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美女毒枭一审获死刑 长相甜美因怀孕被抛弃贩毒

江门23岁女毒枭,湖南女子左某早年辍学南下打工,因误交损友,染上赌品,最终走上“以贩毒养吸毒”的不归路。90后美女怀孕被抛弃无奈贩毒,5个月的准妈妈:男友跑了,我什么也不会干。

1

  江门23岁女毒枭,湖南女子左某早年辍学南下打工,因误交损友,染上赌品,最终走上“以贩毒养吸毒”的不归路。90后美女怀孕被抛弃无奈贩毒,5个月的准妈妈:男友跑了,我什么也不会干。

  江门23岁女毒枭,“6·26”国际禁毒日过去了,鹤山籍贩毒嫌疑人罗某以为“严打期过去了”,7月4日晚,他在某宾馆停车场贩毒,被民警抓获。由于罗某每次出货不少,鹤山、江门警方顺藤摸瓜,7月5日凌晨,在江门市区抓获“毒枭”,缴获冰毒一公斤多,破获了今年鹤山首宗特大贩毒案,令民警震惊的是,这名“毒枭”竟是一名年仅23岁的女子。昨日,鹤山警方向南都通报这宗案件。警方审讯得知,湖南女子左某早年辍学南下打工,因误交损友,染上赌品,最终走上“以贩(毒)养吸(毒)”的不归路。

  连续侦查停车场抓获毒贩

  江门23岁女毒枭,近段时间,鹤山缉毒民警在侦查中发现,鹤山市前进路某宾馆停车场经常有人贩卖毒品,尤其是“6·26国际禁毒日”后,不法分子认为“严打期已过去”,在该处的涉毒活动更加频繁。7月4日晚,连续侦查多天的缉毒民警展开布控,当晚21时,在停车场靠近宾馆的后门处抓获贩毒嫌疑人罗某(男,27岁,鹤山市人)及两名吸毒人员,现场缴获冰毒一小包及少量海洛因。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罗某只是简单交代自己贩卖少量毒品的犯罪经过,对于毒品的来源只字不提。但民警审查发现罗某出“货”次数不少,但每次的数量不大,而且出售的毒品价格偏高,同时,罗某近段时间与一电话号码联系频繁。缉毒民警分析,罗某很有可能只是处于毒品贩卖链条的低端,必定还有“上线”。

揭秘90后女毒枭 长相甜美因怀孕被抛弃贩毒【组图】

1

  顺藤摸瓜揪出年轻“女毒枭”

  在事实证据和吸毒人员的指证面前,罗某终于供认:自己贩卖的毒品来自于一名花名为“老妹”的女人,该女人长期盘踞在江门市区一带从事贩毒活动,周边地区的毒贩都到她那里拿货,7月4日,“老妹”刚到手一批货,当天内应该会有很多买家出手。

  获悉这个重要信息后,缉毒民警决定循线追踪,立即赶赴江门,并与江门市公安局缉毒民警联合作战。

  犯罪嫌疑人罗某与“老妹”电话沟通,约她出来交易,“老妹”经过多番沟通终于愿意出面交易,然而她生性多疑,其间不断改变交易地点,并一度表示“取消交易”。

  周旋大约6小时后,7月5日凌晨5时许,民警在江门一餐厅附近抓获“老妹”,现场缴获冰毒1公斤。令民警惊讶的是,罗某所称的“老妹”左某只有23岁,湖南人。

  误交损友先吸后贩成毒枭

江门23岁女毒枭,年纪轻轻的左某是如何变成“毒枭”的?南都记者询问鹤山警方了解到,左某早年辍学南下广东打工,一开始在工厂做事,后来嫌做工累、收入低,又结交了损友,染上了毒品。没钱吸毒,最终走上贩毒赚钱、供给吸毒的不归路。为非法牟取暴利,她与广州的贩毒分子勾结,经常从广州运输冰毒到江门地区贩卖,成为盘踞在江门的大“大毒枭”。

揭秘90后女毒枭 长相甜美因怀孕被抛弃贩毒【组图】

1

  90后美女怀孕被抛弃无奈贩毒

  警察姐姐,要关起来了,我能不能先洗个澡?”

