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的黄金时代是说,MC天佑和朴树都值一套学区房

前段时间爱奇艺宣布,投2亿做一档嘻哈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瞬间就在地下rapper圈溅起水花。这么多年了,一直活跃在地下的音乐,有机会让主流圈长长见识了,不管怎么说都是欣喜的。

结果到了节目开录那天,rapper们就都傻眼了,要么是没见到导师就被淘汰了,要么是唱英文的被淘汰,翻唱导师歌的女孩晋级了,这是这些活跃在地下的年轻人第一次进到主流规则里。不管他们多不适应,就像节目制作组私下说的,“这终归是综艺”。

音乐的黄金时代是说,MC天佑和朴树都值一套学区房

【文/猫姨 来源:老道消息(微信ID:laodaoxx)】

其实当初好多嘻哈行业的人都觉得,国内地下hiphop发展已经不错,就差一个事件来引爆了。这明显是搞音乐的人特有的单纯。

这大概和当年好多人看魔岩三杰一样,以为一次红磡演唱会就能让中国摇滚杀进主流,结果现在除了因王菲窦靖童还让人记着的窦唯,还有几个人记得张楚、何勇呢。去年张楚在三里屯附近的馆子吃面,朋友高声叫了他三声,也没任何旁人有反应。

当年从台湾滚石来的张培仁,是看到了摇滚乐的好苗子,出于惜才签出来个魔岩三杰,给他们做专辑做演出,用成熟的工业思维做宣传,也没逃过内地业务赔钱的悲剧,再加上当时盗版严重,中国火的几家厂牌很快就退出了内地市场。

那时候创作者能力上乘,公司专业且诚意满满,一次演唱会也不过是让摇滚在主流视野里一闪而过,何况当下的综艺节目呢。而且那2亿也不是看好嘻哈,是随着音乐发展之势进来的,记得最初这个团队也不是要做嘻哈综艺。

这两年实体经济虚弱,互联网好标的难抢,文化产业这个蓝海就变得越发可爱了,之前电影能抢的也抢没了,最近国家又大力推动音乐产业发展,最新的指示是,明确将音乐产业发展列入到重大文化产业工程中,所以好多投资人都高喊着“音乐产业的春天来啦”就进来了。

01

去年初把郑钧和合音量收进公司的太合,拿出来2000万奖金做了T榜,一边给郑钧老师的想法续一秒,一边招揽新的创作血液,通过“市场选择”来补充公司版权。

那时候太合才把百度音乐的业务拿过来不久,一时还没找到合适的人来打理,现在的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当时还在网易云音乐忙着给公司找综艺影视的音乐版权,所以太合先把一部分精力放在了T榜上。

其实当时太合一是需要拓展新的挖掘人才渠道,二是需要在在线音乐领域弄出动静,所以砸钱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更多音乐解读:www.yangfenzi.com/tag/music

T榜这2000万,除了创作者能分到,听歌投票的人也能分到,确实让一小波人玩的不亦乐乎。只不过后来大家热乎劲过去了,他们发奖金的机制也有所调整,一季度大概不到100万,2000万能花个4、5年,用太合人的话说,“也不能真一直撒钱啊”。

就是T榜有一点不太好,凡是最终名次靠前的都得签到太合,一些自认为有才华的人,不愿意为眼前的利益把自己的自由交出去,以至于现在T榜都没出现有持续创作能力、有影响力的创作者。

不过太合这2000万肯定不会白花,既让网友体验了做乐评人的快感,又吸收了一定的新艺人,而且落了个“提高创作者收入”的好名声,也让一些创作者看到了希望。

后来,这股砸钱的风气也感染了在线音乐的其他同行,去年底网易云音乐搞了个“石头计划”,拿出2亿来扶持原创音乐,也是平地一声雷。当时网易云音乐7.5亿融资的事还没说出来,所以有人说网易云够义气,就那么些钱不去买版权跑来支持原创。

