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问责对象包装成英雄模范——金庸小说中的“坏事变好事”

在《倚天屠龙记》中,武当第三代首席弟子宋青书同志,偶然间救了从灵蛇岛逃脱的武烈和武青婴父女,得知了金毛狮王的下落,又因为迷恋周芷若,被陈友谅蒙骗,还杀了师叔莫声谷。

陈友谅作为丐帮新晋八袋长老,以假帮主为傀儡,将二长老二龙头糊弄得团团转,钓上宋青书之后,又把这位武当第三代中的佼佼者玩弄于股掌之上。看到这里,很多人慨叹:陈友谅真不是个东西。

但陈友谅只是个诱因,把丐帮的错误路线完全归咎于他,小陈同志可承担不起,绝对是躺着也中枪。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丐帮仍如当年那般体系严密、秉持公义,就算假帮主和陈友谅成功打入内部,也掀不起大波澜。丐帮的真正问题在于自身的全方位急速堕落,以及堕落后的不择手段。

事实上,陈友谅带着季郑二位八袋长老,以及五名七袋弟子(都是中层以上领导)前往灵蛇岛抓捕谢逊,本身是临时动议,并未向上级领导请示,而且后果惨重,一名八袋长老和四名七袋弟子丧命,郑长老成了残废,结果也没抓着谢逊,可谓重大生产责任事故,作为带头人的陈友谅理应被问责。他倒也早有准备,和幸存的郑长老串供,编造虚假信息,表示他们遭遇了明教的围攻,大家英勇御敌,他陈友谅还舍身相救郑长老,“谢逊为陈友谅的正气折服,终于不敢动手。”

郑长老的这种说法其实是官场中的一种常见模式,俗称“坏事变好事”——工作中出了纰漏,就组织大家积极总结,表示大家在这次失误吸取到了很多教训,有利于日后工作的开展,甚至借机树典型,表示在这次失误中,某某同志头脑清醒、身先士卒,避免了更大损失。

此举在阴暗官场形态中往往被异化,成为掩饰矛盾和问题的工具,出了事之后不找原因,所谓的“总结”也是走形式,不问责相关人员,反倒把这当成了给某些人积累上位资源的契机,眼下的丐帮就是如此。

其实陈友谅的谎话漏洞颇多,比如谢逊失踪多年,明教从未为他出头,连他下落也不清楚,这下居然也同时出现在灵蛇岛,而且居然人多势众,实在蹊跷。至于什么“谢逊为陈友谅的正气折服,终于不敢动手”,更是扯淡,一边说敌人凶残无比,毫无人性,一边说敌人被几句话折服,不杀你灭口,还放你回来满世界嚷嚷找到谢逊了,你以为敌人在演国产电视剧吗?

结果呢?群丐脑子不好使,“耸然动容,齐声喝彩”也就罢了,作为二把手的传功长老居然也直接上当,不推敲个中漏洞,还大赞陈友谅智勇双全又讲义气,完全忘记了问责一事——就算小陈同志英明神武,就算坏事变好事,但死了几个中层领导是摆在那里的事情,该问责还是得问啊!另一位班子成员执法长老则直接把矛头引向外部矛盾,表示“本帮又有这许多兄弟为魔教所害,这血海深仇,咱们便此罢了不成”,煽动敌对情绪。

这二位的所作所为,简直就像是配合陈友谅的谎言,用外部矛盾掩饰内部矛盾。他们当然不是跟陈友谅私下勾结、有意如此,只是一来管理水平低下,功过不分,二来也知道陈友谅是帮主眼前红人,不便深责,可见此时丐帮,人情远大于制度——但凡一个单位习惯“把坏事变好事”,习惯把问责对象包装成英雄模范,必然意味着内部管理积弊极深。

在《飞狐外传》里,同样有一位善于“坏事变好事”的人精。周铁鹪,鹰爪雁行门大弟子、掌门人。此人可算是《飞狐外传》中最值得探究的人物,要说八面玲珑、左右逢源,此人的水平即使在金庸的十四本巨著中也是罕见,事事滴水不漏。金庸小说中的官胚子,他绝对要算一号。

