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第一帅哥张灵甫的四次婚姻

张灵甫身世跳跃、传奇,带有那个离乱时代的鲜明印记,包括他婚姻中那段杀妻经历,也在事后的解读中被赋予国共内战的政治因素。一个农民之子,最终弃文从武,卷进20世纪上半叶的枪林弹雨,在因应内忧外患的征途中折戟沙场。他家族与亲眷内各色人等阶层分殊,其命运也足以映照百年国事沧桑

张道宇6月23日晚从台湾飞回上海,第二天上午,他下楼去了母亲王玉龄的房间,打开手机给她看孙立人纪念馆的照片。“我前些天见到了孙立人的儿子、胡宗南的儿子。”他说。

他口中的前些天是指6月16日,台湾军方举办黄埔建军90周年庆典,马英九亲临主持,部分退役将领和黄埔系军官后人受邀参加了仪式。张道宇厕身其间,以黄埔悍将张灵甫之子的名义。

张灵甫是黄埔军校第四期学生,国民革命军王牌部队整编74师师长,中将军衔,1947年5月16日战死于孟良崮,年仅44岁,留下刚刚结婚两年的第四任妻子王玉龄,和21天前出生的儿子张道宇。

在接下来的战役中,国民党节节败退,王玉龄打包细软带儿子去了台湾。几年后,在孙立人将军的帮助下,她去了美国。取得了美国国籍,她晚年又在上海定居。家门正厅内,悬挂着张灵甫的照片。

张灵甫在台湾是一个渐渐远去的名字,甚至在年轻一代的军人那里,他也早已不是一个显赫的名字。倒是在大陆,他一再被提及。新中国成立后,电影《红日》以中共视角再现孟良崮战役,作为负面角色出现的张灵甫,因没有达到革命要求的负面标准,而连累到整部电影。近年来,一批国粉(国民党粉丝)对长相英俊的张灵甫的战功推崇备至,借助互联网的传播,他名声大噪。

张灵甫身世跳跃、传奇,带有那个离乱时代的鲜明印记,包括他婚姻中那段杀妻经历,也在事后的解读中被赋予国共内战的政治因素。一个农民之子,最终弃文从武,卷进20世纪上半叶的枪林弹雨,在因应内忧外患的征途中折戟沙场。他家族与亲眷内各色人等阶层分殊,其命运也足以映照百年国事沧桑。

张灵甫进入王玉龄的世界,是在抗战胜利以后。

日军快要进攻到长沙时,王玉龄跟随父辈一起向更远的内地逃难。“两个巴士,把椅子都拿掉,放上行李箱子。家庭教师、厨师、打杂的仆役和我们兄弟姐妹都坐在箱子上。伯父伯母和我妈妈他们则另外坐小汽车出逃。那时我们小孩子觉得可以不用念书,好玩得很。”王玉龄对南都记者说。

但大户人家的孩子,不读书的日子终归还是短暂,抗战胜利时,王玉龄已是贵阳中学的毕业生。

张灵甫是在王玉龄从长沙逃亡后,以第74军第58师副师长身份参与第二次长沙会战,并旋即升任少将师长。抗战胜利后,他在长沙逗留。

“他那个时候已经离婚,就拜托别人给介绍女朋友。我们家在湖南蛮有名气,我二伯父王士健以前是湖南省督察处处长,他的一个朋友张处长就对张灵甫说:王小姐不错,但是只能打99分。张灵甫问:为何?张灵甫说:她脾气大得很。张灵甫也是脾气大的人。他就想见面先看一看。”王玉龄回忆,有一天她和同学一起去理发店洗头发,遇到二伯母,也一起去了。在理发店,张灵甫和张处长假装路过走了进来,张灵甫在背后一直凝视镜中的她,她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没规矩一直盯着看,就瞪了他一眼。

张灵甫后来对王玉龄说:幸亏你瞪我,你如果对我笑,我可能对你就没兴趣了。

洗发的时候,王玉龄并不知道已被张处长做媒。穿军装的张灵甫没和她讲话,但回去后就让张处长请王士健全家吃饭,还特地交代:带上家里的小姐。

王玉龄是家中独女,像宝贝一样受宠。据她介绍,她的父亲王树南是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6期学生,不知道他参与过什么战争,记忆中是靠经商维持了富裕的家境。母亲罗希韫则是仿佛“活在两百年前”的足不出户妇女,外祖父反对缠足,外祖母则在丈夫不在家时偷偷给她裹脚,造成半个天足的样态。在王玉龄家的三层楼房内,顶楼设为佛堂,但母亲谈不上虔诚。外舅公的两个女儿,出家做了尼姑,另外两个女儿,一个嫁给了曾国藩家族,一个嫁给了左宗棠家族。

那一次张灵甫在酒店设宴,王玉龄的母亲罗希韫同样没有参加。但二伯父夫妇和他家的小姐、少爷都予出席。王玉龄的父亲共有兄弟5人,二伯父唯一活到抗战胜利。父亲王树南排行老三,在王玉龄5岁的时候病逝。病逝前,全家人曾去上海治病,因一二八淞沪战役开打而返回湖南。父亲腿瘫,后因夏天在花园里睡觉被露水和寒气侵袭,加重了病情,晚年背部驼得厉害。大伯父喝酒过多而死,四叔父和五叔父则因感染肺病过世。

王玉龄的家境,是新旧相接、战争和疫病流行的民国时期,一个大户人家典型残破景象的缩影。相较于王玉龄的城市生活而言,张灵甫家族的阶层则扎根农村。他出生于陕西西安长安区东大镇东大村,父亲张鸿恩精于务农(解放后被定性为地主阶级),大伯张鸿儒是晚清秀才。生母滕叶在张灵甫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遗传了父亲张鸿恩(身高1.90米)的基因,他1.87米。

张灵甫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二,大哥张秀甫后在西安经商,三弟四弟务农,他则在陕西省立第一师范大学毕业后,返乡教书。网上、媒体报道甚至一些张灵甫的传记,都称他考入最高学府北大历史系就读,但据张新蚕所著《张灵甫之谜》,张灵甫家境非“大户”,因经济原因而与北大错过。

在王玉龄之前,张灵甫有过三任妻子,分别是邢勤英、吴海兰和高艳玉。邢勤英与张灵甫同村,比他小两岁,父亲是保长。邢勤英为张灵甫生有一子,两人并未离婚,而后张灵甫以团长身份驻扎四川广元,又娶了比他小十几岁的铜匠之女吴海兰。1933年,张灵甫枪击吴海兰,制造了“杀妻”事件,并因此入狱。杀妻原因,传统的说法是他怀疑妻子有外遇,但近年王玉龄等人则称是因吴海兰偷拿了机密文件。

抗战开始,获特赦的张灵甫又娶了西安望族高家的女儿,小他8岁的高艳玉。

历史与现实不再是任由打扮的小菇凉,在这里围观权力卸妆后的容颜。爬梳档案,采访时人,最具原创性和现实感的新锐评论。请关注韩福东微信公号‍‍‍‍:‍‍‍lishiyuxianshi

作者:韩福东,媒体人,专栏作家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