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宋| 谈徐世平挑战马化腾:哪里还有啥媒体人的尊严

在大连出差,上午看到这个事件:东方网旗下的《新闻早餐》因为发布一篇名为《为什么街上香喷喷的烤鸭只卖19元》的文章,遭到举报,涉嫌造谣和传谣,被封号七天。结果其总裁向马化腾发公开信,质疑腾讯滥用权利和动机。《东方网总裁徐世平因微信号被封致马化腾公开信 围观群众纷纷表态

小马宋| 谈徐世平挑战马化腾:哪里还有啥媒体人的尊严

简单说一下个人的思考,不代表客观公正,请谨慎阅读:

1、这件事很有意思,通常一个热点事件中,大部分弱者都会被同情的和支持的。可是舆论却普遍认为东方网的做法是中华铅笔买多了,有点2B。

2、大街上经常吵架的时候,只要吵得很激烈,你会感觉双方都特有理,至少话头上没有一个是怂人。这次看起来,东方网的公开信同样大义凛然,不仅给腾讯贴上“横行霸道仗势欺人”的标签,还有一顶“干预舆论”的政治帽子。更多徐世平解读:www.yangfenzi.com/tag/xushiping

3、公开信里特别强调了一个字眼,叫媒体人的尊严。好像强调媒体人尊严,自己就一定有媒体人尊严了一样,其实这是两回事。但这种语言套路很管用,就像一个人说“我说句公道话”一样,很多人会信。

4、一个权威媒体做的一个叫《新闻早餐》的公号,发一篇名为《为什么街上香喷喷的烤鸭只卖19元》,在时间线上,这篇文章大概至少出现了2年以上了,这种选题和旧事重提的套路,做公号的人都很明白。这就是吸粉话题,要说这事能证明媒体人有啥尊严,还是算了。

5、微信公开回应中说,《新闻早餐》不是因为这一篇被举报,而是因为各种声明原创、传谣多次被处理,自动触发封号,如果事实如此,那就更别拿尊严说事。不如员工自己去创业,做个营销号,可能还能赚钱多点,至少有钱赚,尊严有没有也无所谓了。

6、一个有实力的媒体,和一个知名品牌一样,更应该注意,有品牌就意味着应该被监督,因为品牌的好处除了降低消费者选择成本,还有一个就是降低监管成本。所以质量问题,肯德基好监管,沙县就不好监管。你不要抱怨说只监管肯德基,不监管沙县小吃,那是一个品牌应该承担的代价。

7、我本人本着暗黑心理猜测,东方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公开信连发的意图就是不惜牺牲一个《新闻早餐》,也要给腾讯扣上政治帽子,你弄死我,我也要拉个垫背的。也许我猜错了,这并不客观。

8、对于东方网总裁的第二封公开信,完全就是东拉西扯逻辑混乱,不过反正我们看热闹时的逻辑都不太好,所以只要把话说的硬一点就好了,没有太多人关心逻辑问题。

9、从公关角度看,微信的第一篇回应已经很到位,今后的最佳做法是,不再回应。爱哭的孩子,你只要不理他,他自己哭两声也就觉得没意思了。

10、就我所知,有尊严的媒体人真是有,但太少了,大部分人还不配谈啥尊严。至少在这件事上,有辱“媒体人尊严”五个字。

11、“世界如此喧嚣,真相何其稀少”,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真相。

周末愉快,各位。

【文/小马宋(微信号:zhongguowenlian)】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朱学东:媒体人的压力有多大?

