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头:怎样做一个得体的中年人

你在年少时幻想过成人世界,幻想那里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不再因为得到和失去而牵肠挂肚,不再有起伏不定的心情和人生,你的手指终于能够按在世界的操控器上。你相信中年会有成熟,正如你相信老年带来智慧一样。

和菜头:怎样做一个得体的中年人

然而等你终于闯入了成人的世界,却发现那里的问题之多远甚往日。是的,也许痛苦稍微得以缩减,但是纠结却与日俱增,灵魂和肠胃一起扭成一团。你步入中年之城,那里依旧兵荒马乱,欲望如岩浆地火喷涌,并没有传说中的成熟可以帮助你心若止水,更谈不到宠辱不惊。不堪和荒唐倒是四处蔓延,狼狈才是生活的全部真相。

做个中年人不容易,做个得体的中年人更难。激情早已过去,而智慧却迟迟未能降临。欲望依然坚挺,但肉身却早已不堪重负。在这个时节,获取真正人生智慧倒显得不是那么重要,应该全力去做的是四个大字:避免作妖。作,第一声,作死的作。

一旦作妖,不复得体。

中年妖怪正午起床,不惧日光。要么咖啡馆,要么茶室,祭出题图中的各种法器。氤氲缭绕,五迷三道。作妖一道,在乎自证牛逼。初妖才会自称认识某某某,见过谁谁谁。中妖则不然,大吹新经济新模式法螺,言必称颠覆、互联网思维、破坏性创新,密咒有:融资、期权、IP、IPO、P2P、资本运作等等等等。总之,我之牛逼体现在我所做之事牛逼,汝等可以跪下了。大妖不言钱,根本不谈生意。仙风道骨,飘然出尘,名利于我如浮云。来,看看这把壶,大师遗作,宜兴最后的紫砂。死活不要,大师后人跪着送我,磕头有声,血流满面,说是送给我也算对得起先父一生求道之心。泡120年普洱将将好,100年左右则稍微差点意思。上次有台湾人想用两套别墅换,被我拒绝了。没有喝茶的心,何必用这样的壶?你们觉着呢?

只能鼓掌。

这样的作妖,起码还有观赏性。所谓“讲故事”也是人生技能一种,更何况这样的故事已经千锤百炼,破绽极少,又娓娓动听,坐在一边打发一整个下午的时光真是愉悦。更何况边上有人主动抢单,为了听故事付茶钱。所以,虽然不那么得体,往往有戳破牛皮的危险,但惠而不费,何乐而不为?

最糟糕的一种作妖方式都跟年轻人有关。要么无底线谄媚年轻人,要么无端端打压年轻人。让人看了有一种黑山老妖靠吸食年轻人精气为生的惊悚感。我们不都见过吗?不是有人公然宣称过公司里不招收80前员工吗?不是有人公开说只看好90后创业吗?结果如何,我们不也见到了吗?潮水退去,浅水里是一片白花花松弛了的老屁股。

至于说到打压的事情,最不能让人理解。“我所见过的是最好的”和“今不如昔”是最常见的打压理由,尤其是在文化艺术领域。所以,我为此专门写了一个忠告:

50、60年代的老哥哥们、70年代的兄弟们,大家在点评80后、90后小朋友喜欢的文学、音乐、绘画的时候,最好谨慎一点。我们觉得好的东西,往往是因为国门刚开,窥见了世界的一个小角落,所以为之惊叹,印象深刻,跟究竟好不好关系不大。那个时代里,全国12亿人,听什么歌,看什么电影,读谁的书,决定权在几个有限的编辑手里。而今天的小朋友,生下来就是世界人,天然地以整个世界作为评判的基础,眼界和我们完全不同。他们说的好,那是全世界赛马的结果,即便接受不了,也最好尊重一点。别老抱着“那是我小时候看过的最好的东西”这种念头,否则,小朋友们除了尊重我们的年纪没有任何可以尊重我们的地方。而这种尊重,类似于对龟的态度。

你深爱过的白话诗,未必就比今天的民谣强到哪里去;你喜欢过的苏联写实主义画风,未必见得比今天的二次元漫画高妙;当年你拿着一本《梦的解析》、《查特拉图斯如是说》如获至宝,激动莫名,今天不过是鼠标在Google里几次跳转罢了。当年你不过是在《参考消息》的边角里幻想国外的世界,如今人们的足迹早已经踏遍全球,在南极都开起了火锅店。当年你喜欢的《森林大帝》、《铁臂阿童木》,在今天不过是Bilibili和Acfun网站子目录下很小很小的一个小分项,在它们之外,有浩若烟海的新番等待选择……

不要把因为匮乏和眼界窄,变作了热爱的缘由。高仓健主演的《追捕》火遍全国,原因无非是没有几部好电影可以看,而这部电影在日本国内不过是一部普通的商业片。老版电视剧《西游记》之所以让几代人难忘,不过是因为今天再没有什么剧能够连续十几二十年反复在所有电视台暑假节目里反复播出,今天人们有了更多选择。你可以不喜欢所有当代流行歌手,那你今天重新听听当年的卡带,除了邓丽君之外,朱明瑛、苏小明、成方圆、迟志强的歌你又觉得如何?

