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我国的经济太过功利主义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改革可以说是功利主义的改革,它的基本哲学是经济发展是社会最大的善,GDP增加是最大的善,衡量一切政策的标准就是是否有利于经济发展与GDP的增长,凡是有利于GDP增长的就是好的,不利于GDP增长的就是不好的,为了GDP的增长,我们可以不考虑人的基本权利和尊严。

张维迎
张维迎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改革可以说是功利主义的改革,它的基本哲学是经济发展是社会最大的善,GDP增加是最大的善,衡量一切政策的标准就是是否有利于经济发展与GDP的增长,凡是有利于GDP增长的就是好的,不利于GDP增长的就是不好的,为了GDP的增长,我们可以不考虑人的基本权利和尊严。

功利主义不是中国人的发明,2000多年前英国哲学家创造了功利主义,经过了经济学家的推广就变成了整个经济学基本哲学基础。功利主义的基本特征就是用目标的正当性来证明手段的正当性。他评价任何事情的标准都是后果主义的,也就是说只要我的目标是对的,可以不择手段。而功利主义也是拥护市场经济的,只有当市场有利于效率,有利于所谓社会福利最大化的时候,它才是拥护,如果一旦市场认为不利于效率,想要垄断外部性和信息不对称,它就强调应该用政府干预的方式。

功利主义对私有产权和自由的支持也是工具性的,我们做什么样的事情是正当,什么样的事情是不正当,仅仅靠功利主义判断可能不行,还有另外一种标准我称它为权利主义的标准。权利主义是说作为一个人,我们有一些基本权利,这些基本权利,是不可以用任何理由剥夺的。

权利主义对于市场的捍卫是基于人的道德权利、人的自由本性和尊严而不是效率,至少不仅仅是效率。权利主义也有很长的历史传统,从古希腊的自然理论发展而来,两百年前康德自由理论也是一种权利主义理论,近代罗尔斯的自由平等理论、诺齐克的自我所有权理论、Rotbard自然权利理论和哈耶克自由演化主义,都可以归为权利主义的标准,尽管它们之间也有很大的分歧。

举例来看,我们所做的事情其实都是典型的功利主义的标准,比如我们讲一切都为了增长和稳定压倒一切。评价一下政策就为了看有没有效率,是不是利于社会稳定。举例而言,我们为了经济增长,就要搞大规模的建设,修路、盖房子、建商场,所以就会有拆迁,这个拆迁就是正当的。直接拆迁造成了很多人的不幸,甚至我们可以用野蛮的手段来拆迁,美其名为国家经济发展,我们的目的是对的。但你能以目的来证明我们在拆迁当中的所做所为是正当的吗?

另外为了稳定,我们可以不顾法制的基本原则和人的基本的权利,甚至有人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杀他,天下就会大乱。我们认为这是我们处理问题的正当理由吗?

再想一下我们讲的正义,功利主义讲的是利害,刚刚讲到的评价标准是“社会福利”。而权利主义是讲的“是非”不是利害,它讲的正义就是尊重每个人的基本权利。我们再以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例如计划生育,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控制人口,听起来是很正当的,因为资源有限,人口太多的话没办法过一个好生活。但否定人的基本生育权利,这是不是符合基本的正义?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应该说功利主义和自由是不相容的。

我们也可以考虑一下如何看待民主,民主究竟是手段还是目的?功利主义来看民主仅仅是手段,所以有一个争论,民主制度是不是有利于经济发展?如果有利于经济发展就是好的,不利于经济发展就是坏的,我们不能用它。

但从权利主义观点来看,民主不仅仅是手段,也是目的,因为民主是人们行使自己的权利的一种方式。如果不使用民主了,就可能涉及到权利的正当性来源问题。

一种理论,比如靠政府的力量可以集中办大事,这样有利于经济的短期增长,有利于处理危机。在2009年发生金融危机时候,中国靠政府的力量很快就推出很强的刺激政策。但是在权利主义来看,如果这种力量的使用,侵害到个人的基本权利,那也是不正当的,不应该以此来制定政策。

