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家能源联盟:俄罗斯的如意算盘

俄罗斯提议成立金砖国家能源联盟,一个由生产和消费者国家组成的联盟,在国际上是颇不寻常的。合理的解释是,俄罗斯作为天然气出口国,未来将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从提高天然气,以及能源定价权的角度,向东看是必然,也是唯一的选择。和中印这两个崛起的天然气消费者搞好关系,对俄罗斯不无裨益。

俄罗斯提议成立金砖国家能源联盟
俄罗斯提议成立金砖国家能源联盟

在纷纷扬扬的有关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消息后面,有一条信息往往不经意地被带过:俄罗斯提议成立金砖国家能源联盟。早在2010年俄罗斯即提出了成立金砖国家能源合作机制的倡议。在这次金砖峰会上,普京进一步细化了这个合作机制的内容。包括成立金砖国家能源政策研究所和燃料储备库,并组建能源领域的专家培训中心。但至今金砖国家领导人未对此展开正式讨论。这条本来很有意义的消息,却不幸被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光芒所掩盖。但是,这并不表示,在未来的某次金砖峰会的时候,该议题不会成为媒体的头条。

能源联盟并鲜见,俄罗斯也不是第一次出头(天然气出口国论坛就是在俄罗斯和伊朗的倡议下成立的),但是,一个生产和和消费者的联盟,颇不寻常。在国际上,目前活跃的官方能源联盟基本是单一的生产者或者消费者联盟。其中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OPEC,简称欧佩克)和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是比较著名的代表。前者是石油生产国于1960年为了对付西方石油公司和维护石油收入而成立的。其成立的一个重要的目的是协调和统一成员国石油政策和价格,确定以最适宜的手段来维护它们各自和共同的利益。而后者,也广为人知:是消费国为了应对石油危机于1973/4年成立的组织。核心目的是通过管理石油储备,协调成员国行动,来集体保障能源供应安全。由于两者的性质不同,代表的利益集团也泾渭分明。两者之间是既有对立也有合作。斗争是为了各自利益最大化。合作是保证国际石油市场不会失控,从而两败俱伤。这两大集团已经存在了几十年,还不能融合。

这种生产者和消费者的鸿沟在现代不但没有缩小,而且还延伸到了天然气领域。天然气出口国论坛( Gas Exporting Countries Forum, GECF)于2001成立,并在2008正式成为国际组织。目前该组织的13个成员国占有全球67%的探明天然气储量。GECF已经成长为“天然气欧佩克”。而天然气消费者联盟虽然呼声很高,但仍旧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这与天然气消费市场的特殊性有关。在LNG兴起前,天然气市场是各地区分割的。买卖双方都受到管道制约。回旋余地不大。而LNG市场的特殊性,导致消费国之间难以合作。和石油早期消费者主要是OECD国家不同, LNG的主要消费者是东亚的日本,韩国和台湾。虽然地理分布上比较集中,但是由于东亚地区的复杂的历史问题和政治现实,能源市场协调缺乏政治互信。

在传统的泾渭分明的能源联盟文化下,俄罗斯的倡议不同寻常。从积极方面来看,也许俄罗斯是为了强化金砖国家合作机制,而提出此倡议。不过,更为合理的解释是,俄罗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为了确保天然气消费市场的稳定。俄罗斯作为天然气出口国,未来面临着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从购买者要求改革天然气定价权的呼声上可见端倪。而与油品一揽子挂钩的天然气定价机制是俄罗斯竭力想维持得传统之一。在当前的东亚LNG市场,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亚洲现货市场的LNG船货价格近日已跌至每百万英国热量单位不足11美元,较2月份的20美元几乎下跌近一半。根据日本核能安全监管机构7月16日的消息,日本将于今年秋季重启核电。这一的决定更使得短期内LNG的市场更加不容乐观。当前市场的这些状况,为每一个天然气出口国敲响了警钟。

俄罗斯面临的能源需求安全形势更加严峻。过去几年,随着美国页岩气的开发,在实现天然气自给自足的情况下,美国甚至开始准备出口天然气。北美天然气进口市场的关闭,不仅使俄罗斯推迟了什托克曼气田的开发,也让卡塔尔的液化天然气转向欧洲,以近乎倾销的价格与俄罗斯的管道气竞争。最近,由于乌克兰危机,传统的欧洲市场已经开始动摇。欧盟已经旗帜鲜明地要降低对俄天然气的依存度。当前,欧洲和美国一起,在酝酿更大范围的制裁。制裁对象很可能包括俄罗斯最大石油生产商Rosneft和天然气生产商Novatek。

在这一大背景下,俄罗斯抱紧金砖国家,具有现实的紧迫性。对于俄来说,如果不开发新市场,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从提高天然气,以及能源定价权的角度,向东看是必然,也是唯一的选择。和中印这两个崛起的天然气消费者搞好关系,对俄罗斯不无裨益。

中国该如何应对?作为重要的需求者,多一个可靠的供应来源总是一件积极的事情。但是,对于俄罗斯的倡议,中国还在观望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几个。一方面,我们和俄罗斯的能源双边能源合作已经如火如荼。在多边框架下的进一步合作,未必能够带来实质性的好处。第二,可能因为我们驾驭多边组织的经验还不足,对多边合作持谨慎态度。第三,金砖的其他国家都是能源进口国。进一步相互合作,可能削弱了中国的独家优势地位。最后,如果金砖国家的能源合作机制仅仅是加强内部成员的合作,实际效果有限。巴西和南非和其他3国相距遥远,实质性的能源合作机会不多。

不过,中国有积极响应的理由。其一,新的倡议可以促进金砖更加强壮和务实。如果要把金砖作为建立新的国际政治、经济和金融秩序的载体,强化金砖合作机制是中国的利益所在。其二,金砖的能源合作,也许可以成为全球天然气生产者和供应者对话框架的种子。毕竟,俄罗是还是天然气出口国论坛的领导者之一,具有天然的优势。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中国作为崛起的能源进口国,和能源生产大国,如果要谋求全球领导力,可以拿天然气市场的问题练手。最近习近平提出,中国将更积极有为参与国际事务。这个外交思路的转变,要求我们改变传统的外交思维,积极参与地区和全球事务。在更大范围,更长时期,更广泛的维度,更高层次战略的高度,维护中国的利益,包括能源利益。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施训鹏

(本文作者介绍:新加坡国立大学能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