可在阴暗官场生态中,做官与做人必是悖论,会做官的肯定不会做人,顶天立地做人的肯定做不了官,直到后来有人将“做人”二字异化曲解为圆滑、不得罪人,这才使得这俩词“和谐统一”。

所以,周铁鹪会做官,但人就不正派,按照老金的理论,一个人若心术不正,也就难窥武学最高境界,邪派宗师再牛,也比不上大仁大义男主角,书中也说了,“鹰爪雁行门在明末天启,崇祯年间,原是武林中一大门派,几代掌门人都是武功卓绝,门规也极严谨。但传到周铁鹪、曾铁鸥等人手里时,诸弟子为满清权贵所用,染上了京中豪奢的习气,武功已远不如前人。后来直到嘉庆年间,鹰爪雁行门中出了几个了不起的人物,该门方始中兴”。

这种情形其实颇似八卦门,王维扬当年威震河朔,但畏官如畏虎,俩儿子倒是风光了,在福康安府当差,但武功就大不如乃父。

胡斐与福康安公开为敌,是杀头大罪,众侍卫虽然都和他打过交道,有些甚至颇有交情,但若站错了队,自己也得遭殃,比如聂钺为胡斐不平(而且此时的胡斐还未与福康安为敌,只是被灭口对象),助他脱困,便惹来杀身之祸。而周铁鹪却能左右逢源,卖给胡斐大大的交情,在福康安面前捞大大的功劳,两头不耽误。

他最出彩的表现,当属“配合”胡斐入福康安府劫走马春花二子一事。当时,胡斐巧遇汪铁鹗,希望扮成张九,由汪铁鹗带他混入福康安府。汪铁鹗此人虽然粗鲁,却相当厚道,且敬佩胡斐,劝他速速逃命,且有赠金之意,在胡斐已成要犯的情况下,他能表示“我吃他(福康安)的饭,在他门下办事,也不能一味护着你。今日冒个险送你出城”,已算极有良知,当他听胡斐诉说马春花中毒之后,更是拍案怒道“原来这人(福康安)心肠如此狠毒!胡大哥,你英雄侠义,当真令人好生钦佩”,能在旁边还有外人张九的情况下说这种大逆不道之语,虽然有他生性莽撞的因素,但也说明此人厚道,胡斐赞他古道热肠,并非虚言。

可鹰爪雁行门满门为满清权贵所用,热衷名利,尽管良知尚存,但指望他们丢下身家性命跟着胡斐一起干,那也绝对不现实,汪铁鹗就有这样的矛盾心理:“心想只要这一句话儿答应下来,一生便变了模样。”胡斐也想“依着汪铁鹗的性儿,他肯干?他自幼便听从周铁鹪的吩咐,对这位大师兄奉若神明,何况又在福康安手下居官多年,这功名利禄四字,于他可不是小事。”

结果,胡斐左等右等,等来的不是汪铁鹗,而是素不相识的武官任通武。这是咋回事呢?原来汪铁鹗自己拿不定主意,就去跟大师哥周铁鹪商量。老周自己奸猾,功名利禄更是心中至重,不肯舍弃,但又感激胡斐仗义,也不愿得罪他,于是辗转找了个替死鬼,“由这人领胡斐进福府,不论成败,均与他师兄弟无涉……这一件公文夹在交给左营林参将的一叠文件之中,转了几个手,谁也不知这公文自何而来。林参将一见是兵部正堂的公事,不敢延搁,立即差人送来。周铁鹪早知左营的卫士今晚全体在福府中当值守卫,那林参将不管派谁送信,胡斐均可随他进府”,乃至胡斐也“心下暗笑周铁鹪老奸巨猾,在京师混了数十年的人,行事果然与众不同。”

但左右逢源不等于就能青云直上,咱们身边左右逢源的滑头多了去了,也没见个个都能上位,原因很简单:太滑头的人往往少了担当,心不够狠胆子不够大,魄力也欠缺,领导顶多把这种人当成跑腿的,绝不会委以重任,周铁鹪则不同,此人八面玲珑之余,还心狠手黑。胡斐与任通武前脚一离开客栈,他后脚就潜入击毙被胡斐假扮的张九,胡斐也心中一寒,心想“此人当真是心思周密,下手毒辣。本来若不除去张九,定会泄漏他师兄弟俩的机关,只是没料到我前脚才出门,他后脚便进来下手,连片刻喘息的余裕也没有”,可谓当机立断。

