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产品上行问题待解决,“一地一味”不想用传统电商的方式做

对于大多数中国一二线的城市居民来说,想吃到天然的、原汁原味的产地农产品并不容易,因为种植上游的分散性以及流通链条的多层和复杂,这些农产品往往没有办法向上流通,抵达一二线城市居民可以触达的渠道。而“一地一味”的出现,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改变“农产品上行的状态”。

一地一味做的是 to C 的农产品电商,将产地的农产品通过线上渠道直接销售给用户。看其产品的话,模块上一共分为“产地预售”、“应季蔬果”、“舌尖美味”三个主要部分,分别销售 C2B 反向预订的珍贵生鲜食材(比如云南的野生松茸),以及同城周边应季的生鲜产品(比如北京周边的平谷大桃),和各地土特产(比如新疆若羌灰枣)。

Image title

一地一味的逻辑是,农产品行业最亟需解决的就是农产品上行问题。比如云南的小碗红糖、青海高山的土蜂蜜等等,这些农产品产量本身不多,难以流通进城市大体量的销售渠道(比如超市),且农民在出售的时候也很难获得好的议价权。而在过去一年多的试错中,一地一味积累了供应链端的经验和资源,因此他们希望可以成为一个中间的通道,把他们具有优势的供应链端和城市端连接在一起,消除原本非常复杂的中间流通环节,让城市用户可以吃到新鲜及特色的农产品。

在供应链端来说,一地一味会在选品的时候选取这种产量少,且出产产品符合品质要求的生产方来合作。还拿小碗红糖举例子,这个品类在当地只有五吨的产量,一地一味会进行买断式采购,并以高出市场价的价格给到农民。但因为是集采,还是会有价格优势。并且由于消除了中间链条,出售给用户时也还能让用户得到一些优惠。另外,除了直接向当地农民集采的做法,一地一味也有一部分是跟产地供应链的经纪人合作,通过他们来找到源头的资源。

说完了供应端,还有很重要的一环就是城市端,要能让两端彼此连接和有效流通起来,对城市用户需求的把握也很重要。因为在销售方式上,一地一味选择了 C2B 预售的方式,先集合用户端的需求量,再到产地采购运输到城市,避免因为不知需求量而出现的盲目售卖以及因此带来的农产品药剂催熟等等负面作用。

除了 C2B 的计划以外,一地一味还有一个计划,他们想做一个“农产品的共享经济平台”,虽然创始人刘勇不愿意透露很具体的细节,但大致应该是希望让每个消费者都可以成为其产品的 sales ,向周边朋友推荐产品,走人际传播的路线,而不是依靠传统电商买关键词买广告的方式来做(刘勇说他们决不会在传统电商的方式了)。另外,除了 C 端用户间的相互推荐外,一地一味目前北京的 500 家本地商户有合作,为这些商户们供应产品农产品,同时还有 100 家合作的社区,让农产品可以进入这些社区进行销售。

一地一味创始人刘勇说,他最终还是希望可以往农产品的共享经济去走,未来希望可以把上游的农户收益向上提升,并且能做到对消费者来说,产品是安全可溯源的。

团队情况上,一地一味公司成立于 2014 年 4 月,客户端于当年 8 月上线,目前已经获得 500 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人为原天图合伙人现联想控股农业朱拥华以及九合创投王啸。

文/ 36氪 苑伶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农产品电商的创新突围

中国农产品电商的十个“亏损点”

深度剖析中国农产品电商为何难以盈利?

遂昌模式,是如何让农产品电商平台落地的?

