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o:从G点到支点 支付宝上线圈子遭质疑,但支付宝不折腾能死

用一个产品创意,同时戳中男人和女人的G点,支付宝做到了。

今年8月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支付宝不折腾能死?》,我认为支付宝所面临的市场环境和自身的市场地位并不像看上去那么高枕无忧,尽管我不认同支付宝的很多折腾行为,但我同意一点,即支付宝不折腾真的会死。为了撬动支付宝认为至关重要的生活圈概念,它需要一个支点,结果它找到了一个G点。

在那些名为“校园日记”、“白领日记”之类的圈子里,只有女性用户可以发布动态,男性用户负责点赞、打赏,芝麻信用750分以上的男性用户则享有对动态进行评论的特权。这些设定如此高明,人群被自然地划分为两大群体:搔弄群和意淫群。搔弄群负责挑逗拨弄,意淫群负责摇尾巴流口水,至于750分以上的VIP意淫群,则有自证色狼的特权。两个群中间,是人为弥漫的高浓度的荷尔蒙。

keso:从G点到支点  支付宝上线圈子遭质疑,但支付宝不折腾能死

有人说,这种设定把女性重新降格为功能性玩物,属于性别歧视。这种看法明显片面,因为它忽视了男性被重新降格为功能性宠物的另一面,如果涉嫌性别歧视,那也是双重歧视。

有人发现,那些圈子里发布的养眼美女照片,有相当大的比例是网上找来的图。支付宝的大数据可以算出谁更有可能按时归还贷款,却无法告诉你这些圈子照片的真假,也无法告诉你你给韩国女星照片的打赏,怎么就成了某个猥琐男的支付宝余额。

而在另一面,芝麻信用750+的用户,凭借支付宝的背书,在圈子里撩妹、约炮,秒变花花公子,四处留情。我的问题是,这么做会不会透支自己的芝麻信用,导致信用分下降?如果是就糟了,跌破750就没有足够的信用蒙骗假美女了。我前天又看了一遍话剧《琥珀》,其中有一段著名的台词:“没有比骗取一个骗子的感情更不道德的事。”

即使支付宝意图彻底抛弃支付工具的历史定位,全面升级为生活圈定位,也该以信用为根本,支付宝无论怎么变,它终究不可能也不应该成为另一个陌陌。而圈子这个产品的荒谬之处在于,它恰恰是以破坏信用根基为手段的。我不太相信支付宝真的有意牺牲自己长久以来建立起来的信用基础,这代价未免太大了。我从支付宝的折腾中读到的是内心的急切和手段的贫乏。

色诱,是最容易想到的产品和运营手段,在我国,使用色诱手段并不会让企业产生道德压力,也不会让企业家感到难堪,连曾经高大上的门户网站也在边边角角的所谓“热点推荐”区域堆满极具诱惑的小图和耸人听闻的标题,热切地挑逗着、撩拨着用户的鼠标和指尖。更多支付宝深度:www.yangfenzi.com/tag/alipay

曾经被誉为约炮神器的51.com,为了保障男性用户的合法权益,创造性地发明了真人视频验证的运营手段,为让人民约上放心炮做出过杰出贡献。陌陌也曾经接下了51未竟的事业,尽管运营者不太乐于承认,但陌陌能有今天,约炮神器的赫赫名声确实立下过汗马功劳,而且与51不同的是,陌陌成功上市并实现盈利。《微信、陌陌阴影下,中国社交领域未来的机会在哪里

在很大程度上,G点即支点。当你不知道该如何撬动自己梦想中的巨大市场的时候,找一个G点好了。网民都是敏感体质,敏感程度可与政府相媲美,一弄就high。前几天林丹出轨被偷拍,你看把网民兴奋的。所以支付宝圈子率先推出“校园日记”和“白领日记”,而且刻意将男同学和男白领排除在外,绝对不是别有用心,而是习惯使然,是路径依赖,是不如此反倒不正常。

不过太急切了一点,捅了些意料之中的娄子,招了些不出所料的争议。但是,这会让支付宝团队放弃这个产品吗?绝不会。我记得8、9年前,阿里集团力推阿里妈妈的时候,针对来自站长和广告主群体对阿里妈妈上猖狂的作弊行为的强烈意见,阿里妈妈产品团队准备出手整治,但在最后一刻,马云一句话否决了对作弊行为的整治计划。媒体当时是这么描述的:

在阿里妈妈办公室的白板上,马云写下了让当时在场的每个人都记忆深刻的话:发展是硬道理。

对当下的支付宝也是一样,发展是硬道理,直到发展出足以抗衡微信的生活场景。圈子功能会被调整,优化,完善,支付宝希望这上面能够如愿长出真实的生活,G点长成支点,撬起下一个万亿市场。

在支付宝办公室的白板上,干干净净的没有写任何硬道理。但在这个团队的每个人心中,一定牢牢地刻着这句话:支付宝不折腾能死。

这是真的。

网友评论

大川@倍蓝:男人好色,女人好财

Empathy:拿色情试水切入社交网络,支付宝摇身一变成了支付鸨…

耿星河:昙花一现,鉴定完毕。(在银行里开展卖淫工作感觉怪怪的)

