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基金会:世界在变好 | 人工智能带来个性化医疗服务

人工智能将再次改变未来生活方式,类似“碳云智能”的一系列数字生物技术公司运用大量健康数据为用户提供个性化医疗服务。此外,其他领域也在发生积极变化。全球贫困问题一直牵动人心,源于比特币的区块链为缓解贫困问题提供新的思路,有希望改变现状。越南投放可抗登革热病的蚊子防止登革热病毒传播。此外,Facebook创始人Mark Zukerberg与妻子Priscilla Chan共同创立的非营利医疗研究机构Chan Zukerberg Biohub出资5000万美元给疾病研究人员,旨在治愈、预防、控制所有疾病。

人工智能(AI)进军个性化医疗服务

世界在变好 | 人工智能带来个性化医疗服务

中国最引人注目的生物技术公司之一依靠人工智能(AI),试图改变健保服务的未来。

2015年,中国基因组研发机构华大基因的联合创始人王俊离职,在深圳创建了一家名为iCarbonX的医疗科技公司。华大基因现已成为一家领先的基因组排序机构,与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建立了紧密合作。而王俊的iCarbonX正寻求创建客户的“数字”或虚拟健康资料库,以确定他们患各种疾病的风险,接着提出降低这些风险的方案。

在碳云智能公司主办的数字生命发布会上,创始人王俊宣布,这家位于深圳的公司已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七家技术公司结成联盟,这些公司擅长收集不同类型的健康数据。这一联盟将会使用算法来分析基因组、生理和行为数据。此外,许多中国人已经习惯于使用微信和其它社交媒体分享信息。通过移动应用碳云智能搭建的平台则能无缝集成不同类型的数据。而更多更广的数据意味着更智能的AI,并更精确地为消费者提供个性化的健康和医疗建议。运用未来搭建的平台,用户能记录自己的饮食和运动水平,以及其它任何生理和生命体征数据,并得到有关吃什么、何时睡觉和锻炼方式的建议,从而最有效地得到健康生活方式指导。

区块链可以实现赤贫人口经济身份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发展中地区人民享受不到全球技术创新与手机支付的好处,几十亿赤贫人口与贫穷作斗争。虽然很多机构都有努力地帮助解决贫穷问题,但其基本问题需要创新性解决方案。所有机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United Nation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和相关项目缺乏贫穷地区人们的数据,因为他们无法提供身份证明,就无法从根本上打破贫穷的恶性循环。

为实现SDG,可以用到区块链。区块链源于比特币,却不限于比特币。区块链就是分布式账本,可以改变传统系统和数据库。基于共识和信任网络的分布式账本非常适合解决以上问题。区块链应用铺天盖地,影响着发展中国家;从华尔街银行到跨国企业的供应链;从产权管理到美国医疗。更多区块链解读:www.yangfenzi.com/tag/blockchain

解决贫困问题,区块链技术提供现实基础,可以为穷人提供可用的金融服务档案。保证穷人经济身份的更新和统一,使穷人与其他机构的交易和档案得到广泛认可。

传统观点忽略了经济身份,即使区块链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至少可以提供新的思路。互联网没能解决贫穷问题。但是区块链有希望改变现状。

越南释放反登革热病蚊子

越南释放反登革热病蚊子

登革热是地球上最致命的蚊媒传染病之一。世界卫生组织(WHO)称,现在全球有 25 亿人生活在登革热病原体可接触到的环境下,另外该组织预计,每年全球会有 5000 万到 1 亿人感染该病。

越南一直是登革热病的重灾区。2017年越南卫生部将在越南投放可抗登革热病的蚊子。研究人员在该种蚊子中加入了沃尔巴克氏体属–一种可防止登革热病原体传播的细菌。研究表明,这种细菌提可以防止黄热病、西尼罗河病毒、登革热等疾病病原体复制的发生。此前相似的方法在越南也被用于防止登革热和寨卡病毒传播。

扎克伯格夫妇出资5000万美元支持疾病研究

Facebook创始人Mark Zukerberg与妻子Priscilla Chan

Facebook创始人Mark Zukerberg与妻子Priscilla Chan共同创立的非营利医疗研究机构Chan Zukerberg Biohub宣布,将出资5000万美元给疾病研究人员。

Biohub与湾区多家知名大学有合作,包括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以及斯坦福大学。在符合Biohub “治愈、预防、控制所有疾病”这一目标的前提下,研究人员的可选领域非常广泛,从器官打印到细胞集结等,都是可以的。Biohub的目标非常远大,它关注所有疾病,而不只是希望取得某项重大的科学成就。Biohub还有其他几个大型倡议,比如抗击登革热和寨卡病毒传播的传染病倡议;以及全球性的人体细胞地图绘制项目Cell Atlas,研究人员希望通过剖析人体细胞来了解疾病的起因,探索新型治疗法。

【文/陈俊涵 盖茨基金会(微信ID:gatesfoundation)】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综合整理报道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碳云智能CEO王俊:十亿美金估值,专注人类基因数据生态

➤ 叶三:丁香园开办的线下全科诊所“丁香诊所”的五个故事

➤ 李彦宏:当前医疗领域的瓶颈是数据而非技术 百度医疗科技大事记

➤ 拿到腾讯、中源协和1亿美金投资,王俊说碳云智能要帮老百姓长寿

➤ 除了AlphaGo,Google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要进军医疗保健领域

您可能还喜欢…

3 Responses

  1. 盖茨2017年度公开信说道:

    2017年度公开信,2017年2月14日

    亲爱的沃伦:

    10年前,当得知你要向盖茨基金会进行捐赠时,我们激动得说不出话来。那是任何个人给予他人金额最大的单笔赠款。

    我们那时候就知道有义务向你提供一笔丰厚的投资回报。

    当然,慈善与商业不同。我们没有销售收入和利润可供展示,也无法向你汇报股价。但有些数字我们却一直在密切关注,并且使用它们来指导基金会的工作方向和衡量工作进展。

    许多致力于拯救和改善生命的其他组织也树立了和盖茨基金会同样的目标。基金会与他们携手并肩来展开这方面的工作。因此许多我们所关注的数字着眼点不仅包括盖茨基金会的工作进展,也包括全世界所取得的进步——还包括我们如何看待自身所扮演的角色。