➤ 卢俊:对于自媒体人,我从未如此悲观

➤ 媒体人创业,做银行与互联网的桥梁

➤ 媒体人出走企业背后,是中国新闻最好的时代

➤ 凤凰网CEO刘爽:当媒体人也是商人,如何找到“甜点”

➤ 吃药反腐为何会横空出世——兼谈媒体人的职业素养

➤ 据说投身内容创业的媒体人,一半投入了这位光头大叔范卫锋怀里

➤ 南都报系副总裁苟骅离职创业“南友圈”:帮助更多媒体人完成转型

➤ 腾讯知名记者雷建平离职创业:要做一个独立有品德的媒体人

➤ 小马宋|在小米内部培训的演讲:我们在大量浪费着免费传播机会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他很成功的让全国人民知道了还有个媒体叫东方网,有个自媒体叫新闻早餐,所以这位总编辑可能不懂新闻,但他绝对懂传播。

    曾经运营一个新闻类营销号的时候关注过新闻早餐,然而我今天才知道原来这个号是媒体号啊,不是营销号呢我还以为只有营销号才天天玩热门搞什么鸡汤养生,真是太年轻了。

    中华铅笔买多了,有点2B。不好意思,没忍住笑出声来的确2B

    也许烤鸭觉得不服,也许烤鸭觉得委屈,但微信的制度肯定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得罪卖家无非可以再协商,但影响用户体验就要花大力气做公关了,腾讯这个账还是算的很明白的。

  2. 2000万微信公众号、几百万运营者,我觉得每天问候马化腾家人的,比在qq群里给他过生日的还要多。今天问候他的是东方网总编辑徐世平,还问上了头条:他给马化腾写了封公开信,质问自己的旗下的《新闻早餐》为什么被封七天?

    根据这封信的叙述,事情大概是酱紫的:

    两天前,《新闻早餐》推送的一篇文章《为什么街上香喷喷的烤鸭只卖19元?》被人举报,涉嫌造谣和传谣,封号七天。他们当场申诉,无效。这个时候,大部分运营者都会埋头禁言,等待刑满释放。

    这位徐总估计是被交不了差的小编忽悠了,他觉得处罚不公,于是使劲托人找关系求放过。在他的这封公开信里,先后出卖了广东网信办的前任领导、北京网信办的领导朋友(没点名,但是……呵呵),最终还是无果。

    看到这里,我倒是对微信团队肃然起敬了:你看,无论是属地深圳还是北京的领导,都没能让他们屈服,一副威武不能屈的形象跃然纸上,这简直是一封公开表扬信呀张小龙!

    愤愤不平的徐世平老总气还没有消,他非常失望,并百思不得其解:“腾讯是什么,只是一家互联公司而已”,言下之意,你们凭什么封我?想了好久,他突然恍然大悟:觉得一定是自己得罪了腾讯。

    他自己说,“这两年间,我在许多公众场合,批评腾讯”,一是他批评过小程序是异想天开,第二是反对腾讯到处掠夺公共资源。于是很自然下了个结论:腾讯封我们,绝对是是公报私仇,故意跟自己作对。想到这里,越发觉得有理,并在公开信问候马化腾:
    这两件事,是不是让你马先生或者你的手下,非常的不爽?我不清楚。如果是,你和你手下的心胸和格局就太小了。

    看到这里,我已经哑然失笑了:当众告状,还推导出别人心胸格局小了,可以的,word总编!最后,身为一名地方门户网资深总编,文章的落脚点必然会完成一个大幅度的优雅拔高:

    如果有朝一日,中国的媒体,都成为腾讯的走卒,我们还会有“中国梦”的美好期许吗?

    这角度,这罪状,这党性,完美!

    在徐总编的委屈撒娇下,微信团队迅速给了一个回应,说了四点:

    1.那篇文章确实是谣言,2014年的谣言,人民网等平台早就辟过遥。言下之意,而这种时隔多年老谣言,都好意思发到官微平台,编辑把关人哪里去了?

    2.《新闻早餐》多次违规,累计触发次数上限才封七天。言下之意:这也不是你们第一次犯规哦亲!

    3.申诉都是委托第三方做的,言下之意:并没有公报私仇的空间。

    4.因为这个病鸭子的假新闻,处罚过的帐号1000家,文章2000篇。言下之意“”我不是针对你,只是觉得,传谣的都是垃圾帐号。

    虽然我们也被后台恶意举报并删过不少文章,还撤销过自己写的原创,无处说理、申诉无效。但是就事论事,在这件事还是必须说,微信团队棒棒哒!这啪啪啪的回应,真替总编脸疼!

