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评媒:“崔方大战”贻笑大方

最近,媒体人掐架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最出名的恐怕是下面这一对。

一个是前央视名嘴,一个是著名的“打假斗士”,两个大V在转基因问题上仿佛“干柴遇上烈火”,从去年9月到今天,由微博转战到法庭,从科学辩论到人身攻击,这一战可谓异彩纷呈,看得人眼花缭乱。

剪不断理还乱的大V口舌之争

两人辩论始于微博,如何发展为骂战,最后走到对博公堂的地步,结合人民网和新京报的报道,来欣赏下二人的交锋史吧。

2013年9月,两人由“转基因食品能不能吃”开始争论,后来上升到质疑对方语言逻辑问题、有无资格科普问题等。当时,某媒体刊发了《方舟子:应创造条件让国人天天吃转基因食品》的报道,方舟子称“品尝转基因玉米虽无科学研究价值,但有科普价值,应当创造条件让国人可以天天吃转基因食品”。

崔永元认为,此内容存在可商榷性,因此发布微博:“#转基因食品,你吃吗#你可以选择吃,我可以选择不吃。你可以说你懂‘科学’,我有理由有权利质疑你懂的‘科学’到底科学不科学。你可以说我白痴,我也可以说你白吃。”

2013年10月21日,崔永元在微博上称自己已到达美国,开始对转基因进行调查。此举遭到方舟子质疑,“崔永元在美国的流窜调查,揪住超市店员乱问,语言半通不通,据我了解,店员都没有听明白他要说什么,然后他就宣布美国人都没听说过转基因食品”。

崔永元回复:美国人民已经放心地“吃了近20年转基因食品――这是肘子们编造的天大的谎言……肘子及农业部肘子撒谎成性,欺骗公众”。

2013年12月,崔永元离职央视,并透露方舟子向央视“告状”,对此方舟子回应称造谣。2013年12月底,崔方二人的辩论升级成骂战,扯上家人“互骂”。

方舟子:说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估计崔永元也搞不明白。我就打个比方吧。我说“崔永元他爹是师副政委”,然后崔永元跳出来说:“你竟敢说师副政委都是我爹”,然后骂开了。

崔永元:肘子开始攻击我父亲了,当然要问候一下它母亲。方舟子的母亲:“儿,我来了。”方舟子:“你不是我母亲。”方舟子的母亲:“为什么?”方舟子:“你有证据吗?”

2014年1月15日,方舟子律师向海淀区法院递交起诉崔永元名誉权纠纷案的民事起诉状及相关起诉材料。2014年1月8日,崔永元转发他人质疑方舟子在美国拥有房产的微博,称“我不认为这些钱都是肘子嗑普骗来的,肯定还有其他的骗法”。方舟子贴出多张房产照片,称“报道说这是崔永元豪宅,不知是否属实?……哪来那么多钱”。

2014年3月5日,方舟子向北京市民政局、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举报崔永元公益基金涉嫌违法违规。2014年3月底,方舟子质疑崔永元两亿天价代言。

2014年7月23日9时30分,方舟子(本名方是民)与崔永元名誉权纠纷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方是民主张崔永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2万元,崔永元则要求方是民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和经济损失67万元,两人庭上互指对方“恶意诉讼”。

庭审激辩,贻笑大方

庭审现场

  因涉及两位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海淀法院法庭的旁听席早已被记者挤满。但庭审中,方舟子和崔永元均未亲自到场。

方舟子代理人崔永元的微博内容侮辱、诽谤自己,要求其删除于2013年11月15日到2014年2月的24条微博,公开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等30余万元。

随后,崔永元方提出反诉。崔永元认为是方舟子在争论中有130条微博中骂了自己,指方用了“造谣成性、诽谤成瘾、谎话谎说的大尾巴狼”、“疯狗”、“伪君 子”等语言侮辱谩骂、诽谤,还质疑自己的电影、纪录片以及公益项目。对此,崔永元向方舟子索赔67万,并要求其公开道歉,其中要求其微博置顶道歉不少于一年。

