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史记《哀百度赋》

世间万事,何必曰利,事事求利,血成河溪。

兹有百度,搜索神器,久而久之,乃成公器。

腹藏宇宙,古今皆知,上下求索,百度是依。

欲知排名,百度搜之,欲知前程,百度觅之。

天下仰望,若游鱼之望碧波;众生瞻视,若飞鸟之视林谷。

我疑我难,但问百度,我求我知,但搜百度。众里寻她千回,不如寻她在百度。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血友病患,来此共处,岂曰相忘,以沫相濡。

忽然一日,来此强徒,拆其小屋,封其吧主。

千吧万处,膏药遍布,军医神医,见效神速。

遂使千万清洁工,一夜笑颜绽,狗皮膏,牛皮藓,忽失踪,都不见,大小妖孽,皆往网络窜。

所搜非所得,所觅非所愿,本欲求大道,呜呼嗟乎,大道不见,但见广告流不断。

乃使病友忿忿,恨破苍天,诉乎知友,捅破苍天,苍天有泪,惊浪不断。

但得神医能使钱,一岁几百亿,排名高高在云端,从此天下我垄断。

世间难有两全法,欲赚富贵不害义,不为名利伤慈悲,舍此问君欲何为?

谷歌芳踪已渺渺,遥闻今日钻研量子器,君今纠缠军医与膏药,江东父老亦觉耻。

昔有贤人,博纳尔斯,手持神器,天下无敌,临签专利却彷徨,我若专此妨良知,浩然一叹乃投笔。

搜索引擎,渡口而已,渡人已过,不留痕迹。若留不走,渡人何为?

勇能改过,李君不易,但得以渡人之心,为天下之事,何苦不立。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刘黎平:史记《快播审讯实录》

刘黎平:史记《熔断歌》

刘黎平:史记《赵阿Q正传》

刘黎平:史记《12306赋》

刘黎平:史记《郭富城情事记》

刘黎平:史记《私募大佬徐翔传》

刘黎平:史记《放开生育二孩赋》

刘黎平:史记《南怀瑾传》

刘黎平:史记《康熙来了传》

刘黎平:史记《大大西雅图讲话录》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百度的第一条命,毫无疑问是搜索。搜索让百度成为“BAT”中的那个“B”。

    百度是第一代互联网公司中少见的一家——如果不是唯一的一家——技术型公司。当时大家更多地是把互联网当成媒体、社区、通讯工具或交易市场来看待的,技术只是实现上述目的的一种实用主义的手段。百度从一开始就相信,技术不仅仅是一种手段,技术可以创造前所未有的东西。正是这种对技术的关注,给了百度第一条命。

    技术也给了百度丰厚的回报,搜索加广告的模式,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佳商业模式。百度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几乎独享了中国互联网市场的技术红利。

    2010年,在移动互联网风口到来的前夕,百度的直接竞争对手Google走了,离开了中国市场。我曾经说过,对于百度来说,失去了竞争未必是一件好事。

    当然,没有了竞争对手,你就可以呆在舒适区,过着顺风顺水、衣食无忧的可怕日子。2011年3月23日,百度以460亿美元的市值,超过腾讯的445亿美元,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

    从2010年到2015年的5年,是百度商业化高歌猛进的5年,超常规的营收增速,带动股价增长超过4倍。百度的增速不但是纳斯达克指数同期增速的4倍,也接近腾讯同期增速的两倍。

    2010年-2015年百度、腾讯和纳斯达克指数的走势

    但是,如果看2015年-2018年百度和腾讯的股价对比,就会发现,这3年半百度的股价竟然没有跑赢纳斯达克综合指数。

    2015年-2018年百度、腾讯和纳斯达克指数的走势

    尽管百度一向不愿承认,它几乎完全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机会,百度可以辩解说,它原有的大部分业务在手机上运行得很好。但在各种手机应用的TOP 10榜单上,百度的存在感实在有点弱。

    本质上,移动时代是一次用户场景的重大升级,而不是一次关键技术的变革突破。百度的工程师文化,对技术的变革或许比较敏感,但对用户场景的转换就显得迟钝得多。2011年,李彦宏还认为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的机会在web的中间页,在读图时代,而不在mobile和local(移动与本地服务)。Google其实也差不多,但Google有Android,这让它成为移动时代的关键角色。早在2010年,Google就提出了“移动优先”(mobile first)的发展战略。