    回到这件事,我只是觉得徐总编又好笑,又可怜。作为媒体主编,把关不严,官微发谣言被依规处理以后,干了几件什么事呢?

    第一就是摆架子,“我从事媒体事业33年了”,“我曾经担任过上海网宣机构的负责人”,然后陆续卖了几个请托的网信办的领导,总之概括为一句:我是谁造吗?你也敢惹?

    第二是采取行动:从深圳找到北京找了两位网信办领导带个话,笃信传统媒体里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真理;在言语中同时透露着不屑:腾讯是什么?一家互联网公司而已。然而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

    直到都撞了南墙以后,他干了第三件事则是数恩怨、找原因:封我们?肯定是我平时得罪他了吧!贵为一个地方网站总编,自认为一言九鼎,也确实多次在公开场合批评过你们,但是,但是你们不能这样子呀!(痛心疾首脸),最后朝有关部门喊话:资本控制,狼来了!

    讽刺的是,在他这封信兴师问罪、恨不得把马化腾押解进京公开信里,心心念念的,还是自己四十万粉丝被封七天的新闻帐号,并害怕东方网的“一堆公众号”。难道帮他注册微信平台的小编没告诉他,在微信平台的注册协议里,所有公众账号的所有权属于腾讯,申请者只有使用权吗?

    徐总编以现身说法的方式,为我们描绘了传统媒体领域的老干部们对新媒体爆发的恐惧、敌意和自身的无知。他们觉得:媒体资源应该是全民所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回会有这种天下为公思维),他们认为媒体要像以前一样好好管起来(所以认识那么多网信办领导),他们不得不拥抱两微一端的新媒体考核大变革(做号很辛苦的,你们不要黑他),他们又把巨无霸一样的商业化运营平台当成假想敌(腾讯简直打造了天网巨幕)。所以,这次公开信又委屈、又愤怒、又告状、有撒娇、又呼吁、又宣战,简直是五味杂陈。

    其实徐世平所在的东方网,并不能算严格意义上传统媒体:它是地方门户网站,在门户时代还掌握舆论话语权,有鄙视报纸广播等传统媒体的优越感,万万没想到很快就被席卷而来两微一端淹没,与报纸广播一起被嘲笑老丑慢。

    而面对这种变革,作为掌舵人的他们还无法适应更何谈拥抱、融合。即使有那些努力,也只是传统思维下的几个尴尬的蛋:就像这次封号事件,没有反思主编死了、把关人何在、二手信息冲业绩这个本质问题导致自身胡乱传谣,而是摆资格找领导谈恩怨告大状,这样的总编文,真是让人看出了尴尬癌。

    如果这些老干部们还有保留并豢养的理由,大概是他们身上超强的党性吧,在这封公开信里,徐总编批评微信攫取公共资源里是这么说的:

    我在许多场合,建议依据反垄断法,拆分腾讯。一个一统天下的腾讯,对国家绝对是一种危害。不信走着瞧。它今天可以对媒体露出狰狞威权,明天就会对国家权威提出挑战。

    当众建议拆分一家商业公司并不夸张,美国也曾有对微软反垄断的争议,但这是多年来,第一次看到一个主编级媒体人,以对国家权威提出挑战为由来反对,并把维护国家权威这件事说得如此理所当然、毫无羞色的。在我的理解里,媒体难道不应该少谈谈政治权威,多谈谈公正公平,少为权力作伥,多为权利发声吗?

