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男人的A片,女人的春药

和男人爱女人不同,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可能有很多种理由。

比如说,长得帅啊,有钱啊,有才啊,风趣幽默聊得来啊,或者追的用心对你好啊,等等等等。所以我们观察身边的世界就会发现,美女们的择偶取向是极为宽泛,有时甚至让人难以理解的。很多人看到一个美女牵着一个肥头大耳的,就会条件反射似的觉得那男的肯定有钱,其实真的未必是这样,女人对于男色的追求的苛刻程度远不及男人,何况,女人对男色的定义都是没有统一标准的。比如,有人就觉得肌肉男才帅,有的就觉得瘦麻杆挺好,有人觉得男人不到一八五就是三级残废,有人征男友的条件就是一六三以上就行。别笑,这是我亲身见过的案例。所以,真的很难说,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付出真爱是看上他哪一点。

在我上面提到的那些条件里,可能最有争议的是“有钱”。按照社会主流正能量的宣传,有钱应该是买不到真爱的。但事实上也并非如此。很多姑娘爱了有钱人,面对非议,会为自己辩白说:“我爱的不是他的钱,而是他的人。”很多人觉得这话很婊,我倒是相信,有一部分说这种话的人是真心的。因为他们真的是被有钱人宠溺的爱、营造的浪漫和无微不至的付出所感动,以至于觉得,哪怕他没钱,只要还能这样对我,我也依然爱他。只是这些姑娘可能没有意识到,如果对方是个穷小子,即便他同样爱你,也是没有财力和时间去表达的,或者即使用心表达了,受限于财力,也不会营造出催泪的效果。

所以,有钱也是有可能买到真爱的。而且没钱的人也没必要为此心里不平,如果一个人比你有钱,同时又有不亚于你的真心去追女孩子,恰巧这个女生又是喜欢浪漫,会因为被感动而爱上对方的,那么,女生选择那个有钱的,岂不是天经地义的么?就好像人人都想上哈佛,可是如果有个人比你聪明又比你努力,那么哈佛不被人家上,难道该被你上么?

我一直觉得,只要是真爱,无论爱的理由是上面哪一种,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就像我不认为选择有钱人的姑娘就一定是拜金的婊子,我也不觉得喜欢帅哥的女生就是多么无脑庸俗,相反,我倒觉得这种用下半身思考的女生还是挺单纯质朴的。爱这种事情不就应该是激素分泌走肾的么?

但是我国传统的审美还是更鼓励女人被男人的才华所吸引,所谓才子佳人的模式。一个女人因仰慕一个男人的才华而和他在一起,受到的舆论压力会比找个帅哥或有钱人要小得多。而喜欢才子的女人们似乎也会觉得自己的格调更高一些,而暗暗生出了一丝鄙视拜金女和花痴女的优越感来。想必是因为我国古代那些文学家塑造了太多的才华横溢的穷小子政府大户人家小姐的感天泣地的爱情故事,以至于也影响了女人的价值取向。

所以,这就导致了一个现实,一个女人被男人的才华所吸引相比于相貌、金钱、性格等因素,会更被社会主流舆论接受,在各种爱情观中,地位也会高一些。但这其实也导致了两个副作用:一是,催生了一大票自以为自己很有才华的男子,且很多这种男子就会觉得哥用自己的才华去泡妞那就该无往不利,如果不小心没泡成功,那一定是女人拜金或者庸俗。于是这帮人轻则自残跳楼、重则不择手段去“成功”,走上了一条变态的不归路。二是导致在现在的中国,连芮成钢这种人都能有一大票女粉丝。而且,这些女粉丝大多还都是知识女性,觉得自己欣赏的是芮成钢的才华,品位高雅,不是那种庸俗的拜金女和无脑的花痴女。

我很早就注意到这种现象,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理解不了,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芮成钢很有才华?我以前也经常看CCTV-2的节目,从我一个直男的角度看,并不觉得芮成钢在节目里表现出的才华上比什么史小诺、欧阳夏丹们高在哪里,从未见过他对经济和政治问题有过什么深刻的评论,以及发人深省的判断。如果说仅仅因为他的能力可以胜任一份央视主持的工作而得到那么多人的垂青,那也没见郎永淳、康辉有多少女粉丝啊?

