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罗与中国元首们

当地时间2014年7月22日,正在古巴访问的习近平在哈瓦那探望了卡斯特罗
当地时间2014年7月22日,正在古巴访问的习近平在哈瓦那探望了卡斯特罗

在中国人的眼中,卡斯特罗就是“那个”卡斯特罗。而菲德尔•卡斯特罗反而显得有些陌生。

这个在1961年5月1日废除选举制的“政治强人”,在他此后长达50年的政治生涯里,“耗”走了近邻美国的10任总统。他与大洋这端的中国三位国家元首都有过直接接触,也曾于1995年和2003年两次访华;他曾登上过长城、瞻仰过毛泽东遗容;他爱喝中国的“桂花陈酒”,曾经吃过有自己签名的烤鸭;而那则流传甚广的有关他曾在游击战时捧读毛泽东著作的传说,只是传说而已。

8月13日与6月6日

——卡斯特罗与习近平与生日

当地时间2014年7月22日,正在古巴访问的习近平在哈瓦那探望了卡斯特罗,新华社播发的图片显示,卡斯特罗陪同习近平参观了庭院和农庄。新华社消息称,习近平赞其精神矍铄,还特意祝福他即将到来的生日“健康长寿、万事如意”。22天后,卡斯特罗将在8月13日迎来自己的88岁生日。

这并非两人的第一次晤面,2011年6月6日,中国的端午节,也是习近平的农历生日。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也曾探望过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当年4月,古巴共产党召开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改选古巴共产党最高领导层,菲德尔•卡斯特罗正式卸任。

胡锦涛与卡斯特罗合影
胡锦涛与卡斯特罗合影

眼镜与轮椅

——卡斯特罗与胡锦涛两次合影的细节

胡锦涛与卡斯特罗的交集都发生在冬天,两人在古巴的两次晤面还恰巧都有一些与卡斯特罗健康有关的“插曲”。

因肠胃出血,2006年7月卡斯特罗接受了手术,并于同月宣布因健康原因将国家最高权力暂时移交给他的弟弟、时任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劳尔·卡斯特罗。2008年2月,他辞去国务委员会主席和革命武装部队总司令职务。9个月后,时任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卡斯特罗在哈瓦那接受来自“老朋友”胡锦涛的探望。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对这位此前已有两面之缘的“老朋友”说:“今天,我亲眼看到你身体康复、精神焕发,十分欣慰”。

一个细节是,在两个“老朋友”的合影中,在公共场合中眼镜不离身的胡锦涛眼镜不见了。

胡锦涛对卡斯特罗的感谢则包括——“中国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你当即派遣古巴医疗队不远万里赴华救援,还多次打电话指导医疗队的工作”;“你以《中国的胜利》为题撰文,在台湾、涉藏问题和举办北京奥运会等重大问题上给予我们坚定支持”。

卡斯特罗与胡锦涛两次合影
卡斯特罗与胡锦涛两次合影

2004年,还是11月。

根据《环球时报》特派古巴记者的报道,11月22日晚,当记者们纷纷走进革命宫国徽厅准备为胡锦涛和卡斯特罗拍照时,老卡一直在同胡锦涛说话。直到有人提醒他该拍照时,他才扭过头来,高兴地对着镜头笑了。“忽然,他灵机一动,挥起左手,高呼一声:‘中国万岁!’”

这张合影的特别之处在于,卡斯特罗坐着轮椅。

10月20日,卡斯特罗曾在一次集会上不慎摔倒,导致左膝和右臂骨折。当时,胡锦涛访问古巴的日程已基本敲定,礼宾程序中原定的卡斯特罗全程陪同访问的安排不得不修改。根据《环球时报》的报道,23日中午,当人们来到革命宫中央大厅时,一幕动人的情景出现了——

“活动程序的第一项是全体起立,军乐队奏两国国歌。这时,只见已经一个多月站不起来的卡斯特罗颤抖着拄着一根拐杖,随着大家一起站了起来。据内部人士透露,这位古稀老人为了实现受伤之后的第一‘站’,他在前一天晚上特意让人赶制了一根拐杖。卡斯特罗还要求当晚坐着轮椅亲自到机场为胡锦涛送行。为了他的健康,胡锦涛一再表示不能让他到机场去送行。直到当天下午,胡锦涛在信息科学大学参观时还通过古巴外长做工作,劝阻卡斯特罗。”

在江泽民十年国家主席的任期内,卡斯特罗两次到访中国。
在江泽民十年国家主席的任期内,卡斯特罗两次到访中国。

都是狮子座

——江泽民和卡斯特罗:赠诗、破例陪访与解读讲话

“在当代外国领袖人物中,江泽民是我最欣赏的人物之一。因为我是通过一段长时间了解他的,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几年,通过接触和时间;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这是卡斯特罗在自传里对江泽民的评价,江也是卡斯特罗会晤次数最多的中国国家元首。

江泽民作为国家主席首次出访的国家就是古巴,1993年11月21日,江泽民首次到美国西雅图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非正式峰会之后,到访哈瓦那。《为了世界更美好——江泽民出访纪实》一书披露,卡斯特罗由中国驻古巴大使了解到江泽民的生日是1928年8月17日,高兴地说:江泽民和我几乎是同时来到这个世界的。

当时的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还比较困难,但是古巴更加困难。苏联与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使拉丁美洲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古巴顿时成为“孤儿”。江泽民的来访虽然只有不到24小时,却不仅使卡斯特罗获得了一个社会主义大国的支持,也因为江泽民对他介绍的中国如何以发展经济来坚持社会主义而获得启示。中国此后为古巴提供了援助,帮助古巴走出了困境。