    沃伦,你的捐赠让基金会的财力增长了一倍,这使得我们能够扩大在美国教育方面的工作,支持小农户,以及为贫困人群提供金融服务。但在这份年度公开信中,我们将与你分享基金会在全球健康方面的工作——因为这是我们慈善事业的出发点,也是我们日常工作的绝大部分。

    我们将使用一些数字来展开这份信函的内容,而基金会的工作正是由这些数字所驱动。让我们首先来看看最重要的一个数字:

    比尔·盖茨(以下简称“比尔”):如果只用一个数字来说明最贫困人群生活的改善情况,那就是1.22亿——它代表自1990年起被挽救的儿童人数。(比尔:沃伦,你曾经说过:“价钱是你所付出的,价值是你所得到的。”没有比这一数字更大的价值了。)

    梅琳达·盖茨(以下简称“梅琳达”):每年9月,联合国都会公布上一年度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人数。每年看到这一数字都会令我揪心,但也同时给予我希望。那么多孩子的生命不断地在逝去,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但每一年都有更多的孩子活了下来。

    比尔:2015年存活的儿童人数比2014年多。2014年存活的儿童人数比2013年多。这一数字每年都在增长,如果全部加起来,在过去25年中共有1.22亿名五岁以下儿童的生命得到挽救。如果儿童死亡率一直保持在1990年的水平,这些孩子是无法活到今天的。

    梅琳达:这是我们最喜欢的一张图表,它显示自1990年起儿童每年死亡人数已经下降了一半。

    (比尔:这是我做的《经济学人》杂志的剪报。儿童死亡人数下降的速度正在变快:比之前预测的速度还快。)

    比尔:梅琳达和我20多年前就开始关注儿童死亡率的图表。你也知道,我们前往非洲去看野生动物,但被那里贫穷的景象所震惊。回到美国后,我们开始阅读相关资料。让我们感到吃惊的是,数百万非洲儿童那时正被痢疾、肺炎和疟疾夺去生命。而富裕国家的儿童不会因为这些疾病失去生命。非洲儿童之所以丧命是因为贫穷。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一件事情。(梅琳达:这是我们婚前的事情,但那次旅途中的所见所闻从那一刻起奠定了我们后来婚姻的基调,使我们成为了志同道合的伴侣。)

    梅琳达:正是拯救儿童生命这一目标开启了我们的全球工作。虽然拯救儿童生命本身就是目的 ,但我们之后了解到这样做也能带来其他方面的好处。如果父母坚信他们的孩子能够存活——如果他们有能力计划怀孕时间和安排怀孕间隔——那么他们就会选择少生孩子。

    比尔:当一位母亲可以选择生育孩子的数量时,她的子女就会更健康,获得更多营养,心智能力也会更高——父母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和财力花在每位子女的健康和学业方面。这样家庭和国家才能脱贫。挽救生命、更低的出生率和终结贫困之间的这种关系是我和梅琳达在全球健康方面所获得的最重要的一个早期经验。

    梅琳达:这也是为什么降低儿童死亡率是我们工作的核心。基本上所有社会进步——营养、教育、避孕药具的普及、性别平等、经济增长——都会使得儿童死亡率图表中的数据取得进步,而每一点这样的进步也体现出社会的进步。

    比尔:2001年在我向你的一群朋友谈论降低儿童死亡人数之后,你告诉我盖茨基金会所秉持的价值理念与你的价值理念相符。而沃伦,拯救儿童的生命也与你的另外一个最重要的理念相符:要明智地使用资源,在能避免的情况下绝不浪费金钱。

    (梅琳达:谁会在度假的时候还带着麦当劳的优惠券?也只有你!)

    还记得我们在香港旅行时决定在麦当劳吃晚餐的那场大笑吗?你说你来请客,接着把手往口袋里一揣,竟然掏出了几张优惠券!梅琳达刚找出这张我和这位“豪客”的合影,它让我们想起你是多么在意生意做得是否划算。正因如此,我们才希望你看看这个数字——1.22亿。拯救儿童的生命是慈善事业中最划算的一笔生意。

    梅琳达:如果我们细分这笔生意,其中最划算的当属疫苗。目前儿童基本疫苗的覆盖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86%,并且最富裕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差距为历史最低水平。儿童死亡人数下降最大的原因就是疫苗。
    (比尔:这张鼓舞人心的图表来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这是你的投资产生实质效果的一个例子。)

    梅琳达:疫苗是极佳的投资。目前五联疫苗可以让儿童一次性免疫五种致命感染,在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 the Vaccine Alliance)援助国家所需要的费用为每剂不到1美元。

    比尔:而在儿童免疫接种方面每投入1美元,你将获得44美元的经济效益。(比尔:我们相信这样的投资相当于30年前买入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这包括避免当孩子生病,家长无法工作对家庭所造成的损失。

    梅琳达:刚开始我们不能理解为什么有孩子无法获得疫苗。我们那时想得太天真了。服务大众并不存在市场激励,之前我们并没有明白这一点。

    比尔:穷人孩子想要获得疫苗,市场起不了作用,因为他们的家庭无法负担相应费用。但这一点让我们的工作有了一个切入口。如果我们能够建立一个购买基金让制药公司拥有足够多的客户,那么这些公司就会因为市场激励的存在来研制、生产疫苗。

    梅琳达:这就是慈善的魔力。因为慈善不需要财务回报,所以慈善能够达成商业所不能做到的事情。但是慈善的力量也是有限的——在需求得到完全满足之前资金就可能枯竭了。这也是为什么要想产生可持续的改变,企业和政府必须发挥相应作用。

