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彤回归媒体任一点资讯及凤凰网联席总裁 他的离去,小米的flop

所谓,所有的谣言都是空穴来风,又被证实了。昨天,八姐发的文,小米副总裁陈彤担任一点资讯总裁&凤凰网联席总裁的消息,还曾被有的童鞋怀疑,毕竟,人家当事人是否认的啊。可是,你们瞅瞅,今天上午,人家一点资讯和凤凰都宣布了,陈彤还接受了好几家媒体的“独家”采访。

陈彤回归媒体任一点资讯及凤凰网联席总裁 他的离去,小米的flop

而纵观陈彤和刘爽(凤凰新媒体总裁、一点资讯董事长)的采访,口径是一致的,重归新闻业,不仅是陈彤自己的兴趣所在,也是雷军首肯的,是代表小米进入的一点资讯。

话虽如此说,细细品,含义却似乎不止于此。

陈彤对外表达的意思是说,他在小米已经做得很到位了,为小米带来了很多牛掰的视频内容合作,他的阶段性使命已经完成了,所以他要重返新闻业了。

而八姐觉得这里面恐怕有两重意思:

一是,陈彤与新浪的竞业禁止合同可能已经到期了。值得注意的是,恰好在约两年之前(2014年10月22日),陈彤离职新浪,加入小米,当时,陈彤还礼貌性地保留了新浪顾问的身份。不管怎么说,一点资讯和凤凰,都算是新浪的竞争对手,两年,这是不是正好是陈彤和新浪的竞业禁止合同的期限呢?

二是,小米现在忙着应付硬件上的一堆事情呢,硬件是核心,视频内容的事情做得也差不多了,所以,对于陈彤而言,呆在小米势必边缘化,意义不大了。

其实,八姐要说的是上面的第二点。从今年开始,小米似乎一直在flop,而其实flop的核心还是手机销量的大幅下滑,被华为、vivo、oppo一路超越。在销售巅峰时的小米,可以去布各种各样的局,可以招揽各行各业牛掰的人,但销量一旦下滑一切泡泡都破了,这其实暴露了,小米其实还是一家手机公司,离真正的生态公司差得太远。

简单点说,小米还是个卖货的手机公司,现在是重点把销量搞上去,买啥自行车啊,搞啥子牛掰的生态啊,统统靠边站吧。那么当处于这样一个时期的小米,陈彤们可能就呆着觉得没有意义了,这是否会造成类似岗位人才的大幅度流失呢?

还有一点,八姐一直觉得,小米没有在2014年甚至2015年这样合适的时机上市,可能是最大的错误。

陈彤回归媒体任一点资讯及凤凰网联席总裁 他的离去,小米的flop

2015年初,是小米最顶峰的时期,估值高达450亿美元。而前些日子,已经有悲观的外媒认为,小米严重缩水,称其估值仅剩40亿美元,不足去年初的10%。

当然,八姐觉得吧,这个估值的确是有点太低了,也许真心是YY吧。但是,这背后不可怀疑的事实就是,小米的估值的确是降低地太多,而这直接影响了小米在资本上有更大的动作,不敢融资,不能融资。

这样的后果可能是严重的。八姐觉得,这其中最严重的后果可能就是人员的流失和人心的不稳。所有的高管和员工去小米,是为了理想而去的,但更是为了养家糊口,万一上市实现财务自由而去的,要不干嘛996啊。但是,小米的上市短期内看是不太可能了,融资也不太可能,尽管雷军曾经内部回购过几次员工的股票、使部分员工可以套现,但现在呢?大部分的员工股票可能在短期内看不到预期高价套现的可能啊。那么,缺乏激励的员工是不是会容易流失?会不会容易员工内部人心不稳?

