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远离“中医”—— 对“中西医”之争的看法

【传统医学在传统文化中的真实地位】

医学(行医)在中国有很多美好的称呼,如“杏林”,出自东晋葛洪《神仙传》记载三国董奉的故事,如“悬壶济世”,出自《后汉书·方术列传》记载的东汉费长房的故事。我们耳熟能详甚至列入课本的故事也很多,比如扁鹊、华佗。注意,这董奉是神仙,扁鹊、费长房得了仙术,而华佗,根本就是佛教故事印度药神“阿伽佗”,“华”的古音即“伽”。与医生有关的故事传奇色彩很浓,为什么会这样呢?

古代把医学看作(神仙感动并传授)神仙之术,说明传统医学很看重医德(其他如读书、练武也是这样强调的)。毕竟医学直接跟人,尤其弱势群体、女性打交道。至今被奉为经典的“希波克拉底誓言”,也同样强调医德之重要。但“神仙”的大量出现,又说明传统医学未能弄清疾病发生基本原理(包括人体结构)。对于深受疾病困扰,但又不明白疾病的发生与防治,缺乏卫生条件的情况下,自然企盼神医和神仙前来搭救(跟现代人热衷拜佛一个道理)。

古代医生的地位其实并不高,甚至很低下,也说明传统医学水平确实不高。李时珍的父亲就不愿意他继承医生职业。好医生被当作神仙,传说孙思邈还被封药王赐黄袍。但嘲笑庸医的笑话也很多,比如“功同良将”(一将功成万骨枯)。还有笑话中医生治死了人家的儿子女儿,被迫把自家儿子女儿赔给人家,有一天晚上有人来敲门说老婆病了,医生大惊对老婆说:“不好了有人看上你了。”笑话归笑话,在著名的《汉谟拉比法典》里对医生规定确实很苛刻,如治死了奴隶必须赔偿一个奴隶,治死了自由人或毁坏了眼睛,医生的手就要被打断。

产生“神医”和“庸医”的原因,是因为传统医学只是医学发展的初级阶段,虽然积累大量经验(方、术),但由于科学技术水平的局限,并未能摆脱超自然力量(神秘观念)的影响,没有认识到人在自然界的真实地位,更未能认识到疾病产生的真正原因。因而精华与糟粕并存,经验与巫术并存,神医与庸医其实是同一硬币的两面。这也说明即使古人也既迫切需要好医生,又切实认识到传统医学其实并不靠谱,无法依靠,所以有“医生只能医病,不能医命”的说法。面对疾病等灾难的无力感,各种宗教和迷信也就有了很好的生长土壤。

【传统医学在医学中的真实地位】

自从近代科学技术诞生以来,其影响已经随着西方文明的全球化浪潮(从地理大发现时代算起)波及到世界每一个角落,各个国家和民族都主动或者被迫作出反应。如何学习和借鉴来自西方的科学技术、哲学政治、经济等各方面文明,成为谁都逃不过的课题。“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或者“全盘西化”,或者“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救中国”等主张都是在这个大背景下产生的。

对于语言饮食服饰文化宗教,各民族大不相同,无法简单地评论优劣,保留并鼓励多样性是理所应当。对于物质科学,我们比较容易认清只存在一种合理的基本科学观点,物理、化学、能源、生物等学科并不存在“民族性”。除了某些特殊时期之外(比如苏联批判批判基因学说、批判相对论为“唯心主义”)之外,都承认来自西方的近现代科学认识是正确的。也从而产生了“李约瑟问题”,为什么近代科学没能在中国产生。这个问题其实同样等同于“为什么现代医学没能在中国产生”。

而对于直接与人体打交道的医学,虽然无论权贵还是平民首选现代医学,但很多人感情上总以为民族的也好也对,甚至贬斥现代医学“机械”倾向。这种观点的存在很正常,因为从古代以来,我们总以为人尤其是本民族才是“天人合一”的“万物灵长”“天之骄子”“太阳之子”“上帝选民”,而把非我族类的其他民族视为野蛮,甚至非人。是不是X医才适合X民族,其他民族的医学,尤其是现代医学并不适合本民族呢?是不是老祖宗传下来的X医就一定最合适“本土化”人群呢?

