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宇明:古代贪官为何最怕换皇帝?

在不同社会形态里,贪官面临的“职业风险”是不一样的。在法治社会,贪官的“职业风险”主要来自法律。而在皇权社会,帝王一权独大,贪官搞定了皇帝,也就等于为自己买了一份保险。

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贪婪鬼,有的人能控制,有的人不能控制,这就决定了任何社会、任何时代都有贪官。在不同社会形态里,贪官面临的“职业风险”是不一样的。在法治社会,贪官的“职业风险”主要来自法律,贪官们犯到哪一条,社会就会将其办到哪一条,即使上级想做保护伞也做不了。皇权社会,帝王一权独大,法律只是皇帝手中的玩物,贪官搞定了皇帝,也就等于为自己买了一份保险。

贪官最怕的是换皇帝

明熹宗时,贪官兼宦官魏忠贤无疑是个牛人,此人把握朝政达7年之久。他居然敢称“九千九百岁”,还敢怂恿地方长官为自己修建生祠,一点也不怕皇帝将其脑袋拧个方向。魏忠贤为何有这样的底气呢?明熹宗朱由校是他侍候着长大的,朱由校很小的时候,魏忠贤就诱其宴游,使之对自己产生依恋之心。他首先是利用手中的权力打击政敌。天启五年(1625年),诬陷左光斗、杨涟、周起元、周顺昌、缪昌期等人有贪腐之罪,将他们迫害至死。天启六年(1626年),又借故杀害高攀龙、周宗建、黄尊素、李应升等人。他挖空心思培植个人势力,养了众多“义子”,这些“义子”有“五虎”“五彪”“十孩”“四十孙”之称,投靠他的人里有的是总督、巡抚之类。他毫无忌惮地敛财。正月三十日是魏忠贤的生日,生日当天,送礼的人清早就排成长队,专等乾清宫开门,宫门外的台阶上堆满了珍玉珠宝,需要几十名太监搬上大半天。这只是生日礼,还有节礼,还有帮人升官发财的“感谢费”。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天启七年(1627年)8月,明熹宗暴毙,朱由检即位,开始清算阉党。先是大抓阉党骨干,然后是将魏忠贤贬到凤阳守陵,不久又下令将其逮捕。在魏忠贤自缢而死后,崇祯下令将其磔尸于河间,党徒二百六十余人或被处死,或被囚禁,或被流放。

比起魏忠贤来,和珅名气更大。和珅虽是八旗人,却出身贫贱,从小缺吃少穿。但这个人天资聪慧,他熟读四书五经,精通满、汉、蒙古、西藏四种语言,又有经济头脑,加上善于巴结,颇得乾隆帝的欢心。他23岁做管库大臣,25岁被升为乾清门御前侍卫兼副都统,26岁做户部侍郎、军机大臣、总管内务府大臣,30岁被提升为户部尚书。后来又被封为一等忠襄公,任首席大学士、领班军机大臣,兼管吏部、户部、刑部、理藩院、启部三库,此外,还兼任翰林院掌院学士、《四库全书》总裁、领侍卫内大臣、步军统领等职。一句话,人、财、物、司法、文化、外交、军事,他都可插手,简直就是个“二皇帝”。得到皇帝如此宠信,和珅自然要用权力给自己干些私活。他先是大搞文字狱,设立“口袋”罪,将曾经反对过自己的人一网打尽。然后是大肆敛财。和珅曾行文要求各省把给皇上的奏折先向他把持的军机处提交副本,这样他把天下的官吏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谁敢违逆,就坚决将其排挤掉。想升官就得出钱,出多少钱做多大官。做盐政、河道总督之类大官需要“巨万纳其府库”。嘉庆早就对和珅憎恨不已,嘉庆四年正月初三,乾隆一伸腿,嘉庆立即宣布和珅等人“守直殡殿,不得任自出入”。正月五日,清仁宗又授意给事中王念孙、大学士刘塘等人上疏弹劾和珅贪赃枉法。正月初八日,皇帝下令将和珅逮捕法办,正月十八日,又赐和珅一条白练,令其自尽。

皇权时代的大贪官自然是很精明的,否则,他们的官职就不可能越做越大,钱财越积越多,但这些人也同样非常愚蠢,他们总认为搞定了上级,什么事都没有了。他们不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皇帝的位子不是绝对固定的,皇帝再长命百岁,也终有一天会死去。而新皇帝的性情、想法、治国理念,未必跟老皇帝一模一样,老皇帝喜欢的,新皇帝不一定喜欢;老皇帝看重的,皇帝不一定看重;老皇帝顾忌的,新皇帝未必会顾忌。诛杀贪官往往是新皇帝立威和赢得人心的一种方式。所以在古代当大贪官也是有“职业风险”的。早知有惶惶不可终日的一天,又何必当初贪婪呢?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游宇明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