恐怕,这是摆在雷军们面前最大的难题吧,不知雷军将如何解决。

当然啦,有的童鞋要说了,估值有时候就是个P啊,小米哪天好好炒炒销量,说不定又回到估值巅峰了。好伐,我要说,小米的估值要想涨到巅峰期,那可真心是有点难了。因为,小米的销量要想恢复巅峰期的状态,已经很难了。

首先,手机销量的天花板已经出现了,甚至,未来的数年可能已经不是手机的时代了。

其次,小米要想重攀手机第一名的宝座,也很难了。

为毛这么讲呢?小米之前被诟病的大概就是产能的不足、红米拉低的口碑造成用户流失以及渠道的缺乏。现在,小米的产能问题已经解决,雷军也想凭借note2和MIX扳回自己品质、高端形象,渠道的问题,则希望通过建自营的小米之家解决。

但是,八姐觉得吧,无论是产品还是渠道而言,这都难以在短期内让小米走出低谷。先说产品,市场上手机产品太多了,即便MIX足够牛掰,但无法量产,而你怎么就能保证note2或者后期的诚意手机,就能成为爆款呢?再来说渠道,根据雷军的说法,其重点不是与传统手机渠道合作,而是建小米之家,自建1000家小米之家的时间更是长达3-4年,这短期内还是很难和vivo、oppo抗衡啊。

无论如何,这意味着,小米已经是一家传统的重资产公司了,而期盼着这样一家公司快速攀升,期盼着它的估值快速涨回来,可能真心有些难。

最后,引用一位八姐的阴谋论盆友的说法,造成雷布斯和贾布斯而今差别如此大的原因就是,乐视在A股上市了。

哈哈,不知这种阴谋论对不对。另外,上面所有的这些可能也只是满篇荒唐言,八姐随便YY,大家无需当真。嗯,我也不是小米黑。

希望,雷布斯也能重归巅峰,毕竟,能从谷底翻身,才是真正的英雄。(文/开八 微信号:hlkaiba)

陈彤回归媒体任一点资讯及凤凰网联席总裁 他的离去,小米的flop

凤凰新媒体今日发布官方邮件,宣布原小米公司副总裁陈彤加盟一点资讯,担任总裁一职,同时兼任凤凰网联席总裁,并继续代表小米担任一点资讯董事。

陈彤将全面负责一点资讯的内容、产品运营和公共关系等工作,及凤凰网内容运营管理。

小米官方微博账号今日发布消息,称小米生态链企业一点资讯董事会商议决定,小米委派陈彤担任一点资讯的总裁,同时还将继续代表小米担任董事。

小米还称,相信陈彤的加盟,将为一点资讯带去更大的质变。一点资讯 是一家技术驱动的创新性内容聚合平台,拥有全球首创的兴趣引擎,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有趣、有料、有用、有品的新闻资讯。

这意味着在加盟小米近2年后,前新浪执行副总裁、新浪网总编辑陈彤选择重新回归媒体。

此番陈彤加盟凤凰新媒体是受凤凰新媒体CEO刘爽邀请,陈彤出任一点资讯总裁背后,是凤凰新媒体希望借助陈彤的影响力大力发展一点资讯的业务。

陈彤是国内门户时代灵魂人物,曾在新浪十七载,是第一波将网络门户概念引入国内并创造辉煌的人,对奠定新浪在中国门户地位起到不可磨灭贡献,被赞誉为“中国网络新闻教父”。

陈彤从新浪离职后,曾引发了互联网行业极大的震动。陈彤离职后,对新浪门户业务影响很大,新浪门户新闻的严肃性、实时性都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

作为小米天使投资人的陈彤离职后选择了小米。陈彤在小米近两年时间,相继帮助小米入股了优酷土豆、爱奇艺,在内容层面也帮助小米上升了一个台阶。

在小米担任内容副总裁期间,作为一点资讯的二大股东,陈彤曾代表小米担任一点资讯的董事,并表示,一点资讯在资讯流转的逻辑上进行突破,用信息引擎作为底层技术支撑,会是一个平台级的资讯平台。

