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初创企业越来越少 成功率越来越低

美国多位经济学家称,大公司扼杀小企业,导致美国创业环境堪忧。

美国初创企业越来越少 成功率越来越低

氧分子网科技讯 8月13日,近年来,美国初创企业数量越来越少,而且成功率越来越低,美国多位经济学家对此给出了两种解释。

初创企业数量20年减少7%

如果现在你能听到硅谷中人的谈话,不超过2分钟,肯定能听到“颠覆”(disruption)这个词。Uber正颠覆出租车行业,Airbnb正颠覆酒店行业,苹果iTunes和Spotify正颠覆音乐行业。如果你倾听的时间够长,很难不得出这样的结论:无论多么强大,当前的公司最终都难逃失败命运,不可避免地被身穿连帽衫的革新者所推翻。

但实际上,事实恰好相反。通过多种标准衡量,当前在美国企业中任职的优势从未像现在这样大。经济学家伊恩·海瑟薇(Ian Hathaway)和罗伯特·利坦(Robert Litan)最近在布鲁克林研究所发表论文称:“美国的商业部门似乎正变得又老又胖。”

海瑟薇与利坦称,这种趋势令人担忧,其他研究这个问题的经济学家也同意这一观点。在经济活动中,企业是创造就业的重要源头。更为重要的是,企业甚至是推动生产力提高的主要驱动力。毕竟,新的公司总是在“如何做得更好”的概念中诞生,无论是制造汽车还是酿造咖啡。即使这些想法不成功,但其依然能对整个行业的改变提供动力。换句话说,对当前行业造成颠覆性影响。

但是近来的研究显示,已经建立的公司对“准颠覆者”的担忧越来越少。部分原因正如我今年春天发现的那样,越来越少美国人自主创业。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数据显示,20世纪70年代末时,全美15%的企业都是初创公司,意味着它们多数都是在上一年建立的。而2011年最新数据显示,所谓的初创公司所占比重已经下降至8%。如果从就业方面衡量,这种下滑程度更大。

但问题不只是初创公司越来越少,初创公司成功的几率也越来越低。2011年,27%的新公司在成立第一年内即倒闭,而20年前这一数字仅为20%。即使那些能撑过第一年的公司,倒闭率也比过去高不少。海瑟薇与利坦指出,倒闭率唯一没有大幅上升的企业,就是那些运营时间超过15年的公司。

换句话说,当前在公司任职的人占据的优势依然很稳定,且在近年来不断增大。2008年,美国史上第一次,为500人以上大公司工作的人的数量首次超过小公司员工人数。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公司中2/3运营都不超过10年。2011年,运营超过10年的公司只剩不到一半。

大公司扼杀是部分原因

海瑟薇与利坦发现,与对手相比,随着时间流逝,大公司所占的主导地位越来越明显。比如沃尔玛与星巴克已经取代了街角商店和咖啡店,独立经营的商家与价值数千亿美元的跨国公司竞争变得日益艰难。

大公司这种主导地位是初创公司倒闭率增加的部分原因。至少有证据表明,大企业纷纷在他们的潜在竞争对手成为真正威胁之前将其扼杀。以Facebook为例,该公司曾于今年年初斥资190亿美元并购初创公司WhatsApp,此举被广泛视为“将对手扼杀于摇篮”的典范。此外,大公司在金融部门占据的主导地位最强势,还可以通过其他行业发送“涟漪效应”。社区银行通常是许多初创公司重要的资金来源,现在却被美国银行和富国银行等大银行稳稳把持。

在某种程度上说,大公司占据主导地位也可被视为初创企业减少的安慰性解释,因为多数倒闭的都是小型、效率低下的企业。尽管街角商店和其他小型家族式企业消失可能产生令人担忧的社会后果,但纯粹从经济角度考虑,这却是个天大好消息。大公司的运营不仅效率更高,而且可为员工提供更高薪资、更大进步空间等。

乐观VS悲观两种解释

经济学家们似乎对某些特别的企业感兴趣,即增长快速的小公司、驱使生产力和就业增长的创新式初创企业等。但事实证明,这类企业也在减少。在最近的工作报告中,经济学家赖安·德克尔(Ryan Decker)、约翰·霍尔万蒂格(John Haltiwanger)以及他们的2名同事发现,自从2000年以来,家族式企业的倒闭占了企业初创阶段倒闭数量很大比重。近年来,企业倒闭的范围更广,甚至重创了高科技部门。

实际上,有关流行趋势的最惊人的事实是其具备通用性。美国每个州、每座城市、每个领域的初创公司数量都在下降,倒闭率普遍上升。以旧金山市区为例,所谓的初创经济几乎为零。

任何解释的范围都必须足够广泛,以便能够解释为何出现众多企业这种跨越行业界限和地理限制、持续达数十年的减速。研究人员已经可以排除某些最显眼的潜在答案。正如我不久前所说的那样,美国人口老龄化只是部分原因,因为初创公司减少是在婴儿潮一代刚开始迈入创业年龄的时候。这种方式也不能反映出美国经济产业构成发生的变化,比如制造业长期衰落,服务业崛起等。实际上,这种转变还产生了相反效应:服务领域的初创公司比制造业等资本密集型行业都多。而即使这种向服务经济的转变,也会增加整体经济中初创企业的数量。

德克尔与霍尔万蒂格不久前发表的另一篇论文中提出两种解释:一种比较令人担忧,另一种则让人感到乐观。乐观解释是:或许某种改善的技术更容易让公司自己变得高效。想像一下,位于达拉斯的家得宝连锁店经理提出一种管理库存的更好方式。因为有了更好的分析软件,公司总部的人更有可能注意到这家连锁店的改善情况,进而促使连锁店其他环节创新。在这种假设中,涉及到硬件行业和更广泛的经济问题,而新的想法可以让家得宝无需冒着被对手甩下的风险而受益。

悲观解释是,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政府调节或其他行业结构改变将令其建立更难。或许达拉斯的家得宝连锁店的经理曾想自己创业,但没有获得建筑许可,没有筹集到初创资本,或不符合联邦环境法案规定等。因此或许是他曾尝试过,但以失败告终。也有可能他根本未曾尝试过。

霍尔万蒂格曾是首批注意到美国初创公司数量下降的经济学家之一,但他表示现在也不清楚哪种解释更可信,或哪种解释发挥了作用,就像很难量化技术在许多行业中发挥的影响一样。尽管有许多证据显示,执照要求已经成为初创公司建立的主要障碍之一。但目前依然没有地方、州以及联邦政府相关法规的全面清单。

可是,霍尔万蒂格补充说,证据表明,悲观解释至少有部分看来是对的。2000年之后,高速增长企业的数量下降与当时就业率和生产率增长疲软的情况相符。正如我们可以看到的,企业数量减少可能预示着经济大范围减缓。衡量经济动态的其他措施,比如就业转换和地理流动性,都在同期有所下降。

德克尔与霍尔万蒂格在最近论文中指出:“这些因素结合起来,似乎不足以解释美国经济在大范围调整以适应新的经济环境。”换句话说,美国经济正变得缺少活力,承担的风险更多,对环境变化做出的反应更慢。或许,它可能需要小小的颠覆。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