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史记《马云乌镇冷落记》,丁磊和刘强东王兴饭局的背后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2017年12月3日—5日在浙江省乌镇举行。期间丁磊饭局、“东兴会”、姚劲波相继组织饭局。

丁酉岁冬,辛亥月甲子日,网络诸侯大会于乌镇,曰腾讯,曰网易,曰阿里,曰京东,曰美团,但见钱流涌涌,金山蠢蠢,寰宇震骇。

群雄既至,乃分门户。网易丁三石张榜呼朋曰:“我有土豕,身自豢养,其肉鲜美,其脂肥甘,欲招王孙,诸君来乎?“

诸侯闻之,皆曰:“丁公子有宴,岂敢不往,非贪其猪肉之美,乃惧其殊威也。“多往从之,聚津驿栈。

刘黎平:史记《马云乌镇冷落记》,丁磊和刘强东王兴饭局的背后

一时举杯切蹄,分炙言欢,举目所望,皆亿贯之徒,朱门之客,马化腾者,拥三万亿;强东侯者,拥三千五百亿;雷军者,拥二千九百亿。滴滴程维在席大哭:“呜呼,诸君皆富,我何独穷,不过区区三百亿而已。”更多世界互联网大会解读:www.yangfenzi.com/tag/wic

雷军见华为余承东,举杯曰:“今日良会,愿为欢好。“余承东以高举曰:”恩怨浮云,与君无猜。“乃共饮。

移时,强东侯与王兴辞曰:“今日欢会,甚乐,然另有佳会,请辞。“乃辞去,往昭明书院,虽聚津高人济济,然书院亦高朋满座,环视诸君,集其家资,居然逾五万亿,虽李超人至斯,亦变色。

一时乌镇富贵薄天,寰宇震骇,然灯火阑珊处,有一君子,负剑踽行,超然高举,若遗世独立。

此君至一酒肆,置独孤剑于膝,曰:“与我面一碗。”

乃埋首食麦面,萧萧瑟瑟,冷落深冬,隔河即诸侯欢宴处,人间天上,唏嘘而已。

刘黎平:史记《马云乌镇冷落记》,丁磊和刘强东王兴饭局的背后

马云

有过路君子逢食面君子,揖曰:“君非凡人,何以寂寞如斯?”

食面君笑曰:“吾乃风清扬。”

过路君子惊曰:“君乃马云乎?”

食面君笑曰:“然。”

翌日,天下大惊,史官纷纷曰:冠盖满乌镇,马云独憔悴。

众生乃问马云,马云笑曰:以区区一宴而败我,天下岂有斯事?呜呼,云某来乌镇,非谋食与名也,乃谋道也。吾若高会,此辈岂可与焉,当遍要寰宇王侯将相。”更多马云解读:www.yangfenzi.com/tag/mayun

先是,马云与会,登坛曰:呜呼,天下最难堪者,莫过月获二十亿,而无甚乐。吾羡寻常人家,匹夫匹妇,月利三两万,怡然自乐,吾不及也。春秋列传:阿里巴巴祖师马云(史上最全、罕见照多)

刘黎平:史记《马云乌镇冷落记》,丁磊和刘强东王兴饭局的背后

此语出,众生颠倒,有任泽平者,泣曰:“马君置我于何地,月二十亿而不乐,而吾年不过千五百万,则生无可恋也。”马云的兴趣和哲学:马云的管理之道和人生信念从何而来?

京东侯斥曰:“天下朱门,酒肉多臭,犹言月得二十亿而不乐,此言全无心肝,置天下贫者于何地。吾当上应魏阙,下抚黎民,以有余予不足。”此语似怼马君也。

马云近岁多豪语,又以游侠自许,演一剧,自谓风清扬,败吴京而退扫地僧,傲视武林,此或有用意也,扫地僧者,或马化腾乎?为马云开启世界之窗的人生导师居然是他 西湖畔偶遇到设立奖学金

刘黎平:史记《马云乌镇冷落记》,丁磊和刘强东王兴饭局的背后

太史刘曰:

凡豪杰,能留名青史者,非富贵薄云也,非钱流满地也,乃情怀盖世也,若范蠡,若雪岩,若超人,马云者,或惧富贵烟云,浮名不留,故作游侠状,以登青史乎?