如今,陈彤操刀一点资讯,既是顺理成章,也是陈彤在小米使命阶段性结束,开始新征程。

对于陈彤的到来,凤凰网CEO、一点资讯董事长刘爽显得很高兴,刘爽透露,与陈彤相识已近20年,甚至在门户时代上演了多年的“相爱相杀”。

凤凰网CEO、一点资讯董事长刘爽

凤凰网CEO、一点资讯董事长刘爽

刘爽表示:一路走来,正是这样一位令人敬畏的老大哥老对手的磨练砥砺,倒逼我们披荆斩棘,追求差异化的发展路径,方有凤凰网的今天。

刘爽还指出,“这是公司顶级人才引进上的里程碑式的事件,我相信他的到来,必将会使我们的产品体验、内容拓展、资源整合和品牌认知提升到全新高度。”

以下为凤凰新媒体官方邮件:

以下是一点资讯内部邮件:

陈彤出任一点资讯总裁:致力打造现象级内容平台

今天,一点资讯宣布:原小米公司副总裁陈彤加盟一点资讯,担任总裁一职,同时兼任凤凰网联席总裁,并继续代表小米担任一点资讯董事。

履新后,陈彤将全面负责一点资讯的内容、产品运营和公共关系等工作,以及凤凰网内容运营管理。

陈彤表示,将凭借平台的技术和内容优势,带领一点资讯打造一个现象级的移动内容平台。

作为中国互联网历史变迁的见证人,陈彤拥有近20年的互联网从业经验,任职新浪总编辑时,更是书写了中国互联网的一段传奇,是门户、博客、微博三个时代的旗手、拓荒人。

此次,陈彤再次进入新闻领域预示着一个新媒体时代的正式到来。早在今年5月,陈彤就已经对内容+技术模式提出自己的想法。

陈彤认为,门户网站转型,是原生代;依赖于算法技术驱动,为中生代;而内容+技术双轮驱动,则是新生代。这恰恰与一点资讯所倡导的“人工+机器算法”的移动资讯人工智能时代概念不谋而合。

事实上,陈彤与一点资讯渊源颇深。此前,陈彤一直代表小米担任一点资讯董事,对一点资讯的内容运营和产品了如指掌。

陈彤回归媒体任一点资讯及凤凰网联席总裁 他的离去,小米的flop

此前,陈彤曾表示一点资讯创造了一种新的媒体形态。他认为,一点资讯将成为移动时代新闻阅读的必选工具。

对于一点资讯而言,陈彤的加入恰逢其时。作为移动互联网新媒体平台的典范,内容及技术产品是一点资讯的立命之本。

而其凭借良好的用户体验增长迅猛,注册用户达2.7亿,日活4800万,自媒体数量达到10万家,总频道数超过300万。

一点资讯近期推出“有趣有料有用有品”的四有品牌理念,正是平台不断追求更高层次用户体验的标准和挑战。

陈彤的加盟,意味着一点资讯在产品体验、内容生态、资源整合和品牌认知将提升至全新的高度,也会进一步加速一点资讯与凤凰的充分协作与资源整合。

陈彤表示,未来会把主要精力聚焦一点资讯。兼任凤凰网联席总裁,是为了更加高效协同双方资源,在内容拓展、算法借鉴和PR推广等方面形成更好的协力。

“也感谢雷军总、王川总的信任,感谢小米公司曾经给予的巨大舞台,让我感受到中国领先的智能硬件制造企业的伟大情怀和不懈追求。”

陈彤指出,“内容产业正在发生巨变,面对这样的机遇,我希望能够为更多用户带来更有价值的内容。”

凤凰网CEO、一点资讯董事长刘爽透露,与陈彤相识已近20年,甚至在门户时代上演了多年的“相爱相杀”。

“一路走来,正是这样一位令人敬畏的老大哥老对手的磨练砥砺,倒逼我们披荆斩棘,追求差异化的发展路径,方有凤凰网的今天。陈彤超常的新闻敏感,对业务的完美主义,强悍的管理执行能力,深广的业界人脉资源和老道的人情练达,令包括我在内许多业界同仁由衷钦佩。”

