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作诗:大师流行是社会不公的一种度量

机遇是社会不公的一种度量。假如一个社会,个人成功主要不是决定于自身的努力,而是决定于遇到什么领导,有什么样的老乡、同学、亲戚,碰巧得到了什么表现机会,诸如此类,那么一般来说这个社会是不公正的。反之,如果个人的成功完全要靠自己脚踏实地干出来,那么一般来说这个社会就是公正的。

最近有关王林大师的事在网上热传。让人们瞠目结舌的不只是王大师积累的巨额财富,更主要是与大师往来的人要不是高官,就是富豪或者明星,而且多得让人眼花缭乱,数不过来。有人说:狗皮道人有行走江湖的权利,被其杂耍吸引,掏大钱围观,只能证明观众愚蠢而已。道人当然有行走江湖的权利,但这算不上经济解释。凡一种现象长期存在,大有气候,背后一定有其深刻的社会原因。学术一点说,就是有果必有因,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现象。

我要以一个经济学者的视角,挖一挖“大师现象”背后的经济社会含义。

记不起哪位经济学家说过这样一句话:机遇是社会不公的一种度量。假如一个社会,个人成功主要不是决定于自身的努力,而是决定于遇到什么领导,有什么样的老乡、同学、亲戚,碰巧得到了什么表现机会,诸如此类,那么一般来说这个社会是不公正的。反之,如果个人的成功完全要靠自己脚踏实地干出来,那么一般来说这个社会就是公正的。

当个人成功主要不是决定于自身努力,而是决定于各种机遇,我们说这样的社会充满不确定性。面对不确定性,人们就会寻求庇佑和慰藉。好比算命,其实是算不出来的,但彷徨不知所措的时候,庇佑和慰藉便有了需求。事实上,如果命真的能够算出来的的话,那么我们今天应该还生活在秦朝才对,因为刘邦、项羽以及后来的起义者早被秦廷斩杀干净了。又好比股市就多股评家。决不是股评家真的能够看得准。假如股评家真的能够看得准的话,他哪里有时间做股评呢?他会富可敌国,比比尔∙盖茨还要富有。他会在夏威夷陪女朋友潜水纳凉才对。宏观经济也是不好预测,充满不确定性,这正是经济学成为显学的重要原因之一。

故不能说高官们愚蠢。事实是,愚蠢还能做到高官的位子上去?社会流行一等人做官,他们可是一等人呀。只能说:即使如高官们,也深深感到不确定性:或者他们的提升不能由自己的业绩说了算,或者他们能不能保住既有位子而不倒,心中充满不安。高官们尚且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遑论富豪和明星们了。毕竟,对于富豪和明星们来说,又多了来自于高官们的不确定性。那么高的高官尚且要去拜江湖术士,不能不说这是中国社会的悲哀。

上述分析有两个可以验证的含义:第一,你去算命,术士们很大可能会告你最近有事。因为他们知道,不是面临有事不能确定,一般人不会想起去求神算命的。你或许心里一惊,大师怎么这么准。其实不是大师准,而是他掌握了这个统计规律。算过命的朋友,你们被算命先生这样问过吗?第二,转型期、社会动荡不稳定的年代,求神拜佛,江湖术士就相对流行,而欠发达国家江湖术士又要较发达国家更为流行。这一点有没有朋友能给出验证呢?

是的,在我看来,大师流行既不是大师聪明,亦不是观众愚蠢,而是社会不公正的表现。

原文发表于2013年总第10期《乐居周刊》;

作者:谢作诗,美国大唐集团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 浙江财经大学教授;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