“陇南模式”:互联网+时代西部贫困地区的破局之举

淘宝、天猫未来走向何方?听下新掌门人张建锋怎么说

一亩田创始人邓锦宏:要让农民在田里也能用手机上网

全国电商扶贫陇南试点工作实录:当精准扶贫遇上“互联网+”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近日,“枣县令”@新疆何淼通过社交媒体,利用文字图片,短视频,微博视频直播以及打造产品标签的方式将尉犁县五种农产品成功的推向互联网,成为名副其实的农品“网红”。在脱贫攻坚最关键的时期,@新疆何淼能够利用互联网推广本地农品,熟练的运用社交产品推动农品上行,实属难能可贵。这样的副县长不仅有勇气,还有互联网思维。今天学院君就邀请到了“枣县令”——新疆尉犁县副县长何淼和大家谈一谈公职人员该如何利用新媒体推介当地农产品。

    新疆尉犁县副县长何淼新疆尉犁县副县长何淼

    何淼,男,汉族,1971年10月出生,四川射洪县人,1994年8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现任尉犁县副县长。负责电子商务、工商、质监、邮政通讯、妇女儿童工作。分管工商行政管理局、质量技术监督局、邮政集团尉犁分公司、电信公司尉犁分公司、移动公司尉犁分公司、联通公司尉犁分公司。联系县妇联、科协、侨联、工商联的工作。

    @学院君:

    我看到您在2012年就已经开通微博了,可谓是微博用户中的“老司机”啦!请问您当初是什么样的初衷让您开通微博?您是如何看待政府公职人员开通微博这种现象?

    @新疆何淼:2012年,在周围同事的影响下,我开通了新浪微博。当时微博只是开通,几乎没有用过,真正开始发博是在2015年了。当初开通微博,实际上是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那时候微博很热,微博、微信互相掐架,很多传统媒体、政府部门、企业以及名人都开了微博,出于对微博这种新事物的认同,同时也希望能够传播信息,宣传巴州,我也就开了微博。
    至于公职人员开通微博,我认为不鼓励、不反对。如果公职人员都在开微博,必将发出很多不同的声音,容易造成公众认知混乱;但是,部分公职人员通过微博来宣传本地资源、推广本地产品,甚至通过微博问政,都是很好的尝试,这是有益的。当然了,刷微博需要时间,而公职人员尤其是新疆的公职人员都比较忙,这就需要安排好工作与刷微博的关系,充分利用闲暇时间或者碎片化时间更新微博,不能影响正常工作的开展。

    @学院君:

    您在微博上代言尉犁特色农产品,不仅有精美的图文,短视频、微博直播等新技术运用得也非常娴熟,请问您每天刷微博的时间有多长?主要关注哪类内容?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微博账号?

    @新疆何淼:因为工作的需要,我会经常收集一些关于本地特色旅游、优质农产品方面的图文资料,在工作中我也有用手机拍下工作点点滴滴的习惯。这样在有需要的时候就非常方便。每天利用碎片化时间刷微博,从来没有计算过需要花多少时间,不能影响正常工作就是了。
    在微博上,我比较关注新闻类和财经类。这些信息有助于我更好地把握政策,了解国家大政方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特别喜欢的账号有@央视新闻、@人民网、@财经网等知名微博。

    何淼副县长为尉犁冬枣做短视频推介何淼副县长为尉犁冬枣做短视频推介

    @学院君:

    您在视频中比划的剪刀手给广大网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请问您在生活中是一个怎样的人?

    @新疆何淼:的确,视频中的剪刀手受到网友的关注,甚至有网友认为是在卖萌。这也许正是一种真情本性的自然流露吧。我认为自己是一个亲和力很强的人,在生活中、工作中,善于处理好与上下级、朋友之间的关系,与人为善,愿意帮助有困难的人。正是这个小小的不经意的动作,引发了网友的关注,推动了微博的传播,才让尉犁冬枣的美名传遍大江南北。

    @学院君:

    2017年9月,您通过在微博推介“尉犁冬枣”一夜成名,不仅让冬枣订单爆仓,而且赢得网友一致打call,获得了“卖枣副县”称号。您最初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开始在微博上作冬枣的代言人?对于此次宣传效果,您还满意吗?

