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C2015众创论坛:谈社会创业与互联网的关系

2015年(第十四届)中国互联网大会于7月21日-23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召开,环球网进行全程跟踪报道。本次大会的主题是“产业融合,互联共享——新技术、新机遇、新生态、共筑安全网络新空间”。由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的2015中国互联网大会即将落下帷幕。为期三天的中国互联网大会是中国互联网业界的年度盛会,既是中国互联网业界沟通交流的窗口,也是世界了解中国互联网的的门,更是展现行业精神与风采的平台。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讯  2015年7月23日下午14:00,2015中国互联网大会闭幕论坛正式召开。本次论坛分为五个部分,分别是开启未来、连接未来:社会创新、互联网公益年度颁奖仪式、创见未来:互联网+社会创业、携手未来:全球华人创新创业大赛启动仪式。

其中,在第三篇章“创见未来:互联网+社会创业”的众创论坛中,V能量私董会发起人刘立那作为主持人与4位嘉宾共同探讨“社会责任与创业”。4位嘉宾分别是,CEO品牌首席架构师杨曦沦、中国创客孵化平台郑康淳、品牌援藏计划发起人杨一波、《百位互联网人“中国梦”》出品人以及蓝图资本投资人江山。

4位嘉宾不仅分享了自己的创业故事,还谈思想,谈社会创业和互联网这之间的关系。

以下是众创论坛对话实录:

立那:感谢各位依然留在现场听我们论坛。今天我和各位聊了一下,发现在座的四位老师不仅颜值高,而且都是有故事的人,有趣、有料,等一下看看我们20分钟秀会出现什么效果。不过主办方一直提醒我控制时间。我说好难啊,20分钟对我而言就是一个MTV的时间,但是有4位男主角,怎么办?所以我们只能学学《非诚勿扰》,进行快问快答。

第一,每个人做一下简单的自我介绍,你是谁?你在做什么?你最牛的地方在哪儿?请一波开始。

杨一波:大家好,我是杨一波。我们这个团队最牛的地方是一直在藏区做品牌研究和发展的工作,我们在10年前做了藏区第一个上市公司——藏蜜,我们在大藏区做一个全球最好的封闭可持续的产业,我们的目标是做一个全球最好的蜂蜜企业。

立那:谢谢一波,一波在我心目中就是实业家,还是一位品牌大拿。听一听康淳的故事。

郑康淳:我们创客平台创立于鸟巢,我们也是一个创业者,我们希望我们的创客平台在万众瞩目的地方能够凝聚更多的政界、商界包括媒体,包括很多创业者一起孵化出更多优秀的企业家,乃至伟大的企业,谢谢大家。

立那:谢谢。他在我心目心中不止是一个企业家,而且是一个孵化器的运营者,更是一个社会活动家,我们会看到他身上发生更多的故事。

《百位互联网人“中国梦”》出品人以及蓝图资本投资人江山

江山:大家好,我是江山,是爱江山爱美人的江山。我现在做出版人,现在在做蓝图资本的合伙人,主要投资互联网早期的O2O的项目,希望线下到时候我们有机会跟各位多交流。谢谢。

立那:其实江山谦虚了,有很多CCTV的大片他是幕后的推手,所以他不止是一流的出版人、制片人,目前有一个新身份是投资人。我们最后听一听杨曦沦老师的介绍。

杨曦沦:大家好,我叫杨曦沦。我现在是一个国内第一家品牌评价研究机构。我引以为豪的一件事是我写过一本书叫《奥运品牌模式》,我现在在国内积极推这个模式,叫微奥运模式,就是四句话,可以用在一切创业者身上,叫文化资源项目化,文化项目品牌化,文化品牌资产化,文化资产证券化,所以我希望在这个领域里跟大家有所交流。

立那:我可以提一个大客户,就是中国第一寺——少林寺整个品牌的运作有他背后的推手。特别感谢四位不同领域的帅哥坐在一个平台上。既然我们坐在互联网大会的大屋檐下,又坐在创业的小论坛上,所以第二轮的问题就来了,你和社会创业这四个字有什么缘分?你跟互联网又有什么缘分呢?还从一波开始吧。

杨一波:我觉得所有的人和企业其实都是社会属性的,所以本质来说都是社会企业。我们的故事事实上是来源于当地的一个喜马拉雅山山脉的生态保护,我们觉得生态保护最重要的是保护当地的人,让当地的人有更好的收入,他们自己就会发起来保护他们自己的环境。在做了几年之后我们发现互联网是一个非常好的工具,它能够让在偏远地方的这些特别好的产品真正地走到世界的面前,而不是要通过很多的中间商,然后有很多的层级,然后再展现在大家面前,所以这一点事实上我觉得是互联网对于现在让整个地球扁平化,这是一个对以前比较偏远落后的地方事实上是一个比较好的事情。

立那:明白了,所以我跟一波交流完了之后我特别想做件事,第一是上网买买你的产品,这是互联网带来的便利。第二是抽时间去您的藏民的原著地去看一看,看他们怎么制造好吃的东西。

