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韬:养炼定力不立危墙之下

有作者日前在网上撰文,对于旧日同学、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涉贪落马感到“惋惜”,并指90年代初到北京时徐相当清廉,连同学赠送的冷气机都不敢收。无须讳言,徐才厚从一名内心涨满理想风帆的阳光青年一路奋斗到军中英才直至成为阶下之囚,其角色转换之跌宕,确实令人唏嘘。(搜狐新闻)

孔子曰:“防祸于先而不致于后伤情。知而慎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意思是君子要预先觉察潜在的危险,防患于未然,可引申为不做危险的事情。那什么是危险的事情呢?做坏事,作恶就是危险的事情。徐才厚们冒天下之大不韪做着危害国家危害人民同时做茧自毁的危险之事,早已不仅仅是“立于危墙之下”,而是“祸”致“伤情”危害极深了。 古语说“知之而行矩”,远离危墙才能远离危险,这是人人都懂的道理,但未必人人都能够做到。一如金牌编剧、情感导师、偶像明星们不可能不了解毒品之危害一样,做为相当级别的领导干部,徐才厚等一干高官对于党纪军纪国法不会毫无意识,对于腐败的危害不会毫无意识,对于预防腐败的途径也不会毫无意识,他们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置险境而自毁,自食恶果。是什么原因让这些集权力、地位、荣誉于一身,本已十分耀眼的大人物们欲壑难填、得陇望蜀呢?从一定意义上说,是定力的缺失。莎士比亚说“贪财是名誉的坟墓”,从落马高官们检讨材料中不约而同的表述中可见端倪:艳羡甚至追捧社会上新奇奢靡的生活,“理想信念发生了动摇和扭曲”,所谓物朽虫生,人秽虱成,定力的堤坝一旦被冲开了缺口,险情频出便不足为奇。

危墙的形成绝非一日之功,贪欲则是危险的起点。一个人最大的犯傻就是被危墙华丽的外表和墙内有毒而妖艳的野花野草所迷惑,往往是积小癔而成大疾,集小恶而成大患。随着地位越来越高,权力越来越大,领导干部们难免会成为各方势力瞩目和追逐的焦点。社会上那些见风使舵、谄媚迎逢、投机钻营、穷奢极欲的鬼魅们在他们身边越聚越多,渐渐围造起一道道邪恶而充满诱惑的岌岌可危的墙。而面对危墙内的“糖衣炮弹”,有人一击就倒,有人或许还曾抵御过几个回合,但久而久之却依然败下阵来,一些曾经提醒別人远离危险的人,看到很多人在危墙内“拈花惹草”并没有伸手被捉,甚至还挺逍遥自在,思想也会产生动摇失去定力,逐渐放弃原来谨守的原则,虽知其险但因有利可图而游走和徘徊于危墙之下,最终或突破道德底线,或逾越纪律红线,更严重的触碰法律高压线,步他人后尘,撞危墙而入高墙,为自己套上了罪恶的枷锁,身败名裂。

《中共中央关于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五年工作规划》中指出:要科学有效推进预防腐败工作,使领导干部不想贪,不能贪,不敢贪。这里的“科学有效预防”无疑是为隔绝危墙架构了一堵坚固的防火墙。但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法律制度无论如何严谨都难免疏而有漏,而风雷隐隐,世界上总会有透风的危墙。领导干部必须要找准自己的廉政风险点,约束好自己的行为,练就发现危墙的火眼金睛,掌握评估危墙的准绳,增强拆除和补牢危墙的能力,研究防御危墙的治本之策,把握方向,修炼定力,如郑板桥老先生诗中所赋: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文/闻韬)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