现在看来,2亿也没能让网易云音乐玩出新花样,搞音乐人指数、开通赞赏,最近征集了原创歌曲之后,落地了线下Livehouse级别的演出品牌,多像穿新鞋走老路的唱片公司,而且还是把A&R职能交给网友的唱片公司。

听说他们下一步要做公司签艺人了,对此我只能说,所有做不好艺人经纪的唱片公司都是耍流氓,天娱、灿星耽误了多少好苗子,网易云音乐你们有了口碑,做事要慎重。

现在在线音乐平台里,除了现在手握三大唱片独家版权的腾讯音乐集团(TME),其他几家都在尝试培养原创音乐人,但目前来看多数还是用钱做个噱头。用户量小的虾米,和一直守着底线的豆瓣,倒是以专业的角度帮助原创音乐,可他们的商业模式还是一片混沌。

李宗盛大哥在去年这时候喊话从业者,“这些消费者、爱听音乐的人,就是你喂他猪食,它就变成猪。你只喂他品味很差的歌,他就永远这样子”,希望能激起从业者进音乐行业的初心。

结果大陆这边的大哥宋柯坦然回应,“大哥批评了我8年之久,每次见到我都要批评,把我当成邪恶的商人代表。其实你真的不能规定哪些人非要听哪些音乐,人家说了,我就爱吃家常菜,你为什么非要逼我去吃米其林?”

02

4月底赵雷在演唱会上埋怨主办的事,引来不少同行的指责,有人说他矫情,有人说他忘恩负义,其实赵雷是浮躁了。

这两年出来冒出来的独立音乐人都挺浮躁的,本来原创是他们的武器,结果写了几年,创作力都有点跟不上了,而且都是同一时期出现的问题,这现象也挺值得研究的。

宋冬野前段时间发首单曲,正午对他的专访也放出来了,他说经历的事多了,不是就大家看到的那一件,比如“好长好长时间写不出歌”,至于原因,他说:“挣钱挣的。”

《董小姐》火了那段时间,宋冬野演出挺频繁的,倒不是一年十几场的巡演和大大小小的音乐节真累的让人难承受,怕还是突然成名世界都变了,人气被消费,精力被分散,想踏实下来很难。

前两天李志在自己巡演的纪录片里也说了一大堆话,中间夹杂着一句“没精力写歌了”,结果评论留言没人对这句话有反应,都是期待演出能到自己城市的,和喊着逼哥牛逼的。好在李志也清楚自己的粉丝是哪些人,要不也不会没事就在微博上普及三观。

好妹妹乐队这次多平台直播专辑制作过程,看着挺好玩的,但实际上是在自救。他们的创作灵感没了,这次是向前辈姚谦请教,得来用写信寻找创作动机的方法,那下次怎么办?

张小厚曾经对粉丝说,这种营销,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他们还得接着打下去,因为秦昊也说了,好妹妹回不到曾经能写出《一个人的北京》的时候了。

有一段时间,粉丝都不在乎原创音乐人的作品了,他们享受的是喜欢“独立”带来的身份认同感。那些买朴树数字专辑的人,买的是曾经的青春和怀念,买李志数字专辑的人,买的是自己与众不同的证明,买好妹妹数字专辑的人,买的是活动的参与感。

就是没人买音乐。

有些从业者也发现这个问题了,他们思来想去觉得人民的民义就是最大的意义,顺着就把音乐行业带向了粉丝经济,并且说音乐以后就是其他文化产品的附属品了。

所以独立音乐人们浮躁也没什么大影响了。赵雷获得刘欢肯定之后出的两张专辑,有的作品不是致敬改编,就是涉及抄袭,也没闹出多大的动静。陈鸿宇在音乐里不停复制自己,把大家喜欢的特点发扬光大,粉丝喊老公也没喊腻。

真像高晓松老师说的,这是音乐人最好的时代。

03

朴树2011年他发现乐坛流行的竟然是《伤不起》这样的音乐,他气的骂了半天娘,差点就放弃做音乐的念头。可如今自己的新专辑表现平庸,他一再强调自己写不出歌词的问题,却也还是获得一片好评,对他来说,这和当年感受到的魔幻现实是一样的无力。

