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编程不只是技术,高考应有计算机一席之地

前几天,全球近百国家领导人亲临曼德拉葬礼现场,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握手,让我们看到了伟大的人格和主义可以超越种族、文化与意识形态的藩篱。而本周美国科技界最大的新闻,code.org发起的“编程一小时”活动,同样也让苹果、微软、Facbook和亚马逊这些死对头们坐在了一起。奥巴马为此专门录制了视频,他呼吁全民写代码,“编程关乎美国的未来…我们需要孩子们熟练地掌握这些技术”。

奥巴马的呼吁不仅在美国科技界引发广泛呼应,中国的互联网人士也对此大加褒奖,雷军在微博上甚至表达了自己的惊喜。其实在30年前的中国,邓小平同志在上海视察时就发出了“计算机普及要从娃娃抓起”的号召,这则故事还被写入了人教版的小学教材。然而30年后,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了。

编程不只是一门技术

长期以来,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都将编程视为一门职业技能。科技产品发展的趋势也在弱化编程的作用,多年前的DOS命令,甚至是五笔字型,都具有某种编程的色彩。而如今在iPhone和iPad上,人们只需要简单挥动手指。但是不能回避的是,在任何专业领域,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管理和工程领域,都需要从业者至少拥有基本的编程知识和计算机基础。

有人认为编程只需要少数开发者掌握,普通人学会使用软件即可。建议高考取消数学的人也是同样的逻辑,韩寒认为数学学到初二就可以,后来他纠正了这个看法,认为只用学到初一。“上街买菜需要学习函数和几何吗?”,我们的教育难道就只是教会你上街买菜?每个人都应该在某一领域成为某种意义的专业人员。NBA全明星球员波什在参加“编程一小时”活动时表示:编程一开始只是自己篮球生涯的备胎。在收获了成功的篮球生涯之后,他仍然保持着编程的习惯,“(现在)学习编程对我来说,是理解这个世界运转的方式”。

在Excel上使用宏和函数,在Windows上批处理文件,甚至于自定义你的搜索方式,在某种意义上都是一种编程。对于工作来说,编程意味着你可以改进方法、加快进度,并以最简单的方式重复和分享这些经验。对于生活,编程可以是一种表达的方式,类似于写作。你可以把自己的见解和看法打包成Web或者App,以最丰富多样的形式感染别人。

高考中应有计算机一席之地

程序的实质是语言,计算的核心是数学,既然数学和两门语言都是基础教育最重要的学科,那么计算机和编程知识理应在基础教育中占据一席之地。很多人怀疑,过早的让孩子接触编程,是否是拔苗助长,或者会扼杀他们学习的积极性?美国科技界巨子大多数都是少年成名,乔布斯和沃兹结缘于高中,伊隆·马斯克15岁就自己开发了游戏。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无不是中学时代就开始接触编程。

波什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早知道编程可以改善成千上万人的生活,会更早激发我的兴趣”,“我会教育孩子计算机和编程,越早越好”。在中国,我们见惯了各种少年沉迷游戏或者伤仲永的例子,也没有听说因接触编程而毁掉前程的故事。给邓小平同志演示计算机的男孩叫李劲,他目前就职于微软亚洲研究院,成为张亚勤的左膀右臂。张亚勤本人,还有15岁进入华中科技大学,27岁当上华为副总的李一男,都是鲜活的例子。

高考是基础教育的“指挥棒”,最近英语高考形式的改革就引发了弱化英语教育的担忧。如果在高考中以某种形式引入对计算机的考查,可以引发社会的重视,甚至可以引领高考改革的进程。从学科的角度来看,计算机科学本身就是英语、数学和逻辑的运用。从考试的角度来讲,计算机科学的评价标准更多样化,也更适合使用互联网和计算机改善考试方法、净化考试环境。

编程的门槛应当降低

当然还有人担心编程进入基础教育会引发教育不公,城市特别是一线城市的孩子有更多的机会接触计算机。高考英语听力就是以如此理由被取消的。然而95后们已经被视为“iPad一代”和“原生移动互联网一代”,即使是在偏远的农村地区,电脑也是年轻人结婚必不可少的家当。30年前邓小平同志的倡议可能还只是高瞻远瞩,而此时再拖延计算机科学的普及,才是对下一代最大的不公。

电脑和宽带业务对于一些低收入家庭来说仍然是一笔负担,PC加Visual Studio的组合价值数千美元,然而目前在欧美极客家庭中流行的树莓派只有35美元。树莓派和Arduino这样的开发板不仅能够让孩子们学习编程,而且还可以通过和各种硬件的组合来实现生活中的创意。谷歌也推出了coder项目配合开发板使用html语言来进行编程。未来一台廉价平板电脑、一枚方寸之间的开发板,再加上公共场所免费提供的互联网,就可以撑起一个孩子改变世界的梦想。这些简单廉价的硬件同时也可以配合MOOC在线教育平台,让低收入家庭享受到一些优质的教育资源。

这些年来,无论是环保、动物保护、女权主义还是科技产品。大洋彼岸的潮流总能在中国掀起同样的波澜,但是这一次,在美国有数千所学校和百万学生参与的“编程一小时”活动,在国内基本没有引发成规模的回应。互联网和计算机带给中国人从前难以想象的便利、公开和平等。不仅决策者和互联网巨头要看到普及计算机科学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公民们也应该身体力行参与到这一运动中来,我们能够给予下一代的,难道只有一罐干净的奶粉吗?

