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保平:被“一撸到底”有多凄惨?

有人用“一撸到底”,“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来形容赵智勇。

最近,被查处的官员很多,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的反倒不受关注,被“单开”又没有被移送司法机关的,反而备受关注并引起议论,比如江西省委原常委赵智勇被开除党籍,行政级别由副省级降为公务员序列中级别最低的科员;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被开除党籍,行政级别由副省级降为副处级。

赵智勇被降了七级,张田欣被降了四级,有人用“一撸到底”,“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来形容赵智勇。这其实并不十分准确,根据《公务员法》规定,行政处分分为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等6种。真正的“一撸到底”应是开除,打回原形,重做平头老百姓,降级降到最低点的科员,也还是公职人员,还在体制内,仍然有保障。

由副省级变成和刚考进来的公务员一个级别,从天上掉到地下,确实会有“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的巨大落差感兼落魄感。所以有人认为,赵智勇应该会有南唐后主李煜的哀婉凄苦心态:“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但细细想想,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

这种“一撸到底”的行政处分,在过去确不多见,副省级降职处理更是极其少有,十八大以来只有三位,除上面提到的两位,另一位是黑龙江省原副省长付晓光,他因私公款消费,大量饮酒并造成陪酒人员“一死一伤”,被处以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由副省级降为正局,降了一级。这是符合规定的,即受到党内开除留用察看处分的干部,应给予降低行政级别1~2级的政纪处分;受到开除党籍处分的干部,应给予降低行政级别两级以上的政纪处分。

赵智勇和张田欣作为领导干部,既然被开除党籍处分,理应给予降低行政级别两级以上的处分。不过“两级以上”是个模糊的界定,可以被降四级如张田欣,也可以被“一撸到底”如赵智勇,这里面有较大的自由裁量空间。此前之所较少“一撸到底”,是太给官员的面子,现在严厉反腐,就不那么客气了。

从通报的情况看,赵、张两人违纪的情况大同小异。张田欣主要是“失职渎职,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行为构成严重违纪”。赵智勇也是因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其行为构成严重违纪”。但具体的违纪事实不详,孰轻孰重,甚至究竟是违纪还是已到违法的程度,在没有看到具体事实前,难于定论,因为信息不够公开透明,无法不让人浮想联翩。像赵智勇只被“单开”,没有被“双开”并送司法机关,是不是因为在荣苏一案中“配合”得比较好,急中生智、勇于揭发,有重大立功表现,获得宽大处理?既是中纪委办的大案,没被抓进去蹲大牢,还保留公职,已经是相当开恩了。

因此,对于赵智勇和张田欣来说,虽然降级非常大,几乎前所未有,但是,比起撤职和开除,已是幸运;想想能够躲过牢狱之灾,照食国禄,已经是非常知足了,没有被抓进去审讯一番的人永远无法体会自由与平凡之难得。人们之所以觉得赵智勇凄惨,起了同情之心,无非是认为他们很难适应身份的转换,在现实之中,他失势之后会破鼓万人擂,被人落井下石。

这其实是自作多情的顾虑,中国官场混的是关系,赵智勇在官场混了几十年,被处理之前是省委常委,多年的经营肯定提拔了一些自己的人,建立起自己的人脉关系网,别说他降到了科员,就是被贬成一条狗,又有多少人敢对一个朋友亲戚仍然处权势高位的人如何?此前,因贪污受贿被判入狱的山西省委原副书记侯武杰提前出狱,当地的官员、名流富商争相列队迎接其“荣归故里”,回家后门庭若市,其礼遇犹如英雄凯旋,其中的真义还须多说吗?

赵智勇曾是省委秘书长,这是一个要职,掌握很多人的“小秘密”,手里握有别人的把柄,他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没有人真敢把他当科员看待,点头哈腰者肯定不少,风光虽不如从前,但也不至于扫地。所以,我们凡人还是不要施舍那份廉价的同情,该干嘛干嘛去。

作者:廖保平,笔名西越,知名评论家、作家、诗人

查看作者更多原创文章,请点击作者专栏:

http://liaobaoping.baijia.baidu.com/

http://zglbp.blog.sohu.com/

http://163.fm/aXmalGy/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