【为什么现代医学才是必然的选择】

大多数人对于“西医”的定位是错误的。比如很多人把“西医”简单地等同于现代医学。实际上“西医”也存在过传统医学阶段,比如古希腊的医生们认为人的健康与生病是由四种体液(血液、黏液、黄胆汁、黑胆汁)控制的,每种体液对应特定的身体来源、特性和季节产出,体液失衡导致病痛。这种想法跟中国传统医学的“阴阳”理论其实是同一阶段。

其实在各古代文化中,神与鬼,王与巫,医与卜的关系非常密切。各民族对于世界起源,人类起源,天人关系,人体疾病等“交叉学科”的认知,既差异极大又彼此雷同,差异是观念的表现形式神衹的名称,雷同的是把自己民族视为“天人合一”,是神灵最重视的。超自然力量决定民族兴衰,也决定了重大疾病的康复。

在中世纪,西方医学更经历过衰落时期,治病变成了一项慈善事业而不是职业。人们依靠忏悔、祷告、驱魔来进行治疗。这和中国所称的“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有神似之处,医生未必多有效,关键是仁爱之心,医术又被称为“仁术”。

西方传统医学通过否定自我,更新蜕变为现代医学。文艺复兴之后,在启蒙运动和近代科学革命的影响之下,西方改变了医学的理论基础和建制基础。医学界发现了血液循环,发展了解剖学,通过应用科学原则和方法,建立医疗记录,通过临床观察、病理解剖、定量分析来总结疾病的发生和发展规律。西方各国建立了个人和公共的卫生制度。19世纪60年代巴斯德确认了微生物病原菌是疾病发生的根本原因(巴斯德),从而否定古代流传下来的疾病自然发生观点。

在对于人体和疾病认识方面,中国传统医学原本有许多先进之处,比如由国家建立的医生教育制度(太医院等),对血液循环的认识,对卫生清洁的强调,对时疫的防治。但由于科学技术长期得不到重视,停滞不前,无法支撑医学的发展和自我更新。这就好比另一种意义上的龟兔赛跑,一开始大家都是乌龟速度,谈不上明显的优劣,中国乌龟可能还爬得略微快一点。可是后来西方医学找到兔子作为“座骑”,实现了现代化,自然就把中国传统医学(以及其他民族的传统医学)抛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现代医学是通过批判继承但主要是否定西方传统医学才得以发展起来的。所以不能简单的把现代医学笼统地称为“西医”。医学不是在西化,而是现代化。正如我们的四个现代化,医学是科学技术的一部分。

比如1949年以后中国医疗卫生事业之巨大进步,母婴死亡率下降,1949—1980年人口平均寿命提高一倍,超过了古代皇帝的平均寿命。几百年前,降生在欧洲富豪权贵家庭的孩子,尽管能接受最好的医疗,也多半会夭折。而今天即使在许多最贫穷的人群中,婴儿死亡率也低于几百年前帝王家庭的比例。这些都是任何民族的传统医学做不到的。

所以现代医学已经成为全世界的“普世价值”,而各民族传统医学要么被彻底废弃,要么只能在国家的保护之下生存。需要保护才能存在,也说明其先天之不足。在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今天,中国传统医学还把几千年古人对人体的认识奉为经典,可见其无法自我更新,只能沦为具有保存价值的“文物”。

医学作为科学技术的一部分,不应该也不可能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规律,这是因为人体是客观存在的实物,而不是单纯的文化观念。

从生物学分类来说,全世界现代人都是一个物种。考古和基因研究成果证明,现代人类都是几万年前从非洲走出来的后代。各民族之间肤色、语言等差别并没有形成生殖隔离,可以繁衍后代。(不同物种之间有生殖隔离,不能产生后代,或只能产生不育的后代,如狮虎兽和骡子都是不育的)