    比尔:因此我们与企业和政府携手,一同设立全球疫苗免疫联盟,旨在向全世界每一个儿童提供疫苗。该联盟将负责研发疫苗的公司、负责提供资金的富裕政府以及负责将疫苗送到大众手中的发展中国家进行接洽。自2000年起,该联盟已经帮助全球范围内5.8亿名儿童接种疫苗。美国是该联盟最大的捐助国,其他捐助国有英国、挪威、德国、法国和加拿大等国。这是富裕国家对世界其他地区所做出的最伟大的贡献之一。

    梅琳达:但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仍有1900万名儿童尚未获得完整的免疫接种,而他们当中的许多孩子还生活在冲突地区或偏远地区。他们的政府必须更加努力,为这些孩子接种疫苗。这一点对于再次将儿童死亡人数减半这一目标而言至关重要——我们需要在2030年前将儿童死亡人数降低到3百万以下。

    比尔:我们有能力达成这一目标,但需要了解更多情况。儿童死亡率图表代表着巨大的成功,但它也掩盖了一些我们目前没有取得太多进展的领域。比如这一庞大的数字:

    比尔:去年,大约100万名婴儿在出生当天死亡(梅琳达:人一生中最危险的时刻就是降生后的24小时。),而在出生第一个月内死亡的婴儿共有250多万。由于总体儿童死亡人数下降,新生儿死亡比例随之上升。新生儿死亡人数目前占儿童死亡总人数的45%,而1990年该比例为40%。

    从下面的饼状图中可以看出,超过一半的新生儿死亡原因主要有三个:败血症及其他感染;窒息,即新生儿无法获得充足的氧气;以及早产,即婴儿提前出生。

    梅琳达:数十年来,医疗专家都一直在努力防治这样的病症,但效果不佳。当一个巨大挑战来袭而你又没有答案的时候,关键得问:“有没有其他人在这方面做得好?”

    (比尔:Gapminder是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创立的网站,该网站是我们了解全球健康领域和发展事业实际情况的渠道之一。)

    比尔:没错,这是我在Gapminder.com上找到的一张图表,该表与我们在全球健康领域所做的许多工作相关,它表明健康与财富呈函数关系。当财富增长时,健康状况也会得到改善,这一关系在全球各国表现得非常一致。但是新生儿死亡率这一数据却存在着极大的方差,这种方差不仅仅体现在新生儿死亡率与收入的关系上。表中存在一些积极的异常值:有些贫穷国家比更富裕的国家做得好,并且比其他贫穷国家做得好得多。

    梅琳达:看到那些国家找到方法真是让人异常兴奋。2008年至2015年,卢旺达这一非洲最贫穷的国家将新生儿死亡率降低了30%,该比率下降到了千分之十九。而马里虽然和卢旺达有着类似水平的国内生产总值,该国新生儿死亡率却为千分之三十八,为卢旺达的两倍。

    卢旺达都采取了哪些行动呢?卢旺达所采取的行动成本之低,任何一个政府都能负担得起:在婴儿出生的头一个小时和前六个月完全采用母乳喂养;使用卫生的方式切除脐带;以及使用袋鼠式护理:通过母婴皮肤接触来提升婴儿体温。这些操作都能够大大降低新生儿死亡人数。

    比尔:但卢旺达所取得的成绩不仅仅是因为这些操作本身。我们目前正在为印度的一项研究提供资金,该国开始采用接生注意事项清单。这让情况得到了一些改善,但是只有当拥有正确工具、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参与到接生工作才能产生实质效果。卢旺达的秘诀在于专业医护人员参与接生的比率比原先增长了一倍。

    梅琳达:我亲眼目睹过这些举措是如何挽救生命的。我在马拉维的一家医院,当时一名护士抱着一名窒息的女婴冲了进来。女婴全身发紫,医护人员使用了一个价值五美元、简易的呼吸袋和面罩装置对她进行心肺复苏。接着他们把她放在婴儿保温箱中,她身旁是一名同样窒息的男婴。医生告诉我女婴会活下来,但是那个男婴由于是在路边分娩的,已经回天乏术。我看到他艰难地喘着气。那一幕直到今天仍然令我感到心痛。

    比尔:助产人员能够拯救数百万名婴儿的生命。但是有些婴儿窒息的病例连专业人士都束手无策,原因在于我们仍然不够了解造成婴儿窒息的原因。

    梅琳达:六七年前,比尔说:“为什么我们不能对这些死婴进行尸检来找出死因呢?”他的这一建议惹恼了一些卫生官员。

    比尔:他们说:“我的老天,这绝对不行!”一个医疗领域的知识黑洞就摆在我们眼前,但对于我们想要刨根问底的行为,这些官员似乎认为是对死者的冒犯。还好有一位研究人员找到了如何最大程度降低尸检破坏性的方法,而且当我们询问家长是否同意尸检的意见时,他们中的大多数表示愿意。(梅琳达:我先生单刀直入解决问题的方式可能会让人感到不快。)

    梅琳达:悲痛中的人们通常愿意为找到解决方案而努力。

    比尔:2016年7月12日,图中的这名男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户人家出生。三天以后,男婴去世了。而他的父母友好地允许我同在尸检现场。(比尔:他的父母决定将悲痛化为他人的希望。)

    梅琳达:比尔访问的站点属于儿童健康和死亡率防治监测网络(Child Health and Mortality Prevention Surveillance Network,简称CHAMPS)的一部分。该网络搜集儿童生病和死亡原因的数据。站点医生获得组织样本后,便开始分析可能造成婴儿死亡的原因。接着他们可以将样本寄送到亚特兰大的疾控中心,那里的病理学家可以使用特殊的染色剂和核酸测试来找出世界上任何一种可能导致婴儿死亡的病菌。20年前,连最富裕的家庭都用不上这一技术,而如今它却可以拯救最贫穷家庭的婴儿。