呜呼,东土青史,非富豪所能书也,千秋万古后,天下谁知马云,谁知马化腾,谁知京东侯,不过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书青史者,造物者也,造物者谁,吾岂能知。

青史者,史记也,吾虽不能为马云,但可以读史记,知兴衰,明事理,刘备我祖设国学馆学史记,或可以籍此学习古文写作,从而发展到指导现代文写作,或可以鉴赏经典,享受传统文化之美,各得所需,不过一年区区二百元,长按以下二维码可进知识星球,以文字教案为主,也可加入刘备我祖国学经典群,听语音教学,不去乌镇,可来刘备我祖国学馆。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乌镇峰会特别报道——今日互联网江湖的36天罡星

➤ 乌镇开启刷屏模式,“互联网+科学技术”正在重新定义“网络强国”

➤ 世界互联网大会人工智能、技术创新成主角,再现互联网顶级饭局

➤ 王冠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落幕,每年李彦宏都在孤独地谈技术

➤ 视频: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发布会 任贤良、葛慧君出席,袭艳春主持

➤ 《道德经》背后:马云的识人术,如何让这帮“平凡人”燃起来

➤ 我读《刘强东自述:我的经营模式》:三件事成就一个京东

➤ 京东刘强东1999年讲话视频曝光:那个时候就是个出色的管理者了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

您可能还喜欢…

2 Responses

  1.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国内互联网大佬齐聚乌镇。第一天会议结束后,大家延续了一起吃饭聚餐的惯例。

      今年,网易创始人丁磊继续做东张罗饭局,从2014年至今,这已经是他第四次请各位大佬吃饭。趁着互联网大佬齐聚一堂,丁磊再次带来了网易严选的猪肉、黄酒等产品借机“推广”。另外,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和美团CEO王兴也组了个饭局,号称“东兴会”。

      12月3日晚间,有关今年乌镇饭局的照片刷爆社交网络。照片中,两间不大的屋子里,汇聚了多家中国最顶尖互联网公司的负责人,各家公司的市值(或估值)总和超过5万亿元,因此,乌镇的互联网大佬饭局又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聚会”、“东半球价值最贵的饭局”。

      虽然各位大佬们也就是聚餐吃个饭,正如丁磊所言“不要围观嘛,吃个饭而已”,但4年来的几场“顶级饭局”中,参加者、所在行业发生的变化还是透露出了很多重要信息。

      1、参会人数不断增加

      从2014年至今,丁磊饭局的参加者人数不断扩大。2014年,丁磊与张朝阳、沈向洋等共计9位聚餐的大佬拼了两张桌;2015饭局阵容扩大到11人;2016年,参会人数进一步增加到17人,两张餐桌变成了三张餐桌。

      而到了今年,丁磊饭局参加者达到20人,四张八仙桌拼在一起才坐得下。当晚现身的互联网大佬包括:网易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京东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中国联通集团总经理陆益民、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小米科技董事长兼CEO雷军、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今日头条CEO张一鸣、百度总裁张亚勤、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余承东、58集团CEO姚劲波、爱奇艺CEO龚宇、滴滴出行CEO程维、美团点评CEO王兴等人。

      图:今年的丁磊饭局

      图:2014年的丁磊饭局

      图:2015年的丁磊饭局 图片来源:杨元庆微博

      图:2016年的丁磊饭局 图片来源:曹国伟微博

      首次亮相的“东兴会”饭局规模也不小。出席饭局大佬除了刘强东、王兴,还有马化腾、雷军、杨元庆、程维、姚劲波、张一鸣,以及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快手CEO宿华、知乎创始人周源、红杉资本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金沙江创投朱啸虎、美团点评王慧文、京东金融陈生强,共计16人。

      图:今年的“东兴会”饭局 图片来源:网络

      2、“少壮派”登场

      4年以来,乌镇饭局的变化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互联网格局发生的变化。从参会人员年龄来看,长江后浪推前浪,“少壮派”在不断登场:参加2014年丁磊饭局的尽是60后、70后,到了今年,顶级峰会上已经有了张一鸣、程维、周源等一大批80后互联网企业家。

      3、参会者所在产业的变化

      再从参会者所在的产业来看,从2015年李彦宏、马化腾、张朝阳、曹国伟等大佬,到2016年雷军、余承东、王兴等人加入,代表的是互联网经济在门户基础上,扩充了智能手机、生活消费等领域。2017年,摩拜王晓峰,华为荣耀赵明、快手宿华,滴滴程维,知乎周源等人出现在饭局,则代表着消费领域(刘强东、雷军、余承东、赵明)、共享经济(程维、摩拜)、内容产业(张一鸣、周源、宿华)的崛起。

