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奇隆谈文章出轨别编故事 暗示步步惊情因政策被剪

 《步步惊情》剧照(资料图)

原标题:吴奇隆谈文章出轨被拍:艺人被拍也没话说

 “你不能来我的世界找我,我就去你的世界找你”。三年前,刘诗诗从现代穿越到清朝会“四爷”,爱恋纠结迷倒无数观众;如今,打着续集旗号的《步步惊情》在浙江卫视和优酷热闹开播,大批“步粉”却加入吐槽大军:说好的“前世今生”成了幌子,剧情不知所云、逻辑混乱、节奏拖沓。《步步惊情》出师不利,被网友封为“步步矫情”。这样的结果,对于男主角吴奇隆当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记者面前的吴奇隆已不是当年靠《步步惊心》翻红的霹雳虎了。三年的时间,这个拿命拼事业的艺人,把偶然的“机会”变成了别人拿不走的实力:他被认为是当下最有收视保障的港台男星;台前当偶像幕后当老板,签艺人自主拍摄影视剧;他还重拾唱歌老本行,左右开弓。很多人羡慕他“不老”的容颜,对他而言,所拥有的都是出道20年,在别人休息的时间拼出来的结果。经历了大起大落后,《步步惊心》之于吴奇隆是救命稻草,三年后,对于《步步惊情》的差评,他能够置身事外地说一句:“关我们什么事。”

  我尽量让自己做新尝试

  北青报:现代的“殷正”和清朝的“四爷”,无论名字、性格、情感都保留了很大相似度,对你来说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吴奇隆:殷正演起来相对轻松一点。清装戏的时候限制大,宫廷很多规矩。播《步步惊心》的时候,大家都说我是“冰块脸”,其实那是因为角色决定你脸上不能有太多表情——宫廷环境,任何情绪外露都会引来杀机和不好的后果,表情尽量冷一点淡一点,通过呼吸、眼神,甚至手在背后的小动作,把当下人物的心情去做一个反映。相反,时装戏这么演的话会很奇怪,毕竟现代人不会因为情绪遭受生命危险,控制没有古人那么压抑。所以我虽然让殷正保留了“四爷”的个性在,但高兴和不高兴都会外放出来,比如腹黑、张扬、霸道,殷正和四爷都有,但后者不会让你看到,尤其是骨子里的骄傲。

  北青报:表面冷傲甚至腹黑的精英,最终转变为虐心的深情男,这是目前为止你最受肯定的角色定位,以后挑选剧本都会选择这种特质的人物吗?

  吴奇隆:不会啊,我不会把自己限定在某种类型里。《步步惊心》很火,一下十几部清装戏找我,我全都不拍,只拍战争戏,效果也很好。我是尽量让自己做新尝试,《步步惊情》之后,我又找刘诗诗做了一部古装喜剧。每个演员都希望能够在戏方面有多元的发展,某种戏拍完,我立马会拍一个不一样的,让自己保持在不同的频率上面,就不会变成习惯性表演。演员也怕有惯性。

《步步惊情》成片确实做了修改和调整

北青报:《步步惊情》播出后,观众特别是《步步惊心》粉丝失望的情绪很大,“说好的前世今生,女主角却变成‘惊心’的脑残粉”,不明白刘诗诗为何一看见男主角就莫名其妙哭不停?有媒体报道是因为“政策禁止穿越,所以原剧本前世今生勾连的戏份被剪”,配音对不上口型也是因为后期临时改动的原因吗?

吴奇隆:我也不太方便说。坦白讲,剪接怎么弄我都没有看过,演员的主要工作就是表演, 剧本是什么样子,我们忠实地把它诠释好。但我看到成片的时候,确实发现做了修改和调整,包括重新配音。我们所有的片子,最后不管怎么样,最终的决定权不是在任何制作公司,有很多的东西是配合政策去操作的。我不是很具体了解中间有什么问题,但至少我知道我们拍的时候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北青报:但对于很多不了解业内规则的观众来说,会将责任归咎于演员的表演,比如刘诗诗的角色因为前史生硬,的确显得“失魂落魄”、“不知所云”?

吴奇隆:我们会不会演戏,都经过大环境的考验,大家也看过成功的作品。或许呈献效果影响了成绩,有人喜欢把责任放演员身上,但我想说:关我们什么事?演员只是一个零件而已,我们拍的戏只是一个素材,最后剪成什么样,还是要经过二度创作。我现在自己也会参与很多后期制作,所以能看清楚各个工种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做。

北青报:当年《宫》和《步步惊心》前后脚播出时就有很多前者抄袭后者的口舌官司,如今两部剧续集正面交锋了,你会担心好评和差评发生“反转”吗?

吴奇隆:我没什么好担心的,大家可以看数据。很多东西我们也很难说谁好谁坏,播出平台不同等很多因素,都会影响一部戏出来的效果,演员没有办法作任何决定。这也是我为什么花这么多时间精力去做幕后,就是尽量协调沟通好这些事,失分落差也就不会太大。

北青报:《宫锁连城》延续了《宫》快节奏的风格,迎合年轻观众的口味,收视居高不下;《步步惊情》依旧是《步步惊心》文学性气质、内心情绪张力的路线,但节奏似乎已经不能满足观众的收看心理了,你觉得问题出在哪儿?

吴奇隆:我还没有看到这样的评论。市场一向都在变,没有人知道明天会怎么变。坦白说,收视率很奇怪,不是新闻说,如果按照公布的收视率表,大街上应该没有人,所有人都在家看电视剧。这个问题我也想不明白。

  很多事情我觉得拍没关系,

  但不要编故事

  北青报:文章出轨事件,关于狗仔偷拍的尺度问题引起了很多反思和讨论。你跟刘诗诗的恋情也是因偷拍而结束地下状态的,关于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吴奇隆:依我个性,会觉得一个艺人,就算不是记者在拍,也会有路人经过就拍了,我们对自己的工作要有认知。我们是艺人,你拍我,我也没话说,包括上厕所也会有人对着我拍一张就跑了,如果我骂的话,又会被说耍大牌。我也很无奈。 所以很多事情我觉得拍没关系,但不要编故事。

  北青报:你跟刘诗诗感情被曝光后,祝福很多,你依然会觉得受到影响吗?

  吴奇隆:也会带来尴尬。比如刚开始的时候很好,大家祝福。但接下来我们要有时间相处啊,很多感情跑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可是我们却被不停问什么时候结婚,要在哪儿办婚礼,要不要赶快生一个宝宝,上《爸爸去哪儿》——小孩也要有一个长的过程嘛,就算现在生,等到能上了,节目都不知道去哪儿了!(笑)凭良心讲,人生很多东西是要有时间和思考的。但观众不会跟着你去,媒体说这个艺人是怎样,好人、坏人,跟女演员如何如何,给什么信息都会相信。好在我们这种出道20多年的人是有“历史”的,大家见证的事情多了,对为人和品格会有一个大致的判断,新人比较麻烦。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