  “那我洗个头行不行?或者洗个脸好了,我这样子脏……”

  这两个问题,带着哭腔。

  问这两个问题的,是90后的颜颜。颜颜长得好看,高挺的鼻梁,水汪汪的眼睛。可要命的是,她偏偏被警察抓了,以毒贩的身份。

  在被扣牢的酒店房间里,她的上家也在,毒品也在,随身的包里也有,她自己也吸毒。和颜颜一起被抓进来的,甚至还有一个怀孕5个月的90后准妈妈。

  这场凌晨四点的出击,让杭州余杭刑警一口气从临平、塘栖等四地抓了14个人,都是同一个上家的贩毒团伙。当场缴获毒品600多克、麻古200多粒,团伙主犯李某落网。截止昨天发稿时,14人均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14个身陷囹圄的人、14段破碎的人生。一轮审查下来,警察蜀黍们感慨良多:这些人,怎么啦?

  90后美女:我找到路子,男人也许会回心转意

  颜颜苦苦哀求看押的女警,让她打扮得漂亮一点再走。

  到了派出所,要尿检,颜颜慌了。这姑娘磨蹭了几个小时,愣是说自己没小便,说自己有病的,尿不出的。警察姐姐怎么劝都不配合。

  时间一到,她自己憋不住了,一边尿,一边哭得稀里哗啦。一验,果然吸过毒了。

  到接受审查时,小姑娘明显毒瘾上来了,不停地吸鼻子、流鼻涕。一边哭,一边还在说自己“丑死了”。

  为什么吸毒贩毒?在颜颜口中,是因为一段爱情。

  她说自己是四川人,在宁波长大。交了一个男友,也是个以贩养吸的,于是她也跟着吸上了。现在,男友分了,说不爱她了。她却依然爱得不能自拔,只想挽回男友的心。

  她从外地赶到临平,就是为了找到以前认识的贩毒朋友,希望从他那里搞点“货”,把这条路子介绍给前男友,好让前男友觉得她还有用。

5个月的准妈妈:男友跑了,我什么也不会干

1

5个月的准妈妈:男友跑了,我什么也不会干

  孕妇小王也是90后,长得特别清秀。一件宽松的白外套穿着,谁也看不出她是孕妇。

  条纹长T,黑色打底裤,这么小清新的女孩,不像毒贩,倒像是个在校的大学生。

  开口说起来,她也有一本血泪帐:她是江苏人,前几年在娱乐场所认识了男友,男友也吸毒,然后也就一起吸了。可听说她怀孕了,男友突然就跑了。

  没了生活来源,她突然发现这几年一直都在浑浑噩噩过日子,什么也不会干,也不知道做什么,只好去贩毒—虽说这也是借口。

  马上就是当妈的人了。警察一问她:肚子里的孩子以后怎么办?

  准妈妈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也是一片迷茫。

  李姓兄弟俩:都是我的错,不关兄弟的事

  警察冲进李家是大白天。下午一进门,看到3岁的小孩。民警愣了一瞬,随即换上了温柔的表情,把孩子哄到一边。“不想让孩子看到他爸爸被抓的样子。”

  这10来个人的贩毒团伙,有同一个上家—来自湖北的李姓兄弟。

  真正的老大是李二,李大反而是伙计。

  几年前,李二交友不慎,赌和毒这两样要命的东西都沾上了。2011年时,李二就因非法持有毒品被判了10个月。进了监狱,老婆离婚,留下两个幼儿。2012年,李二释放了,可一没手艺、二吃不了苦,要不了几个月就复吸了。

  要溜“冰”,那是要钱的。没钱怎么办?以贩养吸。

  毒品到了李二手里,还得分袋包装、联系下家、送货。他忙不过来,就把在老家务农的李大叫了出来,兄弟俩一起干。

第一次审查,兄弟俩互相见不着,都抢着把罪往自己身上拉。

李二说:“我哥是我累的时候帮我分袋包装下,而且顶多包过两三次,他不参与贩毒的!”

0

李二说:”我哥是我累的时候帮我分袋包装下,而且顶多包过两三次,他不参与贩毒的!”

  李大说:“贩毒的是我,都是我干的。”对拉他下水的弟弟,李大绝口不提。

  兄弟情是真的,可走错了路,再深的情感都只能是遗憾的注脚。

  毒贩小林:后备厢装着内裤牙刷,只为跑得快

  在另一个嫌疑人小林的车里,民警发现了一个满满当当的后备厢:从外套到内裤、牙膏牙刷袜子拖鞋无所不包,甚至还有洗衣粉。

  小林说,为了出事的时候跑得快。“自从走上了这条道,每天都是提心吊胆。把东西准备好,心里就踏实些。”这是自己骗自己,他也很清楚。

  其他人又何尝不是?

  贩毒众生相,14个人,14个不同的人生,走上歧路的原因各不相同:有兄弟情深、有爱情至上。他们也曾有过惶恐、有过不安、有过无奈,有过后悔。

  可是这一切,都晚了。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