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好人纳德拉:他怎样成为微软CEO最热候选人

谦逊的性格使纳德拉在微软人缘极好,但这种性格优势反倒可能成为他执掌微软的最大挑战。

老好人纳德拉:他怎样成为微软CEO最热候选人

氧分子科技 向龙飞  2月1日编译

有一件事情至今令萨特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记忆犹新:他在一次管理绩效评估会议上问史蒂夫·鲍尔默(SteveBallmer),他怎么对比微软过往的种种成就?但那位CEO的回答却令他颇感意外:这个问题“毫无意义”,因为它没有把重点放在公司的未来发展上。

那一刻,彻底改变了纳德拉的思维。“促使我每天起早贪黑努力工作只有一件事情:做企业,看重的不是寿命,而是价值。”他在去年10月的一次采访中如是说。

个人风格鲜明

46岁的纳德拉是印度移民,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成长为微软举足轻重的人物。如今,当他即将被选为该公司的新一任CEO,并带领这家软件巨头走出困境的时候,这番言论也将成为洞悉他未来决策的一扇窗口。

据知情人士透露,纳德拉目前正在与微软董事会展开谈判,有望接替鲍尔默执掌帅印。据悉,微软董事会计划在下周开会投票,以决定是否批准这一任命。由于纳德拉有意让微软董事长比尔·盖茨(Bill Gates)为他提供更多帮助,并出任他的顾问,所以微软可能还将选出新的董事长来接替盖茨。

纳德拉是服务器软件和云计算服务领域的专家,虽然这些业务在微软内部不算出彩,但对技术的要求却很高。他还帮助该公司的一些重要业务实现了更好的发展,而且一向以愿意迎合上司而著称。

但与纳德拉一同工作过的人表示,他最大的竞争资本在于和蔼可亲、主动合作的个人风格。在微软这样一家过于自我且冲突频繁的公司里,这种能力令他脱颖而出。正是由于具备这样的平易近人的个性和一流的技术背景,令很多原本计划在微软经历重大管理层重组后另谋高就的工程师和程序员,选择留了下来。

“几乎没人说他不好,对于一家公司的高级管理者来说,这非常罕见。”微软印度业务前主管拉维·温卡特桑(Ravi Venkatesan)说,“要做到这种级别,你肯定得非常强势,但它却很谦逊,谦逊得令人难以置信。”

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纳德拉是否已经为肩负如此重任做好了准备?要知道,一旦出任微软CEO,他就难免要制定一些艰难的决定,势必引发一些内部人士的不满。

微软新CEO可谓任重道远,不仅要把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新增的3.2万员工一一整合进来,还要努力提升触屏版Windows操作系统的普及率,并努力追赶谷歌(微博)和苹果引领的科技趋势。

创业公司Concurix Corp CEO亚历山大·高纳瑞斯(Alexander Gounares)曾经在微软工作过17年,他说:“大家都认同他拥有很好的合作意识,这也是他受人欢迎的原因——但与此同时,这也成了他最大的挑战。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合作意识强吗?不强!”

励志成长历程

纳德拉多次在采访和演讲中对鲍尔默和盖茨盛赞有加,他表示,在1992年从Sun跳槽微软后,正是这两个人教会了他技术和管理技巧。

纳德拉在科技行业的从业历程颇为励志,这一切都要从印度南部城市海德拉巴说起。他在那里读完了高中,还曾在学校的板球场上以投手的身份崭露头角。

他后来考入曼尼帕尔理工学院学习电子和通讯工程,该校坐落于山腰上,距离阿拉伯海仅有10公里之遥。

“我记得我曾经问他有什么理想?”纳德拉的老同学加尼什·普拉萨德(Ganesh Prasad)说,纳德拉的回答是,它想到一家软件公司从事营销工作,那家公司就是微软。“他的目标在那时就如此明确。”

来到美国后,他从威斯康星大学获得了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还取得了芝加哥大学的MBA学位。

加盟微软后,纳德拉的工作岗位频繁变动,每过几年就要更换一次。他供职过Windows、Office等多个部门。最近几年,他还领导过微软的必应搜索引擎、SQL Server数据库和Azure云计算业务。

主动亲近硅谷

身为两个女儿的父亲,纳德拉曾在2012年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当他在必应部门工作时,女儿们很容易就明白了他的工作内容。但当他领导云计算服务和开发者工具时,却很难向他们解释自己的任务。

“我现在告诉她们,‘我在从事Windows工作,但不是你们看到的Windows。’可她们还是不太明白。”纳德拉说。

他的很多演讲内容的确有点晦涩,通篇都充斥着“平台”、“基础设施”和“全网范围”等词汇。但在纳德拉看来,这恰恰是微软云计算操作系统的特征所在。不过,在前同事的眼中,他却很擅长与工程师打交道。

“你跟他沟通时的感觉很好。”高纳瑞斯说。

虽然算不上多么出彩,但纳德拉的穿着在微软却的确有些与众不同。在充斥着卡其裤、牛仔裤和T恤的微软雷蒙德总部园区里,纳德拉却经常穿着时尚的运动外套,留着整齐的短发。他的眼镜也很讲究,经常会根据不同的环境更换不同的款式。

在纳德拉的呼吁下,微软近几年开始对硅谷的创业公司越来越友好。纳德拉经常亲自前往湾区与风险投资家和科技行业高管对话,还会向众多印度裔创业者发表演讲。

有一件事情足以说明他对创业社区的看重:2012年在旧金山举行的一次Azure活动上,为了迎合喜欢熬夜的技术人员的习惯,纳德拉和其他高管决定把演讲时间从早上9点改到了下午1点。

去年的Azure服务宕机导致以色列企业软件创业公司Soluto的服务受到影响,该公司专门就此写了一篇博文作出解释。虽然Soluto是一家只有50名员工的小企业,但该公司CEO汤末·德维尔(Tomer Dvir)却表示,纳德拉曾经专门就此向他们道歉。

外界评价不一

纳德拉经常会向自己的老板展示他的工作热情,并频频获得褒奖,但却出现过一次例外。纳德拉回忆说,去年8月,当鲍尔默通过邮件要求高管团队到他办公室开会时,纳德拉起初拒绝了。

“我原本不想参加会议,我跟CEO说,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与并购有关。”他在去年10月接受采访时说。但鲍尔默的助手却劝纳德拉重新考虑一下。

当他和其他高管出现在鲍尔默办公室时,听到的是这位CEO即将退休的消息,这令所有人都感到震惊。

有些前同事担心,由于必须转变观念,所以纳德拉(或者任何一个微软员工)难以带领微软实现艰难转型。

温卡特桑却不认同这种观点,他认为,从外部空降而来的CEO可能会与微软的企业文化发生冲突。

他相信,纳德拉理解微软的文化,而且已经展现出承担风险的意愿。“这才是一家公司应该做的,应该先有想法,然后进行调研,最后再投入资源。”温卡特桑说,“绝不能只知道简单地说一句,‘哦,这根本行不通。’”

与此同时,纳德拉也曾经表示,成功应该是很容易判断的。“价值源自创新和市场成功。”他去年10月接受采访时说,“市场会给出有力而明确的回答,绝不会含混不清。”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