第一次到访中国,卡斯特罗穿上了他标志性的绿军装
第一次到访中国,卡斯特罗穿上了他标志性的绿军装

8年后的2001年,江泽民再访古巴。

4月13日,在哈瓦那会见时,江泽民向卡斯特罗赠送了亲笔书写的七绝一首,记录了此次“辛巳春日重访古巴”。这首“次韵唐朝诗人李白《早发白帝城》,书赠卡斯特罗同志”的诗文如下:

朝辞华夏彩云间,万里南美十日还。隔岸风声狂带雨,青松傲骨定如山。

在江泽民十年国家主席的任期内,卡斯特罗两次到访中国。

1960年9月28日,古巴与中国建交,是第一个同我国建交的拉美国家。但卡斯特罗直到35年后才来到中国,开始他为期9天的访问。

1995年11月30日至12月8日,卡斯特罗走过北京、西安、上海、深圳、广州五座城市。曾任中国驻古巴大使的徐贻聪曾在《新民晚报》撰文披露,卡斯特罗此次中国行,江泽民还破例前往深圳陪同其访问。

令徐贻聪印象深刻的是:卡斯特罗在深圳向江泽民主席和时任广东省委书记谢非等人“逐条谈他对江主席《正确处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若干重大关系》的理解和认识”。这个讲话是江泽民当年9月28日在十四届五中全会上作的,徐贻聪说自己“收到新华社的电讯稿后向卡斯特罗主席作过口头介绍,后来又应他的要求给他送去了传真复印件”。

第一次到访中国,卡斯特罗穿着他标志性的绿军装登上了长城、参观了天安门、在全聚德吃了一只特别的烤鸭。

“11月29日下午约4点,卡斯特罗乘坐的专机抵达首都机场。车队路过天安门广场时,卡斯特罗把脸贴近车窗,凝视着天安门,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这是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陈锦华在《国事记述》一书披露的细节。时任国家计委主任的陈锦华当时被中央指定为陪同团团长,全程陪同卡斯特罗的五城之行。

陈锦华还记得,“12月1日,我陪同卡斯特罗参观八达岭长城,中午请他在全聚德吃烤鸭。厨师长现场为他进行操作表演,特意邀请他在鸭子上签名,并随即将签了名的鸭子送入烤炉烤制。不大一会儿,带着他签名的烤鸭油香四溢地端了上来,他非常高兴,十分满意,吃了很多。”

而徐贻陪则记得“卡斯特罗爱喝中国的‘桂花陈酒’,每次到中国驻古使馆做客时,他几乎不喝别的酒类。在北京的钓鱼台国宾馆以及在去外地的专机上,他也只要这种酒”。

时隔8年之后,2003年2月26日至3月1日,应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邀请,卡斯特罗再访中国。这一次,他除了见到了两年前赠书给自己的“老朋友”江泽民,他还见到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副主席的胡锦涛,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温家宝。中国的第四代领导人同古巴领导人正式结识。

第一次到访中国时,卡斯特罗还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见到了毛泽东。
第一次到访中国时,卡斯特罗还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见到了毛泽东。
卡斯特罗在1964年送给毛泽东的礼物
卡斯特罗在1964年送给毛泽东的礼物

“不,我不认识毛泽东”

——卡斯特罗曾赠毛泽东手枪也曾瞻仰毛泽东遗容

第一次到访中国时,卡斯特罗还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见到了毛泽东。

根据卡斯特罗的要求,中方安排他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篮,瞻仰毛泽东的遗容。陈锦华这样记述了这次“见面”——“他缓步走向毛主席的水晶棺,伫立良久,以一种极为尊敬、虔诚的态度默哀致敬。他对我讲他极为敬重毛主席,说毛主席总是站在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一边,对各国民族解放和独立运动给予了真诚无私的援助”。

在中国军事博物馆礼品馆里,陈列着一支握把上刻有毛泽东名字的手枪,用西班牙文书写(MAOTSE-TUNG),型号为美国M1911A1式11.43毫米自动手枪。这是卡斯特罗在1964年送给毛泽东的礼物。

《解放军报》2009年的一篇报道称,“该枪来历不凡”。1961年4月17日清晨,1400名得到美国中情局训练和装备的古巴流亡者,在哈瓦那以南的猪湾海滩(亦称吉隆滩)登陆,妄图颠覆新生的革命政权。古巴军民英勇反击,俘敌1100多人,缴获大批美制武器。这支M1911A1手枪,就是其中的一件。时任古巴社会主义革命统一党第一书记(1965年称古巴共产党)、政府总理、武装部队总司令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决定把这件战利品赠送给毛泽东。1964年春,由中国驻古巴首任大使申健回国时带回转交。

陈锦华还吃烤鸭的时候向卡斯特罗求证那个关于他在马埃斯塔腊山区闹革命的时候看毛泽东关于游击战的著作的传言,“他说没有,看西班牙文正式印制的毛主席的著作是在古巴革命胜利以后。如果当时能看到毛主席著作,古巴革命胜利可能还会早些。”

“不,我不认识毛泽东”。卡斯特罗在其2008年出版的访谈体自传《卡斯特罗访谈传记:我的一生》中坦率地说出了他如何看待毛泽东——

毛泽东在历史上有很大功绩。他当然是中国革命的组织者和鼓动者,而中国革命是20世纪最伟大的革命之一。他是一个政治天才和军事天才,他发起、推动、并成功进行了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反对蒋介石傀儡政府的斗争,所以,毫无疑问,他谱写了历史上最光辉的篇章。

但同时,我也深信他在晚年犯了严重的政治性错误。不是右的错误,而是左的错误,更准确地说,是极左的思想。他用严厉的、不公正的方式方法把这些思想贯彻到实践中,比如在所谓的“文化大革命”时期。

而对于“您认识邓小平吗?”这样的问题,卡斯特罗的回答是:不认识。我很希望我曾能认识。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