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庆宁:用数据告诉你哪些官员易落马

经不完全统计发现,自十八大以来落马的38名省部级高官中,来自人大和政协两个系统的高官多达15人,占比接近四成。但这些落马官员腐败多数并非任职政协或人大期间,而是事涉之前担任地方政府核心权力部门官员甚至一把手时期。

用数据告诉你哪些官员易落马
用数据告诉你哪些官员易落马

在反腐大潮将继续汹涌已成共识的当下,哪些官员最容易落马?

经济观察报记者经不完全统计发现,自十八大以来落马的38名省部级高官中,来自人大和政协两个系统的高官多达15人,占比接近四成。但这些落马官员腐败多数并非任职政协或人大期间,而是事涉之前担任地方政府核心权力部门官员甚至一把手时期。

同时,以权谋私成为他们落马的主要原因。截至目前,至少19名省部级高官进入司法程序,除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因玩忽职守行为构成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之外,其他18人均“涉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额贿赂”或“本人或通过其亲属收受巨额财物”等等。

如何封堵官员的以权谋私路径,解决越发普遍的工程腐败问题,依然是日后反腐工作的重中之重。

  腐败发生于何时?

最近一周,湖北省黄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正厅职)朱中华、湖北省宜昌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谭春玉、山东省人大常委会民族侨务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省商务厅原厅长)吕在模、河南省人大常委会财政经济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刘长春均被中纪委宣布,因涉嫌违法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经济观察报记者经不完全统计发现,截至7月31日,十八大以来被调查的38名省部级高官中,人大系统共有3人。如将统计范围扩大至厅级,人大系统则有29名厅级以上官员落马。

政协系统同样不安全。近期,天津市政协副主席武长顺和辽宁省政协副主席陈铁新先后被查,两人均为副省级官员。中纪委官网显示,自十八大至今,有包括12位来自政协系统的省部级以上高官和22名厅级以上官员被查。汇总上述数据可知,人大和政协两个系统被查省部级高官共15人,占比39.4%。而自中纪委官网案件查办栏目开通以来,共点名通报了533名官员。这其中,人大和政协两个系统的厅级以上官员共63人,占比接近12%。

尽管人大和政协两个系统腐败频发,但他们的落马多数并非任职政协或人大期间,而是事涉之前担任地方政府核心权力部门官员甚至一把手时期。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珠江较为典型。

2013年4月26日,广东省纪委有关负责人证实,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省海洋与渔业局原局长李珠江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接受组织调查。

2013年7月11日,广东省纪委对李珠江立案调查中曾对外透露,李珠江在省海洋与渔业局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赂,涉及数额特别巨大。

这其中并没有提及跟其人大任职有关。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总工会原主席李达球也是一个例子。

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近日指控称:被告人李达球利用其担任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委书记、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贿赂,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对此分析道,落马的人大政协高官,基本上都曾在所在省市内的地级市担任过市长、市委书记或分管城建等核心部门,有的甚至担任过两个以上地市的“一把手”,这往往会造成这些官员权力过大,缺乏监督和制约。

  以权谋私普遍

在权力缺乏监督和制约的情况下,权色勾连、以权谋私等腐败问题不可避免。

十八大迄今共落马38名省部级高官,包括徐才厚在内至少19人已进入司法程序。在官方针对这些进入司法程序高官的落马原因表述中,“道德败坏”、“腐化堕落”、“与他人通奸”等词汇出现频率颇高,共涉及11人,其中李春城、陈安众被指“腐化堕落”,郭有明、郭永祥、陈柏槐、倪发科、刘铁男被指“道德败坏”,“与他人通奸”者分别是毛小兵、阳宝华、冀文林、杨刚。

“官员的生活作风出了问题,一般会受到党纪处罚,情节严重的,会被开除党籍。但能让官员走上审判席的,还是以权谋私这类触犯国家法律的问题。”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认为,原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会、统战部部长王素毅便是一例,他在去年6月因严重违法违纪被组织调查,并于今年7月17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微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而他被认定犯罪事实包括:利用职务便利,为鄂尔多斯(7.380.000.00%)市蒙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巴彦淖尔市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李石贵等九个单位或个人在企业经营、职务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妻王志宏先后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73万余元。