这次买朴树专辑的人也不是奔着音乐去的,就像周杰伦再怎么出新歌,他的粉丝也都是那波已经长大了的人一样。“陪伴自己青春的人出了专辑,当年都是听的盗版,现在怎么也要花一次钱”。更多朴树解读:www.yangfenzi.com/tag/pushu

网易云也不是奔着你的音乐去的,要是真的2000万只买个数字专辑发布独家,绝对是血亏。15块一张的数字专辑一共卖了15万张,只有200万销售额。但是投资人是凯子吗?周杰伦的单张数字专辑也不过是40、50万左右的销量,QQ音乐后悔过吗?

本来今年要发专辑的几个老骨头现在都捂着不发专辑了,都等着互联网公司上门2000万买断。

互联网公司要你们的音乐做什么,还不是提前绑定了线下巡演的收入。这些老骨头们的粉丝,正好到了奔30的当口,几百块钱一张线下要出的门票,让他们掏钱正是时候。去年崔健的演唱会,微博上说“是一群三环附近两套房的北京土著,挥着荧光棒唱自己一无所有”。如果操作得好,半年巡演就给赚回来了。

目前来说,不赚钱的各音乐平台都在做线下演出(QQ音乐的盈利一直未透露细节),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之前都有做livehouse级别的演出,酷狗酷我有自己的线下剧场,阿里有大麦网,太合有秀动,而这两个原票务公司都开始涉及线下演出业务。要不然高晓松怎么说,版权没打过QQ音乐,但是收购大麦网是个好生意。

正所谓老骨头熬汤,小鲜肉包饺子。MC天佑也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前两天网传,MC天佑(李天佑)以2000万的价格转到新东家火山小视频。肯定有人会说,你把朴树和天佑放一起比,完全是狗屁,天佑那也配叫音乐?

但是每天盯着天佑看的人,也看的不是音乐啊。都是在生活中不得志的人,他们看天佑骂男人骂女人,骂社会骂传统,就像是跟着混社会大哥的小弟,自己不用负责任,只要跟着大哥就能宣泄自己的负面情绪。

天佑的粉丝不会去线下演唱会,但是天佑现在平均一个月直播后台200万的收入,假设他足够强势和平台三七分,仅分成来看公司两年多就能收回成本。当然,他们之间不一定能签那么久的约,但天佑到新平台的时候,是可以为平台注入大量血液的,当初他从快手到YY,聊聊、快手上的粉丝就全部转移了平台,甚至有眼力见的主播,也有跟着他转的。这就是头部艺人的力量。

而且这钱虽说是转会费,对于新平台来说不就是代言嘛。几个月前YY上毕加索的代言费都是850万了,像天佑这样粉丝级别是他3倍左右的天王级主播,2000万只是代言也赚回流量成本了。

音乐行业真是穷怕了,2000万还当回事儿,顶级艺人拿2000万都当成新闻。要论钱多不多的,瞧瞧人家房地产。几年前大家嫌房价高太闹心,发明了一个新的名词,一潘。1000块钱一平方,这样一换算,100潘一平方就不显得多了。

2000万不过,两万潘,不过北京一套学区房的钱。

所以我说,搞音乐真是辛苦钱,到了这样音乐的黄金时代,辛辛苦苦好几年,靠一张嘴吃饭,就换了一套房子而已。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综合整理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阿里娱乐战略主席高晓松和阿里音乐董事长宋柯:假装做音乐20年

➤ 阿里音乐:前脚送走刘春宁,后脚迎来高晓松

➤ 网易云音乐高级总监王磊离职 加盟太合音乐旗下百度音乐任总经理

➤ 史记《村上春树与鲍勃传》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 ,颁给了音乐人

➤ 视频:李连杰赵薇云集三亚为乡村教师,马云高晓松宋小宝重回课堂

➤ 陈紫妍受邀主持“河魂·河颂”门头沟永定河原创作品音乐会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不唱《一人饮酒醉》了

