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牌屋》的大数据争议:革命还是包装?

搜狐CEO张朝阳认为,互联网受众数据对国内自制剧还不具有太大的指导意义。

《纸牌屋》的大数据争议:革命还是包装?

氧分子网科技 范晓东 2月19日报道

Netflix推出的自制剧《纸牌屋2》近日在中国知识阶层分子中再度走红。《纸牌屋》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把Netflix和大数据之间建立了联系,使其被成功的定义为HBO未来的榜样,而不再是Youtube和Hulu的竞争对手,当然Netflix股价的飙升和此也关联甚紧。

广为流传的说法是,Netflix在美国有2700万订阅用户,每天用户在Netflix上产生3000万多个行为,Netflix的订阅用户每天还会给出400万个评分,还会有300万次搜索请求,而《纸牌屋》的成功得益于Netflix海量的用户数据积累和分析。

但这种观点正在遭遇越来越多的质疑。Netflix最早推出的网络剧《莉莉海默》、以及此后和大牌制作人导演签约高调推出的4部新剧,避而不谈大数据模式。Netflix在尝到甜头之后推出的另一部自制剧《铁杉树丛》也遭遇了滑铁卢,被誉为是“2013年年度最烂美剧”。

事实上,很多人更乐于把《纸牌屋》的成功归于Netflix和传统电影行业的深度合作。比如导演大卫·芬奇、编剧埃里克·罗斯、凯文·史派西的加盟,比如第二季中又新加入了奥斯卡影后朱迪·福斯特以及莫维帕克等好莱坞知名人士。

“纸牌屋实际上还是靠SONY的制作功底,所谓大数据分析那都是后来包装出来的。”优酷土豆CEO古永锵(微博)曾这样表示。

如果不是因为大数据,那么最早《纸牌屋》究竟为何花落Netflix?据相关报道称,美国一家独立制片公司MRC偶然对1990年版本的英剧《纸牌屋》发生兴趣,并主动联系了英国版权方签下《纸牌屋》的改编权,然后去找了CAA(好莱坞最大的经纪公司),组成了纸牌屋的核心孵化团队(大卫·芬奇、凯文·史派西等人都是签约在CAA)。

此后,MRC和CAA在寻找《纸牌屋》出品方时分别联系了HBO、Showtime、AMC、Netflix,并准备让Netflix买断《纸牌屋》的线上首播权。​

令人意外的是,Netflix提出了自己投资制作的想法,总预算超过1亿美金远高于HBO等其他几家传统公司,而且不用试播便一次性定制两季。用1亿美元买下《纸牌屋》总共2季26集,几乎就是一种豪赌。

Netflix如此做有自己的原因,他们发现,英国老剧《纸牌屋》在自己网站上依旧是点播热门,而点播该剧的用户群,也几乎和大卫·芬奇、凯文·史派西的粉丝圈重合,于是决定投资重拍——但是抹去大数据,大卫·芬奇、凯文·史派西以及经典英剧改编,有这些理由的《纸牌屋》能不红吗?

此外,在影评人士看来,《纸牌屋》的成功跟美国社会环境的新变化息息相关。影评人周黎明和音乐人高晓松认为,近几年美国民众对政府、美国体制逐渐产生特别大的失望情绪,这种情绪正从批判政府、执政党延伸到批判国会等整个美国体制底部。《纸牌屋》正好顺应了民众的情绪变化。

不过,无论如何,2012年,来自迪斯尼的首席联络官乔纳森·费兰德和来自时代华纳的首席营销官凯利·梅里曼的加盟,通过包装成功把大数据和《纸牌屋》之间建立联系,Netflix股价也自此一路飙升。

那么,《纸牌屋》的成功对国内视频网站又究竟有多大的借鉴意义?

搜狐视频拥有《纸牌屋》国内网络独播权,搜狐公司CEO张朝阳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表示,现在美国的电视剧的竞争非常激烈,必须得用互联网这个手段来去了解受众的感兴趣,来不断的边拍边写剧本,不断的根据流量、访问量进行调整——但是在国内远没有达到这种需要,中国还没有到那么精细化竞争的阶段,互联网受众数据对自制剧的指导现在还不具有太大的意义。

“成功的作品一定有通过激烈的竞争。可能是根据大数据拍出一个成功的《纸牌屋》,但是另外一个网站可能也是根据大数据拍出一个不成功的作品。”张朝阳说。

事实上,《纸牌屋》第二季目前总共流量是九百多万,相比国内的火爆剧来讲还是比较小。更多吸引的是国内知识阶层。

“自制剧刚刚开始,搜狐重点还是一个播出平台,希望通过激烈竞争在市场中产生很多优秀的产品,然后来购买。”张朝阳对搜狐自制剧的投入也表示出谨慎。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