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e创始人:硅谷不再是科技界唯一中心

企业的诞生地与其成功的关联度将越来越低。

Skype创始人:硅谷不再是科技界唯一中心

Skype联合创始人尼古拉斯·占斯特姆

编者注:本文最初发表在《金融时报》网站。作者是Skype联合创始人尼古拉斯·占斯特姆(Niklas Zennstrom)。尼古拉斯现为投资公司Atomico合伙人,在中国投资了盒子支付等公司。受腾讯科技的邀请,他对文章进行了小幅调整,并授权腾讯科技刊载。

十年前,当我在瑞典创建网络即时语音沟通工具Skype时,有一位投资者对我的公司很感兴趣,但投资的前提是我们同意搬到硅谷去。我们没有接受这一投资的前提条件,因此从这位投资者这里融资的计划也最终泡汤。我怀疑,时至今日,他是否还在向一些项目创始人发出类似的“最后通牒”。

时过境迁,世界已经改变。除了硅谷,全球其他地方也能诞生伟大的公司,这已经成为科技圈公认的事实。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在问,硅谷是否还是全球最前沿的科技中心,在中国、德国或是英国,是否有新的科技投创园区取而代之?我在想,现在还有必要提出这种问题吗?

我想说的是,由于不少新兴科技园区的崛起,对于企业家以及我辈投资者而言,地点已经不再重要。在过去的十年里,硅谷以外地区所诞生的科技企业的总资产达到了500亿美元,而在硅谷创建的科技企业的总资产为300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光在中国诞生的科技企业的资产总值就达到了100亿。伟大的公司在全球各地大量兴起,不再拘泥于一地。

通过我们的泛欧投资公司Atomico,我能近距离地感受这类公司的崛起。移动游戏公司Supercell三年前创建于芬兰的赫尔辛基,他们游戏产品的总收入在100多个市场中位列榜首,而这家公司在短时间就获得了难以置信的高回报。

去年秋季,Supercell将其控股权以1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日本移动运营商软银,市场估值达到了30亿美元。这是全球化成功的经典案例,也树立了万事皆可能的榜样。现在,赫尔辛基的企业家受到Supercell等公司的极大鼓舞。一个诞生于芬兰,却能在全球取得非凡成就的科技公司。

由于因特网以惊人的速度在世界范围内得到普及和应用,全球化扩展显得越来越重要。接下来的一系列数据就能说明问题:中国网民超过6亿;巴西社交网络用户为8000万;日本在移动应用上花费比美国高出10%。最为成功的企业是那些占据上述市场并真正实现全球化的企业。

与以前相比,实现全球化现在面临的阻碍更小,但却谈不上容易。企业家或许需要一款奇妙的产品颠覆规模巨大的行业,此外他们在扩张方面需要不同以往的技巧,并开展国际业务。在新市场聘请最优秀的人才,找到正确的合伙人以及克服巨大的文化差异是进行全球化业务开展的关键因素。

当企业的创始人专心致志将产品臻于完美时,上述问题对他们而言则是完全陌生的。然而,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克服这些挑战所需要的帮手也大有人在,而这恰好是我们Atomico所专注的内容。我们将向非硅谷地区的企业提供资金以及来自Skype等多位经验丰富人士的切实帮助,来推动这些企业实现快速成长。

放眼未来,我相信企业的诞生地与其成功的关联度将越来越低。何出此言?因为全球各地的成功企业家为其下一代创业树立了榜样。Supercell CEO伊尔卡•帕纳宁(Ilkka Paananen)已经激励下一代芬兰的企业家去奋斗。这种情况同样也发生在欧洲、拉丁美洲和中国。

在先辈的激励和启发下,每一代企业家将变得更加强大。很多情况下,他们在获得成功后会对新兴一代的创意进行投资。这一良性循环是硅谷强盛的原因之一,而世界其他地方也习得了这种精神,泽被后代。这也是为何全球伟大企业的版图将继续扩张,为何拥有理想和才华的企业家能够继续改变这个世界。英雄不问出处。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