人类是自然界的产物,受同样的自然规律支配,对于人体和疾病认知,不应该存在多样基本观点。现代医学和现代科学同一起源并不是偶然的。

反观传统医学,把文化甚至超自然观点混同为医学,而对物质世界和人体本身认识水平不高,阻碍了其发展。文化在医学中的体现是在医学伦理学(即医德),而不是在具体疾病认知和医疗手段上。各传统医学确实有真知灼见,有可借鉴之处(能治好了病,有擅长),但从现代观点来看,总体价值并不高(包括西方传统医学),也因此已基本被现代医学所取代。

迷信传统医学和替代医学,是科学传播的失败。

由于科学在传播方面的门槛和弱势(见上海科学教育出版社《科学是怎样败给迷信的:美国的科学与卫生普及》、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科学离我们有多远》),因此科学观点未必能够为大众所熟知和接受。相反,迷信和错误的观点,由于善于迎合大众心理,反而容易得到盛行。比如星座占卜,在年轻人中间非常流行,远超过对天文科学的认识。现代人享受科学技术带来的便利,开着汽车坐着飞机,玩电脑打手机,依然愿意拜佛,而不愿意相信“唯物主义”。

同样,大众观点对人体的认识,至今未能摆脱这些超自然观点。在医学认知领域,现代医学的发展促进了每个人的健康,消灭了许多流行病,降低了婴儿死亡率。提高了人口寿命。可现代医学不万能的,遇到疑难问题,或者仅仅是不懂的问题,大众仍然愿意相信超自然观点,愿意寻求传统医学或替代医学。比如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都拒绝寻求现代医学救治,而选择佛法和素食,从而英年早逝。

现代医学并不是包治百病,但科学的研究方法可以弄清疾病的危害程度。有人说,“现代医学让人死得明白,传统医学让人好得糊涂”。任何一种传统医学,都没有能够跟巫术、神秘观点撇清关系。这是它们吸引人的地方(神秘=神圣,疾病来源与自身修养不足),只是与科学精神格格不入。科学发展是不断批判自我、告别谬误的过程,而传统医学却无力鉴别自身的缺陷,从而也难以克服自身的缺点,发扬自己的优点,无法走向现代化。

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都存在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只是现代医学承认自己有治不好的一个指头,大众对此“坦白”疑虑重重,你居然这么笨。传统医学把治好的一个指头归结为自己的功劳,把治不好的九个指头归结为“医生只能医病,不能医命”,从而包装起了万能的假象,因为它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从而容易引起人们的好感。死马当活马医吧,万一好了呢。

【如何处理中国传统医学的问题】

在有些地方,由于传统的巨大惯性和经济教育科学技术水平的限制,未能普及现代医学,传统医学仍在发挥一定作用,但现代医学是人们的首选(现代医学并不是万能丹,传统医学却盛产万能丹)。传统医学值得保存,但必须批判继承,剔除错误认识和迷信成分(比如天人合一的神话)甚至害人的成分,借鉴和发展其中有效的思想方法等成果。

所以,应该正确地定义现代医学、传统医学(包括中国、西方及其他地方)。传统医学的优点不是没有,但糟粕害人更多,卫生部受制于“国情”论,至今未能纠正(比如现在仍在使用的马兜铃酸,长期服用会导致肾损伤,中药并未标明)。

对于医学科普,应该摆明各方优缺点,陈明厉害,不避讳。不能只摆功劳不讲短板。既要说明当前滥用抗生素的危害,也要说明上火体虚观念之含混错误。

对于中医粉的民族感情,我们应该充分尊重,因为任何民族都希望自己本土的东西是“正确的”,最“适合国情”的。从感情上来说,都希望自己国家民族出现“现代化”,而不是被迫接受“现代化”。但现代化的要求,是以事实为依据,而不是从感情出发。李约瑟问题,为什么现代科学没有在中国产生,同样等同于,为什么现代医学没有在中国产生。

中国传统医学也有很多优点和成就,可惜大多数中医粉并不知道,也没兴趣了解。而是纠结于与西医论战,为论战而论战。可惜科学问题不是论战打“胜”了就是正确的。中医粉应该更好地了解对手,也更好地了解自己。

作者:稻草人老孙,天体物理学博士,科学松鼠会资深会员,第六版《十万个为什么》编辑。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