后来我通过跟踪观察这些女粉丝的症状,渐渐理解了,原来芮成钢能成为一部分人的“男神”,一方面是因为他那个“耶鲁校长亲自写信请他来上学”的传说,另一方面是因为他英语好。其实,第一个原因不是主要的,最多在第二个原因的基础上添了点佐料。因为中科大作为中国去世界名校读书概率最大的地方,也没见什么女粉丝涌向合肥去找男神。

芮成钢的英语确实好,好到全中国可能确实没多少人比他更好,而能够像他一样在电视上公开展示自己这么好的英语的人,就更是少之又少。其实如果把他用英语说的那些话翻译成中文,就会发现,和央视其他的主持人、经济评论员比,其实并无任何高明之处,甚至很多地方还透着无知傲慢和逻辑混乱。但就是同样的话,用英语说一遍,就立刻有一种高等华人的逼格提升感。

说到底,还是一种英语崇拜。我们这一代人以及我们的父母一代都对英语有一种过分的重视和崇拜。从小我们被教育的就是一定要学好英语,学好英语才能出国留学。这两点就是我们小时候被灌输的人生成功的标志。因此,在我整个的中学阶段,英语教学的强势地位都远超其他学科。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学好英语,但价值标准在儿时已经被凝固了,就好像那些日后发达的屌丝会愿意花钱让小姐穿上学生装,扮成自己初恋情人的模样,来满足自己曾经的缺失;那些英语学习的失败者,则很容易将自己从小的愿望和羡慕投射到那些英语学好了的人身上,比如芮成钢。至于本该更重要的价值观、道德品质、常识、学问、逻辑,在英语面前都显得不重要了。芮成钢能作为“有才华”的代表成为相当一部分人心目中的男神,就体现了这一点。

我们的国人对英语崇拜到什么地步?可以试想,如果一个人语文学的特别好,出口成章,吟歌作赋,有人会觉得他有才,也会有人觉得这人油嘴滑舌不靠谱;如果一个人数学学得特别好,张嘴就能背出数学公式,有人会夸他聪明,却也会有人觉得这人极客书呆子;而如果有一个人英语特别好,张嘴就是流利而标准的英语,是不是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瞬间高端洋气了不少?

对一个人才华的评价,应该基于的是他实实在在的学识和修养,而与他用何种语言表达无关。可现实中就是会有人听到标准的英语,就会产生一种才华上的认可甚至崇拜,而不管他说的内容。在这方面,中国的男人和女人都差不多,多少男人因为杨澜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而对她产生了一种不切实际的知性女性的幻象?

这也是为什么前一段我支持高考英语降分甚至取消的原因,在中国分数决定一切的考试制度下,国人对于英语学习的狂热和拔高,已经忘记了英语本质上只是一个语言工具,这种偏执的学习热情,有时候反而会扭曲人对于价值标准的判断,阻碍一个人健全人格的培养和基础知识的学习,而这些对于一个人来说,远比一门语言重要的多。

最后讲一个故事。我之前认识了一个外国朋友,熟络了以后,有一天他像我请教“谜一样的”中国女孩。他说:“你们中国的女孩子,刚一看似乎各个都是清高又羞涩的处女,似乎都没有性欲,所以大家都觉得中国女孩很难泡上床。可是一下手才发现,原来中国女孩子是最好泡的”我问他,你都是怎么泡的?他说也没有什么,

跟平时泡妞的程序一样啊,先邀请一起吃饭或一起出去玩,基本从来不会被拒绝,就算第一次拒绝了,再邀请一两次,也就能成功。(这里我妄自揣度一下,可能很多中国学生出国都多多少少有一种国家责任感,开展民间外交的想法。因此拒绝中国男生的邀请没什么,对于外国友人的邀请,总觉得不好拒绝。面对中国男生的死缠烂打,她们知道这是猥琐男,面对外国男生的一再邀请,她们可能会觉得人家的民族文化就是这么热情奔放。我们的教育里,总是忽略中外之间的普世性,而强调差异化,导致我们的学生出来后总是会把外国人想的极端好或极端坏,而不是和中国人一样的普通人。)他继续说,一起吃饭的时候,只需要给中国妹子讲两个英文里类似于“我勒个去”,或者“神马都是浮云”一样的用法,中国妹子基本就已经笑到花枝乱颤,觉得他特别幽默,人特别好了。就这样,这位幽默风趣的外国友人每当想换口味尝试中国妹子的时候,总能有所斩获。他说他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中国妹子都觉得他很幽默,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因为幽默而跟他上床。

我心想:“这就是语言的魅力,有些话用汉语说出来是屌丝,用英语说出来就是男神。一个人英语说得好就能当男神,这事传出去真丢人啊。”于是我回复他说:”I do not know either。”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