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文:网剧要革电视剧的命?

网剧暂时还是化外之地,凡是电视里不能大张旗鼓播出的,都是他们紧紧抓住不放的:举凡警匪,罪案,灵异,鬼神,性爱,算命,破尺度言说,重口味镜头…都是其强项。

日前,爱奇艺CEO龚宇宣布刘春与高晓松加入,加上首席内容官马东,形成三大工作室。

  马东工作室之网络热播剧《灵魂摆渡》第二季已上马。自制剧目还有,讲述去势未净的太监故事的《宫里那些事儿》,和叫兽易小星合作的《高科技少女喵》,以及源自日本的系列剧《奇妙物语》。刘春工作室已启动3个项目,分别为《心理罪》《同居损友》《非常道》,还有如《史上第一混乱》《猜凶》《十宗罪》等其他项目。高晓松即将结束与优酷合作的《晓说》,转到爱奇艺打造新栏目《晓松奇谈》。

  从传统心理定势来说,电影一直在电视剧面前有“高人一等”心态,某些电影演员显示江湖地位的一个标志是“从来没拍过电视剧,也不打算拍”。然而,在异军突起的视频网站那里,却一开始就视电视剧为香饽饽,而对电影意兴阑珊。因为网络的商业价值和成就感皆拜流量所赐,而电视剧的篇幅和抓人感最便于创造流量。在网络挥舞着支票本杀入之后,电视剧走进了又一个黄金时代。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上一刻,电视剧因网络争购而如虎添翼;下一步,电视剧因网络“觉醒”而前景莫测。过去几年,视频网站经历了恶性竞争将电视剧版权推向天价,又因负担沉重而突然撤火的过程。不买版权不行,没流量。纯靠购买也不行,没钱赚。短暂迷茫之后,视频网站纷纷选择了“版权+自制”的模式。实际上,在网站举起“自制”大旗的那一刻,电视剧就已经分裂成了传统电视剧和网络剧两种形式。2014年虽非网络自制的元年,却是各家加大研发力量、死拼主动权的一年。对于传统电视剧行业来说,最爱从网站那儿听到的是“买”字,不过今后的趋势是,他们将越来越多地受到网剧的威胁,只有真正符合网民趣味的剧能卖上好价钱,其他作品要么无人问津,要么低价甩卖。

看看爱奇艺自制内容的名单,传统剧在网上的劣势一览无余:1,网剧暂时还是化外之地,凡是电视里不能大张旗鼓播出的,都是他们紧紧抓住不放的:举凡警匪,罪案,灵异,鬼神,性爱,算命,破尺度言说,重口味镜头…都是其强项。2,网剧对网民的研究和引导,对年轻人群中的潮流和爆点的敏锐发现,都是传统剧所不能比拟的。传统剧只是一帮“高龄”从业者试图接近年轻人,而网剧的主创人员本身就是年轻人,其间差别不可以道里计。今年以来,以《灵魂摆渡》和《探灵档案》为代表的网络自制剧显示了澎湃的生命力,传统电视剧行业不能没有“狼来了”之警醒。

世界是电视观众的,也是网络观众的,但归根结底是网络观众的,因为渠道和载体的更迭不可逆(电视将以网络电视的名义延续)。传统小说已经被网络小说掏空底座,传统剧如果不能适应碎片化、强刺激的新业态形式,前景也不乐观。原先还有个分工:网剧“下三滥”,电视剧“高大上”,“一剧两星”政策斩断了大剧的生存链条,加速传统剧向下和网剧的融合,这等于是总局助了视频网站一臂之力。预计在不久的将来,黄种大吕式的内涵剧将和今日之歌剧、舞剧、古典音乐一样成为高雅艺术,要么被国家养起来,要么在市场里艰难度日,要么干脆亡国灭种。对于热爱经典电视剧,希望“高大上”血脉留存的人来说,这是一次目不忍视的惨痛演变。无论从政策引导,还是商业竞逐来说,“生产快乐,言不及义”是惟一宗旨,网剧要革电视剧的命。

作者:李星文   新浪名博,北京青年报评论员,著有《黄金档–温暖中国人心灵的40部电视剧》《我的影评不撒谎》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