那位说了,左右逢源,谁也不得罪,加上心狠手黑。就保证可以上位了吧?还不够,还得懂得把握时机。我曾在前文中详细分析过,阴暗官场形态下的“把坏事变好事”里藏着无数龌龊不堪,比如一碰上灾难就树典型,借此转移视线,逃过问责,还给了一些人上位契机,但越是这样,就越说明“把坏事变好事”是混官场的一项重要技能,能不能玩转这个,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的“前途”。

周铁鹪就深谙此道,他给了胡斐混入福康安府的机会,也知道必然引发府中大乱,若胡斐失风被擒,虽然自己并未留下通敌证据,但终究要担些风险,所以决定再卖胡斐一个人情,助他脱身,可这人情不能白送,自己也得从中取利。于是,当胡斐被卫士层层包围时,他来了个调虎离山之计,只听他大喊“刺客行刺公主!要烧死公主啦,要烧死公主啦”!这位“和嘉公主是当今皇帝的亲生爱女。若有失闪,福康安府中合府卫士都有重罪”,于是大家赶紧跑去救公主,这头周铁鹪蹦出来跟胡斐假意过招,救下太夫人,最后还嚷嚷“刺客来得不少,各人紧守原地,保护大帅和两位公主,千万不可中了刺客的调虎离山之计”,让众侍卫不敢再追——自己玩着调虎离山,还让大家提防着调虎离山,手段极是高明。更高明的是,短短时间里,他已谋划得当,预先让汪铁鹗去保护公主,自己出来在胡斐手上救太夫人,“不但将一场祸事消弭于无形,反而因为先得讯息,装腔作势”,轻松立下大功,那“相国夫人是乾隆皇帝的情人,公主是皇帝的爱女”,赏赐更是丰厚,结果二人连升数级,周铁鹪授了记名总兵,汪铁鹗成了实授副将,是福康安手下升官最快的两位,连在战场上一刀一枪拼功劳的平姓武官也表示“万岁爷亲口御封,小弟如何比得”。

这桩“把坏事变好事”,其“高度”和“准度”即使在金庸所有小说中也是数得着的,风险极大,事情极难操作,功劳却立得特大。咱都知道混官场是个持续性的事,组织提拔你只是一瞬间,但考察的却往往是你几年来的工作,任何阶段犯的错都有可能在未来造成影响,但那些能在阴暗官场上呼风唤雨的人,也绝不会平均用力,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西装白衬衫打好领带时刻准备着晚上加班等领导召唤,他们往往会选择最好的表现时机,领导出差了,那就悠着点,中途去接个孩子买个菜,但在几个关键节点上,比如新领导刚刚到位、竞争上岗之前,这帮人折腾得比谁都欢,他们还会间中打造几个政绩工程,所谓政绩工程,不一定是实绩,关键是投领导所好,比如在边关一刀一枪拼功劳,虽是实绩,但在这些人眼里绝对是“低效工作”,那点功劳层层盘剥,留给自己的注定有限,更别指望大领导能亲眼看到,而且风险也大,随时把命搭上,绝不如装腔作势,保护相国夫人和公主,“在皇帝眼中,比战阵中的冲锋陷阵胜过百倍”。

周铁鹪的精明,全用在了做官上。

还值得一提的是,胡斐闯福康安府一事,立下大功的唯有周铁鹪和汪铁鹗,二师兄曾铁鸥却没份,可见周铁鹪确实心思极度缜密,除第一知情人汪铁鹗之外,再不让其他人获悉此事,既将风险降至最低,也不摊薄一点功劳,哪怕是几十年的师兄弟曾铁鸥,也在保密之列——若胡斐首先找到的不是汪铁鹗,而是周铁鹪本人,恐怕他会自己独立完成营救相国夫人和保护公主这两桩大事,把功劳据为己有,并全免第三者知情之虞。

作者:叶克飞,专栏作家。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