      4、饭局话题变化

      互联网产业格局的变化自然也反映在饭局的话题中。2015年的饭局结束后,杨元庆在微博上写道:

      晚上的乌镇互联网峰会。大家品尝了丁磊自己养的猪肉,螃蟹,绍兴黄酒。马化腾最能喝最能劝酒。张磊和张朝阳大谈养身之道。曹国伟揭密他当年如何错失雅虎(杨致远)。

      2016年饭局中,智能手机成为参会大佬共同关注的话题。据澎湃新闻报道,当晚余承东、雷军、周鸿祎、杨元庆等人使得饭局一度变成了手机专题会,迫使丁磊不得不强行叫停——“能不谈手机吗?”

      今年的饭局中,“新消费”成为了重要话题。丁磊昨日在饭局前向媒体透露,新消费的概念越来越重要,如今的中国社会已经迎来了“新消费”大时代。“新消费,关注的是消费者的消费观和消费行为的变化。以前大家追求怎么能买得到,现在大家追求怎么买得更好、更有品位。”

      不过,李彦宏今日爆料称,大佬们还在一起聊了无人驾驶。“昨天晚上大家一起喝酒,就谈到了无人驾驶,大家给我出主意,说百度应该做一个广告,画面就是坐在车里喝酒,因为无人驾驶,所以就没有酒驾这个说法了”,李彦宏说。

      坐在一张饭桌周围的互联网大佬们,不仅是朋友,更通过投资、合作等方式构筑了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马化腾、沈南鹏堪称历年乌镇饭局的常客,在现实商业中,他们也是典型的赢家。今年的“东兴会”饭局照片爆红网络后,有人称之为“腾讯和它的朋友们”。 近年来,腾讯从封闭到开放,参投的企业已经占据了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饭局中亮相的京东、美团点评、滴滴、58、知乎、摩拜等公司都曾获得腾讯的投资。

      沈南鹏的红杉资本作为中国的顶级VC,近年来也捕获了国内不少互联网赛道上的独角兽,投资过的企业包括昨晚饭局上的京东、滴滴出行、奇虎360、美团点评、今日头条。

      谈到关系网,不得不说今年的乌镇饭局再次“遗漏”了中国互联网的重要一极——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

      连续4年参加乌镇峰会,马云一直保持低调。2014年他乘船进入乌镇,2015年面对记者低头不语,2016年压低鸭舌帽匆匆而过。

      到了今年,马云更是在第一天会议结束后快速消失,据钱江晚报消息,马云在昨晚9点左右悄悄进入乌镇西栅,抵达入住了酒店。不同于其他互联网大佬当晚觥筹交错、谈笑风声,马云不仅低调而且“耐得住寂寞”。该媒体援引消息人士说法称,马云当晚并没有外出的计划,因为他自带了夜宵。

  2. 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已经办了四届,每一届最被关注、被传播最广的,从来都是丁磊的饭局,或者别的什么人组的饭局,只要坐在那吃饭并且合影的,是国内的一众互联网大佬,或者国内的知名投资人,就成。媒体不但热衷于报道这样的饭局,还有好事者每次都不厌其烦地标出参与者的姓名,计算参与者的身家,以及他们各自公司的市值,就好像是一屋子的钱坐在那吃饭。

    所以每年这时候,这个被冠以“世界”的大会,怎么看都像是一场中国互联网圈最高规格的社交大会。

    中国互联网的会议社交,始作俑者应该是阿里巴巴。从阿里巴巴才1岁的2000年,到2010年,阿里巴巴在杭州组织了6届“西湖论剑”,也可以称之为中国互联网峰会,邀请的都是当时最热门的互联网公司的负责人参加。

    2000年属于中国互联网的门户时代,新浪、网易、搜狐在这一年先后上市。这一年年底举行的第一届西湖论剑请了搜狐CEO张朝阳、新浪总裁王志东、网易董事长丁磊、8848董事长王峻涛、阿里巴巴CEO马云、著名作家金庸。邀请金庸,是为了满足马云的武侠情结,以及让这个峰会看上去就像武林高手切磋交流的武林大会。后来淘宝产生出人人都用金庸小说人物做花名的文化,也是因为马云的武侠情结。

