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天任:日本人的和平与反战

日本传媒发表的民调数字,表明在安倍政权通过修改宪法解释来解禁集体自卫权之后,安倍内阁的支持率急降,第一次低于了50%,而在东京的首相官邸周围,数日以来每天有上万民众在进行抗议活动,东京之外的地方也有游行示威活动。

日本的和平宪法规定了日本放弃交战权,也就是说日本是不存在战争问题的,所以在日本反战似乎就是理所当然的,这种对于安倍政权的抗议是不是一种反战反应呢?

并不是完全是这样,战后的日本由于和平宪法的束缚以及《日美安保条约》的保护,从来没有直接卷入过战争和武装冲突。在大家都憋着心眼准备打仗的冷战时代,坚持轻武装而重点发展经济的政策,使得日本能专心致志地搞经济,从而建成了一个令人羡慕的和谐安定、贫富均等的社会。因此称日本为一个和平国家未尝不可。

因为已经六十几年未起战争,也没有过军人伤亡(如果自卫队员也算军人的话),日本人有些想法,在他国看来略微奇怪,比如有一次,笔者曾和一个同事就“战争是没有正义”这个命题展开讨论。按照一般理解,被侵略的国家或者民族有反侵略的权利,战争也有侵略战争和反侵略的区别,笼统地定义为“战争是非正义”,是在混淆概念。但笔者同事的持论是:“反侵略”或者“自卫”很难定义,没有哪个发动战争的人会公开宣称自己是在侵略,都是声言自己遭到了侵略,需要自卫,这种手法在历史上数不胜数,二战时德国和日本在开战时就是这样。实际上1928年的《巴黎非战公约》就已经预见到了这一点,在“自卫”问题上特别慎重,但实际上还是没有能够防止二战的发生,所以他认为,只有把所有的战争都定义为非正义,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笔者只好苦笑着对他说,也许他的终极理念是正确的,但在这个命题还没有为全人类接受的现在,如果否定有反对侵略战争的权利,这个世界会乱套的。

这位朋友还是很认真地争论下去:为什么不可以呢?日本不就放弃了战争吗?如果大家都放弃战争,那哪儿还会有侵略呢。你所担心的侵略没有了,自卫不就也没有必要了吗?

如果把这种思维方式称为“泛和平主义”的话,这种泛和平主义在日本市场很大,因为日本在从侵华战争开始的两次世界大战中死亡了340万余人,几乎家家都有,他们深知战争的可怕,要求和平是当前日本的主流民意,所以在安倍内阁解禁集体自卫权之后,日本民众的反应是很自然的,因为他们信奉和平主义。

但在日本“和平”和“反战”并不是同一件事,“和平”在日本一直属于主流社会意识,无论是谁都会宣称自己是和平主义者,但是“反战”则基本上属于“反体制”的意识形态范围,不太有人宣称自己反战。

战争是一种国家意识和国家行为,是一种体制的作为,反对战争肯定是在反对体制。日本国家在战后,虽然未直接从事过战争,但这些战争一般都和日本的盟国——美国有关,这样日本政府明里暗里均在支持战争。所谓反战,实际上是在反对日本政府的立场。

发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朝鲜战争,因为日本那时刚刚战败,除了日共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而反对之外,还没有市民阶层出于和平主义世界观的反战运动。但后来发生的越南战争就不同了,日本的学生和市民,和全世界的学生和市民一样,共同参加了反战运动。至于最近这些年来,由美国所主导的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在日本更是遭到坚决抵制,比如要是到以自由主义的学风而闻名的京都大学门口去看,就能看到贴得到处都是的反战的标语。

对于日本人来说,和平主义是一种生活态度,而反战则是一种政治姿态,所以一般人都会表示自己爱好和平。学生参加反战活动无所谓,但是进入社会之后,依然宣称自己“反战”的人则不太多。

这是因为在日本“反战”这个字容易使人联想起过激派组织。日本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和七十年代初期,发生过两次有关《日美安保条约》的大规模抗议运动,均和反战都有关。

当时反对的理由就是《日美安保条约》增加了日本卷入战争的危险性,特别是六十年代初的首相就是在东条英机内阁中担任阁僚,后来因为甲级战犯嫌疑,在巢鸭监狱住过一些日子的岸信介,也就是现在的安倍晋三首相的外祖父。而七十年代初期,正好赶上越南战争的激烈时期,日本虽然没有直接参加越南战争,但却作为美国的后方基地发挥了极大的作用,特别是冲绳。

这两次反安保运动的规模都很大,特别是60年代的反安保斗争,在后期都从学生运动演变到了群众运动,最多的一天,日本全国上街游行的人数达到了600万左右。而且因为政府拒不接受学生们的要求,一部分学生成为从事武装斗争的过激派,发生了像“浅间山庄事件”这样的反社会事件,甚至有一部分演变成了国际恐怖主义组织,像占领法国大使馆的“海牙事件”,劫持日本航空472号班机的“达卡事件”,袭击美国和瑞典大使馆的“吉隆坡事件”,特别是1972年造成24名无辜平民死亡,78名受伤的特拉维夫机场袭击事件。这样在日本“反战”就成为了“过激活动”的代名词,所以现在自称为“反战组织”的政治团体,在日本几乎不存在。

也正是因为上述事件的频发,现在大多数日本人对于安保问题仅仅停留在表达意见层面,并不随意采取具体行动。所以,即使民调反映过半数以上的人反对解禁集体自卫权,但实际上真正加入示威抵制行动的很少,因为当年被大家所反对的《日美安保条约》,并没有使日本卷入战争,所以人们不想重蹈五十年前的覆辙,这样也使得安倍政权能够完全无视这些反对的声音。

(当地时间2014年6月30日,日本东京,日本示威者在安倍官邸外集会,抗议安倍政府试图解禁集体自卫权。CFP供图)

作者:俞天任,笔名“冰冷雨天”,自称“老冰”。著有《冰眼看日本》、《有一类战犯叫参谋》、《浩瀚的大洋是赌场》、《谁在统治着日本》等作品。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