    @新疆何淼:这次代言其实没有进行任何策划。尉犁县电商协会组织本县电商,于9月5日开始通过网上渠道销售冬枣,获得不少订单。为了督促把控好质量,作为分管电商的领导,我于6日前往采摘现场查看采摘、分拣、包装情况。在冬枣园,面对又大又圆、又脆又甜的冬枣,大家都在照相。我就叫电商办负责人阿不都拉给我拍了一点视频,视频的拍摄是很随意的,后面的剪刀手也是无意间打出来的。视频播出后,其传播效果出乎我的意外,让我深感震惊,没有想到微博有如此巨大的传播力,对尉犁冬枣甚至是尉犁县其他农产品起到了非常大的宣传推广作用,对此意外收获,我非常开心。增强了我在微博上推广宣传尉犁县优质产品的信心和决心。

    @学院君:

    此次微博代言冬枣大获成功,打响了尉犁冬枣的品牌知名度。但是农产品的品质更为重要,这不仅是消费者更为关注的,而且也关系到这个地区的形象以及代言人的个人信誉。请问目前有哪些手段保证农产品从采摘到物流整个环节的质量?

    @新疆何淼:是呀!产品的品质事关产品的声誉,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品牌,只要品质出了一点点差错,整个品牌就会毁于一旦,而且代言人也会失去自己的信誉。尉犁县产品优良品质是由于独特的自然环境造成的,这一点我们还是有自信的。但是特别担心采摘过程对鲜果的损坏,保存不善导致果品变质,物流不畅使产品不能及时送达。这些问题的解决,除了加强对生产者和经销者的教育以外,还有有市场监管部门进行监督检查,以法律法规为手段,保证产品质量。对于生鲜产品的物流,则是与顺丰、EMS等签订了合作协议,提供绿色通道,保证配送时限,而且还能降低物流价格。

    @学院君:

    9月25日,您通过个人微博@新疆何淼 做了一场微博视频直播,帮助果农推荐滞销的库尔勒香梨,此次短短二十分的直播赢得了2万多微博网友的关注,您对此次直播的效果是否满意?是否有网友当场下单购买?

    @新疆何淼:这个推广库尔勒香梨的直播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有很多网友在线上与我互动。随后,我将尉犁县电商产业园的网商们的香梨销售链接发布在微博上,引发网友下单热潮。不仅如此,通过其他社交平台、电商平台下单的也增加了很多。网商们现在都忙的不行,有的已经开始雇人打包了。这次推广,网上销售有所增加。但是,对果农来说,电商的销售比例还太小,我们希望有更多水果收购商来采收香梨,他们才是库尔勒香梨收购的主力军。

    何淼副县长为尉犁县库尔勒香梨做微博视频直播推介何淼副县长为尉犁县库尔勒香梨做微博视频直播推介

    @学院君:

    政府公职人员代言家乡特产的现象并不是新鲜事,这几年在微博上已经出现过很多,您是如何看待政府公职人员成为微博“网红”这种现象的?作为新晋“网红县长”您有怎样的切身体会?成名前后心理有什么变化吗?

    @新疆何淼:政府公职人员成为“网红”,在以前也有,而且效果很好。我想只要是出于公心,传播正能量,这样的“网红”越多越好!我自己并不认为我是“网红”,我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而且也是我的本职工作。只是现在会有很多的媒体来约稿、约访谈,我想,只要是宣传尉犁县、宣传尉犁产品,对我县经济发展和农产品销售有好处,我就会认真地去做。而自己本身,并没有感到与以前有什么不同,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该怎么开展工作还是怎么开展工作。内心里,我还是一名普通的公务员,不会受到外界舆论的影响。

    @学院君:

    能否简要总结一下您此次微博宣传的成功经验?

    @新疆何淼:此次微博宣传,影响力很大。但其实是没有经验可谈的,因为这种成功是不可复制的。就算按照这次经历,再做一次一模一样的宣传,恐怕也难引起什么反响。如果一定要说经验,我认为功夫在平时,我从2015年开始利用微博,坚持不断地进行尉犁县旅游资源和优质农产品的推广宣传,在微博上形成农产品推销员这个明确定位的形象,网友也是认同,在2016年也成功地利用微博推出了一款骏枣,并形成爆款,只是当时没有媒体宣传。正是由于平时的积累,才在本次视频宣传中引起共鸣并快速被网友转发。

    @学院君:

    十一马上到了,很多网友会选择新疆作为旅游目的地,除了冬枣之外,您能否给网友介绍下新疆尉犁有哪些好吃的、好玩的?您下一步准备代言什么?