刘爽说:“老陈的到来,无疑是公司顶级人才引进上的里程碑式的事件,我相信他的到来,必将会使我们的产品体验、内容拓展、资源整合和品牌认知提升到全新的高度,也会进一步加速一点资讯与凤凰网的充分协作与资源整合。”

一点资讯CEO李亚表示,陈彤在新浪网络门户、微博社交媒体、小米智能终端的丰富经验,以及所积累的内容生态的产业洞察与深厚积累,将为我们带来巨大价值。

李亚指出,陈彤原本就是一点资讯的董事,此次加盟将与我们的团队一起,推进一点资讯基于用户兴趣的“私人定制、价值阅读”的产品与创新,在OPPO、小米、凤凰网等战略伙伴的共同努力下,将一点资讯打造成’有料、有趣、有用、有品’的现象级内容平台。”(文/雷帝触网 微信号:touchweb)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一点资讯是这样做大的

➤ 陈彤:从“我们活着、坚持着”到“超越门户”

➤ 前搜狐总编辑吴晨光离职去一点资讯和陈彤会和?

➤ 一点资讯CEO李亚:技术创新促进国际文化网络传播

➤ 凤凰网CEO刘爽:当媒体人也是商人,如何找到“甜点”

➤ 腾讯低调上线天天快报,与今日头条和一点资讯兵戎相见

➤ 一点资讯CEO李亚:小心现在看的这些信息,可能正让你变得平庸

➤ 聊聊这些年在新浪——妹夫家创办人、原新浪网副总编辑闻进专访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媒体行业是世界上最轻资产的行业之一,轻资产的行业,对一个组织最重要的资源就是人。这样的行业,一般都是很看中圈子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在这个圈子里混,那对于圈子里的大佬,就算心里不服,嘴上还是得敬他三分的,对于大佬身处的组织或,就算不喜欢,也绝不至于口诛笔伐。

    相反,张一鸣一直被媒体人群体视作一个“闯入者”:因为他确实是一个闯入者。一个在圈子里没有任何师承关系,也没有任何江湖地位的外来者,创办出一个广受欢迎的媒体产品,你可以想象这件事给这个圈子里的人带来的冲击:你也配做媒体?还做得比我们好?

    某些媒体人对机器算法的反对尤其容易理解,本来机器就是在取代原来媒体的人的很大部分的工作的,要对自己的颠覆者抱有好感,需要很大的胸怀,绝大多数人类都没有这样的胸襟。而对张一鸣这样一号人物和他的产品,看不惯的一些媒体人也是可以没有忌惮地去讥讽和打击,而完全不用担心自己在圈内是否会沾上麻烦的。

    这两个因素作用下,让一部分媒体人特别喜欢对张一鸣的今日头条进行舆论霸凌。失败者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是人类通用的心理防御机制,所以第一步就是对今日头条的成功进行污名化,将产品和运营上的成功一笔勾销,把这种成功解释为偶然的、邪恶的、不正常的,乃至于,“技术”本身也成为了一种攻击点——今日头条获得成功的原因成为了它的“原罪”,一次又一次地遭到口诛笔伐。

    既然技术成为了“原罪”,那么自己总不能继续标榜技术,所以就会打出“内容+技术”、“编辑+机器”之类的巧立名目来给自己正名。不过话说回来,纵观今日头条的“竞争者”,只有今日头条被掌握在一个真正的工程师手中,一个完全没有传统媒体方法论和价值观的束缚,真正相信技术的人手中。所以其他的竞争者,没有一个真正能在技术层面给高度技术驱动的今日头条造成杀伤的。

    第一代是走路,第二代是汽车,第三代是……自行车?逻辑上就不成立,这只能是一个被包装出来的营销噱头。

    同一个问题里另一个网友的类比也很精辟:

