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倒在了“全球老虎日”

7月29日,中共中央决定对周永康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
7月29日,中共中央决定对周永康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

文/司徒格子 独孤九段

大网终于收起。

距离他上一次公开露面,已经过去了整整10个月。关于他的传闻,已经从冬末持续到了夏末,在三伏天进入中伏的第二天,最劲爆的消息就迫不及待的冲开了北京入夏以来最严重的雾霾。

2010年1月,泰国召开的老虎保护亚洲部长级会议提出将每年的7月29日设为“全球老虎日”。

这世界上的巧合,比蹩脚导演能设计出来的还要多。只是在“你懂的”已经成为热词4个半月后,这个不是新闻的新闻,终于掀开了沉重而透明的面纱。

为何是“严重违纪”而不是“严重违纪违法”?

在通报中是这么说的——“鉴于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依据《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有关规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严重违纪”,而不是许多人熟知的“严重违纪违法”。

事实上,中纪委网站已经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为一句话反复预热——“党纪严于国法”。在接二连三的通报官员被开除党籍的6月和7月,“通奸”一词被反复使用。从法律角度看,“通奸”并不触犯法律,但是在对涉事官员的处理中,党纪是先于国法的。

相信对于这样重大的案件,中央对于措辞肯定慎之又慎。但是,这并不天然意味着,这只老虎有或没有违法问题。2年前,在公布对薄熙来(当时还用了“同志”二字)立案调查时,同样用的是“严重违纪”,后来全民围观的法庭辩论,成为了几代人的共同记忆。

他违的是什么纪?不用猜测,无需腹黑,此前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几乎没有一例直接指向他,但无一例外指向了他负有的“失察”之责。

围绕着他曾经履职过的领域,石油系统、政法系统、四川……甚至他的秘书们,在过去的一年半中纷纷坠落,每个领域都出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窝案,每个窝案中都出现过侠客岛(xiake_island)读者耳熟能详的名字。

著名的“秘书五人组”——分别在不同时期担任过他秘书的中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李华林、四川省委原常委郭永祥、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中石油国际事业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沈定成和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中已有3人被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1人“涉嫌严重违纪”,1人失去联系。

根据最新的消息,《财经》记者从权威渠道获知,因涉嫌非法经营罪,无锡籍商人周斌已经被湖北省宜昌市检察院批准逮捕。而周yk的三弟周元青夫妇,更是在去年12月就被专案组从无锡家中带走。

失察之过如何处理?在《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六十四条中明确规定,“用人失察失误造成严重后果的,对主要责任者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规定处理。”

第一款中怎么说的呢?“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等待他的是什么?

从公开资料看,查处中央政治局级别的官员,有着比较考究的程序——

第一步是根据线索决定是否立案调查,从薄熙来和徐才厚的案件中可知,是否立案调查,必须通过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在这之前,一般会停止其所担任的党内职务(比如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

周案是否经过了这一程序?侠客岛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今天同时公布的还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十月召开十八届四中全会,从时间点来看,应该是同一会议上决定的这两件事。

接下来就是中纪委立案调查阶段,这个阶段长短不一。比如对薄熙来的调查,2012年4月10日,中央决定对薄熙来进行立案调查,到同年9月28日,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中央纪委对薄的审查报告,决定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调查用了近半年。而徐才厚在2014年6月30日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军事检查机关处理,据他被调查的3月15日,才三个多月。

中纪委调查后,会形成一个审查报告,提交中央政治局审议。由中央根据审查报告中涉及的各类案情,决定处分,比如开除公职和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等。

而对于已经退休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比如徐才厚,就不涉及开除公职的处分,所以,我们见到的,就是徐被开除党籍的消息。

周的结果如何?恐怕要等几个月后的纪委调查结果。不过,在这之前,周的“秘书五人组”以及周边亲友党羽被挨个剪除,相信中纪委对周涉案的底细已经掌握大半。

而即将于10月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同样值得期待。因为四中全会在改革开放以来,决议中多次出现过有关官员的查处结果。

例如,1994年的十四届四中全会,审议并通过了中纪委《关于陈希同同志问题的审查报告》,决定撤销陈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委员的职务,并建议依照法律程序,罢免其全国人大代表职务;1999年的十五届四中全会,则撤销了原宁波市委书记许运鸿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职务,开除其党籍;5年后的十六届四中全会,则撤销了原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的中央委员会委员职务,并开除其党籍。

2013年的10月1日,他最后一次露面于母校中国石油大学的校庆,在离开这里的46年间,他的人生轨迹不断攀升,而在最后一次离开这里不到1年内,他从最高点跌落回了原点。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