    比尔:这一研究对于拯救更多的新生儿至关重要。仅仅了解新生儿死于窒息、败血症或是早产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找出造成这些病症的原因,这样才能找到合适的工具来进行防治。沃伦,这是我们所资助的最令人兴奋、事关重大的工作:解决谜团来拯救生命。

    梅琳达:这是另外一个与儿童死亡率图表相关并给我们带来挑战的数字。营养不良(梅琳达:营养不良不仅仅是指挨饿。)是造成45%儿童死亡人数的部分原因。

    营养不良不等于挨饿。营养不良的儿童有可能获得足够的热量,但是无法获得适当的营养物质。这使得他们更容易患上肺炎或者痢疾这样的病症——也更容易因为患上这些病症而死亡。(比尔:一个严重营养不良的孩子死于肺炎的概率是正常孩子的九倍。)

    但是更好的营养状况不仅仅只能预防死亡。

    比尔:当我第一次到非洲旅行的时候,我会跟村子里的小朋友见面,然后试着猜出他们的年龄。我经常猜错,这让我感到惊讶。我认为只有七八岁的孩子告诉我他们已经十二三岁了。

    这张照片是一组来自坦桑尼亚的九岁小朋友们,他们的身高都不到同龄人的中位数。由于发育不良,他们没达到健康身高,这是因为他们的膳食中缺乏关键的营养成分——或者由于他们的母亲在怀孕时营养不良,造成他们营养物质缺失。

    营养不良扼杀了地球上人类绝大部分的潜能。发育不良的儿童不仅仅是比全球的同龄人矮,在认知发展方面也落后于他们,而这会限制这些孩子们一生的发展。在全球健康领域营养是被忽略的最大发展契机,它能够释放出一波又一波的人类潜力——但仅有百分之一的国际援助投入到了基本营养方面。

    梅琳达:有不少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在婴儿出生的第一个小时和前六个月完全采取母乳喂养是第一项也是最简单的干预方式。这将给儿童营养状况带来长期的好处。专家们也在探寻如何培育出具备更高营养水平的农作物,以及如何在食物供应里添加关键的营养物质,比如在食盐或者食用油中进行添加。

    比尔:这些都是颇有前景的方法,但是营养问题仍然是全球健康领域最大的谜团之一。国家变得富裕之后营养状况会得到改善,但是与新生儿存活率不同,我们在营养状况方面并没有看到明显的积极异常值——没有一个贫穷国家的儿童是普遍营养充足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目前在这一领域为更多的研究提供资金,并敦促各国政府做同样的事情。关于营养的重大发现就在前方等着我们。当研究人员找到它们之后,会有更多儿童充分发挥出自身潜力,而这将改变全世界。

    梅琳达:这是另一个我们密切关注的数字。在发展中国家,超过3亿妇女使用现代方法避孕,这在历史上尚数首次。这一数字达到2亿历经了数十年,而从2亿达到3亿只用了13年的时间——这在拯救生命方面影响重大。(梅琳达:沃伦,当我第一次公开宣传家庭生育计划时,你发给了我一条信息:“有胆识,做得对。”我还保留着那条信息。)

    比尔:在发展中国家,如果妇女两胎间隔时间为三年或更久,那么胎儿顺利成长到一周岁的几率就能增长一倍。从长期来看,妇女使用避孕药具以及安排怀孕间隔的能力成为降低儿童死亡人数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沃伦,你曾把自己的投资理念与泰德·威廉姆斯的棒球击球理论进行比较。威廉姆斯等待的是合适的投球,你等待的是合适的交易机会。而沃伦,我所讲的这些正是这样的机会。同疫苗一样,避孕药具是史上能够拯救生命的最伟大的创举之一。

    梅琳达:避孕药具也是史上最伟大的除贫创举之一。当妇女能够计划怀孕时间和安排怀孕间隔,她们就更有可能在学业方面取得进步,获得工资收入——那么她们就更有可能拥有健康的子女。

    比尔:她们孩子的数量也更有可能控制在她们的抚养能力范围以内。这会减轻政府公共服务的负担,让更多的女性成为劳动力,政府也会有更多的资源用于儿童教育。

    梅琳达:当健康、受过良好教育的一代年轻人加入劳动力后,整个国家就走上了脱贫的道路。但这一切的发生绝非偶然。过去50年中每一个成功脱贫的国家都扩大了避孕药具的普及程度。

    比尔:刚建立基金会那会儿,我低估了避孕药具帮助家庭脱贫的能力。我认识到这一点是因为梅琳达很会讲故事——这包括她提取故事素材的能力。当我还在微软上班的时候,她每次外出考察回来都会与我分享途中的所见所闻。(比尔:每次梅琳达外出考察的时候,她会跟所有人交流并带回一些无法从图表中获取的见解。)有一次数据上说家庭生育计划诊所“储备充足”,但梅琳达了解到这些诊所实际上只提供避孕套,而大部分女性都不会要求她们的另一半使用。

    梅琳达:那次旅途中跟我交流过的妇女大都提到了避孕药具。我还记得在尼日尔碰见的一位名叫萨迪的母亲,在我们交谈时,她的六个孩子都在争相引起她的关注。她告诉我:“如果让我再生孩子是不太公平的,我连抚养现在这六个都很困难。”

    在肯尼亚的一个贫民窟,我遇见了一位叫玛莉的年轻母亲,她使用废牛仔裤布料制作背包并出售,以此为生。她邀请我到她家中做客——那是她平日缝纫布料和照看两个年幼孩子的地方。她使用避孕药具的原因正如她所说:“日子过得艰难。”当我问道她丈夫是否支持她这样做时,她说道:“他也知道日子过得艰难。”

    比尔:目前发展中国家仍有超过2.25亿名不希望怀孕的女性无法获得避孕药具。印度北方邦最近一份对年轻人的研究表明,64%的20岁以下的已婚女孩希望能够推迟怀第一胎的时间,但是只有9%的受访者使用了现代的避孕方法。