为证明崔永元未侵权,崔永元代理人对24条涉案微博逐条说明。对于“人渣”,崔称有事实依据是,香港凤凰卫视曾报道的一个“内地网评人渣排行榜”,方舟子在这个排行榜上排名第二。这条证明说完,引起庭下一阵哄笑。不仅如此,崔方还举出此网络排行榜,称根据“微博谁造谣最多的”投票结果,方舟子得票89.9%,因此崔称方为“骗子”不是“信口开河”。

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让人始料未及。钱江晚报感慨万千:从一个问题的争论,延伸到人身攻击,进而否定这个人所做的其他事情的合理性,这一网络论战的常见桥段在两位名人身上也不能免俗。

媒体人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济南公安微博警告约架媒体人

  掀开骂战的媒体人并非只有这一对,据南都报道,7月22日,《足球》报记者赵震与供职于《经济观察报》本名仇子明的“辣笔小球”在微博约架同赴济南见面“单挑”。

早在2011年10月6日,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微博名“吴法天”)与知名网友“五岳散人”,曾相约在7日零时07分,到北京东三环白家庄东里50号的加油站“碰面”,但双方最终未碰面。

在2012年发生的吴丹红与四川电视台记者周燕的微博约架中,周曾到场向吴扔鸡蛋并追打吴,混乱中吴还一度被推倒,两人最后都被警方带走。

知名媒体人频频在社交网络上亮相,动辄掀起骂战、发请帖约架,媒体们颇有点接受不了现实纷纷出言相劝。

钱江晚报无奈地把崔方二人称为“一对冤家”,感慨现在网络环境的恶劣:有句话说得好,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而现在,在网络上的口水纷纷中,习见常闻的是你不同意我的观点,我恨不得马上灭了你。

因为对一件事的意见不合,最后走到对簿公堂的地步,可以看到虽然网络、微博等交流工具越来越发达,可是理性讨论问题的空间仍然逼仄。法律是维护社会秩序的最后底线,如果不退守到这个底线上的话,我们连好好说话的环境也不可得,这才是最让人悲哀的事。

新京报则认为,在转基因的是非没有定论之前,注定是一场说不清的辩论,并对二人各大五十大板。从“口炮”到“约架”,从质疑对方的智商到问候别人的老母,最终变成“泼粪”之战,谁也难免其污。法庭也许无法裁定转基因具体的是与非,但至少可以明确公开场合辩论时的法律底线。

新浪专栏作家朱少华甚至把约架的媒体人比作古惑仔。常见香港电影中,一帮混混与另一帮混混因为纷争约架,几月几日某地方见,装孬不是好汉。如今,一边是堂堂的“足球”报记者,一边是拥有成千上万粉丝的网上微博V。按照民间的说话,这二位不仅都是名人,更都是知识界精英一般的人物。但是现在好像一点斯文也不讲了,更不需要再打笔墨官司了,干脆就按照事先约定,赤膊上阵,来一场拳脚功夫了。

时评人王传涛认为,这场由名人主导的、牵动了诸多媒体和网友心思的大官司,却已经严重跑偏,这早已无关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的问题,而是变成了两位名人的“尊严之战”。

官方在转基因食品的问题上,并不是存在监管得力与否的问题,而是相关主管部门在转基因问题仍然是暧昧不清的。如此才导致了这样一场注定没有胜负结局的私斗现象。公众也只能在“名人效应”中被裹挟着站队,并关注着这样一场无聊无趣的官司。

党报君高瞻远瞩,提醒诸位在微博或掀骂战或约架的媒体人不要忘了自己身份。在自媒体上,媒体人的一言一行即使不代表所在的媒体,也代表着媒体从业人员的形象,影响到外界对媒体行业素养和品格的看法。自媒体上的任何言论不能一句“与所属媒体无关”就撇清了自己的媒体属性和社会属性。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