    项亮 愿意和搞深度学习的同学私聊:
    诚恳的人会说,我干这个干不了。不诚恳的人会说,我觉得这个没有前途,大家都不要干了。

    除了在技术上没有拿得出手的优势之外,采取这个进攻策略的另一个原因是:张一鸣确实在传统内容行业没有什么江湖地位,攻击他不懂内容,风险比较小。

    当然,对于今日头条来说,这种“吃亏”不是白吃的。技术基因是张一鸣的知识和职业背景留给他的,也是他向整个团队传递的。这种信念落在具体的产品上,先是技术层面、策略层面的领先,然后是商业层面的成功。这大概就是楼里“遥望燕园”先生所说的“降维打击”吧。

    然而,在我看来。“不懂内容”和“不懂一部分传统媒体人圈子里的黑话,不认同一部分传统媒体人的价值观”是有本质差别的。例如,经常有头条号作者反馈发文章之后会被读者在评论区攻击,他们认为应该像微信那样允许作者以白名单方式管理评论。对于这一点我曾在会议上听到张一鸣发表他的看法,大概意思是说,评论区是所有用户发表言论的地方,而不是作者的言论私域,应该允许作者不欢迎的信息出现在评论区,因为可能对其他读者是有意义的。

    以我在媒体行业不长不短的工作经验来看,这样的认识是超过许多传统的媒体人的。很多在传统媒体上高呼人权和自由的舆论斗士,在微博、微信上就大搞一言堂,删评论、关评论的例子不在少数,其实非常令人失望。大家觉得微信的评论区仿佛很友好,其实只是建立在对反对者发言权利的剥夺之上罢了。

    在听到张一鸣的观点之后,有那么几分钟,我深刻地为自己曾经身处那个专断、自满的传统媒体精英圈子并且认同他们的观念而感到羞赧。

    当然,评论区的低质评论是真实存在的问题不可能无为而治。解决方法是什么呢?说出来也不复杂,通过机器学习,一样可以把低质的评论对用户屏蔽掉,甚至让喷子只看到喷子,让好人只看到好人,各取所需,也都是可以实现的。这样的解决方案在今天还不成熟,所以要挑出例外和毛病总还是简单的。然而,在用技术而非简单的言论管控优化评论这件事上,已经取得了不小的进展。

    一个缺乏技术基因的管理者,一个缺乏技术能力的团队,是不可能想到、做到这样的解决方案的。这也是在传统媒体时代,我们从来没有机会做到过的事情。

    往前一步思考,人所掌握的媒体,真的那么美好吗?前不久我看到一篇“木遥”撰写的文章《搜索引擎操纵了你吗?》——这也是一篇论述算法和传统媒体之辩的文章,其中有一段写得很到位:

    在搜索引擎出现之前,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是广播、电视、报纸、小道消息……它们没有一样是不能被特定的人和权力所把持和影响的。事实上,在人类历史上的大多数时期和大多数文化里,操控舆论甚至都未必是一个负面词汇。舆论从来就是被人控制的。

    就像把评论区留给每一个人而不是作者一样,今日头条所代表的信息流技术根本的理念是,技术应当被用来帮助每个人获取信息,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帮助少数人去推送信息。这是一个好的理想。

    其实张一鸣并不是一个非常极端的技术极客,他只是一个性格比较标准的工程师。但即使如此,他对技术的信念和热爱也远远在那些竞争者中名声显赫的掌门人之上,那些人的经验和名声给了他们很多东西,也剥夺了他们很多东西。

    有一次在一个会议上,张一鸣说:他们老说信息茧房,可他们知道什么是模型泛化吗?

    当时我想,如果从公关技术的角度说,想通过普及“模型泛化”来打破“信息茧房”的人云亦云,实在太难了。在那一刻,我有些感觉到张一鸣身上还是有那种技术主义者的天真和单纯。

    他们可能真的不知道“模型泛化”,而且他们也不想知道。他们谈论信息茧房而不是模型泛化,除了它更好理解之外,还有更深刻的原因,和利益而非道理有关的原因。

    但是,随他们去吧。正如一位诗人的诗句:

    “浪潮没有时间理会岩壁的抱怨,
    她正在把对时间的回答,写在那片海的边。”