您可能还喜欢…

3 Responses

  1. 卡搭:谈谈网易的少儿编程说道:

    我有一个朋友,从美国回来做钢琴教育。他认为钢琴教育不等于培养钢琴家,每一个年满六岁的孩子都应该去学一学钢琴,他们将终生受益。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中国钢琴教育最大的短板,在钢琴教师,中国缺乏足够多的合格的钢琴教师。所以他把创业方向转向了钢琴教师培训,他希望能够为中国钢琴教育提供足够数量的合格的钢琴老师。

    本文不打算讲钢琴教育,本文的正题是少儿编程。少儿编程,正在成为一个新兴的K12教育蓝海,半年融资22起,百亿市场规模。

    而网易作为最早入局教育,同时也是最先投身于少儿编程的互联网巨头,于一年前正式推出了少儿编程品牌——网易卡搭编程,近期更是面向所有中国信息老师,宣布推出精英教师计划,千万投入,培养万名优秀的创意编程教师。

    频频进击背后,网易做少儿编程的逻辑是什么?

    “慢人一步”的网易VS“激进”的网易教育

    网易最开始做教育,八分来自于丁磊的理想。从早期的网易教育产品身上,看到的更多的是兼济天下的侠客气。从2007年的有道词典桌面版上线,到2010年网易公开课推出,公益多于生意。

    丁磊在接受吴晓波采访时,把教育看作是自己这十年来最重要的三件大事之一,他坦言:“读大学的时候,没有机会上到优秀老师的课,那么哈佛、斯坦福这批的公开课,我们有机会去给它翻译而且传播,我觉得这是个很有自豪感的事情。”

    再之后,网易在各个细分教育赛道上推出了各异的产品,先后上线了聚焦职业教育的网易云课堂,再是联合高教社做出了中国第一慕课品牌中国大学MOOC,近两年又投身K12推出网易100分。可以说,网易在每一个在线教育细分赛道上都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互联网巨头。

    网易在教育上的每一步都略显“冒进”,与外界常评价的“慢人一步”,“产品超车”的网易惯有风格有着偏差。看似打法散乱,却又互成体系,现在回看全体系网易教育产品,其实已经有了一定的战略布局,终身教育学习生态初现。

    而从2017年开始,网易又瞄准了另一个K12细分赛道——少儿编程,早早入局推出了网易卡搭编程。而事实证明,网易教育这一次又先于了风口。仅2018年上半年,就有20家少儿编程企业拿到了融资,累计金额约8亿,平均1个月就有3起融资事件。

    网易少儿编程vs其他少儿编程

    什么是有效的少儿编程教学?这个问题还没有答案。

    可以说,现在全世界都还在探索少儿编程的有效教学模式,而才刚萌芽的中国少儿编程更是还在“迷雾”里。少儿编程不同于传统的在线教育模式,它要的不仅仅是网课,需要的是一整个完整且有效的教学闭环,这就意味着更重的教学服务、更加符合国情的教学内容等等。

    整个行业都还在摸索与试错的阶段,现在国内的少儿编程“玩家”们,从同一个起跑线出发,终点也是一样的,就是探索出有效的中国少儿编程教学模式。而网易在这其中,坐拥大厂背书,让网易卡搭编程刚刚起步,就在师资、资源等各个方面占据了优势,同时凭借网易多年在在线教育行业的积累,让网易卡搭编程发展得如鱼得水。

    2018上半年,网易成功引入500万用户的美国游戏化编程教学名作极客战记(美国CodeCombat),之后又联手大疆无人机,实现了编程与无人机的有趣结合。而在内容上,网易联手浙江大学等诸多名校教授博士,参考美国CSTA计算机科学教育标准,结合中国学生的认知能力和特点,打造出了6-18岁学生全体系培养方案。

    短短一年时间,网易的少儿编程版图已经横跨内容与工具,国内与国外,软件与硬件,打造出了一个完整、高趣味度的“少儿编程乐园”。

    网易在少儿编程上的每一步,都可谓快速且果断,可见网易在教育这件事情上,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方法论。

    高速发展的中国少儿编程vs数量有限的中国信息老师

    那么能让网易以及各大资本方如此投身其中,中国的少儿编程是为何能成为“K12最后金矿”?这背后有多种原因,从上来看,是国家政策的支持,2017年8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到要重视中小学编程教育,将少儿编程直接拉升到了国家教育层面高度;而政策落到实处,是中产们的教育焦虑,与人工智能时代下学编程所带的“高级感”,也就形成了少儿编程的供需市场。

    而中国在少儿编程上“超车”美国,除了政策,更需要学校层面的教学改变,学校与老师在这个过程中有着相当重要的角色。但从现状来看,中国还需要培养出更多能教编程的老师。据统计,上海仅有2000多名专职信息技术的老师,从计算机信息等对口专业毕业的老师占的比例只有20%左右,也就是说作为全国素质教育高地的上海,也有近80% 的信息学老师非科班出身。

    面对这其中的矛盾,网易卡搭编程推出了精英教师计划,七步走来赋能中国信息老师,帮助提升中国的少儿编程教学水平。整个计划是全开放的,所有老师都能免费参与其中,学习“怎么教”、“用什么教”以及“教学效果检测”。

    整个计划具体包括:引入国内外专家理念,编写一本创意编程教材,研发一套创意编程教程,开发一套编程教学管理系统,开展一系列教师培训,提供一整套赛事联办资源,打造学生编程能力考评体系。

    这个计划背后,是网易多年做教育来的一大初衷,就是让优质的知识与资源自由流动起来。网易卡搭编程推出一年来,联合学校、老师、政府及企业等多方资源,来加速中国少儿编程的发展。网易的大力投入,精英教师计划的推出,对整个中国的编程教学都具有长远的意义。

    我那位做钢琴教育的朋友,对网易的做法,一定会有不少的共鸣。

  1. 2016 年 04 月 13 日

    […] 编程不只是技术,高考应有计算机一席之地 […]

  2. 2017 年 10 月 11 日

    […] ➤ 编程不只是技术,高考应有计算机一席之地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