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红包”:大年夜的疯狂

“真的有钱啊!”第一次在微信上抢到红包时,许多人都不禁发出类似的感叹。而感叹之余,更猛烈的抢红包行动也就此开始。

 “真的有钱啊!”第一次在微信上抢到红包时,许多人都不禁发出类似的感叹。而感叹之余,更猛烈的抢红包行动也就此开始。
于是,微信红包火了,仅仅用了一夜时间,而年三十的夜里,许多沉寂多年的微信群复活了,每个团聚的家庭中,几乎都出现了“低头过年”的人。不同的是,传统的人们依旧发着短信,而潮人们则在微信里抢着红包。
杨女士的除夕夜就是低着头度过的。据杨女士回忆,除夕当天18点的时候她的微信还处在正常状态,“手机响了才过去看一眼”,但到了央视春晚开始的时候,就渐渐变得疯狂了起来,“晚上10点左右,我上了个厕所回来,微信里就堆积了上百条新消息,都是大家互相开玩笑,让对方发红包之类的信息,而出现的红包必会被‘秒杀’。”
而疯狂抢红包一族,很多也因为过于沉迷而激发了家人的声讨。“过年本来就是图个家人团圆,一大家子人一起吃年夜饭、包饺子、看电视、聊天,而我因为抢红包,确实冷落了家人。可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总想着自己已经发出去那么多,怎么也要抢回来。”据北京市民郭先生回忆,微信红包最初的形态是人人有份,数量随机,但很快“小伙伴们”就发现了更刺激的玩法,让红包的数量少于群内人数,如此一来大家只好时刻盯着手机屏幕,否则红包就会稍纵即逝,于是抢红包就变得越来越疯狂。
来自腾讯官方的数据印证着微信红包的疯狂,从除夕到大年初一16点,参与抢红包的用户超过500万,总计抢红包7500万次以上,领取到的红包总计超过2000万个,平均每分钟有9412个红包被领取,最高峰出现在除夕夜的午夜时分,瞬间峰值达到每分钟2.5万个红包被拆开。
面对如此成绩,腾讯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的心情必是极好的。
1月29日,在香港上市的腾讯控股股价高涨5.77%,当日市值增加540亿港元,几乎所有分析师均把这份功劳记在了微信红包头上。彼时,仅仅是微信红包公众账号上线的第四天,有传言称“微信红包活动已经绑定了一亿银行卡用户”,对此,有网友戏称“微信一个晚上干了支付宝8年的活”。
夸张的成绩单让微信红包一夜之间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也引发了多方争议。腾讯官方随后发布了第一份官方数据,这一数据为红包神话降了温。微信红包开发负责人、腾讯财付通产品总监吴毅也在此时发出“请理性看待微信红包走红”的呼声,吴毅在一份腾讯原创的访谈中表示,微信红包的初衷不过是开发一款“过年时可以互送祝福的好玩小应用”。
支付宝的缔造者马云显然不认为事情如此简单,在马云发布的来往内容曝光后,所有人都知道其将此次微信红包活动称为“珍珠港偷袭”,并承认“确实厉害”。但马云同时也表示,“幸好春节很快会过去,后面的日子还很长。”
众所周知,二战中日军精心策划的“珍珠港偷袭”彻底激怒了全美,美国自此正式对日宣战。那么,“二马”之战似乎也一触即发。
事实上,马云与马化腾的“军备竞赛”早已不是秘密,2013年下半年,微信与淘宝已经开始互相封杀,马化腾的微信支付、精选商城、理财通等纷纷剑指阿里,而马云则推出社交应用“来往”,并率阿里高层集体退出微信朋友圈,不再担任阿里CEO的马云甚至高调喊出“火烧南极”。
昔日,两位“华夏同学会”的“同窗”曾在互联网领袖大会上共论如何颠覆运营商和银行,2013年马化腾还亲临杭州参观阿里,与马云共议“电商”。但在才刚开始的马年里,两位“马同学”的日子与以往要有些不同了。

作者:栗泽宇

来源:华夏时报

您可能还喜欢…

2 Responses

  1. 2016 年 02 月 09 日

    […] 微信“红包”:大年夜的疯狂 […]

  2. 2016 年 04 月 15 日

    […] 微信“红包”:大年夜的疯狂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