    @新疆何淼:尉犁县是一个深受内地游客喜爱的地方,最近旅行团数量开始急剧增加。旅行团之所以来,是因为尉犁县境内有著名的4A景区罗布人村寨。这里是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塔里木河、胡杨林保护区为一体的风景名胜区,独一无二的罗布人文化成为景区的灵魂,吸引了众多的游客。尤其是每年10月中旬胡杨金黄的时节,摄影发烧友携带帐篷,自驾出行,露营在塔里木河两岸的胡杨林,寻找最美的胡杨景观。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到过尉犁县的人,无不被美味的烤全羊所吸引。尉犁县罗布羊,生长于塔里木河两岸的盐碱地,吃着胡杨叶、甘草、黑枸杞、红柳等植物长大。荒漠稀少的植被,以至于这些羊行走一天才能吃饱肚子,是典型的运动羊。因而,罗布羊以其味美肉嫩、不膻不燥,荣获了“天下羊肉尉犁香”的美名。希望大家有机会来尉犁的时候,务必要品尝一下尉犁县烤全羊。就像您到了阳澄湖,一定要吃一只大闸蟹一样。
    尉犁县也是库尔勒香梨的主产区,今年香梨丰收了,但是价格很低,希望内地的水果经营者能够前来收购。进入冬季之后,我将重点推荐尉犁羊肉,希望能给大家在冬天带来滋补食品。

    @学院君:

    党的十九大马上就要召开了,请您谈一谈新疆尉犁这五年在互联网普及和新媒体应用方面有哪些改变?

    @新疆何淼:五年前,尉犁县还没有电商,大家也不懂电商,不知道还能通过网络把农产品卖出去。2015年,我县开始发展电商,县里当年拿出专项资金,来扶持电商的发展。我们通过引进有经验的电商企业来做营运,大面积开展电商普及培训,对入驻电商孵化基地的创业者进行实操培训,手把手教他们做电商。并建设网货中心,培养出一批优秀的网货单品,比如:烤全羊、红枸杞、黑枸杞、罗布麻茶、罗布麻蜂蜜、尉犁棉胎等产品。通过两年的孵化培养,现在尉犁县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网商,他们利用淘宝、京东、微信,或者自建网上商城,将尉犁县甚至新疆的优质农产品卖到了全国。从去年开始,这些网商又跟着我一起玩微博,通过微博引流,促进网络销售。这次尉犁冬枣卖到爆仓,大家纷纷被微博营销的魅力所折服,更加积极地使用微博来推广产品。新媒体,的确为网商们开辟了一条增收的新路子。

    何淼副县长利用微博为尉犁农民的电商平台引流何淼副县长利用微博为尉犁农民的电商平台引流

    @学院君:

    在当下大的背景下,农村新媒体电商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产业,也是落实国家精准扶贫政策的重要举措。能否谈谈尉犁县目前农村电商发展状况?您对此有何规划?

    @新疆何淼:

    尉犁县电商是从2015年开始发展,当时我们基本上是零基础,全县没有一家网店。当时,县委、县人民政府认真贯彻中央提出的“互联网+”战略,大力发展电子商务。经过培训孵化,现在尉犁县建起了电商产业园,已经有了89家从事电商的企业和个人,乡村电商服务站更是覆盖了全县50个村委会,让村民在村里就能买到全国的商品,也能卖掉自家的农产品,大大便利了村民的生产生活,还让村民增收不少。2016年尉犁县被列为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因为电商发展,我们把物流延伸到了每个村。去年尉犁县亦禾食品公司托管了墩阔坦乡阿吉村的扶贫羊,通过各种渠道平台、主打网络销售,一年就卖掉了8000只羊,让这个村的贫困户人均增收了700元,为村民脱贫贡献了不小的力量。

    今后,我们将继续把农产品上行作为尉犁县电商的目标。继续孵化培养更多的网商,扶持更多的网店,帮助愿意做电商的年轻人把网店开起来,把尉犁县农产品卖出去。2018年,我们将在农产品品牌化建设、农产品可追溯体系建设方面发力,争取让尉犁县农产品走向全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