墨南:支付宝有过情怀吗?在约p的年代似乎支付宝把其它社交软件用户中最渴求欲望的那层窗户纸给捅破了,支付宝开了个不好的头

麦田-口袋育儿:好文。keso我发现沉默了几年后,你的IT评论到了一个新境界了。这是真的。

无影忍者:看着找G点的支付宝,怎么就想到瞎折腾后现在的百度,有没有同感的^ _ ^

Bill.Dng:确实能理解一些支付宝宝的苦。移动支付,安全保障的优势不再明显,从社交场景转向或驱动支付会变得信手拈来。移动之战,微信后发优势也会更明显。

陆三金:操纵人性是商业必修课,没有这个觉悟做不了商人。在商言商,不在商觉得不入流也完全OK。

haobo:正常吧,资本主义的好处就是一切稀缺资源都可以货币化,而且减值资产本来就是租赁偏好的。 媛娇这个主题庵野秀明在《Love & Pop》里面已经表现过了,而且支付鸨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从这方面下手的,只能感叹在生活方式和流行风尚上面日本确实领先中国20年。

海盗:历史的耻辱柱会深刻的记一下你所走的每一步,你的下作,无耻和不负责。但你幸运的不是痛改前非,而是那个时代人们的无知与纵容。这何尝不是一种更深的悲哀。

Justin Liu:在银行里开展卖淫工作感觉怪怪的,但是在私人银行lounge开着卖淫工作就太常见了

jane:在支付宝一切尝试中,没有什么比擅自增加或删掉用户姓名更讨厌的事了。所谓社交参加与否是可选的,好用就用不好用就走,改用户名字算怎么回事儿。没事儿去掉别人的姓氏,和你很熟么?!

小静:这样的圈子感觉有点low,确信不是no zuo no die?对比微信的克制,我坚决的去使用微信支付了。

张彦龙:关于支付宝折腾的逻辑,阑夕说的深以为然:没有人会喜欢电视节目插播广告,但不这么做的话,电视台没法生存。属于建立在强需求上的弱任性。

seven:芝麻信用的数据在很多公共产品中已经应用了,也应该作为一个公共产品来定位,这么玩,会折损品牌形象。芝麻信用要布局到社会诚信体系中去才是大局;没有区隔,直接为阿里自己的社交战略服务,是步险棋。支付宝社交化,去工具化,是把双刃剑,尤其是往这个方面发展。

尹天仇:突然想起『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故事中廉颇被污蔑『顷之三遗矢』,早期线上支付中支付宝的确是廉颇一样骁勇,但现在更像后来被污蔑的廉颇,很快就能拉三泡,每泡拉出来之后自己还在那用棍子戳来戳去的玩儿,让大家闻这味儿,而且它一点不冤枉。

你表姐:支付宝的产品经理是不是在东莞做大保健的时候喷射出来了这种想法?以援交的动机和形式来撸社交圈子。简直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蒋义勇:我还以为我的网络被劫持了,正准备抓包分析,突然想到这个应该是https的,这要是都被劫持了 吓出身冷汗。就像你花大价钱住了一个总统套间,推开门一看 发现地上洒满了那种小卡片。

福君:交配权的粘性虽然戳中底层生理反应,但并不支撑长久的社交能力。人们是喜新厌旧的,交互的刚性高频存在信息边际效应。一个巨大颜值容量推送的圈子和微信朋友圈的常态化经营有着本质区别。支付宝在社交这条路上的急功近利可见一斑。

牛二囍:支付宝切入社交的门槛不是色情,不是金钱,而是信用分数。这个分数来自阿里大数据最终载体,一个人的资产、收入、人脉、工作….统统以一个分数判断。利用好这个分数,会发展出支付宝社交核心玩法。

嘟嘟噜:支付宝毕竟做支付起家,后来更多了余额宝等财产管理工具,这么大的一个工具,变着法地折腾着要社交,就好像我把所有家当转到一张带闪付功能的卡上,然后每天拿着这张卡刷公交地铁。

行者:支付宝团队只记住了:不折腾会死这句话;忘了:瞎折腾也会死这句话。他们心里总惦记着什么时候会死,怎么还能做出鲜活有价值的功能?哀莫大于心死,支付宝的心早已死了。

艾可:10月份开始试用生活圈,感觉这次支付宝社交可能将会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不光是阿里大数据在支撑,比如互联网精英圈是靠脉脉来搭主干,高端单身男女是海豚湾,美剧圈是人人影视等等。一种是定制邀请类型的,只要被邀请进圈,基本圈内没什么限制,一种是全员或半开放式的会有相应的规则。套句台词,这次蚂蚁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应该能折腾点东西出来。

【文/keso(keso怎么看 微信号:kesoview)】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冯大辉:支付宝为什么拼了命也要做社交?

➤ 支付宝,马云手中的底牌

➤ 支付宝推出一项新的农村服务:预约无人机洒农药服务

➤ 新版支付宝:从”备胎”到平台的蜕变

➤ 冯大辉:支付宝为什么越来越讨厌?

➤ 阿里游戏三条枪:阿里妈妈、支付宝和淘宝

➤ 支付宝的信用生活:芝麻信用芝麻分超600可免费借伞和充电宝

➤ 阿里巴巴、淘宝、支付宝、电子商务、双十一…马云他改变了中国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