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办冬奥:习总新规划是最给力元素

明年七月国际奥组委在三座申奥撞线城市的城市中如何抉择?我在全球地图上用手指从西到东轻轻划过,奥斯陆、陆拉木图与北京依次在一条从北到南的斜线上排开,而东边的北京和张家口是连的面向大海的城市,谁能唤醒两个亿冬季沉睡的体育人群?

北京申办冬奥能否得优:习总京津冀新规划是最给力元素

2015年7月的最后一天,国际奥委会将从刚刚公布的北京、奥斯陆、阿拉木图三座候选城市中投票选出2020年冬奥会举办的城市。大气污染的担忧、京张两地的距离、两届奥运的承载力,这是北京申办冬奥前国际社会上普遍的三大忧虑。而北京入选申奥候选城市,显示奥委会与国际社会对北京这三大忧虑的有诚意、有行力回答给予较满意的认可,北京、奥斯陆、阿拉木图同时成功撞击及格线。

奥组委三大拷问 北京三大挑战

放眼2020,奥委会明年的投票更是投给三座冬奥候选城市的发展未来。北京能不能在撞线后,在最后的激烈竞争中取得“优”,从北京市昨天新闻发布会的回答与既往的规划实践中来看,北京在竞争中得“良”毫无疑义。国际社会、奥申委、三大城市所在国,包括中国其他省份的民众也在观察,质疑、担忧、认可、好评,这些在场内无情竞争、追逐与场外有情比较、争议的时代皆属正常,但没有一个机构与观察者会忽视奥申委投票中的未来元素————北京、奥斯陆、阿拉木图,在未来漫漫六年时间中,三座优秀的城市中哪一个会变得更优秀、更美好?对于被批评、被质疑的问题,三座城市哪个会更有诚意与行动解决得更好?更重要的是,哪一座城市能在更广阔的地域与人群中强力注入冬奥会的体育与精神?而具体到北京,它还面临着北京空气污染、京张交通障碍、高昂奥运成本三大挑战。

显然,只要是葆有前瞻理性与体育激情的观察者,包括拥有投票权的委员们,都会在未来整整一年的时间对以上三大问题与三大问题给予细节与精算的拷问、深入与深沉的思考。

大国求变,如箭在弦——北京与张京口申办冬奥正站在中国这个国家发生深刻改革巨变的门槛上。在成功当选侯选城市前入围赛中,北京携张家口在精心筹备与游说中,恰到好处的得到了中国最高领导人对这两座距离超二百公里的城市与他们所处的城市带给予的改革红利的给力支持。

申奥成功 习总京冀规划是最给力元素

北京的雾霾从08年北京奥运会时就已构成挑战,人们当时对来北京参加奥运会带口罩的极少数运动员的身影极不习惯,更不理解。而2022年冬奥时,北京空气污染不能治理,那将不是戴口罩的运动员人数扩张的问题,而是2015年奥组委直接亮红灯。

同时北京是唯一一座以两座相距不近的城市联办冬奥,京张交通障碍更是挑战。众所周知,冬奥一般在年初的举行,冰上比赛举办地与雪上举办地构成了冬奥会,因此,一个城市中的两个赛地的交通一向是奥委会最为重视的元素之一,更遑论北京与张家口是两座处在两个省际的城市。

而这两个挑战,北京在承诺并坐言起行解决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初来北京视察推动京津冀区域发展时即释放出最大的改革红利,习总指出“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应以区域基础设施一体化和大气污染联防联控为优先领域”。

 

习总提出基础设施一体化与大气污染联防联控,简直可以说是对京张两地化解两大挑战联合申奥最给力的背书。可出此言,犹记得,2000年左右,张家口来北京推介,我遇到张家口城市执掌者,他滔滔不绝向北京社会推介张家口,但一提到交通就难言。发布会后,我在香港文汇报刊出《张家口是京畿后花园》,当地宣传部部长邓幼明专门致电感谢,欢迎文汇报一行到冰雪胜地实地考察,但我还是同样的问题,首都与后花园的交通不解决,后花园永远走不上前台。

而习总提到京津冀规划开门见山就是基础设施一体化,可谓抓住到全社会关切的要害。在2022冬奥举办前,174公里的京张城际铁,就能实现最高时速350公里,由过去的300多分钟缩短到40分钟,当然张家口的负责人提到了民航、高速公里,但冬季奥运会交通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就是靠谱、稳定,显然习总背书下的京张城铁不但化解了两个城市的难题,反而成为北京申奥的王牌。

北京太胖 张家口太瘦——劣势变优势 、

更值得留意的是,北京奥运会后,国际奥组委越来越重视体育对促进城市发展、提高市民生活水平的作用,而这与习总提出的京津冀区域改革正不谋而合。习近平有言“北京、天津这两个城市太胖了,其他城市太瘦了”,他说:“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对于 “瘦得不能再瘦”的张家口,与“胖得不再胖”的北京联合申奥,这正是两座城市最自然、最符合实际的大规划,也正是释放“北京后花园城市”的生态、体育新功能的最好出路,借申奥进入“首都一小时经济圈”的张家口,同城的协同功能将得到充分彰显。