除了王素毅,包括徐才厚、毛小兵、阳宝华、冀文林、蒋洁敏、李东生[微博]、廖少华、李春城、郭有明、郭永祥、陈柏槐、陈安众、倪发科、许杰、刘铁男、杨刚、李达球其他17名进入司法程序的高官,均被中纪委指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额贿赂”或“本人或通过其亲属收受巨额财物”等。“为他人谋求利益”与“收受巨额贿赂”在很大程度上有着必然联系,但也不乏例外。

近期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和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均被指“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但两人只是被开除党籍、降职处理。其中,张田欣被指失职渎职,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具体原因则是,他在任职文山州委书记时,当地价值数千亿元的都龙锡矿在改制后,被多家公司法人和自然人数千万元瓜分。

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猜测,赵智勇和张田欣能被“从轻发落”原因有二,“其一涉案金额不够大,影响不够坏。更有可能的是,他们在被纪委部门调查时有一定的立功表现。”

  工程腐败症结

以权谋私主要集中在哪些领域,囿于相关案情尚未完全公布,无法得悉准确情况。不过,根据中央巡视组目前公布的巡视反馈以及之后纪委部门的案件查办情况来看,工程项目腐败尤其值得警惕。

今年3月至5月,中央巡视组对北京、天津、辽宁、福建、山东、河南、海南、甘肃、宁夏、新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开展了常规巡视;对科技部、中粮集团、复旦大学开展了专项巡视。

今年7月上旬,中纪委网站对各地巡视情况集中公布。除三个专项巡视点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之外,其他9个省份、直辖市和自治区均被发现工程腐败问题。

在中央巡视组的反馈情况中,9次提到领导干部插手工程建设等,6次提到领导干部插手土地或房地产。具体表述为干部在土地、房地产、工程建设以权谋私,领导干部及亲属插手工程、土地,工程建设领域腐败案件相对集中,领导干部违规干预公共资源交易、工程招投标以权谋私,城市建设领域腐败问题突出,领导干部插手土地转让、工程招投标等收受贿赂问题,领导干部插手工程招投标、土地和矿产资源交易,领导干部插手工程建设等。

在2013年中央第一轮巡视和第二轮巡视中,江西、内蒙古、贵州、广东、吉林、安徽、云南和长江三峡集团,也均被指出领导干部插手工程。

2013年9月19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在向江西反馈情况时指出,有的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存在插手工程建设项目等问题。之后,江西掀起反腐大潮,前省委书记苏荣、三位副省级干部陈安众、姚木根和赵智勇相继被处理。而在陈安众主政过的萍乡官场,一场官场地震导致当地四位厅级官员落马,另有多位深涉其中的商人被采取强制措施。

据新华社报道,2012年前11个月,全国共受理工程建设领域违纪违法问题举报1.11万件,立案5956件,查实5022件,3780名党员干部受到党纪政纪处分,1097名党员干部被移送司法机关。

工程腐败之所以频发,与地方政府核心权力部门或一把手的权力缺乏制约有很大关系。这从去年12月底被双开的原吉林省舒兰市常务副市长韩迎新身上就可看出。

国家审计署近期披露,审计人员在核实舒兰市保障性安居工程时发现,在该市林业棚户区改造项目和廉租房项目招标过程中,某公司与另外两家参与投标企业涉嫌围标串标。该公司于项目运作当年成立,没有任何自有资金投入,只是经韩迎新亲自审核和批示,舒兰市相关部门拨款近2亿元才使该项目得以运作,该公司个别款项辗转打入了韩迎新亲属的相关账户。

经济观察报记者在舒兰采访时了解到,韩迎新在升任舒兰市常务副市长后,不仅继续分管基建,还分管城投公司、财政局、审计局和政府采购中心等。

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博士生导师韩保江表示,要避免公共资源交易过程中的腐败行为,就要把公共资源推入市场进行公开交易,加快建立一个阳光透明的公共资源交易制度,把公共资源的交易置于广大群众的监督之下,从源头上预防和遏制工程腐败。

而在反腐专家李永忠看来,根本之策还在于将官员手中不受制约的权力关进铁笼,“这依旧是日后反腐工作推进和反腐制度设计的重中之重。”

文/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庆宁

(本文作者介绍:经济观察报社下辖《经济观察报》。拥有专业新闻采编力量,为您提供及时、便捷财经信息服务。)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