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平性侵案,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水浒故地,禽兽横行。”

7日,有网友在微博上愤愤评论。他所指的水浒故地是山东东平县,这个80万人口的小县城此前一直在努力推销本地的水浒文化,但一则新闻让这个地方“闻名”全国。

据《新京报》报道,山东东平县斑鸠店镇中学多名初中女生疑遭吸毒男子性侵,据称,在当地,地痞诱骗初中女生已是“公开的秘密”。更离谱的是,当地警方在接到报案后,迟迟未立案。有传言称“有人从市里打了招呼”。

昔日梁山好汉行侠仗义,今日地痞流氓鱼肉乡里,颇具讽刺意味的对照。在这个阴暗的故事里,“作恶者有恃无恐,围观者熟视无睹,受害者唯唯诺诺,办案者遮遮掩掩……”

有媒体痛斥说,“几名地痞就打消了一座城镇的正义感和耻辱心,人们对被糟蹋的姑娘指指点点,却对犯下兽行的流氓无动于衷”。

所幸的是,在媒体报道后,公安部刑事侦查局表示,已部署核查此事。

谁造成了“公开的秘密”?

根据媒体的报道,东平当地地痞多年来性侵数名11岁到15岁的初中女生,一直未受到惩罚。

令人发指的案情让网上民意沸腾,媒体和民众将批评的矛头指向了负有保一方平安责任的警方。

《现代快报》认为,作为在当地早已是“公开的秘密”的性侵事件,当地警方没有及时展开调查,也没有及时立案,甚至变相纵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荆楚网评论指出,警方不仅没有保护群众,反而帮地痞掩盖罪行,“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帮凶’行为,警方营造这样的恶势力土壤比流氓的性侵更可怕!”

东方网评论痛批说,地痞何以如此肆无忌惮、屡屡犯案?原因就在于警方“办案不力,管理不善”,他们应当感到“脸红”。

长江时评从另一个角度指出,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警方固然难辞其咎,但家长平时对孩子缺少管教,出事后没有勇敢站出来检举揭发,学校疏于管理,对不正常的现象熟视无睹、见怪不怪,无所作为,后两者也应承担相应责任。

 “打招呼”的神秘人是谁?

当然,最让舆论无法容忍的是“有人(对案件)打了招呼”。“打招呼”,这个带有含糊与暧昧色彩的词语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每一个“打招呼”的背后,都隐约透露着权力腐败的影子。

《南方都市报》直截了当地发问:“强奸幼女不立案,打了招呼的那些人是谁”。该报认为,如果不把“打了招呼”的那些人揪出来,还原整个事件的真相很难,将强奸幼女的犯罪涉嫌人绳之以法更难。

《钱江晚报》同样认为,除了案件本身,当地还需要好好查一下另一个真相,“究竟有没有人打过招呼,是谁在打招呼,跟谁打的招呼。”

《青年时报》对于“打招呼”的评析入骨三分:掌权者下令关照,直接左右了案件走向。这样的桥段,公众当然并不陌生。特别在乡镇基层,权贵的结交露骨得多。在“有人罩着”的心理前提下,总有些人不断膨胀,乃至无所不为……

《新京报》社论指出,东平性侵案暴露出众多程序性问题,因此“不能草率结案,而要全面深查”。并建议,“鉴于东平警方对于此案的处理消极,且当地更高级别官员可能涉案。所以,此案的调查应由上级部门接手,以杜绝地方干预。”

 愤怒之后的反思

愤怒过后,我们需要更多的反思。

《中国青年报》提醒说,当前我国农村寄宿制学校已成主流,应当加强管理。农村教育是我国教育发展的短板,这种“短”,不仅仅体现在硬件设施、经济水平差异上,更体现在农村的孩子缺乏必要的关爱上。

《华商报》认为,当地地痞混混们之所以有这样的恶行,是因为农村人口大量进城,农村逐渐空心化,地痞们“活在一个文化和法治的‘无人区’。”

该报指出,当前乡村建设的两大难题,一是文化,一是法治。如果不能在乡村社会重建一个符合现代价值的文化伦理,如果不能以现代法治来补齐乡村自治的短板,那么,乡村社会就注定会掉进“强人治村”乃至“地痞治村”的泥潭。

《扬子晚报》显然也看到了中国基层社会管理面临的危机。“警方以‘打招呼’和‘取证难’等为借口,进行了彻底性的放弃。这种责任的放弃,正是基层溃败的一种表现。在这种溃败之下,公民权利的保障无从谈起。”

如何解决呢?该报引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话回答: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新京报新媒体编辑 张运贵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