    梅琳达:“家庭生育计划2020”是盖茨基金会参与的一个全球合作伙伴项目,该项目计划在2020年之前将能够获得避孕药具的女性人数再提升1.2亿。我们目前重点关注南亚和非洲,在这两个地区分别只有三分之一和少于五分之一的女性使用避孕药具。

    比尔:这一数字在过去四年中增长幅度最大,但如上图所示,任务时间已经过半,但目前我们只完成了既定目标的四分之一。我们需要提速。

    梅琳达:目前的挑战在于要在避孕药具方面给女性提供尽可能多种选择,这样她们能够从中挑选符合自身情况的避孕方法。

    最新的一种方法是一款药效可持续三个月的避孕针剂,装置非常小巧,药物和针头合起来不过巴掌大小。该针剂操作便捷,光是设计本身就有助于避孕药具的普及。我与一位带孩子来打针的女性交谈时,她说:“我的打针问题该如何解决呢?为什么我要在如此炎热的天气里走上20公里路才能打到针呢?”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医疗人员会去她的村子给她打针,她再也不用去遥远的诊所找护士了。未来她还可以在家里给自己打针。

    比尔:这些改变正在发生,而这令人振奋。但是我们还面临一个“老大难”的挑战:如何确保人们理解避孕药具拯救生命、终结贫困的作用。

    梅琳达:公众倡导者十分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过去扮演了这样的角色。但最好的倡导者莫过于当地社会中德高望重的人士。几年前在塞内加尔的时候,我拜访了几位伊玛目,他们当时说到避孕药具符合伊斯兰教的教义。其中一名年轻伊玛目的几个孩子年岁相差很小,他告诉我们:“我的妻子死于难产,这都是我不让她使用避孕药具造成的,而现在只剩我独自抚养我们的孩子。”说完他的泪水便淌了下来。如今他通过分享自己的故事拯救着他人的生命。

    比尔:男性的支持很关键,特别是丈夫的支持。但是还有一点也很关键——那就是其他女性的支持。

    比尔:贫困是性别歧视的帮凶。(比尔:这句话是博诺曾经对我说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在用词表达方面颇有一套。注:Bono,本名保罗·大卫·休森)社会越穷,女性的权力就越弱。女人是否可以出门,是否可以和其他女人交谈,是否可以工作挣钱,这一切都由男人说了算。男人还能决定是否可以打女人。世界上最贫穷社会中男权至上的现象让人瞠目结舌。

    梅琳达:这对社会也危害不小。限制女性的权利会让所有人都贫困。好在当一个社会变得更加富裕时,女性在该社会中的地位也随之提高。(梅琳达:女性权利和社会财富呈正相关。在性别平等方面做得最好的国家有丹麦、瑞典和挪威。男权至上最严重的国家有尼日尔、索马里和马里。)但是如果一位生活在贫穷国家的年轻女性等到国家富裕那天才能获得更多的权利,又有何意义?她当下要如何争取到更多权利?

    比尔:梅琳达和我一次又一次地发现社会的变革源于人们之间的交流——这正是女性团体的神奇之处。如果你去一个村里观察,很难看到男性团体中的所有成员之间互相分享信息。通常情况是村里有一位最大的领导、还有几位服务该领导的幕僚以及一群在这几位幕僚手下工作的人。这种等级制度扼杀了交流,让人们无法谈论真正重要的事。女性团体就没有这种阻碍,所以她们更擅长传播信息,推动变革。

    梅琳达:目前仅在印度一国,就有大约7500万名女性参与自助团体。我们希望能提升这个数字。也许这些团体成立的初衷是为了帮助女性获得贷款或分享健康实践,但是团体开始正式运作之后,女性成员可以自由决定未来的发展方向。这才是真正的女性赋权!

    比尔:让我们触动最深的一件事就是帮助印度的性工作者建立一个社会团体,让她们有一个可以谈论如何预防感染艾滋病毒的地方。我们这么做是希望她们互相鼓励,坚持要求客人使用安全套。但我们当初的设想还是太过局限了,这些团体除了帮助这些女性预防艾滋病毒感染以外,为她们在人文关怀方面也带来了非凡的裨益。(梅琳达:女性从何处获得发声的力量?从其他女性那里获得。)

    梅琳达:这些团体首先采取的行动之一就是帮助成员减轻耻辱感。这些女性受尽他人的排斥,唯一接受她们的只有彼此——减轻耻辱感以后,内心的创伤才会开始愈合。因此当比尔几年前告诉我他安排了与一些妓女会面时,我为他感到骄傲。我也这么做过。作为一名在民风保守的德州达拉斯长大,在天主教学校上学的女孩来说,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与性工作者会面,并且在会面结束后对她们产生钦佩之情。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比尔:沃伦,如果我们可以带你去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让你亲眼看看你的投资情况,那么我们很可能会带你去见见性工作者。我在班加罗尔见了一些性工作者,听她们述说自己的生活时,我落泪了。其中一名女性告诉我们,她被丈夫抛弃了之后开始从事性工作——这是养活她的孩子们的唯一办法。她所在社区的人们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逼迫她的女儿退学,这弄得她的女儿跟她势不两立,还以自杀相胁迫。

    那位母亲承受了社会的蔑视、女儿的怨恨、性工作的风险和去医院接受艾滋病毒检测的屈辱,在医院里没人愿意理她、碰她、与她交谈。然而在那次会面中,她却能带着尊严地向我讲述她的故事。这个团体中涌现出的女性领导是如此的坚强,对其他女性成员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梅琳达:这些社会团体根据他们成员的需求扩展其使命。她们为了彼此倾尽全力。她们设立快速拨号电话网络以应对暴力袭击。她们建立了鼓励大家存钱的体系。她们利用金融服务帮助一部分人创业,从而离开性工作岗位。