    所以,他最后的总结陈词里升华到“我们还会有中国梦的美好期许吗?”这样的党代会高度,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只是这封公开信,真的不应该对公众发出来,这有什么用呢?直接拿到网信办信访办当众宣读就好了。

  3. 利益相关:腾讯员工。
    这事儿跟我们部门没有一毛钱关系,只是单纯觉得这人的嘴脸简直太可怕了,忍不住说几句。

    1.微信公众平台的规则在前,东方网违规在后,徐总编颠倒黑白,搞得跟微信是拍脑门想出了封号7天的处罚决定似的。被迫害妄想症是病,得治。
    2.作为媒体人,第一要义是什么?报道的真实。徐总编从业几十年,自己手下造了谣,却轻描淡写说成“整合的瑕疵”,要点脸行吗?
    3.自己也说了是“整合”,既然是整合,还声明原创,微信团队没好意思说你抄袭,已经算给面子了吧?
    4.来看看徐总编檄文
    “我曾经担任过上海网宣机构的负责人”、“我给当年的同行,广东网信办的前任领导,也是朋友,打电话求援”、“同时,我也给北京网信办的领导朋友打电话(因为我知道,腾讯新闻的管辖权要归北京了)”。
    不就是想说“我上面有人”嘛。像徐总编这样手眼通天的人,何曾遇到过权力也不起作用的时候,这估计是最让他不爽的地方——老子都找人了,你TM居然敢不听话?
    徐总编,你也配姓赵?
    5.徐总编说自己曾经两次批评腾讯,然后质问:
    是不是让你马先生或者你的手下,非常的不爽?我不清楚。如果是,你和你手下的心胸和格局就太小了。
    一句话:无耻的人,会觉得全世界都和他一样无耻。
    6.在徐总编的第二封公开信中,有这么一句:“你的团队,文字太一般”。
    事实上,在我的朋友圈里,没有说事情、单纯吐槽徐总编这文笔也配做总编的人,那可是相当多。
    举个例子
    但是,我只想知道,这一次,是什么机构?参与审核了《新闻早餐》(xwzc021)的内容,并做出了封号七天的决定。
    机构后面的问号,存在的意义是啥?这就是从业几十年的资深媒体人的水平?
    7.最厉害的还在后面
    一个一统天下的腾讯,对国家绝对是一种危害。不信走着瞧。它今天可以对媒体露出狰狞威权,明天就会对国家权威提出挑战。
    这是啥?文革的大字报呗。一件小事,无限拔高,直接上升到危害国家安全的地步,可惜啊,这届人民不行,不吃这套。
    第二篇公开信最后还好意思把自己老师方汉奇先生扯进来,哎,说真的,估计方老先生现在根本不想承认你是他学生吧。

  4. 徐总编的逻辑与观点如下:

    1、被封号后的第一反应是“按平台规则申诉是没用的”;

    2、徐总认为通过个人关系寻求官方的“打招呼”是有用的;

    3、在官方打不了招呼后,徐总编在辗转反侧时忽然意识到“腾讯不能代表全民利益”、“不站在全民立场”;

    4、徐总编认为“腾讯掠夺公共数据资源,侵害全民资源”,再而给出判断“一统天下的腾讯对国家是危害”,并觉得“马先生的格局太小”。

    5、徐总编认为媒体最后都会成为腾讯的走卒。

    一位有33年工作经历的媒体人,却写出这样逻辑不通、耍泼撒气的公开信,实在说不过去。我作为媒体行业混子,斗胆从技术角度谈谈徐世平先生檄文的三个失误:

    一、徐总编没做到就事论事。

    自家文章涉嫌传谣被封后,如果不服,首先要第一时间证明文章并非谣言,并声明微信平台处理不当,要求其迅速纠正。但徐总编对此避而不谈,反而一再去论述“腾讯管得太宽”,并抛出了“腾讯威胁论”。这种诛心之论的言外之意是“就算我犯了错,你腾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恰恰坐实了自己传谣的事实,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实属不智。

    二、徐总编暴露了自己不懂商业、更不懂互联网的事实。

    首先,徐总要求一家上市公司“代表全民利益”、“站在全民立场”,这本来就是很可笑的诉求。要知道,我党都没说要代表全民利益,而只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而已。作为省级官媒的内容负责人,徐总编打出“全民”二字时就没动动脑子么?

