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 赠他

 作者: 惟此青墨
用心记下生命中的那些相遇.无论过客,无论知己;不管天涯,不管相拥——请相信——你就是我的风景!
——前话

“花开一场寂寞,水柔一丝温存;听时间的笛白,折飞柳的声泣。花落,是时间的恸哭,水逝,是柳絮的凋零——而我却还在,拾取一片片断去的记忆,为你,作最后的,缠绵。”
——引子

一角处,石破天青色

不去回忆,是何时、何地,与你初见。似那断桥的残雪,已在指间,轻点融解。
寒月映水,无法,留住时间。好似那窑烧里,千年一梦的繁华,入了江南的水乡。
流音,因了从容的步伐,凝了夜夜的笙歌,起身,才觉得,茶已冰凉。花开,总在当时。
时光如水,那二十年相错的流光,抵得过你我刹那的对视吗?还是,在青石的巷道中,撒落,一地丁香。听燕歌,啼了春秋。
雪过无痕的话,是尖锐的针,停留过,就是倾扎。玉碎,血亦清洒。
饮下,江南的杏花;望一角外,石破天青色。
是你的,风华。

一隅下,云开月清明

春秋,过了。
记忆却刻在远处。随了时间,看沧海的流连,听风月的轻吟。书简上,是你的容颜。
雁去,留下北地的风景。水泽边,捧了岁月的眼。
夜的笙箫,在你的指间。我的手心,是你的眉眼。初见的骊山,荔枝甜了相拥。
相念,是年轮定了向前;三百六十五天,脚步,踩了落花的香残,还在我身后,弥漫。
终是,相错。
错了流光,错了时间。
断崖,遥对了前世的荣幸,做个过客,一粒流砂。
还在水乡,听一曲柳絮,飞过了,阡陌。
抬手,隅角的沉沙,夜的浮云,开了。
你的肩头,一缕月光,泻在指间。

一檐外,风动护花铃

清茗,在唇间,流转不去的馨香。看窗外,风筝,飞起的,是谁的芳菲?
原来,终于,多了一份相思,多了一份牵挂。
流莺飞不出流离,蝴蝶,舞不过沧海。
前世你在盛唐,我看牡丹的妖华。听天涯的风,今生,定了。来世,你我何处为家?
轮回。
将魂魄,挂在断崖。海面的浪花,湿了,我的白发。
念,檐下。
几回断肠处,风动护花铃。

“请原谅我此刻褪不去的悲凉,因了注定的相遇,因了情爱的缠绵——因了一声“小东西”,因了一声“老家伙”——时间不为任何人事停留,你我的终点,会不会,就在前方。”

——后记

穿越了千年,等待的时光,会因了那陌上的花开,与你执手。

——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