    比尔:让这些女性团结起来,互帮互助能够带来巨大的好处。而在团体成立的初衷——预防艾滋病毒感染方面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据多份文件证实,印度性工作者坚持要求客人使用安全套有效地防止了艾滋病毒向一般人群传播。对这些女性进行赋权让每一个人受益。

    梅琳达: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全球健康行动中的一大任务就是接受那些被社会排挤的人——向被边缘化的群体伸出援手,努力让他们回归主流。于我们而言,“所有生命价值平等”不仅仅是一个原则,也是一大战略。创造各种各样的新工具固然好,但如果没有推动平等事业,那就不是在真正地改变世界,只能算是做出了一些调整。

    比尔:当女性获得与男性同等的机遇,家庭和社会就会欣欣向荣。性别平等无疑会释放女性的潜能,但其实这也会释放男性的潜能。性别平等可以解放男性,使他们能够与女性成为平等的伙伴,从而受益于女性的才智、坚韧和创意,而不是将精力浪费在打压女性的这些天赋上。

    比尔:在过去25年里,极端贫困的人口减半。如此惊人的成就应该会让大家感到更加乐观才是,但是这一成就几乎不为人知。据最近的一次调查显示,仅1%的人知道我们消除了一半的极端贫困,而99%的人低估了这方面的进展。那次调查不仅仅是测试人们的知识;也是测试人们的乐观程度——而全球在这方面得分不高。

    (比尔:这是《经济学人》的一期封面。图中显示到2030年可能几乎没有人会处于极端贫困中。)

    梅琳达:乐观的心态极其可贵。我们永远都需要更多的乐观精神。但是乐观不是盲目地相信明天会自然而然地变好,而是坚信我们有能力创造更美好的明天。沃伦,我们在你身上看到了这种精神。不是成功造就了你的乐观,而是乐观造就了你的成功。

    在逆境中保持乐观尤其可贵,我们也经历了相当多的挫折。我们尚未研制出艾滋病毒的疫苗,或是一种有效的杀菌剂——一种女性使用后可以阻断艾滋病毒感染的药膏。这都让我们感到十分失望。而且我们还以为更有效的疟疾疫苗到今天早该出现了。

    比尔:另外我们在结核病领域也很久没有取得任何进步了。我们认为就快要找到一种极佳的全新诊断方法了,但是目前还未找到。研究人员在一款结核病疫苗方面正在取得进展,但我希望现在人们就能拥有这样的疫苗。

    最崇高的事业永远都需要更多资金。这也是为什么2008年金融危机对全球卫生事业打击如此之大。如果金融危机没有发生,我们可以从捐赠国那里获得远比现在多的援助。

    梅琳达:但是如果你保持乐观,失望归失望,你并不会因此得出世界正变得越来越糟糕的结论。

    比尔:我最喜欢的书籍之一就是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所著的《人性中的善良天使》。该书认为暴力从长期来看已经大幅减少。这一论点让人们大为惊讶,因为人们容易低估人类在这方面所取得的进步。事实上,从许多重要方面来看,我们正生活在人类历史上最好的时代。全球贫困在减少,儿童死亡率在降低,识字率在上升,全球女性和少数族裔的地位在改善中。

    梅琳达:很多人认为世界正在变得更加分裂,每个人都可以举出这方面的例子。但是纵观历史长河,分裂时期通常是在社会消化新的多样性时出现的。社会变得更加包容,拥有更多关爱是历史的大势所趋。这一趋势在全球医疗健康领域有目共睹,如今该领域正受到政府的重视和公民的支持。科学家也开始进入这一领域。(梅琳达:没有挫折,就不会有进步。)

    比尔:沃伦,这种对全球健康的重视来源于同理心——也正是促使你捐献财富、回馈社会的原因。

    梅琳达:我们正努力地带着你的同理心,加上你的乐观,融入科技,运用战略,与合作伙伴们一起拯救更多的生命。我们就是这样使用你的馈赠的。

    比尔:我要是说我们现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乐观,想必你也不会吃惊。

    梅琳达:我们比起以前也更加心急。

    比尔:特别是急着实现这个目标:

    比尔:公开信的结尾部分我们想谈谈我们心目中最神奇的数字——零。这是基金会每天都在为之奋斗的数字:零疟疾、零结核、零艾滋、零营养不良、零可预防死亡;穷人孩子和其他孩子之间实现健康零差别。

    梅琳达:对零的追求也许是我们慈善事业和商业的最大区别。在私营部门,企业的目标就是要持续经营。而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比关门停业更让我们开心的事了,因为这意味着我们的目标全部达成。

    比尔:小儿麻痹症(比尔:我去年在小儿麻痹症上花的时间最多。)离这个神奇的数字最接近。你我经常谈论小儿麻痹症。你儿时见过现在的孩子从来没见过的情景: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孩子拄着拐杖,依靠铁肺呼吸机呼吸的孩子的照片。20世纪70年代晚期,美国依靠疫苗消灭了小儿麻痹症,但它依旧在全球其他地方肆虐。

    为消除小儿麻痹症,在1988年诞生了全球消除小儿麻痹症倡议,当时每年有35万新增病例。

    去年有37例。

    梅琳达:这37个病例仅存在于尼日利亚北部以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部分地区。说实话,沃伦,我们以为小儿麻痹症到如今早该绝迹了。但是给冲突地区的孩子接种疫苗很难——而且危险。预防接种团队为了给每个孩子接种甘冒风险,我们感佩于心。扶轮国际(Rotary International)的坚持不懈也让我们深受鼓舞。他们早在我们加入之前就已经是这场战斗的中坚力量,而且冲锋陷阵,从未止步。他们明白从35万例降到37例已是惊人的成就,但只有达到零才代表成功。

    比尔:很快再也不会有孩子因为小儿麻痹症而跛腿,这令人兴奋。但是经常有人问我们既然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拯救生命,那么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精力在小儿麻痹症上。答案是因为根除小儿麻痹症将能拯救生命——因为零的神奇力量。当小儿麻痹症被根除后,原本用于小儿麻痹症的资金可以用来改善儿童的健康状况,而且从根除小儿麻痹症中学到的经验教训可以用来改进其他疾病的疫苗接种体系。