    博览Boolan
    硅谷产品大师,全球独家产品在线课
    小程序

    去年6月的某个晚上,不少科技媒体都在密切关注着美国股市,他们期待着某个历史时刻,就是京东市值一举超过百度的那一刻,然后他们就可以宣布,统治中国互联网十余年的BAT概念宣告终结。当然,那一刻并没有发生。几天后,时任百度总裁的陆奇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宣布,百度将“All in AI”。

    2017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陆奇宣布百度“All in AI”

    市场反应非常积极,AI开发者大会之后,百度股价终于从两年多的低迷和徘徊中走出,市值从600亿美元蹿升到900亿美元,彻底拉开了和京东的距离。这可能部分归功于投资者对陆奇的信任,以及对百度当时放权的支持,但不能不说在很大程度上也跟百度明确了AI战略有关。

    2016年-2018年百度股价走势

    但是,匪夷所思的是,今年初,李彦宏公开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说过百度“All in AI”。能够理解的是,李彦宏不希望因为话说得太满而让某些部门有了不重要、被冷落的感觉。但刻意强调“没说过”,似乎在向外界传递某种并不清晰的信号,要把外界对百度的认知,从一家AI公司,拉回到一家重视AI的搜索公司。

    实际上,百度是国内最早布局AI的公司,甚至在BAT中,百度对AI技术的关注,也远早于AT两家。马化腾就曾说:“相比于百度,腾讯已经在人工智能上落后了一点。”这并非客套。早在2012年,李彦宏甚至放弃了坚决不设研究院的想法,着手创办国内第一个深度学习实验室,并在中美两地广泛延揽AI人才。

    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企业实力调研报告(环球网智能频道)

    如今,百度作为中国AI领头羊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在国内的各种AI公司实力评估报告中,百度都是一骑绝尘,遥遥领先,在世界范围内百度的AI实力也是名列前茅。

    由于百度在AI方面的突出成绩,今年一月份,百度CEO李彦宏登上了《时代》周刊亚洲版的封面,报道的标题就是《创新者》。

    《时代》周刊亚洲版2018年1月29日刊封面

    《时代》报道称,百度的李彦宏正在帮助中国赢得21世纪。我觉得这句话也算不上拔高,百度于2016年开放了它的深度学习框架PaddlePaddle,建立了全球最大的中文深度学习技术社区。百度还在2016年开放了它的超大规模深度学习神经网络,以及百度所拥有的上百项核心技术能力,这就是“百度大脑”。随后,百度又在2017年的AI开发者大会上宣布了自动驾驶开放平台Apollo,和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开放平台DuerOS。

    在今年的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大脑、Apollo和DuerOS三大平台发布了3.0版,展示了Level 4级自动驾驶客车“阿波龙”的量产下线,还发布了中国第一款云端全功能AI芯片“昆仑”。

    今日头条发布的《人工智能影响力报告》

    根据今日头条发布的《人工智能影响力报告》,百度在AI公司中的影响力遥遥领先,优势巨大。

    写到这里,我必须表扬一下这届百度公关的同学。人工智能是相当高深的技术,百度的大多数技术仍在研发中,落地的项目还不多,尤其是能够被普通用户感知的项目还很有限。而且,百度对于搞一个类似AlphaGo那样的,能够引发广泛关注的AI围棋程序似乎也没什么兴趣。要让公众和业界了解百度AI,断然离不开这届百度公关的主动传播。

    现在,我开车时最常用的一个功能,是打开百度地图,说:“小度小度,导航回家。”“小度小度,途经中石化加油站导航到望京SOHO。”“小度小度,去798途经中央美院。”这只是一个可感知的AI带来的小小便利,当大量的生活和商业场景的底层引擎被AI替换,那才是天翻地覆的重大改变。那时候我们才可以评估,第二条命带来的是怎样一个全新的百度。

    AI这条命,是专属百度的,不管是不是All in AI,百度都只能当仁不让,舍我其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