这些都是不难想明白的道理,但未必能阻拦一个中年人作妖。因为作妖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大概算得上是青春泉水,能让人感觉到自己恢复了青春,回到了话题中心。既然赘肉已经从皮带上流淌而下,皮肤已经松弛失去了弹性,美好的性生活也只剩下肚皮拱两下余味,那么,我们起码能把伸向年轻人的手指缩回来,紧紧攥在拳头里。拼将最后的余勇,继续向前出发,抢在年轻人之前,抵达他们所未能抵达的地方,成就他们所为见过的事业。

如此,即便我们开始老花眼、糖尿病、风湿关节痛、五十岁肩周炎、ED,即便我们已经没有那么多激情和体力,也尚未得到人生智慧和内心宁静,我们也可以得体地活着。

王小波说:像条好汉那样活过。

题图来自网络图片拼接

【文/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微信号:Bitsea】

请你相信我: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老天啊,愿我远离剪刀口布鞋、对襟亚麻小褂;愿我远离手串、葫芦、核桃以及各种珠子;愿我永远不会一手拿紫砂茶壶,一手写毛笔字。如果您要执意如此,麻烦您折成现金给我,让我多买几个键盘和几台云服务器。谢了!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陈思呈:不要成为绝望的中年人
【存照】人生如戏,戏不如人生
陀螺人生:你遗失了哪些美好
揭秘汪涵的人生哲学:他是一个没有敌人的人
BBC跟拍了49年:穷人与富人的人生七年
单士兵:不要带着“屌丝气质”看待“人生赢家”
艾问冯仑:段子手的戏剧人生
李淼:做一个正确的人生导师
不作不折腾就是没活过——兼谈萨冈和萧红的人生路径
潘谈会:潘石屹、俞敏洪牵手为创业者服务!创业就是人生不甘平庸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中兴程序员欧建新42岁承受不住压力,从中兴大楼跳下,结束自己生命。

    司马懿42岁时,曹操刚死,曹丕即位,司马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力推新政,压力同样山大,曹氏宗亲视司马懿为眼中钉肉中刺,但司马懿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当下社会,张扬的人多,收敛的人少,司马懿的为人处世之道,还真的值得学习学习。

    对比下欧建新和司马懿的前40年,就能发现,什么经历才是高智商高情商的体现。

    23岁欧建新从北航毕业,进入正迅猛发展的华为,收入超出常人几倍;22岁的司马懿被曹操赏识,想请他做自己的计掾(相当于秘书、会计、书记),司马懿碍于曹操人品,称病不去。

    8年后的32岁的欧建新从华为辞职,工作一年后不如意,再上南开大学的研究生,司马懿拒绝曹操的8年后,曹操强制司马懿做文学掾(相当于校长),司马懿结束清闲时光,此时29岁。

    欧建新毕业后进入中兴集团,赢来了人生第二次上升期,这一干就是7年,直到42岁跳楼身亡,司马懿在曹操身边,选中曹丕为继承人,智斗杨修于曹植,巩固曹丕地位,在41岁时迎来枭雄曹操的去世,曹丕即位,可以说结束了在曹操帐下唯唯诺诺,朝不保夕的日子。

    司马懿的聪明才智远在欧建新之上,为什么几天要拿出来对比呢?

    他们二者代表了两种不同的人生态度。

    司马懿一生谨慎小心,最大的特点是收敛,当然也是由于野心极大,才智极高,必须收敛,正是因为清楚所都的东西终将会落到自己手里,所以能不争,绝对不争,自己只是造势,一点点为自己的宏伟大业添砖加瓦,从来不强求,不会因为曹操得势,而挤破脑袋做曹操得谋士。有功不邀功,有过就就受过。

    那欧建新代表的年轻人呢,表现的是一种争,一种张扬的争夺的性格,做不到的事情,加班加点加速度去争夺,有功必求奖励,有过推卸责任。要名要利,要两套房子要老婆要二胎,要工作升职加薪。

    司马懿顺势而为,所有得到的东西都是晩人一步,但是所有得到的东西都不会再失去,以碾压之势战胜敌人。

    欧建新个人英雄主义,如百万敌军中取了上将首级,做了首领,但发现下面帮派林立,分崩离析,到头来自己什么都没得到。

    为什么两人会有不同,出身是很大一方面

    司马懿出身士族,士农工商的最上层,父亲在汉为官,恰逢乱世,枪打出头鸟,一方面是本身生活富裕,不缺物质,而是避免争夺引来的祸患,司马懿的才智更懂得何时争,何时不争,这才不会因小争失大争。

    欧建新农村出身,在中国是社会最低城,可以说物质不丰富,事业部广阔,必须争,不争不会上北航,不会进华为,不会靠自己努力买2套房子生两个孩子,所以环境使欧建新步步为争,当然也给他的40岁前的生活带来了质变,可以说这是一个靠自己努力成为社会中产的暴发户。

    但凡是暴发户,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享受过暴发过程带来的感觉,如果不能持续不断的升职加薪,又承受不了接连不断的降职降薪或者辞职失业,很容易走上极端。

    所谓福祸相依,人生最好的状态是稳步向前,人生有大起就有大落,起伏是不变的规律,大起时谁都能享受,但大落时又有多少人能承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