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部委回应吴海致总理公开信:做企业这么多年,我太憋屈了

今年3月23日,桔子水晶酒店的CEO吴海在他的微信朋友圈更新了一条消息:“半夜写了篇文章,趁着没后悔发出来了。”消息附了一篇来自“桔子水晶吴海”公众号的文章《做企业这么多年,我太憋屈了》。这篇文章开头写道:“致克强:对企业好才能真的对人民好……我觉得一个政府如果对企业(指守法企业)不好,实际上就是对人民不好。”可见,这篇文章实质上就是一封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近日,这封信获得多部委的积极回应,本文转自中国经营报。

5月14日,在桔子水晶酒店CEO吴海发出致克强总理公开信后的第54天,国务院办公厅信息公开办公室、中国政府网、公安部、税务总局、工商总局、卫生部等多个部委相关负责人,以及北京市相关负责人,在中南海召开研讨会,吴海坐在了最中间主持人的旁边。

3月23日,吴海发出一封题为《做企业这么多年,我太憋屈了》的公开信。近日,吴海称,这封信国务院领导已经阅读,中央编制办公室(下称“中编办”)及国家多部委、北京市、区领导都专门就吴海提出的问题,以及如何推进简政放权向他征求意见。国务院职能部门的负责人随后也开始向其征询简政放权的意见和建议。

吴海的经历其实也并非偶然遭遇,在当前国家全力推进简政放权,提高市场经济效率,促进企业健康发展的时期,吴海敢于发自肺腑地建议,虽然犀利,但客观中肯,这恰恰是当前痛下改革决心的政府所希望倾听的。

自上而下,积极听取

3月23日,凌晨3点15分,桔子水晶酒店的CEO吴海在他的微信朋友圈更新了一条消息:“半夜写了篇文章,趁着没后悔发出来了。”消息附了一篇来自“桔子水晶吴海”公众号的文章《做企业这么多年,我太憋屈了》。

他这篇文章的内容实际上是一封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对李克强总理说句话,对企业好才能真的对人民好。一个政府如果对企业(指守法企业)不好,实际上就是对人民不好。”

他在文中以切身体会和所见实例,坦陈了许多政府在实际工作中的“庸政、懒政、政策陈旧、不清晰、滥用”等问题,并提出了自己的改进建议。

让吴海意外的是,这篇半夜发出的致总理的公开信,从第二天的清晨开始,几乎以风一样的速度在微信朋友圈、各大网站转载,许多人纷纷点赞,认为讲出了他们的心声。

一周之后,吴海听说北京市领导非常重视,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书记已经批复了他的公开信内容,并转给市长、市政协、区长,而当东城区政协直接找到他了解情况,此刻他才有些担心,没想到政府如此重视此事,而由于自己的公司注册在东城区,在看到他发出公开信的第一时间,东城区领导以及政协就对他的文章表示了赞同,称“说得好!”

吴海说,紧接着国办相关部门领导找他了解情况,按照他们的建议,吴海将他的意见和建议重新整理装进信封,收件人上端端正正写着“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吴海说,5月7日,负责国家行政审批改革的中编办体制改革司的几位司长一同探讨了如何简政放权,以及在政策审批权下放中,避免庸政懒政以及标准不统一的问题。

让“厨子、吃客”共同烩菜

吴海向中编办和相关部门提交了自己的建议,并表达了自己的两个担忧:首先是现阶段,虽然中央简政放权的力度很大,但是绝大部分企业的行政审批和监督管理在中央简政放权以前都已经归属于地方和基层部门,而这些基层的行政审批和监督管理不少方面没有让众多企业感到效率和公平,因此,解决最后一公里的简政放权是将中央利好政策落到实处的关键。

对于中央这次大力度的简政放权,吴海也担心出现政令不出中南海、处长执政基层“解释随性,执法任性”的问题。他的另一个担心是,政策标准下放到地方后,地方部门根据具体情况制定实施细则,但是缺乏一个标准,导致各地的标准不一,企业无所适从。

为了保证简政放权落实到“最后一公里”,吴海建议,应该把中央政府职能转变的观念灌输到地方和基层政府:不是为简政放权而简政放权,而是为了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进行职能转变,简政放权只是政府职能转变的具体改革措施,职能转变是本,简政放权是标,地方和基层政府必须有观念上的改变。

因此,他建议作为大厨子的每个政府部门对于涉及自己部门的行政审批或者监督管理事项必须要回答以下几个问题:是否符合市场规律,是否可以由市场来调节;如果市场调节,风险在什么地方,是否利大于弊,是否可以有其他方法控制风险;如果需要行政审批,是否可以减少环节,是否可以一点审批?审批流程是否顺畅,是否增加企业负担?

同时,对于涉及多部门审批的事项,各部门对同样的事情是否有不一致的要求?是否可以由牵头部门统一负责,其他部门只管自己的专项?以及行政审批标准是否有统一标准,是否有不同解释空间,监督管理是否可以量化,是否有寻租空间?如何避免寻租空间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必须以书面形式与自己的简政放权具体建议和措施一起递交到上级部门。

他认为,在为市场服务这个职能转变的意识需要时间才被接受的情况下,这种问问题的方式可以逼着厨师从市场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致传统企业:你们做得很好,但与我们无关

企业越做越大,核心竞争力却越来越弱?

马云为什么称阿里为“国家企业”?

转型怪圈:传统企业在焦虑,互联网企业要落地

刘湘明:每个企业都需要一个主编,而不是公关总监

大公司:如何像初创企业一样创新

天价估值的科技企业是如何炼成的?

日本企业为何难以在中国市场上取得成功?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