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建:“麻雀之死”悬疑剧还要演几季?

始作俑者呋喃丹是哪里来的不清楚,麻雀死因的幕后黑手不清楚
始作俑者呋喃丹是哪里来的不清楚,麻雀死因的幕后黑手不清楚

针对“码头散落大米麻雀抢食成批死亡”事件,湖北省宜昌市政府部门4日发布消息,当日11时,湖北省相关专家得出结论:麻雀死亡原因为呋喃丹中毒,与码头运输的大米没有直接联系。目前,宜昌市有关部门正在对码头周边农药销售店、农户使用农药情况进行排查,追查呋喃丹的来源。

这是一个足以为第四季《神探夏洛克》提供素材的悬疑故事:一群麻雀在抢食大米后死于剧毒农药,始作俑者呋喃丹是哪里来的不清楚,麻雀死因的幕后黑手不清楚,大米在南来北往中又陡生诸多变数……倏忽一周已逝,官方定论就是三个字,“不清楚”。

“不清楚”的层面实在有点多:一者,麻雀撑死说一度令人质疑。这个类似“鱼儿被水呛死”的不经之谈或为三人成虎,但地方部门在第一时间的掉以轻心早跃然纸上。从6月29日麻雀蹊跷死亡,到7月3日发布消息,杀虫剂呋喃丹被揪出来真要如此之久吗?或者说,要不是民意对撑死说的介怀与反弹,还有人“迅速”关心这一堆麻雀吗?二者,记者7月3日从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获悉,装载这批大米的船只于7月1日抵达重庆市巫山县,共运载了10个品牌152吨大米。据说已“原地封存,无大米流入市场销售”。吊诡的是,7月4日下午,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又表示,经检查该批大米有230公斤流入市场,截止到7月4日14时,尚有55公斤大米未召回。如此自相矛盾,究竟孰为真相?更为离奇的是:宜昌市食安办专职副主任张志国称,已经装船的大米共4个品牌87吨;但根据重庆食药监局的说法,7月1日抵达重庆市巫山县时,这艘船上一共运载了10个品牌的152吨大米。重庆方坚称,中途并未卸货。那么,这多出来的6个品牌的大米如何“从天而降”?

有一些明规则,也许能在真相跌宕之前,佐证舆论朴素的推断。根据我国《粮食流通管理条例》,储存粮食不得使用国家禁止使用的化学药剂或者超量使用化学药剂;运输粮食不得使用被污染的运输工具或者包装材料;从事食用粮食加工的经营者,不得使用发霉变质的原粮、副产品进行加工,不得违反规定使用添加剂。然而在现实粮食交易中,业内人士透露,不少地方参与运输的车辆都是社会车辆,出现过有的车之前运输过农药、化肥,未打扫干净又运输小麦、稻米的情况;加上熏蒸中用药过量,不良厂家采用水或者食物油、食用蜡进行抛光——大米上的问题,也许在运输过程中一直就在被“浓墨重彩”着。而当记者联系食品药品监督、农业、商贸等部门,相关部门相互推诿、食品监管“九龙治水”的局面,尤令人不得心安。

麻雀事小,安全关天。官版真相也许还有2.0、3.0的版本,但,既然直接关乎百姓粮食安全、舌尖上的性命,能否谨慎再谨慎一些、哪怕在麻雀尸检前暂缓放行开往重庆的米船?

6月23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上,受国务院委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张勇作《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的说明。严刑峻法,无非传递一个清晰共识:食品安全,重于泰山。只是,徒法不足以自行,如果连一堆麻雀上的死因与一船米上的悬疑都搞不定,在阴魂不散的镉大米等魅影尚未走远的背景下,我们如何安心于米面的安全?邓海建(江苏职员)

(原标题:“麻雀之死”悬疑剧还要演几季?)

来源:北京青年报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