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华:世界杯只剩爱国主义噱头

人们以为成为超级天才必定开心,可他们没认识到忍受天下所有的笨蛋有多辛苦。梅西、内马尔、罗本、穆勒就陷入到这样的煎熬,他们发现国家队的同胞远没有俱乐部的队友给力,一方面是球员个人能力所限,另一方面是缺乏长期的默契。

梅西散步,内马尔累趴、罗本假摔、穆勒下跪,球迷从来不缺吐槽的槽点。阿根廷一盘散沙,梅西只能节省体力,寄望个人的灵光乍现;巴西前锋不中用,内马尔不得不拼到虚脱,以至被侵犯造成脊骨骨裂;荷兰只会屯兵后防打防反,关键时刻需要进球,罗本唯一能做的就是“跳水”;德国颟顸大汉偏要玩弄绣花针,把简单的事情变复杂,以至于穆勒弄巧成拙出尽逗比洋相。

八强产生之后,人们惊奇地发现,这是一届没有真正强队的世界杯,所有传统豪门吃相都很难看。不用翻出1970年的无敌桑巴军团,不用念叨贝利、贝肯鲍尔、马拉多纳的大名,就是2002年巴西的3R梦幻三重奏,2006年意大利卡纳瓦罗的防守艺术,2010年西班牙的Tiki-Taka“传球遛人”,就足以让巴西世界杯任何一支球队自惭形秽。

勒夫大概被瓜迪奥拉洗脑了,执意要造德意志的反,革日耳曼的命,放着战车冲击打法不用,非要接班西班牙,打造“世界第一倒脚队”。铁血、坚韧、直接、实用之类的光荣标签,都被勒夫自己撕得粉碎。7-1与其说德国过于强大,倒不如说巴西过于虚弱,德国没有一个恺撒式铁骨铮铮的领袖,而是越来越娘炮。

阿根廷华贵的球星们在中前场无法形成串联,梅西就像孤魂野鬼游荡,他本应该在90分钟里始终保持活跃,可事实上,他只能在某一秒钟的“梅西时间”爆发。梅西拥有偷懒的特权,这很可能得到了教练萨维利亚的许可,因为与其浪费体能与队友满场飞奔,倒不如随时保持个人英雄主义的必要精力。

巴西基因变异极度的“欧化”,再无一点儿桑巴韵味,犹如一位倾国美女做了变性手术,令人充满遗憾、失落和恶心。这不能完全归咎斯科拉里,因为缺乏具备创造力的球员,他所能依傍的只有内马尔和一条牢靠坚固的防线。当五星巴西无法炉火纯青的层层渗透时候,就只能英式足球一样粗糙开大脚,就只能在失去核心后酝酿1-7惨案。

范加尔是一位老谋深算的教练,但他除了大小王罗本、范佩西,剩下一手的臭牌。这是史上最丑陋的荷兰,他们甘愿送出七成的控球率,门前摆大巴等着被虐,然后凭借罗本等人的偷袭反噬一口。并非范加尔有意砸烂全攻全守的招牌,实在是没有人能撑起局面,你能想象飞翔的荷兰人连个像样的边锋都没有吗?

戴高乐说,没有谁能轻而易举地把一个拥有265种奶酪的国家团结在一起,而德尚做到了这一点。我们也许低估了这支配置均衡的法国队,但自从里贝里拒绝打针离队后,他们就注定不再是夺冠热门。方丹、普拉蒂尼、齐达内……法国人离不开伟大领袖,本泽马只不过是一个廖化式的先锋。

西班牙、意大利、英格兰、葡萄牙……没有哪支国家队的表现令人信服,他们都不是皇马、巴萨、拜仁、曼城的对手(想想巴萨的梅西、苏牙、内马尔MSN组合有多恐怖),这是资本足球的胜利,这是金元利益倾轧国家使命,这是普拉蒂尼对布拉特的挑衅和逼宫。除了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噱头,除了疯狂赌球的博彩经济,世界杯的魅力进一步削减,纯粹观赏性来说,要远远逊色于欧冠淘汰赛。

欧足联绝不为世界杯让路更改赛事日期,里贝里、法尔考们挂彩宣布退出,C罗、哈维们带伤勉强作战,即便是巧妙留力规避俱乐部繁重任务的梅西,也缺少时间与队友融为一体。职业赛事正在蚕食世界杯,国家队的竞技水准只会越来越低。

比较一下国足和恒大,你会发现从不按规律办事的中国足球,也异常规律的符合国际大趋势……

作者:杨华,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