    大家送我一首《凉凉》吧

    万万没想到,李天佑最后一次的直播画面出现在《焦点访谈》上。

    粉丝们大可知足,毕竟“央媒不是你想上,想上就能上”;虽然打着马赛克,满屏的模糊都分辨不出他桀骜的脸。

    大约半个月之前,李天佑还叫“MC天佑”。

    “MC”原意是emcee,即主持人,也可以理解为 Micphone Controller,也就是“控制麦克风”的人,引申理解,就是控制人们跳舞心情,制造喜怒哀乐气氛的人。

    1月19日,风云突变,随着广电总局高司长的一纸禁令,直播平台YY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去MC化改名运动”。微博上拥有超过 750 万粉丝的李天佑也从善如流的去掉了 MC 的前缀。

    换个外衣可不像金蝉蜕壳般手法高明,永远不要小看有关部门的力量:脱了马甲照样认识你。

    2月12日凌晨,有媒体向直播平台确认,知名网络主播李天佑还是难逃一劫,已被有关部门要求全网禁播。

    要知道,这距离天佑以2000万元的天价薪酬从快手跳槽到火山小视频,才刚刚过去不到10个月。

    红也匆匆,凉也匆匆。

    1

    涉毒

    被全网封禁的原因,昨晚的《焦点访谈》给了我们翔实的答案。

    节目中揭露了网络直播中存在的乱象,其中重点提到主播天佑在直播中谈及色情话题张嘴就来,用喊麦形式详细描述吸毒后的各种感受。

    如你所见,这是一首“溜冰歌”,这里的“冰”是指冰毒。类似教唆吸毒的歌,天佑还有两首。

    《梦境溜冰》中,“溜冰”、“火打开,用力抽,猛飞一口是一口”“你一口,我一口,大家都是好朋友”这样的歌词已经可以拿去与PG one的《圣诞夜》正面刚了。

    大部分人民群众欢呼雀跃:大快人心!

    但这个时候,一定有自媒体大V及网友打抱不平:“喊麦也好,嘻哈也罢,它们都是一种文化,你可以不喜欢,但不能封杀,用行政手段干预文化市场是可怕的,是历史的倒退,就像三十年前邓丽君的歌被定义为黄色歌曲。”

    我理解这些普法爱好者的理性,我也赞同这一种观点:“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尊重你说话的权利。”

    但也拜托部分网友好好审题,这可不是喊麦文化与主流文化的分歧,这是教唆吸毒啊朋友。这些所谓的文化,血淋林地展览给明辨是非的成年人也许波澜不惊,但如果给懵懂的青少年欣赏,俨然是毒瘤。

    我们心里都清楚,毒品问题一直是不可逾越的红线。在邦哥看来,教唆吸毒甚至比吸毒可恶一百倍,涉毒了不封杀,还等着过年吗?

    2

    低俗

    抛开涉毒,谈谈低俗。这个词就更加吊诡了。

    “雅俗之争”向来对雅者不利。

    一大批占据思想高地的佼佼者把“尊重低俗”与“包容文化的多样性”画上了等号。尊重低俗会变成了某一种意义上的政治正确。如果我列举天佑歌词中的二三加以嘲讽,一定有一大批人无情地抨击我:

    你一个天天喝着洋咖啡刷着豆瓣知乎的文艺小青年,怎么能懂我们这些在城市与农村夹缝中艰难生存的人呢!你这就是高高在上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你这就是何不食肉糜!