    其次,作为媒体平台,微信离所谓徐总口中的“一统天下”还差得很远。微信公众平台每天产生的流量大约有120亿,但其中大部分都是搞笑短视频、中医养生、娱乐八卦等,媒体属性的消息或评论文章所占的实际比例可能还不到10%。12亿PV就算一统天下了么?徐总编未免小了觑门户网站与社交媒体。

    在第二封公开信中,徐总编还表示“腾讯新闻与天天快报也应该遵守微信公众平台的规则”,这说明他对移动互联网的产品架构完全不明白(也可能是装糊涂)。对于一个目前管理着一家互联网媒体的资深媒体人来说,对新生事物的认知程度低到如此境界,实在可悲。

    而徐总编所谓的“腾讯侵夺公共数据”更是偷换概念。真正的公共数据资源是指政府部门和公共机构所保存的数据资源,或部分依靠财政资金而产生,依靠公共权力而采集或保存的数据资源。作为一家外资上市公司,腾讯相关产品产生的用户数据能叫公关数据资源么?腾讯是否愿意将这些数据开放给大众,完全是腾讯自己的选择问题,与外人何干?

    三、徐总编过于上纲上线。

    “媒体早餐”公众号有大概四十万粉丝,按40%阅读率算,每天产生20万的PV,7天就是140万。如果全部接广点通广告的话,按3%广告点击率,单次点击0.5元来计算,7天的营收大概是2.1万元。也就是说,微信公众平台对徐总编麾下“新闻早餐”公众号的封号处理,将给徐总所在媒体带来大约2.1万元的损失。

    这本来是一桩很简单的利益纠纷,结果徐总为了义正辞严,非要扯上媒体责任,并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以至于他自己到最后都收不住话题,背离了这场撕逼的初衷。

    徐总编在第一封公开信中说“我是媒体人,媒体人应该有尊严,不应为五斗米折腰”。请问,2.1万元能买几斗米呢?

  5. 实际上,我看出来了这位先生想表达的意思,只是他文笔不行,阐述不清晰。(这是媒体人?)

    首先我们需要理解一个事情,媒体人很喜欢的两个词叫:舆论监督及舆论自由。代表着媒体人具有自由发声并且通过这个方式还原真相的力量。

    所以一般需要给媒体人比较自由的发声权利,才能算:舆论自由。
    而媒体的力量非常恐怖,如果控制不好,就会变成:谣言。

    毫无疑问,微博跟微信已经成为散步谣言最常用并且传播最迅速的社交工具,腾讯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开始控制,为了避嫌,腾讯让“第三方权威机构”来甄别。
    而这个权力,一般是国家机构在把持的。现在腾讯也在做类似的事情。

    这才是东方网攻击的重点:我有舆论自由,你凭什么制裁我,你是国家机构吗!你在威胁媒体人最宝贵的舆论自由。

    我举个例子,你们可能理解得更加清晰:本来你在家,就你爸能打你。后来你去了学校,你经常旷课,还特么上课睡觉,老师打你。你怒了——从来就我爸能打我,你凭什么打我,你想做我爸吗?

    我们看到东方网的文章确实是经过“第三方权威机构”鉴定有某些问题的。而东方网想讨论的是——你有没有这个权力做这个鉴定?

    客观评价一下东方网的这份公开信:无理有据。

    三份公开信要这么理解:

    东方网:我被老师打了,我睡不着,你为什么打我,你要做我爸吗?
    腾讯:你旷课你旷课你旷课。
    东方网:你别特么说我旷课,你就说,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为行文的这位先生,堪忧。

  6. 你专业?老谣言都分不清!你冤枉?传谣都不承认!公开搞事变成公开搞笑,网络管理水平就这样?

