过北京景骐科技有限公司,而从拼音来看,或许与景驰有一定关联。

    随后网易科技向百度内部人士核实该信息。该人士向网易科技表示,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北京景骐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法人潘思宁系王劲在百度期间的助理,而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4月17日变更法人之前的法人曲聪聪,也是百度前员工,系潘思宁的助理。

    该百度内部人士向网易科技表示,曲聪聪先于王劲、潘思宁离职创立了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随后转让给潘思宁,可见王劲及其团队在离职前已经在策划成立公司。

    而这些人或许是百度起诉景驰及王劲的原因所在。该百度内部人士向网易科技表示,此次百度下决心发起诉讼,除了认为王劲违反竞业协议、在职期间利用职权获取商业机密外,还有很大一个原因在于其从百度挖走了大量相关人才,违反了劳动合同中的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

    据该人士称,除了韩旭、潘思宁、曲聪聪等人外,王劲还从老东家百度挖走了接近十人。

    而据“知产力现场”报道称,王劲在百度担任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期间,总体负责百度及其关联公司所属的自动驾驶事业部的各项业务发展和人才管理,完全知悉百度及其关联公司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商业秘密,与百度业务合作伙伴及客户有大量直接和间接的接触,并拥有直接管理百度从事自动驾驶研发和商业化团队的职权。

    报道称,百度和王劲在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及保密义务;2017年3月31日王劲离职,百度一直按时并足额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然而,王劲离职时既未向百度返还存有百度重要商业秘密的电脑等物品,亦未做任何离职交接,甚至离职后直接违反合同义务,侵害百度商业秘密。

    报道称,王劲在职期间就公然违反公司高管忠实义务和竞业限制义务,利用职务便利从百度招揽技术人员;离职后,进一步违反竞业限制约定,以景驰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的名义进行业务拓展,大肆招揽并雇佣百度自动驾驶技术人员,并利用其担任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期间所持有的大量自动驾驶的技术秘密和经营信息,开展自己的自动驾驶业务;百度认为,王劲的上述行为严重侵害了百度的技术秘密及经营秘密,景驰公司作为王劲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实体,与王劲一起构成共同侵权。

    目前此次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网易科技将继续关注相关进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