    金星曾在2016年的一期《金星秀》上吐槽“喊麦”。

    对于网络上流行的诸如《穿上衣服滚》、《女人们你们听好了》等三观不正的喊麦作品,金星大呼“没有技术含量”、“俗”。而对于喊麦主播一夜动辄可赚几十万,她感叹道这一届观众实在闲得不行。

    《GQ中国》也在一篇文中对“喊麦”的艺术形式进行了细致的概括:

    这种被概括为“县城 DJ 音乐+拖拉机节奏+大嗓门+东北腔”的演唱风格,流行音乐界长期无视乃至鄙视。

    我联系了四位乐评人对喊麦发表看法,遭到一致拒绝。其中一位情绪激动地挂了电话:“对不起,我是一个正经严肃的乐评人,请尊重我的职业,谢谢。”

    天佑显然不服,自己曾在《吐槽大会》上为俗文化代言:“在苞米地里唱《我的太阳》,你可以,苞米不可以”。

    讽刺的是,他的内心深处对于所谓的“大俗”也没有绝对的信心。

    2017年9月,在综艺节目《明日之子》中,毛不易和MC天佑创新组合同台演唱《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在评委点评的环节,杨幂因称呼MC天佑为“喊麦哥”,遭到了天佑粉丝“佑家军”的大规模的恶意谩骂。而天佑更是回应称:我当时就想怼她!无赖节目组不让,还把我的麦克风给关了,毕竟人家大幂幂也是前辈。

    看到这一则新闻,想不到邦哥竟然在有生之年还能支持杨幂一回。

    要知道,我们管送快递的小哥叫快递哥,管送外卖的小哥叫外卖哥,管开出租车的师傅叫的哥,这都没什么问题。这些群体也欣然应允。

    所以是不是天佑觉得“喊麦”本身就是个俗的职业,就是低人一等的,所以才总觉得别人管他叫喊麦哥是在侮辱他?

    他何尝不想着漂白自己,他何尝真正认同过“俗本身”呢?

    说了这么多,可能有读者觉得无图无真相,那邦哥就试举一例——天佑的代表作《女人们你们听好了》。部分歌词如下:

    在这个社会上有很多女人提出来我要车我要房, 我很好奇的是、你们哪里值? 有什么勇气提出来这个要求?你有学历?长得漂亮?

    那么小永在这里问一句、又有几个不会做饭、又他妈有几个女人是处女? 我相信这个时候肯定有人会反驳我、不是处女不也是你们男人干的…

    男孩不知道怎么说, 这个时候男孩的父亲说:请问你的姑娘还是处女吗? 打过胎吗? 吃过避孕药吗? 跟别人同过居吗? 此时女孩的母亲无话可说。

    这样的歌词,我觉得只用“俗”来形容太便宜他了。这首歌充满了低智与恶趣味,充斥着男权的意淫与对女性的物化和消费。知乎上有答主这样评论:“只能说是白痴理论,词中更是无限双重标准,全都是针对女人的话,一种男人无错的态度,除了恶心人还有什么?之所以会火,不过是因为语句中安慰了loser们的心。”

    3

    发迹

    回过头再来看看李天佑的发迹史。

    小伙子94年生人,出生于东北锦州,初中文化,曾在校门口炸过串,卖过车,当过收银员,学生时代还曾是个小混混。在一部人物纪录片中他说,他是从底层不能再底层起来的。

    2014年,他开始从事网络直播,早期曾在聊聊语音上是一名活跃的MC,也成了快手的大红人之一。以喊麦的方式演绎的《一人我饮酒醉》、《女人们你们听好了》红遍网络,MC天佑跻身网红行列。

    值得注意的是,从初中毕业的卖烤串小伙儿成为MC天王,只用了4年,从文化鄙视链的最低端喊麦届一脚跨进了油光满面的主流娱乐圈,也只用了2年。

    似乎在一夜之间,天佑成了无数农村青少年的精神领袖,成了“鸡窝里飞出金凤凰”的标准模板;甚至在城乡结合部挣扎与浑噩的他们,觉得这是一条简单且可以复制的出路。

    天佑的生日,一夜收到了价值3百万的直播礼物

    知乎上有一个东北的哥们骂天佑,说他的侄子今年15,初三中考前,竟然趁着寒假偷偷跑到一个小主播家里学习喊麦。

    他的侄子对他父母说:“喊麦是他的梦想,他要成为天佑那样的超级网红赚大钱。”

