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正南:“株连式拆迁”是权力的扭曲

作者:杨正南

安徽省太湖县城管局副局长陈龙被调至县拆迁办拆自己女儿的房子。(人民网 2013-12-26)。

据报道,被拆迁人是陈龙的女儿陈子琳。她拥有的房产就在县公安局的家属院内,一个建筑面积144.18平方米的二层小楼。1993年,当时仍在公安系统任职的陈龙买下了这套房子,并于2010年将房产过户给女儿。现在,这里住着包括陈龙老母亲在内的一家4口人。2012年10月15日,按照太湖县政府的规划,县公安局大院内的60户住宅被列入征收范围,如今,未拆除的住宅还有4套。其中,包括陈龙女儿在内的3户人家已经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被告就是太湖县政府。

拆迁为何成为全社会的痛点,为何拆了房子往往也拆了亲情,背后的深层原因亟待反思。在一桩桩拆迁引发的社会纠纷中不难发现,根本的原因在于基层政府总是处理不好情、理、法三者的关系。有些时候合法拆迁但不合理,譬如有些拆迁方拿到了合法的批条,但在拆迁补偿上随意性很大,增城拆迁之难并不在于村民不支持城市建设,大多都是感觉补偿款上于理不合。

“株连式拆迁”的案例,这无疑是逼迫公职人员在亲情和饭碗上选边站,将亲情作为筹码,用物质绑架道德,激化情与理、情与法的矛盾。增城亲情逼迁绝不是个案。东方人讲究和谐社会,精髓在于情、理、法的和谐。拆迁拆散了亲情、戕害了法制,让情、理、法彼此矛盾,甚至三方争争不休,既破坏了现代社会的法制精神,也动摇了传统熟人社会的基础。这不是拆迁是拆台。

“株连式拆迁”在现实中屡试不爽,很值得深刻反思。公务员、教师等公职人员对上级的违法指令只能乖乖就范,毫无还手之力,其根源在于,本该是正常的上下级工作关系,却异化为一种人身依附关系,事关基层公职人员安身立命之本的职务、职称、岗位、工资等,其生杀予夺皆系于权力掌控者之手,其结果只能是下级唯上级马首是瞻。权力扭曲导致人性扭曲、亲情扭曲,这种非正常的职场生态比强拆掉几栋房子更可怕。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