郑康淳:应该从社创说起,我们每一个只要进入到创业状态的人,你就已经参与了社会创业,只是或多或少而已。所以我们希望在未来能够更多地朝向社会创业倾斜,做更多的事情。

至于跟互联网的结合,我们认为从有互联网开始,我们就关注互联网,到今天已经融入到生活里面去了,互联网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今天跟互联网的关系是什么?互联网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它都给你插上了翅膀,只不过你飞不飞得起来,能飞多高,所以我觉得互联网在今天的生活里,实际上给我们所有的行业,所有的人都插上的翅膀,只是说你能够飞多高。

立那:谢谢郑总。我也预告一下,郑总在鸟巢是有一个主场的,所以某种意义上他在借用互联网的思维,网罗各方高人,都在鸟巢里混一下,看看能炖出什么样的好项目。

江山:那时候是2006年,对互联网有很深刻的理解,在近几年。我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发起了一个《百位互联网人“中国梦”》这样一个出版物。主要是讲述一百个互联网的创业梦想,他们的心路历程,其实这一百个互联网人都是当今最优秀的中国互联网人,同时也是我们身边的人,也是和我们一样的。是什么样的机缘与机会成立了他们?他们在困难重重面前又是怎样用方法论解决的?这是我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重要的话题。

立那:期待看到您新的作品。

江山:下半年出来,请大家期待。

立那:杨老师。

杨曦沦:现在互联网这个词都比较OUT了,都讲“互联网+”,最近国家出了一个《“互联网+”指导意见》,出了一个词叫新经济,其实新经济是十年前谈的,一个叫摩擦经济,一个叫非摩擦经济,新经济之后又出来一个词是20年前出的,叫知识经济,就是在互联网时代,它通过知识的转移和消耗,能够创造低通胀、环保型、可持续的形态。于是我干了一件事叫微智库。我想把所有的专家,这种碎片化时间通过微智库来解决社会问题。我有一个问题,我一发,可能我的难点在你手里是常识,我们可以用一个手机端就解决了。

立那:所以杨老师也是互联网创业者,您是要互联网去加智库这件事。谢谢杨老师。看来我时间控制得还可以,插播一分钟自我介绍,我叫立那,耶鲁大学管理学院辍学博士。当年CCTV赢在中国的主创,过去10年做媒体、做投资银行、做管理咨询,也做风险投资,但是一直围绕着创业者这个群体。我觉得很多投资人看起来创业者都是大将军,冲锋陷阵的,他们把自己当成军火商,恨不得看天下一统,但是在我看起来,创业这个事更像是要生长出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更像生孩子,而且难就难在90%的情况下是一帮男人在生孩子。所以我给自己定的角色就是助产士,给这帮不容易的人送资金、送人才、送头脑,这是我的自我介绍。

我跟社创的缘分很大,我在6年以前自己创办了一家创业者的互助组织,叫创业成长互助联盟,并且成功地把它踢皮球,已经踢给了第二代执掌者,NGO算是活下来了。目前在做的私董会主要是给互联网创业只提供智慧服务的,但是其实我觉得他们带着他们的事业、他们的梦想,每一天都在滋养我,这是我自我回答的前两个问题。

故事听完了,5位乐队成员的故事听完了,下面来谈一谈思想。只有一轮的时间,我们来联想一下社会创业这个词和互联网这个词到底有什么关系呢?它们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或者物理反应呢?大家也不一定按顺序,谁有思想谁先来。

杨一波:我觉得互联网作为人类到目前为止一个最顶层的设计,其实成为人类重要的工具,这个工具事实上给人类带来各方面的便利,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它带来了社会的人,一种利他的视野,它能够通过互联网来做一些利他的事情。这在以前其实这样的状态是,就算你有这样的心,但是你很难把它表现出来。这个对互联网来说是比较重要的功能,就是社会毕竟是由一个一个细胞组成的。每个细胞都有自我的一面,如果联合起来以后,就变成了一个共有的智慧。

立那:互联网把人和人链接起来了,更容易利他了。

杨一波:我觉得是这样的。

郑康淳:互联网让世界变小了。社会创业实际上让社会有爱了,我们理解社创和互联网的结合就是让遥不可及的爱就在你的眼前,而且更多的是需要别人伸出手,另外一个人要握住这个手,爱是相互的。谢谢。

立那:谢谢。

江山:“互联网+”我认为讲的是方法论的问题,它解决了社会进程中的重大问题的方法,我重点讲一下关于创业,我认为创业重点,互联网加什么?或者我们要做什么?更主要的是我们坚持做什么?这是我们所有创业者或者创客们大家首先要理解的一个问题。我们在之前有一个优秀的互联网人讲过,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这是创业之前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勇敢的心也要有,创业路上一定会用得上的。社会责任也需要有的,这也一定是用得上的。所以我想在创业方面我有几个想法:

