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学镛:洗脑的四个象限

我本来觉得我是个有独立判断能力的人,很不容易被洗脑,但一个朋友很坚定地跟我说:「你其实很容易被洗脑」。她的语气是这么地有说服力,我很快就相信她了,我立刻被她洗脑成功,且她对我洗脑的内容是「我是容易被洗脑的人」。这简直是双重证明呀!

这不禁让我思考。有些洗脑内容对我有益;有些洗脑内容对我有害。有些人是我的克星,对我的洗脑能力很强,我无法抵御;但有些人说什么都被我当放屁,对我的洗脑能力很弱。如果「洗脑内容有害与否」是 X 轴,「洗你脑的人是你的克星与否」是 Y 轴,可以画出四个象限。

第一象限:有害的克星

你瞧不起的人不会是你真正的克星。之所以会是克星,因为在某些方面你特别崇拜他,例如他的专业能力,或者人格魅力,或者社会地位。我心目中就有一个有害克星的典型例子:我那个被台湾通缉的前老板 N。

你只要跟 N 聊过,很容易就会被他的创新远见、知识广度、技术深度所折服。所以 N 可以一再忽悠到股东的钱,并吸引住骨干员工。最近骨干员工都很惨,好几个月没领钱,有些人还得跑法院,终于醒悟了,他们告诉我:「跟他走太近的人都很倒楣」。

为了你的未来,彻底隔离第一象限中出现的有害克星,不要想从他那里得到任何利益,这不值得。不要听他的任何建议,好的坏的都不要听(克星的说服力很强,你根本无法分辨出好的建议还是坏的建议)。总之,发现有害的克星就躲得远远的。

第二象限:有益的克星

这类的人实在太重要了。他们给你好的建议,且你会听信他们的话。他们对你有提升的作用。我心目中有一个有益克星的典型例子:我另一个台湾的前老板 L。

L 是我进入社会后的第一个老板。他人生经验丰富,专业知识也很深很广。我最近几年只要遇到相当重要的决定,都会打电话回台湾问他的意见,他每次都会给出很好的建议。我回台湾时,也都会约他出来吃饭,报告我的近况。

给自己多找几个这样的有益克星,对自己会有很大的帮助。

第三象限:有益的非克星

通常爸妈就属于这一类。他们常常给我们很好的建议,但我们只觉得厌烦,实在不想听。逼得他们只好去当别人家小孩的有益克星;我们找别人的父母来当我们有益的克星。

第四象限:有害的非克星

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反正我们根本不听信他们说的话,也不需要听他们那些有害言论。

今天就花点时间,好好分析出你的第一象限与第二象限有哪些人,在手机、微博、微信、邮箱 … 中封锁第一象限的人。然后立刻打电话给第二象限的人,约他们吃饭,谢谢他们这么多年给过的好建议。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