功利主义其实还对社会道德形成了好多破坏。我们再以计划生育为例,前段时间广州一所大学的海外留学人员因为超生被开除了,为什么被开除呢?计划生育部门给学校报告,如果不开除他,学校今年的模范就拿不到了。其实还有比这个更残忍的,有对夫妇意外怀孕之后,因为身体原因不适合堕胎,孩子长到五六个月了,单位找他们,跟他们讲,由于你们两个人闹的,我们今年的奖金也发不成了,他们只好堕胎了。我想一个社会把一个奖状、奖牌,看作比别人的生命更重要的时候,这样的社会很难有很好的道德秩序。

我们也会为了功利的目的,包括增长、稳定,限制人们说话的权利。但说话的权利,其实就是人们最基本的权利,学术上讲言论自由,如果我们为了增长或稳定限制议论自由,必然导致了媒体人缺乏职业道德,导致媒体的腐败,导致学术腐败。

同样我们为了增长和稳定,不遵守法治的基本原则,否定司法的独立性,法官就不会有职业道德,也必然导致司法腐败。因为理由很简单,没有任何人可以为不是自己的决策承担任何责任。

当你的文章写出来不是由你自己内心的自由意志所为,当你做了一个判决,不是由于你根据法律根据你的良知,所做的判决的时候,你要让他承担责任,是不可能的。

那由此,也就可能导致整个社会的道德堕落,功利主义严重的后果我们应该认识到。功利主义之所以能够流行,无论在中国还是国外,是因为它有一定的历史基础。

据Inglehard的现代化理论,传统社会一直到工业化社会,人们的生存价值是第一位的,为了集体生存,个人权利就会必须使自己的权利受到压抑,人们有的时候也愿意接受这种压制。我在农村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有的人为了吃上饭,故意犯错误坐牢,出来回家没有饭吃又继续犯错坐牢。在极端贫困的情况下人们可能为了生存来放弃自己的权利。

但进入到后工业社会之后,个人的权利、自主性、自我表达的价值就变得越来越重要。这其实也就是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所告诉我们的,在这个时候,仅仅还是按照功利主义的标准来评判我们的政策和所作所为跟人类本身的进步就不相一致了。

传统的功利社会是理性的世俗价值,传统的社会价值包括迷信。高收入的社会,它们不仅仅是更为理性的世俗价值,也是更为追求自我表达的价值,而在落后国家,就是传统的价值和生存价值占主导地位。而奴隶社会转向工业社会的时候,、人们的价值也从传统的转向世俗的和理性的,这就是到功利社会。

越是到了后工业社会,也就是服务业占的比重越高的国家和社会,人们对于自我价值,自我表达价值的重视也就越高。这也意味着,当中国要重视服务业发展的时候,重视经营的时候,不仅仅是一个就业问题,会带来人的价值观的变化,因为在传统的制造业中,马克思讲铁的纪律是最重要的,但在现在的知识型产业中,每个人独立性变得更为重要。这个社会中,人们对于自我表达如果越重视的社会,他对于传统社会的文明印证也越高。

社会在变化,传统的生存价值将逐步被自我表达的价值所替代,传统的功利主义的制定的标准可能就要有一个改变。中国改革,无论从思考问题还是制定政策都是不是应该从功利转向权利,或者叫功利主义导向转向权利优先。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这些基本价值应该优先于任何功利主义的考量,我们不能以任何的理由去剥夺它,无论是GDP的增长还是为了稳定。当然涉及到物质利益的选择我们可以用功利主义的标准,但涉及到基本人权的选择(人格和尊严),我们不可以用功利主义来衡量。我们政策的正当性不能仅仅看它是不是有利于经济发展,是不是有利于提高效率来衡量。

当我们在争论共有好还是民营好的时候,过去的标准就是哪个有利于经济的标准,不能只从有利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理解民营企业的价值,如果这样的话,随时都会否定民营企业,甚至把民营企业收归国有,因为觉得它不利于经济发展。

我们应该认识到自由创业、自由创新、自由交易就是民营企业的基本特征,它是人类的基本权利,包括从事金融行业都是人类的基本权利,我不可以任何其他的理由轻易地剥夺它。

功利主义的考量我认为不可能建立起真正的市场经济,任何时候我们都可以从另外的角度讲它不利于经济的发展就去否定它。市场不仅仅是为了GDP增长的工具,市场是人类实现自我价值追求卓越的一种途径。而只要我们尊重了人的基本权利,市场经济自然就会到来。反之,如果我们的体制不能够尊重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再多的改革措施都不可能建立起来真正的市场经济制度。

文/张维迎 著名经济学家

(本文作者介绍:原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经济学教授;北京大学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