    凡事得讲理。

    徐世平总裁写公开信,这是讲理的方式,但有没有道理,在公开之后就不是他说了算,而是公众判断了算。这个道理,不仅仅是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之争之辩,而是整个媒体生态在面对信息革命时的尴尬和现状。

    第一个理:专业。

    徐世平总裁写公开信的原因是:自己旗下媒体公众号发了篇“19元烤鸭”的文,被腾讯以被投诉谣言而按程序处罚封号7天。这里要说的专业,首先应该是徐世平总裁讲的媒体专业,公开信里反复提这个。那好,问题的关键是:这个新闻是不是谣言?答案是肯定的!是。专业的问题来了,以专业反复端架子的徐总裁,并没有直面严肃媒体公众号在推送资讯时,首先应该有专业能力甄别谣言和非法信息,很可惜,这一步没有体现出专业来。因此,徐世平总裁反复强调的媒体科班、专业、管理经验,是被自己的立论给推翻的,而不是微信官方的处罚给推翻的。换个角度,微信官方转不专业,主要是看他们对数据的算法和投诉核查处罚流程的把关、落实,很不幸,微信官方这次的处罚,是基于超过1000次同类谣言的处置、2000多次同类谣言账号的处置,基础十分明确。对于东方网的总裁,先有媒体管理、从业经验,后是网络管理、融合总裁,正常逻辑是无论从专业媒体把关还是网络媒体审核,都不会出现公众号传播已经被媒体、网络公开辟谣,被微信多次处罚同类谣言的信息。很可惜,徐世平总裁用公开信的方式质疑别人的不专业,却恰恰暴露了自己的不专业。

    第二个理:程序。

    公开信很大意见,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徐世平总裁官至宣传口高位,平时怎么会受这种鸟气。可是公开信里,徐世平总裁颇有怨气的申述,为了解决帐号被处罚的问题,他把北京广东等所有能找的关系扒拉了个遍……大哥啊,你这么样暴露程序的潜规则,可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的专业媒体官员应该有的水平。你这不是挟关系压人么?信息时代这可是大忌中的大忌,网络是要管理,但管理不是恫吓,更不是挟行政之便裹挟。所以,你在申诉的程序上和前面强调的专业一样,犯了低级错误!找人帮忙本来就违规,你还对着网络大声喊出来,你长得确实很帅,但网络这玩意儿可不吃这一套。

    再看微信团队。帐号传谣被处罚,有申诉流程,如果确定不是谣言,那就是处罚

    不当帐号会被解禁,但这可是老谣言了,很多上网的人都了解,不了解问下度娘也清楚。因此,按照微信团队谣言的处置程序,人家连一点瑕疵都找不出来,反倒是您在努力给大家传递一个错误信号:我是官媒,所以我可以造谣传谣,我可以被网开一面……这,无论从程序还是信息规范管理的角度,都说不过去啊。

    第三个理:垄断。

    你这个提法我很认同,但以这个事情提这个就很蛋疼了。

    网络生态,确实是资本优先商业前置,这是我们20多年的网络发展既成事实。以前爹不爱娘不亲,主要原因就是您这样的人太多,总以为我大传媒一统江湖,发个传真搞定一切,打个电话压掉所有!但是,在被无视轻视忽视藐视中长大的网络平台上,如今这种傲慢竟然还没收敛,仍然在试图颐指气使。垄断是事实,但这个事实是放任自流导致的,是麻木不仁导致的,是懒政怠政导致的,更是信息革命大潮必然,是网络时代的发展必然。

    徐世平总裁的公开信,把自己管理不善管理不力导致的官媒帐号造谣传谣导致被网络平台处罚,移花接木到网络平台垄断造成了自己被处罚。真是把网民和网站、同行当傻子!按照这个垄断的逻辑,那么网络平台如果垄断后强力遏制传统媒体造谣传谣,岂不应该被大家喝彩和鼓掌?网络平台的垄断打破了传统媒体的霸权,对普通百姓和社会治理难道不是利大于弊?好吧,按照您的思路,因为网络平台垄断,所以要加强管理管制,那是不是这个管理管制是建立在对你管理的公众号传播谣言被处罚的基础之上的呢?也即,推导的结果是:您这是以行政和政治之名泄私愤打击报复,而不是真正有建设性的对网络生态进行有效规管。