  2. 一点资讯亟需破局。
    这两年,跟一点资讯形似的今日头条狂飙突进,据传估值已达120亿美金,据称用户量已超5.5亿,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网民仅有7亿的背景下,今日头条可以算作一个全民应用了。但跟今日头条对标的一点资讯却裹足不前,用户量也只是破2亿,仿佛被困住了,所以我说一点资讯亟待破局,相信一点资讯也跟我持同样看法。

    今天有消息称,小米副总裁、“门户元老”陈彤将加盟一点资讯担任总裁,老沉加盟一点,能帮一点破局吗?我看未必!
    一点资讯落得今天这局面,纯粹是因为自己做得不够,不够努力。复盘一点资讯对标对象今日头条的成功之路,就能很清楚地知道一点资讯哪里做得不够,哪里脚步太慢,哪里胆量不够,哪里出了问题。

    2014年,今日头条刚刚融资1亿美金,估值5亿美金,搜狐就把今日头条告上法庭,称今日头条侵权。搜狐这一闷棒打得挺准,但今日头条却以四两拨千斤的斗转星移之法成功化解,今日头条的秘密武器是“头条号”。彼时,微信公众号已度过野蛮生长,未能早早入场又没有资源的,只能望公众号兴叹,徒叹奈何,头条号提出的“你负责创作,我为你找读者”正中这一批有一定创作力的意,俘获了最早一批头条号作者,比起传统的纸媒,头条号作者生产的内容在专业度上是欠缺的,但“头条号”既帮今日头条逐渐摆脱了版权问题,又帮今日头条实现了内容的差异化,于是,用户可以在今日头条上看到在传统新闻客户端上看不到的内容,加上今日头条的“千人千面”,用户越来越喜欢今日头条。

    2015年,今日头条大力拓展“头条号”,加码“头条广告”,还搞了一个“千人万元计划”。用流量广告买内容的做法不算稀奇,微信推出的“流量主-广告主”(广点通广告)虽是微信为公众号运营者谋的一项福利,但也可以看成用流量买内容,在PC互联网时代,百度联盟做的事也类似。用流量广告买内容有个很大弊端:内容将越来越水化。内容创造者为了提高收益,必然选择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色情暴力等方向创作,必然把文章掐短以便提高文章底部的广告曝光,必然搞标题党吸引用户点击,必然尽量多发文章以便提高广告总曝光量。我本以为水化的内容会毁掉今日头条,但事实证明,我错了!用户并不在意内容水不水化,用户只在乎能不能看到自己喜欢的内容,所以,内容越来越水的今日头条,用户量越做越大。

    同时,“头条号”还能更有效地帮助今日头条规避版权问题,许多头条号作者根本不具备内容创作能力,或者明明有创作力也不愿意创作,为了更高的阅读量和广告曝光量,他们选择抄袭、整合、洗稿,而今日头条为了有内容给用户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版权方找上门,今日头条便封了侵权的头条号了事。侵权的头条号自知理亏,也只好自认倒霉。

    在2015年,今日头条不仅喊出了两微一端为自己壮声势,不仅“用流量广告买内容”,还极力地商业化,在各地放代理,指导代理参照百度联盟的路子搞事情。仅2015年1年,今日头条的广告收入就达到60亿人民币,向别人证明了自己的盈利能力,从而让自己变成香饽饽!兜里有钱,心上不慌,所以从2014年C轮融资至今,今日头条不仅仅没有再度融资,还砸钱搞什么“千人万元”,搞什么“创作空间”,搞起了“短视频”,在地铁公交站刷起了广告。今日头条2015年开始搞的“短视频”,起初挂的是优酷视频,后来直接存到自己服务器,做视频的服务器可是不便宜啊!不过比起图文,视频的富媒体特征,对用户更具吸引力,所以今日头条的用户数使用时长越来越长。

    2015年年末,在前CTO张志东喊话后,腾讯终于醒过神来,今日头条不可小觑,“算法”可能代表一种未来,有可能是新闻客户端的一次彻底革命,于是,腾讯OMG加大力气推广天天快报,对今日头条亦步亦趋,就像当年做腾讯微博那样,用尽全力。