    梅琳达:根除一种疾病带来的振奋人心的效果也会惠及全球。高涨的乐观情绪会为全球健康事业引来更多的能量、人才和资金,而这会加强抗击麻疹、疟疾、结核病以及艾滋病所做出的努力。

    比尔:沃伦,当你宣布向我们基金会进行捐赠时,你要求我们要敢于放手一搏。为了根除小儿麻痹症,全世界正在奋力一搏。全球健康领域取得的很多成功都没人注意到,但小儿麻痹症不同。每个人都在关注。如果冲突地区的局势足够稳定,今年我们就将见证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例新增小儿麻痹症。

    梅琳达:沃伦,你是我们认识的最争强好胜的人了。(不然你怎么会因为桥牌输给你妹妹就把计分纸吃下肚?)但除却做生意……还有桥牌(梅琳达:沃伦,你说过如果监狱房间里的三名狱友都会玩桥牌的话,你不介意去坐牢!)……还有高尔夫球方面……你是我们认识的最慷慨的人,把你一生的所得都捐给别人,并信赖我们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我们深感这份责任重大。为了确保你的投资能够持续获得高回报,我们未来要比过去拯救更多的生命。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将你的资金东捐一笔,西捐一笔。我们一直在用它来构建一个合作伙伴的生态系统,通过分享彼此的聪明才智,改善人们的生活,消除疾病。

    比尔:盖茨基金会是这个生态系统的一员,但这个生态系统的范围远不止于此。它包括一个全球疾病数据库,帮助国家把钱花在刀刃儿上。它引导科研资源流向可以改善穷人生活的研究;吸引科学家进入全球健康领域,鼓励其他领域的专家将他们的发现用于抗击感染性疾病。

    建立这个生态系统是我们做过的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因为我们亟需这个系统来应对未来的挑战。小儿麻痹症虽难,疟疾则更难。生殖健康虽难,营养问题则是难上加难。拯救五岁以下儿童虽难,拯救新生儿则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任务。

    金属质感分割线

    然而,我们还是很乐观。生态系统不断增长的能力使我们有机会破解谜团,拯救生命——在这封信的结尾让我们展望一下光明的未来:

    小儿麻痹症将很快成为历史。我们在有生之年将得见疟疾被根除;再没有人会因为艾滋病而死亡;患结核病的人将减少;世界各地的孩子都将营养充足;发展中世界的儿童死亡将变得和富裕国家一样少见。

    我们不确定这些事件究竟哪一天会到来,我们不知道这些事件将来发生的先后顺序,但我们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未来将会让悲观主义者感到惊讶。

    感谢你的信任,沃伦。我们不会让你失望。

    ——比尔和梅琳达

    又及:人们总是问我们他们能如何支持抗击儿童死亡的事业——我们总是满怀信心地建议他们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捐款,他们一直以来出色地服务于全世界的家庭和儿童。我们希望您的捐赠将激励更多的人加入。

  2. 罕见病没法治疗?病人群体自筹钱资助基因疗法研究说道:

    罕见病患者的家人们开始自己组建“倡导团体”,为基础科研筹集经费,支持生物技术公司研发治疗罕见病的疗法。

    Joshua Frase 出生于 1994 年,出生后不久,他就被症断为X染色体连索型肌小管病。不同患者的严重性不同,但大部分小孩不到两岁就死了。他的母亲 Alison Frase 从那时便开始查找与这个疾病相关的研究,但是她没找到几篇关于这个疾病的文章。

    而且,当时所谓的“倡导组织”,实际对这个疾病一点儿也不了解。于是,在 1996 年时,她和她的丈夫 Paul Frase,一位前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运动员,一起建立了 Joshua Frase 基金会,用于提高大家对罕见病的认识。

    Alison Frase还记得那一刻,她第一次听说,基因疗法有希望治愈像他孩子一样的病人。那是2007年的一天,她正在家里的电脑上看视频,视频中是一只跛脚的小鼠。就在四周前,这只小鼠被注射了一段基因工程改造过的DNA,它携带了导致肌肉无力的突变基因的正常序列。当她看到跛足的小鼠开始抽动,最终,站起来向前行走时,她不禁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可能难以想象,你说,谁会为一只老鼠的视频而哭泣?”她回忆到。

    最终,Alison Frase 和哈佛的 Alan Beggs 合作,确立了病者登记册,并且鼓励患者家庭参与支持医疗研究。

    在小鼠实验之后,Alan Beggs和他的同事在2010年又发表了一篇文章,他们发现了一群拉布拉多犬也有 MTM1 突变,而且有肌肉萎缩相似的症状。Alison Frase 找到了其中一只在加拿大的拉布拉多犬 Nibs。把 Nibs 带回美国后,Joshua Frase 基金会帮助建立了以 Nibs 为亲本的肌小管性肌病犬种群,用于研究。

    这些拉布拉多犬也成为了华盛顿大学康复医学教授Martin Childers研究的重点。Childers和Beggs以及Généthon组织一起在这些狗中,进行了基因治疗,而且结果喜人。“我们发现,有一些狗整个病情逆转了。你都分辨不出它们是患有致死疾病的狗还是普通的狗。”这一结果于今年二月发表了。

    旧金山的一家公司准备今年进行临床试验,这将会是人类首次对于x染色体连锁肌小管性肌病的基因疗法临床试验。

    Frase家庭可以说是推动这种基因疗法可以进入临床试验的主要动力。近几年,基因疗法变得越来越安全和准确,在体内能够精准地定位到特定的序列,这带来了一系列临床试验中惊人的成就。

    罕见疾病治疗的倡导者,特别是像Frase那么坚定的家长,越来越多地支持基因治疗项目的开展。他们建立了倡导组织,为基础科研筹集经费,甚至建立了他们自己的生物技术初创公司,来开发现在还不存在的治疗方法。