    第四个理:威权。

    徐世平先生,您的公开信恰恰给我的感觉是:显示威权、维护威权。

    按理说,拥有威权的是文宣部门而不是需要申领各种拍照的网站。无论您如何论证网络发展导致的虚拟威权的存在,但都无法避免大家首先想到一个问题:您自己表述您首先找了各种关系来搞掂这件事。没搞掂,因此您觉得您所具有33年的行政威权竟然在一个小网站面前失效,所以您就自然的在公开信里以“狰狞威权”来点题。很抱歉,我觉得大哥您这个搞法才是一种狰狞!

    做了33年的文宣工作,您竟然还没弄清楚网络信息博弈的特性!网络从诞生起就有天然的信息属性:去权威、去中心、去政治、去传统。也即从一开始我们国内的网络生态,就建立在去权威的基础之上,放眼看看各类政府公信的流失,各类信息博弈和拆解,您竟然还梦游一般的强调“威权”。通俗一点讲,就是臭架子,端了33年的臭架子忽然被新社会形态不待见,不舒服是自然而然的,但再不舒服您也是训练有素的专业级别官员,在网上这么个撕法确实替习老大提出的“网信事业”丢人。诚然,您能去管理东方网,还算是我们国家传统文宣管理官员里的意识先进份子,但同样很可惜,您这种表现正好代表着对网络生态实施规管的施政者水准。悲!

    延续威权,则网络必锋刃以对;选择绥靖,或许还可相安无事。徐世平总裁在这个论述上,同样有悖于媒体和管理精神,而被指责的腾讯,却因此赢得更多的同情和支持。在政府面前,企业永远是弱者;但在恫吓面前,网友往往是强者!时代变了。

    第五个理:拆分。

    徐世平总裁在喊冤完了之后,并没有预判到这个冤不会被网友待见,而是画风骤转:腾讯垄断,应该拆分。这个梁子结这么大,估计腾讯君始料未及,但我也估计不会把微信君吓尿。

    一个不争的事实,被徐世平总裁忽视。传统媒体结构性被解构、替代,非但是经营的断崖式境况,事业性的转折也早已来临。不往早说,即便是5年前,传统媒体大多还是和徐世平总裁一样眼目朝天,如今基于西方传播理论体系构建的传统文宣路径已经支离破碎,基于信息革命构建的新型传播系统已经构建完成。竞争已经不局限于传统意识里的区域或跨区域,而是网络化和全球化,信息流通不再基于工业文明时期,而基于信息文明时代。徐总裁认为的拆分,恰恰是基于传统媒体而非网络平台,这种拆分是潜移默化的、是规律型的,而不是人为的经济的行政的政治的!

    传播行为在发生变化,每一个载体都可以成为媒介,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媒体。徐世平总裁看到的只是这些被拆分的媒介拥有了媒介信息发布的路径,但没反思为什么这一路径不是传统媒体而是网络平台,也因此以为这种聚集是基于垄断和应该拆分的,同时以为这种拆分就可以达到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的平衡。做梦!徐世平总裁从自己被处罚聊到要拆分腾讯,把搞事变成了搞笑,他的概念里只要拆了腾讯阿里新浪等等,就不会有新信息工具和信息平台出现,我侄儿大概就这个智商状态。

    写这么多,看得到这里的人先衷心感谢,呵呵。

    既然是讲道理,总得总个结。这次公开信事件,凸显了我们国家文宣系统在网络管理、治理领域的真实状态,满脑袋行政干预,一肚子政治管制,却懒得去寻求更加网络生态化的方式方法。徐世平们越多,网络管理遇到的障碍越大;徐世平们越少,国家面临各类网络尴尬越少。国家在信息管理领域的意识到了,但执行看起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这篇即使又被删除了,我还是支持微信君的工作,因为被删除可能是徐世平总裁找人干的,嘿嘿。

    八分斋於深圳
    深圳市媒体研究会
    2016年1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