    复盘今日头条的成功之路,我们不难发现,“头条号”和商业化是今日头条成功的两大法宝,今日头条表面上做的内容,但其核心是算法。今日头条并不关心内容的质量,只关心是否有足够多的内容喂养自己的算法,让自己的算法越来越了解用户,越来越能够在用户身上赚到钱。很多人都会提到今日头条内容水化的问题,甚至有自媒体人把今日头条称为“屎尿屁头条”,但是,如果从算法的角度看,内容质量没有那么重要,当内容量足够多,水化内容和高端内容一样,都只是帮助算法提升精准度的东西。

    在今日头条狂飙突进的这两年,一点资讯做了什么呢?对不起,我没看到一点资讯在努力。
    一点资讯虽然也上马了对标头条号的“一点号”,但并没有努力推广,腾讯OMG搞“芒种计划”时,很多公众号后台都能收到腾讯OMG员工发出的入驻邀请,但有多少公众号后台收到过一点号的入驻邀请呢?不努力也就算了,一点资讯还很无耻,学早年的今日头条,肆意“抓取”,通过建假的“一点号”来“抓取”其他内容平台的内容,至于“用流量广告买内容”这么低端的打法,一点资讯也迟迟不肯正式推出,估计是没有钱吧!是啊,既没有融资,又没有大力商业化,哪来的钱呢?

    今天,对于一点资讯来说,今日头条已经长成参天大树,后起之秀天天快报也是挡在自己前进路上的程咬金,于是,一点资讯有些慌不择路了,为了做大用户量,跟oppo合作搞起了白牌预装,可即便今年oppo在国内卖出一亿部手机,也才能白牌预装1亿个app啊,预装是预装了,用户会不会打开,会不会使用,就是预装不能控制的了,就算用户使用,白牌预装这玩意,用户对品牌的感知也不明显。现在,估计是为了搞到更多的内容吧,决定请老沉出马,但一点资讯、天天快报、今日头条们的竞争,关键并不在于内容,而在于算法,谁的算法更精准,用户在谁的app上能够看到自己喜欢的内容,用户就把票投给谁。

    “算法”与“内容”,根本就不是一个维度上的战争,这也是为什么搜狐新闻、网易新闻们在与今日头条的竞争中不敌的原因。看重算法的,不在乎内容的质量,只在乎有没有内容,只在乎能否让用户看到自己愿意看(我说的是愿意看,不是想看)的内容;看重内容的,会把大量的时间用在让内容(尤其是新闻)更快,让内容更优质。虽然在乎内容的,做的事情更有价值,但现实是残酷的,你还没等到吃瓜群众看到你的价值,你就挂了。
    也许有很多人不赞同我的看法,在算法与内容的战争上,他们是站内容的。但现实是什么呢?现实是,内容创业叫得响亮,但眼下的内容创业本质是粉丝量。独唱团时代的咪蒙的内容好吧,叫好不叫座,开了公号的咪蒙,内容水化了吧?但粉丝量越滚越大,广告单价唉越来越高。

    所以我说,擅长搞内容的老沉救不了一点,十个老沉也救不了一个一点。
    一点资讯需要升维。

  3. 10月28日上午,一点资讯宣布,原小米公司副总裁陈彤加盟并担任总裁一职,同时兼任凤凰网联席总裁,并继续代表小米担任一点资讯董事。陈彤将全面负责一点资讯的内容、产品运营和公共关系等工作,同时还将负责凤凰网的内容运营管理。

    说起陈彤,他可是中国互联网现象级的人物了,而他过去的经历和辉煌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内容”。陈彤算得上是新浪第一个做内容的员工,他在新浪工作了17年之久,一直都在做内容,亲手缔造了新浪网、新浪博客和新浪微博的辉煌。他还有一个最为外界熟知的微博名——“老沉”。