    然而,2010 年,Joshua Frase 在 15 岁的时候去世了,虽然这已经比医生所预期的时间长很多了。尽管,他再也没有机会得益于这项治疗,Alison Frase 仍旧希望她多年的倡导和努力,可以让其他患病的小孩受益。

    和时间赛跑

    患者群体倡议者Laura King Edwards对基因疗法也很激动,因为基因疗法是从“根”上治疗疾病。尽管这对于他18岁的姐姐 Talor 可能已经来不及了,他姐姐患有一种罕见的致命神经疾病叫做巴藤病,“基因疗法的绝妙之处是从某种程度上说,你可以把任意基因加入到病毒载体中,然后修复它。”

    Taylor 本是一个健康向上的女孩,直到她 7 岁时,在 2006 年被诊断出巴藤病。这几年,她还一直坚持参加学校各项活动,跑五千米,参加达人秀比赛,Edwards说到。然而,现在的她已经完全失明了,而且已经失去了行走和交流的能力。

    就在 Taylor 被确诊的那一年,Edwards 和他们的妈妈 Sharon King 一起建立了患者“倡导组织”,名为Toylor’s Tale(泰勒的故事),专注于此疾病。在2011年,Sharon King联系上了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年轻研究员Steven Gray,他的实验室在研究对其他罕见病的基因疗法。两年后,Toylor’sTale 联合其他组织,筹集了足够的资金给Gray,用于研究巴藤病的基因疗法。

    去年 9 月,位于达拉斯的Abeona Therapeutics公司批准了这项来自Gray实验室的技术,而现在这项技术正在进行临床试验。Gray认为,越来越多的罕见病小孩家长和家庭成员开始对基因疗法感兴趣了,因为最近罕见病的临床试验十分成功。

    基因疗法的未来

    “用基因疗法来修正突变的基因,在罕见病群体中已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美国国家罕见病组织教育倡议部副主席Mary Dunkle说到,“‘治愈’罕见病,这样的说法相当诱人。”

    长期以来,很多罕见病治疗的研究,都是病人群体以及组织募集资金和基金得以进行的,Dunkle说到。“我们并不感到意外,这些罕见病小孩的父母亲,愿意做任何他们能做的事,只要能够救他们孩子的命。”她补充到,“对他们来说,时间每分每秒都在流逝,他们有强烈的紧迫感。”

    “我看到了一种改变,病人和家长们的改变,他们可以自己和疾病作斗争,支持新的治疗手段的开发。”他说。“并且,基因诊断的价格越来越便宜,很多疾病可以更早得被诊断和发现。”Gray补充说,“这样我们就能更早地介入治疗。”

  3. 美国国会创建区块链委员会,区块链应用曙光渐进说道:

    数字货币外,区块链技术还有广泛的应用范围。

    美国国会议员大卫·施卫克特(David Schweikert)正在向他华盛顿的同事积极宣传区块链技术。他认为,区块链将为社会创造巨大机遇,而为了防止政府“作茧自缚”,学习新技术或许是一剂良药。

    施卫克特是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共和党人,他和同事——科罗拉多州民主党代表贾莱德·波利斯(Jared Polis),最近创建了国会区块链委员会(Congressional Blockchain Caucus)。施卫克特认为,该委员会是为了响应国会山对区块链的热情而成立的。“国会议员们开始主动接触区块链,并且乐此不疲地谈论它”,波利斯说。“他们想了解更多,我们就创建了这个平台。”

    理解区块链技术需要一定的专业门槛,决策者对其有一些误解也在所难免。施卫克特认为,人们需要要意识到,除了臭名昭著的比特币之外,区块链还有很多应用空间。数字货币是区块链的处子秀,由于“出身不好”,很多决策者和政府官员一直对其有所顾忌。但施卫克特认为,一直抓住区块链的数字货币的“黑历史”不放,人们会错失利用区块链技术管理重要信息的潜能。

    区块链是分布式在线备案系统,也可以把它当作基于密码技术的网络交易账本。比特币是一套开源系统,它的主角是全世界范围的“矿工”。“矿工”通过专门的计算机来验证和记录交易,比特币则是他们劳动的回报。其他一些电子货币的原理跟比特币类似。

    目前很多机构在测试区块链技术,但他们并不是用它做数字货币交易。除了货币交易记录,区块链还能安全、永久地保存其他重要信息。比如,银行和金融公司可以用它来管理金融资产,区块链要比其他方法更有效。有人用区块链做比特币试验,有人则投身新兴的区块链软件平台“以太坊”(Ethereum),还有人应用私人或半私人化的区块链。

    国会议员们认为,政府也应该采用区块链技术。分布式账本要比传统的数据库更有优势,医疗记录、纳税申报、投票记录和身份管理等信息都能用区块链更有效地管理,波利斯介绍道。一些联邦机构和州政府已经在测试区块链应用了。比如,国土安全在用分布式账本追踪边界监控设备的数据。

    私人和公共部门对区块链服务的广泛需求催生了很多创业公司并吸引了上亿美元的风投。但在联邦和州政府的政策下,这一新生行业一开始就饱受摧残,数字商会(Chamber of Digital Commerce,CDC)创始人兼主席裴瑞安娜·宝盈(Perianne Boring)说道。

    资金转移服务属于多个联邦机构的管辖范畴,许可法规又比较混乱。据宝盈介绍,基于区块链的商业模式在挑战传统的金钱交易观念,很多公司在错综复杂的法律条款下显得无所适从。

    宝盈认为,金融科技公司是希望在“监管绿区”上,即沙盒(Sandbox,计算机术语,是在受限的安全环境中运行应用程序的一种做法),他们可以大胆地进行产品测试而无需担心触犯法律,英国和新加坡已经有这样的“监管绿区”了。目前国会没必要出台新律法,新律法甚至可能会扼杀创新,“国会要做的就是从此事中虚心求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