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大老虎”的最后陈词

真正的周大老虎,千呼万唤地,终于入囚笼中,开始升堂问罪了。曹雪芹在《红楼梦》里书有一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准确地描述了人欲不满、跌崖悔恨的共同心理。历代的贪官们,特别是那些峨冠博带金山玉堂尚不知足的高官,身陷囹圄的时候,心境大约皆如此。

李斯。秦王朝的丞相。这位一生的信条是,拼了老命也要做一只肥硕的“仓鼠”,而绝不当让人瞧不起的“厕鼠”。图为李斯手迹《峄山刻石》拓片。

临了,锒铛入狱,受过各种酷刑,被押往咸阳街头示众腰斩前,他无奈地牵起与他同刑的二儿子的手,抬眼望天,凄然如诉道:“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图为李斯手迹《琅琊台刻石》拓片。

邓通。汉文帝时宠臣。富可敌国,十数次从皇帝那儿得钱超亿;拥有蜀中郡严道的一座铜矿山,自家采矿铸币造钱,有“邓氏钱布天下”之说。图为邓通半两。

文帝崩,景帝立,邓通失宠免官,外放归家,“负债数巨万”,外债过亿,穷得借人家衣服穿,讨饭吃,流落街头,最后“寄死人家”,死在了别人的院落。图为邓通半两。

遗言是:早知如此,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三亩薄田,即可管饱肚子啊!图为汉文帝半两。

石崇。西晋大富豪。任南中郎将兼荆州刺史期间,靠劫掠往来商客敛财致富,建起豪华园林别墅金谷园;姬妾数百,包养美女绿竹;个性张扬恣肆,常跟皇家斗富。因与新贵孙秀争风吃醋,被抓。图为宋人所绘《金谷园图》。

因与新贵孙秀争风吃醋,被抓。自以为不过丢官遭流放而已,直到被直接押解东市要问斩,方知孙秀不仅欲夺绿竹,更要占其金屋财产,叹曰:“奴辈利吾家财”——原来不是美女绿竹,而是我的万贯家财惹的祸呀!图为清人改琦所绘绿珠。

蔡京。北宋徽宗朝宰相,起起伏伏四次,累计长达十七年。在任时设应奉局和造作局,专为搜集江南奇花异石;贪玩好媚上,古玩字画居多。图为蔡京书法。

钦宗即位,被贬海南,赐其两子自尽。一路上,蔡京靠乞讨蹒跚而行,时已八十老翁矣。途中追悔一生,写下《西江月》词一首。(图为影视作品中的蔡京。)

八十衰年初谢,三千里外无家。孤行骨肉各天涯,遥望神州泣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日谩繁华,到此反成梦话。(图为影视作品中的蔡京。)

曾经呼风唤雨不可一世,谁料到今日竟远赴天涯、骨肉相离,一切繁华,不过是春梦一场啊!图为蔡京书法。

陈自强。南宋右丞相。靠讨好实权人物韩侂胄而高升。创设“国用司”,总揽财政,以国家名义中饱私囊。大肆收受下级贿赂,形成了一个贪官污吏的黑金网。图为杭州宋城。

韩侂胄一倒,陈自强无可依靠,案发,罢官削职,籍没其家,贬谪雷州。图为宋孝宗,陈自强于其在位期间得中入仕。

面对比死亡更难熬的流放,陈自强悔不该当初,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理由辩解呢!只好苟延残喘,自食其果吧!言未毕,泪流满面。最终,孤独寂寞死在广州。图为宋宁宗,陈自强于其在位期间官至右丞相。

李善长。大明开国丞相。一路追随朱元璋打江山,以张良、诸葛自喻。图为影视作品中的李善长。

明洪武二十三年,受胡惟庸案牵连,已退休在家的李善长被抓,查抄起家,一家妻儿老小仆妇七十口归案,悉数问斩,赐李善长自尽。

手捧白绫,鬓发班白的李善长欲哭无泪,仰望苍天,大发悲声:这一切,就是我孜孜以求的功名富贵吗?这就是我替儿女子孙挣得的家业吗!?图为明太祖。

和珅。大清乾隆朝权倾朝野的人物,职务颇多,大权在握,疯狂贪贿,集财如山,商铺、地亩、豪宅、珍玩,合计约值九亿两银子。素有“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民谚流传。图为和珅画像。

据称,和珅的家财,抵得上乾隆朝十年国家财政收入的总和。图为王刚饰演的经典和珅形象。

嘉庆帝执政,和珅被列二十大罪状,原本要处以极刑,后恩赐其自缢,年仅四十九岁。图为嘉庆帝。

自缢前,贪得无厌的和珅说了些什么,笔者不详,倒是与他同朝为官的纪晓岚,替他做了一段人生精彩的总结:“患莫大于有所恃。恃财者终以财败,恃势者终以势败,恃智者终以智败,恃力者终以力败。有所恃,则敢于蹈险故也”。图为纪晓岚。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