第三个挑战,申奥高昂的财政成本在国内与国际早已不是秘密,是世界每一个申奥城市与国际奥组委必须面对的最大难题。从德国慕尼黑到瑞士达沃斯,从瑞典斯德哥尔摩到波兰克拉科夫等,他们从申办前到申办中纷纷退出,即是显示这一问题的普适性与难解。

北京在2008奥运会申办与举办过程中已经深切体会到这一点。举办前节俭基建场馆办奥运,结束后想法设法利用好场馆建设,这已是现在进行时,而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申请,则恰到好处的利用北京奥运遗产,12个竞赛馆仅3个新建,奥运会前后被苛责的鸟巢现今早已是北京的最典型的城标——从被全社会质疑争议到赢得举国肯定——它将成为冬奥开闭幕场地,这是北京奥运会遗产成功激活、加持2020年冬奥最给力的象征。

三座国际城市 谁能唤醒最多的沉睡人群

再回到国际社会与奥组委关切的三个焦点,在未来投票的一年间,在未来举办的八年间,三座候选城市哪个会坐言起行,变得更美好?习总京冀规划改革是北张联合申奥最给力元素已不言而喻。

而最后一个焦点,哪一座城市能在更广阔的地域与人群中强力注入冬奥会的体育与精神?我们在全球地图上用手指从西到东轻轻划过,奥斯陆、陆拉木图与北京依次在一条从北到南的斜线上排开,而东边的北京和张家口这两座面向大海的城市,从西到北是亚洲大陆上超过两个亿的冬季沉睡的体育人群。

北京张家口如果在2020年举办冬奥,看一看地图上的人口分布颜色变化,需要唤醒的沉睡人群比一比,最低限一个亿甚至要比奥斯陆与阿拉木图两个城市能唤醒的人群还要多。当然,之前就有其他国家的申奥智囊讲到,从历史到体育现状,中国是冬季体育弱国,而且近如是三届奥运会将在亚洲连续的二十年举办,轮也该有一个轮到欧洲大陆了。但国际社会与奥组委投票者不会不看到未来十年的趋势变化,在最西边的奥斯陆到最东边的北京,冬季体育沉睡人群这一劣势不正是奥运精神的优势所在吗?一旦申奥成功,冬季奥运会对这一趋势极为强大向上的牵引力——而“推动体育人口增加和体育项目在青少年中的普及”这一新增的理念早已经成为奥运会新时代的新共识与新使命。

冬奥——国际重新认识走上前台的“鸟巢一代”

北京2022年申奥从2014年7月7日的“及格”撞线,能不能到得到明年一举中标的“优”,如果回顾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放眼2020年代中国改革变迁,相信国际社会与全球奥组委2015年7月7日在投下“北京—张家口”一票时,更有基于奥运会精神代际传承的眼光与信心。

2008年,世界通过北京奥运会初步认识一个走向国际化、追求国际化的中国,更重要的是,认识了鸟巢一代,即中国生在于改革开放年代的爱国、擅长外语、懂得国际礼仪的80后、90后的中国人。

恰恰是当时代进入未来的2020年代,世界将看到的是真正全面深化改革后的中国,即真正取得政治、经济、社会、生态文明全方面改革成果的中国,2020年,是执政党中国共产党三中全会改革取得决定性成果的新的历史时期,紧接着的一年,2011年是建党100周年,若申办成功,中国迎来2022年北京冬奥会时,中国已是一个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国际化国家。

当年在夏季奥运会被国际社会认可的鸟巢一代已经真正走上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等最重要的舞台,从爱国、擅长外语、懂礼仪将成为国际社会的重要参与者,国际社会规则的制订者,从微笑的志愿者将成为推动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最重要的力量之一。

北京——期待国际奥组委感性、理性与活性的一票

从200年奥运会后中国进一步融入国际社会,到习总等新一届中央领导人推动中国全方位改革,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兴趣、观察与探知,也变得日益全方位。中国申办2022冬奥成功,将是历史上举办夏季与冬季奥运连续二十年的唯一大洲,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国际体育界、政界、社会各界人士乐观其成,认为或期待中国在2015年7月底奥委会投票中心想事成,因为国际社会越来越明了,以改革姿态进入2020年代的中国成功申奥 ,不但将延续、加快2008北京奥运会中国走向国际化的进程,不仅唤醒在冬季沉睡的体育大陆,这片大陆上有冬季体育运动潜能的人数有2亿之巨,而且国际社会透过2022年的冬奥运,将看到京津冀大城市病的根治、看到北京大气污染的出色治理,看到除政治、经济,之前他们在奥运会时看到的之外,还有生态文明、社会文明更广阔的改革后的中国。

期待一年后奥组委的前瞻理性、城市感性、与体育活性交织的投票。而北京——张家口唯一要做的就是,按照申奥承诺,按照习总京津冀规划改革的精神坐言起行,把京张体育、政经、社会一体化做得更好!(香港文汇报 凯雷)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