    而现在在东北,像他侄子这样的,对喊麦有天赋的,或者自认为有天赋的孩子,有无数。

    这让我想起邦哥在初中的时候,一度迷恋韩寒的文采,更艳羡他在商业上的成功。我可笑地觉得自己也能成为他,靠着几首打油诗就能挣脱应试教育的枷锁,快速地到达彼岸。

    当然,回到现实中,连写个500字作文都费劲的我,很快清醒地认识到:不是每个人都能写出《杯中窥人》。这种认识固然痛苦,但不妨碍韩寒会继续成为我的文化偶像。

    如今,对喊麦有着执念的那位小侄子面临同样的遭遇。

    而我担心的是,当他发现他不会成为下一个天佑的时候,天佑已经潜移默化地植入了他的生活,天佑的一言一行也许会构筑了他的三观,他会把天佑当作他的人生偶像与榜样。

    而天佑,真的是一位好榜样吗?

    所以,我最想说的是:俗不可怕,俗的导向才可怕。

    救救音乐,也救救孩子

    当今社会,一个孩子的三观,不仅来自于家庭,来自于学校,更来自于媒体。我们呼唤媒体的职业道德,媒体似乎只关心滚滚的流量。站在时代风口的主播们与平台一拍即可:不管黑猫白猫嘛,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啊。教育用户吃力不讨好,迎合他们就好了啊。

    于是,一大批祖国的花朵被洗脑,聚成乌合之众一起高喊:我们才是大多数啊!艺术要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啊!

    可悲可叹。

    4

    资本

    自古“笑贫不笑娼”,商业上的成功足以掩盖一切。

    据不完全统计,李天佑的直播粉丝一共有2200万,每年这些粉丝为他贡献的收入在200万美元以上,天佑在公众场合曾经自曝年收入8000万,而且他强调“税后8000万”。

    就在一个多月前的2018年跨年晚会,浙江卫视邀请了天佑作为压轴嘉宾,同场的台湾天后蔡依林的酬劳是340万,而天佑明码标价:500万。

    这并不意外,在2017年11月曝光的一份网红主播出场费明细表中,我们看到天佑的身价远远超过其他主播,以最高身价位列榜首。

    其中天佑的日代言费高达数百万元,通告费20万,网剧和电影拍摄为80万。代言与商演也纷纷找上门来,光去年天佑就代言了观致汽车、手游《五行天》、页游《神魔传说》等。

    可想而知,此次的一纸禁令让天佑的现东家火山小视频与老东家快手双双损失惨重。

    那些直播平台背后的资本方同样心如刀绞。他们其实并不在乎MC们的观众是谁,只要关注量足够大,就足够吸引资本方把钱砸入直播市场。在不论网络平台还是主流媒体都只看流量的生态下,资本首先盯准了三线城市的庞大的底层群体。

    低俗能称霸王,并不是因为低俗代表了百姓的文化而被喜闻乐见,而在于制造了低俗,就能够吸引百姓的眼球,而粉丝的关注和消费的冲动,就是娱乐资本通过直播变现盈利的最重要基础。

    当我们静下心来想一想:靠着低俗无下限,在短短一个小时收入上百万,是对所有辛勤劳动者最大的亵渎,是这个时代最大的荒谬。

    这次的整治与监管,算是给民族的文化自信一个简单回答吧,希望能重拾纯净商业市场的信心与良心。

    本来写到这就算收尾了,刚刚无意翻到一则旧闻,分享给大家:

    2014年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 主席特别强调文艺作品不能低俗。

    对此,赵本山很认真地说:“我认为主席这一点讲得非常好。我早在十多年前,就提倡‘绿色二人转’,抵制低俗。主席讲话精神,会让我们二人转在新的起点上实现新的提升。”

    听说天佑与本山女儿打得火热,

    但愿“老丈人”的人生经验能给他带来一点帮助吧。

    作者:夏X,听说他自己有一个公众号:“思和诗”(ID:si—sh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