    2014年11月加盟小米之后,由于小米的战略是自身不生产内容,陈彤转而开始做内容投资和内容的战略联盟方面的事情,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与小米电视紧密相关的视频内容领域。在他的努力下,如今的小米电视内容矩阵已经集齐了爱奇艺、优酷土豆、腾讯和搜狐四大视频公司,补上了内容方面的短板。

    如今,已经在小米完成了阶段性任务的陈彤加入一点资讯,重回他最擅长的内容领域,想来应该是他最乐意做的事情。

    在老冀看来,自从互联网出现以来,中国的内容产业经历了三次变革,每一次都出现了代表:第一次是门户网站,第二次是社交聚合类网站,第三次则是移动内容平台。陈彤并没有落下前两次,他所在的新浪网和新浪微博也成为了当时内容革命的代表。

    如今,移动内容平台兴起,而一点资讯已经成为其中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老冀认为,陈彤的加入将进一步加强一点资讯在内容上的竞争力。

    与任何一个互联网产品相同,移动内容平台竞争的关键因素同样是用户体验。在老冀看来,过去很多移动内容平台的用户体验难言满意,因为它们走向了两个极端:要么通过编辑筛选后将TA认为重要的资讯推送给用户,要么则是完全通过机器分析用户浏览行为后自动推送。老冀认为,这两种阅读模式都有很大的缺陷:编辑推荐的资讯未必就是用户喜欢读的,机器自动推送的则会过于局限于某个领域,错过了更多有趣的信息。

    为此,一点资讯提出了新的用户体验标准:有趣、有料、有用、有品。一点资讯将机器学习+人工编辑的“人机智能”率先应用于移动内容领域,致力于帮助用户更好地发现、表达、甄别、获取和管理对自己真正有价值的内容,引导用户在移动端的深度阅读行为,带来价值内容在移动互联网的延伸。

    具体来说,就是机器和人工一个都不能少。一点资讯将通过机器算法,帮助用户从海量信息中找出真正有趣有料有用有品的内容,再根据用户兴趣图谱推送,这也是一点资讯的平台核心技术优势。此外,一点资讯还会通过人工编辑凭借专业经验对机器进行训练,让机器能够更加精准地将具备价值性的内容有效分发给对这部分内容真正有需求的用户。这也是一点资讯与单纯为了增加用户使用时长而选择基于人性弱点来推荐内容的平台的最大区别。

    凭借独特的“人机智能”优势,目前一点资讯平台的总用户量超过2.7亿,日活跃用户4800万,月活跃用户超1.4亿,单日人均使用时长超过55分钟,单日人均启动次数7次,自媒体总量超10万家。其中,个性化频道重点关注用户的主动兴趣表达数量已经突破了300万。

    老冀很认同一点资讯的理念,因为只有这样筛选出的内容,才是同时具备深度和广度的内容。不过,这就对一点资讯的“人工”提出了很大的挑战:一点资讯必须有一位有着敏锐嗅觉的内容管理者,训练出一支能够挖掘优质内容的编辑团队,这支团队还要与广大的媒体和自媒体合作,把他们的优质内容导入平台。

    两周前,一点资讯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线下广告和线上传播造势,引发了业界及网友的广泛关注。当时老冀就预言,一点资讯还将有更大的手笔和布局。两周后,一点资讯宣布陈彤加盟,相信凭借他超强的号召力,会有更多的优质内容生产者入驻一点资讯的“一点号”,从而带来更加丰富多彩的内容,进一步提升用户体验。

    不过,对于一点资讯和凤凰网的内容团队来说,他们可得更努力才行了——要知道在新浪期间,陈彤就是以管理严格著称。老冀就曾经亲身体验过这么一件事情:

    有天晚上,老冀坐着当时担任新浪科技频道主编曹增辉(如今已经是微博副总裁)的车一起回家,结果增辉同学在快速路上接到一个电话。他看了一眼号码,立即将车转到路边停下,聚精会神地听了好几分钟的电话,然后又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才如释重负地重新上路。我好奇地问他是谁的电话,他顿了一下答道,“老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