第一,要有一种始终如一的精神,坚持目标永不放弃,不需要每一步都非常闪亮,但是都需要坚定如铁。

第二,需要义无反顾的精神,这种精神会指引你向前,你会一直走下去,一直走到荣耀所在的门庭。

第三,万一遇到了失败、成功怎么办?就是微笑、面对。

立那:您已经开始出锦囊妙计了。我们听听杨老师的观点。

杨曦沦:我思考了一下,两句话。刚才杨总说,互联网有两个理论,一个叫工具论,一个叫生态论,我对工具论是这么判断的,在若干年前,上万年前,当人类知道用石器的时候是工具,用青铜器的时候是工具,但工具带来的是人类进化,人类进化意味着人类向更高的方向发展,发展的程度,人们的筷子很长,该帮别人夹菜了。有这个寓言故事。什么叫生态论?三句话描述互联网生态,叫无中心有主张,无边界有社区,无终极有梦想,最重要的是无中心有主张,主张是什么?互联网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免费和分享,第二个阶段是资本加商品模式,第三个阶段是更高的价值追求。价值追求是我们在商业领域当中,就是社创企业,就是互联网天然地为社创企业创造了生长的生态,只是它在逐渐显现和被我们感知,这就是我对互联网的看法。

立那:谢谢。

江山:跟大家分享一下,犹太有一个命题论,关于社会责任的,我不为己谁为我,我只为己我又是谁?

立那:特别棒的分享,我个人觉得互联网时代的来临相当于人类社会底层的操作系统发生了一次升级,人跟人之间的链接更紧密了,有很多服务都更可以提供了。可能像社会创业这种类型的APP在这个操作系统上就更好运营了,或者说传统特别狭隘的商业的APP在这上面运营的成本就更高了,更应该转型成为社会创业了,这是我的一点小小的理解。

刚才三轮的分享大家明显可以看到学者的风格、投资人的风格以及真正企业家的风格,他们虽然来自的领域不一样,但都怀着一颗要帮助社会创业领域做大做强的心。最后一轮我特别希望他们能告诉我们在座的,我们能够怎样地帮助在座的社会创业者,或者给他们提供什么样的锦囊妙计呢?

杨一波:我希望我们的经历能够鼓舞大家都投身到社会企业创业当中,运用新的工具创业。

立那:是不是有人愿意去西藏做一个小的社会企业,你愿意接纳他、扶植他?

杨一波:我们可以提供我们的各种经验。

立那:我已经帮助大家要东西了,我相信我们的声音不止会被在座的几百人听到,也会通过互联网传播给更多的人,所以远方的你听好了,这是杨一波的承诺。郑总。

郑康淳:先贡献一个资源,我们是做投融资平台,可以带来资金,也可以带来资源,甚至可以带来一些思想的想法,我们可以做一些整合,这是我们(亮中国)能提供的资源。给创业者的忠告,我们是做创业出身的,创了15年了,一直都在痛苦中增长。实际上每一个创业者大概有50%到99%的时间是痛苦的,欢乐的时间其实是非常少的。但是实际上有一句话,就是说给予是快乐的,每一个企业能够多一些爱,更偏向于社创多一点点,其实在你痛苦的时候,就像我们喝了一碗特别苦的药,含了一颗糖一样,社创多做一点点,实际上在痛苦的人生里头会有一颗糖。

立那:特别棒,感谢郑总。

江山:很多人在乎你所处的高度,但你更应该体会和理解自己内新的深度。最后祝愿创客朋友们能够取得很好的成绩。

立那:谢谢江山。

杨曦沦:今天我们把社创企业和互联网联系在一起非常有意义,但是我想有三步棋是需要摆的,刚才讲到利和义,其实还有趣。我觉得做事,过去的时候叫有利、有义、有趣我就干,我觉得应该是有趣、有义、有利我就干,其实同样三件事,把次序变化了,你就会其乐无穷。我希望社创企业是一个快乐企业,不是一个苦行僧的企业,是有义者、有利者、有趣者都能合和相生的机遇。

立那:我能理解我们几个人的缘分了,我们不止关注社会创业,而且我们都是人生幸福感相对比较高的,所以我们愿意拿出半天的时间坐在这里一起聊一聊这个话题。特别棒。最后我也宣布一个小小的福利,本来我们的V能量私董会是向互联网的A轮融资之后的创业者开放的,为社会创业开几个特别场,也把我们管理咨询界和风险投资界最棒的传递给这个圈子。

杨一波:加一个品牌专家。

立那:其他智库的朋友都可以加入辅导的过程。V能量私董会之所以叫V是有一个创新投资机构在支持这件事,这家机构的创始人是原来富达亚洲中国区的创始合伙人,是阿里巴巴的第一轮投资人,他投资阿里巴巴比孙正义要早六个月,今天这个谭先生也来到现场了,我们四位乐队在掌声中下台,欢迎谭先生上台跟我们讲一讲经过20年,他现在净化成什么样的人?他是否有幸福感?他怎么看投资这件事?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创新工场孙志超:你以为你的创业团队能够打动投资人,其实…

江山:致范冰冰和李晨的“我们”

写给创业者:如何抓住黄金十年?

柳传次回应:“在商言商”不是逃避社会责任

葛甲:为什么要特别关心马云的道德操守

兰小欢:为什么今天“官二代”更愿创业?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