    2001年第二届西湖论剑请了搜狐CEO张朝阳、新浪CEO茅道临、网易首席架构设计师丁磊、TOM行政总裁王兟、8848创办人王峻涛、阿里巴巴CEO马云、著名作家金庸。从2002年第三届西湖论剑开始,金庸不来了,这一届的受邀嘉宾是腾讯CEO马化腾、3721总裁周鸿祎、前程无忧总裁甄荣辉、携程CEO梁建章、联众总裁鲍岳桥。2003年第四届的嘉宾是软银总裁兼董事长孙正义、TOM互联网事业集团总裁王雷雷、盛大CEO陈天桥、易趣CEO邵亦波、百度CEO李彦宏、携程CEO梁建章、阿里巴巴CEO马云。可以看到,请谁不请谁,还是挺能反映此人所在公司在当年互联网行业的地位的。虽然阿里巴巴当时在互联网业内名声并不显赫,但对形势的判断还是蛮准的。

    2004年,西湖论剑停办了一年,第五届是在2005年,这一年阿里巴巴刚刚接受了Yahoo的投资,并全面接手了雅虎中国的业务。在和eBay易趣的竞争中,淘宝也已经基本胜券在握。这一届西湖论剑的嘉宾是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雅虎创始人杨致远、新浪CEO兼总裁汪延、搜狐CEO张朝阳、腾讯CEO马化腾、网易首席架构设计师丁磊、阿里巴巴CEO马云。

    之后西湖论剑停办了4年,第六届在2010年重启,此时阿里巴巴大业已成,所以参会嘉宾除马云外,已经没有了国内的互联网大佬。这届的嘉宾是美国加州州长施瓦辛格、eBay总裁兼CEO约翰·多纳霍、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柳传志、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马云、吉利控股董事长李书福。

    在淘宝做起来之前,马云是一个在中国互联网圈存在感很低的人,之所以那么多大佬愿意赏光去杭州站他的台,第一,那些互联网巨头之间可以打来打去,但他们都和阿里巴巴没有竞争;第二,行业巨头之间需要某种程度的交往和互动,在互联网的冬天他们也需要以某种方式吸引关注;第三,马云是个无害且有趣的人。

    到了2005年的第五届西湖论剑,淘宝已经成长起来,并且阿里巴巴接下了雅虎中国的门户、搜索、电子邮件和即时通信等业务,与其他互联网巨头在业务线上产生了越来越多的接触点,阿里巴巴不再是一个置身事外的中间人和调停者。所以,这届西湖论剑作为互联网社交大会,实际上成了最后一届。

    如果说西湖论剑是一个过于高端的互联网社交活动,那么由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的中国互联网大会,则要亲民得多。中国互联网大会从2002年开始,每年举办一届,今年夏天刚刚结束了第十六届,圈子里的人有事没事都会跑到会上去发名片、发传单、发广告,求名片、求合影、求微信。

    那些以社交为目的的参会者,既没有上台发言的机会,也没有媒体受访的机会,如果连跟大佬、中佬坐下来喝杯咖啡、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话都说不上半分钟,这样的社交,恕我直言,纯属瞎耽误工夫。当然了,从主办单位的规格上说,中国互联网大会跟世界互联网大会完全没有可比性,前者是行业协会主办的,办得朴实一些、亲民一些,让行业内想刷存在感的人都来刷刷存在感,让想要社交的人获得某种社交的满足感,还是符合行业协会的定位的。

    IT网站Donews在其最辉煌的时候,把每年的周年庆都办成一次互联网圈的社交大会,也是类似的意义,只是规模要小得多。

    至于世界互联网大会,其本意是传递互联网治理的中国主张、中国声音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家受邀参会,既是荣誉,又是责任,吃吃喝喝、觥筹交错的社交生活当然不是他们的主要任务。只是中国媒体偏爱八卦和花边,跑两会都在跑八卦和花边,所以没人挡得住他们把这些当成最重要的报道内容。

    虽然李彦宏为了在乌镇讲“干货”,特意带去了PPT,但是这种会谁会真正关心干货呢?把这么多互联网大佬和新贵,在同一时间招呼到一个小镇上来,就像每年5到7月沿南非东海岸向北迁徙的数十亿只沙丁鱼组成的鱼群,给了捕食者最好的围猎机会。谁顾得上听沙丁鱼的干货呢?

    所以本质上,所有真正重要的互联网企业家,所有真正重要的互联网媒体人,这几天都在乌镇。如果你不在那里,又没有其他特别的原因,那就说明一件事——你不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