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阴谋论:从犹太人的阴谋到货币的战争

笔者在专栏的上篇文章 《犹太人与“金融原罪”》谈到,近年来一种阴谋论在中国流行了起来,依据的是一些西方过时的阴谋稗史,糅杂了一些不明来历的故事情节。

“阴谋论”所以产生,首先因为将不懂的事情统统神秘化和简单化。再者,国家的某些管理者不想启发民智,而是调动民愚,以利达到某种政治目的。沙俄和纳粹德国鼓吹犹太阴谋论的目的和手段已为人所共知。所以人们指出,“阴谋论”往往就是阴谋制造者的阴谋。历史证实,“阴谋论”的制造者善于用阴谋论来掩盖自己制造的阴谋。

中国近年流行的阴谋论,在一片混乱矛盾的“理路“中,为战胜大阴谋奉献的办法却惊人地简单:大声疾呼恢复“金本位制”,把货币与黄金挂钩,相信“藏金于民”就能让大家安心睡觉;呼吁中国通过抛售美元买进黄金和白银,将人民币与黄金白银挂钩,实行金银本位制,成为世界储备货币。

时至今日,重建“金本位制”好比复辟大清或大明王朝一样荒唐无稽。有人怀疑这类阴谋论的诞生本身就是一个阴谋,因为鼓吹者怎么看都像是金矿开采公司的代言人。世界上如果竟有任何经济体按照这种高见,兴冲冲实行起“金本位制”来,非但贻笑大方,莫非正好中了某种自寻末路的不可告人的阴谋诡计?

阴谋论的流行,无非是迎合了当前国内普通民众对于经济学、理财方面知识的巨大需求和普遍经济理论水平偏低、国际视野狭窄、历史知识贫乏的现实之间的矛盾。然而,许多人对于阴谋论的热情,未免令人担忧。

一位批评者指出,如果以阴谋论的战争及权谋观念来观察历史上的战争,我们既无法认识战争基本特性,也无法找到化解战争的办法。如果人类历史演进、金融市场运作、国际合作组织产生等仅是战争、仅是权谋,那么社会财富就只能通过暴力的方式及非正式的规则(权谋)来获得与分配。在这样的条件下,整个社会运行根本不需要建立正式的制度规则或法治。如果这样的东西成了社会流行意识、知识及价值,成了决策者认真对待的政策建议,问题就大了。

高盛集团董事总经理胡祖六先生曾针对这种阴谋论指出,事实上,金融业是现代经济中竞争最激烈的行业之一,其产业结构与垄断组织相去甚远,这也就是金融创新如此活跃的一个原因。阴谋论者描绘的超然凌驾于国家政府乃至国际政治法律制度之上,拥有神秘权力的所谓“国际银行家”,纯系子虚乌有。

他指出,作为阴谋论的一个重要基石,咬定国际银行家们不只是操纵政治、制造战争,更频频制造金融危机,包括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这些指控的逻辑性颇为荒谬离奇。金融机构的盈利能力与金融市场的稳定和宏观经济的景气呈紧密的正相关性。当经济繁荣、市场兴旺时,金融业盈利就表现良好。而经济不景气、市场低迷时,金融业的经营环境就显着恶化。尤其是每次金融危机发生时,金融机构面临巨大的风险,大量亏损,甚至倒闭。大萧条期间,数以百计的金融机构,包括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与保险机构,惨遭倒闭厄运。最新一轮的美国次级债危机,对美林、花旗、瑞银等许多世界一流的大型金融机构所造成的巨大冲击,就是最新的例证。如果认为历史上每次金融危机都是国际银行家故意制造,有违基本常识。至于说国际银行家孜孜以求的是廉价货币与通货膨胀,同样不合情理。通货膨胀使贷款的真实价格缩水,作为债权人的银行损失最大。那么为何国际银行家企冀的不是价格稳定,却偏偏是通货膨胀呢。

耶鲁大学理学院金融经济学教授陈志武直指:“以阴谋论和剥削论来描述所有世界的现象以后,给每个人过了一个干瘾。过一个干瘾的结果是什么?让我们的子女和金融行业做经济决策的人,没有真正的去学习为什么摩根、高盛这些公司居然能够发展出这么强大的融资能力、会聚资源的能力,以至于过去西欧国家的国王都不得不求助于他们。”

他又说:“(阴谋论)让现在中国的金融行业的那些人士对自己都怀疑,原来我们也加入了阴谋的大的团队中,对自己专业上的操作和运作反而更多的是怀疑。所以由此产生的破坏作用是让中国社会好不容易积累的一点点金融知识、金融资本化的经验也给挡回去,从此产生的结果,接下来的几十年也许中国没有别的选择,而是更多的依赖西方的跨国金融公司等等,最后的结局只能是这样。……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更多的是金融愚昧和似是而非的误导性的金融思想的鸦片,不会有别的正面的效果。”

诚如著名经济学家巴曙松指出:“在金融全球化的时代,不承认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的金融利益可能会出现类似战争性质的冲突未免天真,但是夸大这种冲突而认为处处是阴谋、事事是陷阱也必然会导致封闭与恐慌。甚嚣尘上的金融阴谋论,实际上反映的是对全球化时代金融市场运行规律缺乏了解的恐惧感和不安全感。在任何一个新兴市场的全球化过程中,都会不同程度产生这样的恐惧感和不安全感,克服这种状况的重要途径,就是多元化的研究和多渠道的学习。共同探讨目前我们还我不到标准答案、也充满不确定性的许多金融问题。”

再者,必须看到,阴谋论者指指点点的那些“阴谋家”,从来不会是一个简单的利益共同体;它们各有自己的立场和利益,每个决定都是出于为自己谋求更多利益的目的各打各的算盘,而根本不必要蓄意搞垮一个主权国家,又何必联合起来制造损人不利己的惊天大阴谋呢?

著名企业家王冉先生在评论文章中认为,“中国的金融安全至关重要。但是维护中国的金融安全不应该被动地依靠阴谋论者所提出的所谓‘高筑墙’的策略,而是要让更多的中国金融机构通过改革,在竞争中不断提升服务水平和专业能力,逐步加强在全球金融市场中的影响力。中国未来的金融安全,不应该建立在把花旗、大通银行,以及罗斯柴尔德屏蔽在我们的国门之外,而是要逐步通过加强国际合作培养出我们自己花旗、大通和罗斯柴尔德。”

他接着指出,“今天的世界已经不再是靠高筑城墙就可固若金汤的世界,在产业和市场逐步全球化的浪潮下,全球的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正在迅速融合为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整体。在这样的国际形势下,我们必须学会在一个动态的、开放的、竞争的、交互作用的国家大环境中建立起一个健全、强大的中国资本市场,同时培养出一批具有全球视野和全球影响力的金融业航母。只有这样,中国才能获得真正的、持久的、能够不断自我循环和自我加强的金融安全。”

来源:腾讯《大家》

作者:陈思进,加拿大皇家银行风险管理资深顾问,9•11幸存者,多家媒体专栏作家,央视大型纪录片《华尔街》顾问,曾任瑞信证券部助理副总裁,美银证券公司副总裁。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