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崇彬:豪华赌场装腔指南

在普通的货品上,加上精緻的包装与偶像的品牌名称上,提升产品的文化品位和美感,使该货品除了本身的实用价值外,还能满足了顾客心理上的某种眷恋和渴望。这就是为什麽商店里越美的东西越贵。在西方,营销就是80%的科学加20%的艺术。

我们选了市中心的Circus Circus酒店。
我们选了市中心的Circus Circus酒店。

玩赌场是北美中国人特爱一种消遣活动,加之赌场酒店往往很高档,提供的美食往往很诱人,非常适合一家大小共同前往。但要玩得超值玩得高雅,这里面可有学问呢!

讲到经济学,无非就是“开源节流”,在生活中我常以低消费代入,即所谓的“节流”,但却往往达到高水平的消费回报。为了方便解释我的观点,就以旧金山人最方便去的Reno雷诺这个赌城作为实战演习的基地,让我们来一次模拟行。

去赌场玩,最怕手生玩时代价颇大,但有个机会让你实战又不用担心花费过大,那就是在赌场的淡季,他们会免费让你玩各种赌局。而那时,酒店的费用也降到最低。话说一次被大风雪封阻在雷诺,在亲戚家住久了, 洋夫提议不如再去酒店乘低消费,也好让招待我们住的亲戚休息一下。我查了一下雷诺所有的酒店,果然四星级的酒店的房费比汽车酒店还便宜!我们选了市中心的Circus Circus, 房租不到四十美金,尽管这还不是最便宜的,但那里地处市中心,去其他几个相邻的酒店赌场都非常方便。我们住了三天, 起码可以每天赚回30美元。

当你入住Circus Circus时,往往会收到一叠优待券,其中有用的是房价优惠,下一次入住时可以减去十美元,条件是要在你退房后的24小时内预订下一次入住,但如果用你同伴的名字轮流登记就没有问题了。另外就是自助餐买一送一,价值也差不多十美元,那家全天供应自助餐的餐厅非常不错,除了有亚洲人喜欢的汤麵和粥,其他西式食品算是精緻美味的了。

你可以在哪儿笃定地慢慢吃,看看书,听听音乐,胃口好的人,可以从早餐的菜式吃到晚餐的菜式。当然住在赌场的酒店,不赌是令人沮丧的。不必着急,在这一叠优待券里,分别有两张五元面额的赌券供你在老虎机和台面热身 。

赌场里边有我喜欢Grand Sierra酒店的酒廊乐队,每星期一至星期五,下午的Happy Hour是女士免费饮品时间,可以品尝到总共七款的鸡尾酒。虽然Grand Sierra离我住的CircusCircus远点,还是可以利用酒店间免费的交通工具往返,不用出钱去租车或坐计程车,更不用麻烦亲朋好友给你方便。雷诺的机场离市区比较近,十多分钟就可以抵达大部分的酒店, 只要给司机一块钱小费就可以了。

你可以想一想这样的一天:在舒适的酒店睡到自然醒,冲个热水澡,然后恣恣悠悠地晃去餐厅,花它三小时享受精美的中西美餐,再去赌场碰一下运气,接着坐免费车再去Grand Sierra,品酒一下午,晚上接着看音乐舞会,十点之前再乘坐免费车回酒店,泡上一个盐水浴,爬上软呼呼的大床,满足地进入梦乡。这简直是神仙过的日子,太超值了不是?!

美学消费是商界企业为消费者创造出一种心理舒适与精神满足,在达到营销目的之外,取得更高回报的一种营销方式。例如在普通的货品上,加上精緻的包装与偶像的品牌名称上,提升产品的文化品位和美感,使该货品除了本身的实用价值外,还能满足了顾客心理上的某种眷恋和渴望。这就是为什麽商店里越美的东西越贵。在西方,营销就是80%的科学加20%的艺术。

如果说人最根本的生理需求是填饱肚子,那麽审美,则是人最根本的精神需求。古人墨子就这样说过,“食必常饱,然后求美”,美国现代着名经济学家加尔佈雷斯也说:“至高无上的兴趣也许是在于美感。”

别以为美学消费是如何地高大上,完全是可以在低消费中同时运用的。例如GrandSierra和Circus Circus这两家酒店,无论是硬体-设备,或软体-服务,都大同小异,但如果细心地去品味一下,就拿两家酒店的装潢来说,就可以感受到完全不同的美的概念。

CircusCircus的装潢理念和本身名字有关,出于马戏团的概念,房间的床罩窗帘都用了彩色的横条格,每间房间都挂上了有挂马戏团的彩色画幅,营造出欢快的气氛。而住在这里也往往会被这种气氛所感染,我居然在那儿买了一个活动的小丑木偶。

GrandSierra的装潢是以西部牛仔做主题,从酒店的正门口和大堂的牛仔骏马的凋塑就可以知道,再细看,酒廊和赌场之间用大型的玻璃帷幕做分隔,不停流动的水幕带给我们的是野外断崖瀑布的想像。大堂的厕所居然也设计出了牛仔的硬朗,那洗手盆摒弃掉传统的凹型,却是用了黑色大理石的平板块,第一次使用时,还担心这水往哪儿流呢。

整个酒店也以黑色、深啡色为基调,居住的房间,居然有两堵牆是黑色的。但美就美在,你一点都不觉得突兀,黑色的牆上镶嵌着大型的超薄型电视频幕,配合着石头做的茶几和铁质的落地灯,简直美得天衣无缝,把牛仔特有沧桑感和现代流行的酷感融合了一起,美到极致!

《风格美学经济学》(The Substance of Style)的作者Virginia Postrel主张把日常生活当做美学的体验,并提出属于心灵层次的美学需求和物质需求,这彼此之间不存在着先后的顺序关係的,我很赞同。

其实我们在消费的同时,捕捉产品本身价值之外的现象或联想,从中获得心理上的愉悦感,使得该项产品或消费活动的价值比得以提高,不但可以培养我们的美学素养,活跃我们的思绪,还可能产生更多的美的灵感,这完全符合美学经济学的多元价值观的立论的。

文/新浪财经北美特约撰稿人 聂崇彬

(本文作者介绍:美国香橙出版社策划人及顾问,多家美国媒体专栏作家,著有《梦回曼哈顿》和《年华若水》两本书,陈香梅女士为其《梦回曼哈顿》写序。 )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