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龙:广场舞问题的精神血缘探究

近期最能向媒体输送新闻的,除了陈光标,就是广场舞。

昨天就有多条与广场舞有关的新闻:在徐州,最近每晚都有万人暴走,暴走者据说是广场舞大妈“变身”的。在上海,一位老人在广场跳舞纳凉时被另一冤家捅死。在广东清远,两支广场舞队伍为了争地盘而对簿公堂。

把镜头拉长还会看到,这个以大妈为主体的广场舞已经跳到港台,跳出国门。在香港,能看到大妈英姿飒爽的舞姿;在台湾的酒店大堂,能见到大妈即兴起舞的身影;在法国的卢浮宫前,一群上穿枚红色舞衣,下着紧身黑裤的年长女性在翩翩起舞——不用问,那一定是中国大妈了……

广场舞不但有舞装,还有“武装”:6月30日,在北京东直门,一群大妈手持玩具刀枪边跳舞边做出瞄准射击的动作。这一新“剧目”被称为“持枪广场舞”。在恐怖分子出没的当下,很难辨别大妈们所持的枪是真还是假,因此“持枪广场舞”很快被警方制止。

广场舞以其噪音和气势震撼着周边居民,那些不堪骚扰投诉无效的居民开始了“私力救济”,有人向舞者扔水弹泼粪便打钢珠枪,有人放藏獒驱散人群。

广场舞及其派生运动暴走还在消耗着社会资源:清远因跳广场舞争地盘,五个晚上四次惊动民警。徐州暴走团经常占领景区,占用机动车道,闯红灯,与车主发生冲突,当地公安不得不组织巡防队伍执勤巡逻。

广场舞所带来的负面反应,几乎使“大妈”变成了贬义词,有人甚至喊出“抵制大妈,人人有责”的口号。更有人编出这样的段子来挤兑“大妈”:路上见一大妈摔倒,我正准备去扶,大妈看着我破口大骂:“年纪轻轻不学好,怎么撞人啊!”我愣了一下,叹了口气,默默地掏出手机放起了《最炫民族风》。大妈像打了鸡血一样跳起来,踏着节奏飘然而去,并留下一句话:“小伙子,算你狠!”

“不是老人变坏,而是坏人变老”这一经典名言,现在也有新的注脚:几十年前,一群年轻人穿着花衣裳在大街上跳舞,完全不理会老年人的目光;几十年后,一群老年人穿着花衣裳在大街上跳舞,完全不理会年轻人的目光。不是时代变了,而是当初的那群年轻人现在变老了。

如此编排“大妈”显然对大妈群体不公平。但我们也不得不看到,这种旁若无人的群体行为,可以从红卫兵那里找到精神血缘。那时的红卫兵喜欢集群行动,行动地点就常常选择广场和街道等公共场所,行动特点也是舞刀弄枪喊口号跳忠字舞。

探究这种精神血缘关系,不是在大叔大妈和红卫兵之间划等号,但我们可以从中发现这样的道理:一个时代的群体行为和群体文化是有记忆是会遗传的,数十年的时间水流都未必能够冲刷这种记忆,更难于改变它的基因图谱。今天的表现也许就是昨天的倒影。我们应该由此反省,我们今天的行为和文化,会给明后天留下什么?在若干年之后,我们会不会也成为被反感被编排的对象?

作者:何龙,羊城晚报编委、首席评论员。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