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o:科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吗?谷歌和百度的一些比较挺无聊

7月份纽约时报中文网有篇评论,《科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吗?并没有》。作者认为,科技圈创业很热闹,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在解决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并且罗列了一堆这种产品和服务,比如代泊车服务、牙刷头定期邮寄服务、无人机代摄像服务、送啤酒上门服务、裤子拉链没拉上会提醒的智能纽扣和拉链、提醒换尿布的传感器、停车位分享服务、指导冥想的手机应用、传递智慧的手机应用,等等。

2012年3月8日摄于尼泊尔博卡拉

2012年3月8日摄于尼泊尔博卡拉

作者的意思很明显,我们把太多的时间和太多的脑力,浪费在这些琐碎的、无聊的、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而那些「真正的问题」,比方说地球变暖导致海平面上升的问题,贫富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的问题,25.4万美元年薪才住得起旧金山的普通房子的问题,等等,没有创业者感兴趣,只是因为这些问题不够有趣,不够酷。

在中国,我也经常听到类似的论调。他们的句式通常是这样的:Google在做AlphaGo,百度在送外卖;Google在做无人车,百度在送外卖;Google在投资生命科学,百度在送外卖。外卖这件事,在很多人眼里,就属于琐碎的、无聊的、无关紧要的事情,这件事只要做就会显得low。先不说外卖low不low,这种比较本身就挺无聊的。比这个更无聊的,是把事情区分为有意义的、无意义的,事关重大的、无关紧要的,伟大的、琐碎的,崇高的、庸俗的……我真的不认为,普通人买不起旧金山或者北京房子这件事,比邮寄牙刷头或者停车位分享更重大,更有意义。

快递被认为是一个典型的劳动力密集的low tech领域,餐饮被认为是一个典型的既传统又琐碎的领域,把这两者结合到一起的餐饮外卖,简直就是low到爆的典范。一家科技公司胆敢做外卖,那就活该被拍砖。没错,仓库曾经被认为是一个没什么技术含量的领域,直到沃尔玛、亚马逊这些巨头重新定义了仓库。为什么快递、外卖、餐饮这些典型的传统行业就不可以被重新定义?

今年3.15以后,我没再叫过外卖,估计以后也不会再用,但我不会因此否定外卖的价值。我相信一定有不少人,因为有了外卖,才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做那些伟大的、崇高的、重大的、有意义的事,才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改变世界,拯救地球。对他们来说,科技确实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了。

但是这种美好是很多高端人士看不上的,他们深深地忧虑,如果我们都这样关注方便舒适和即时的满足感,科技最终会把我们都变成《机器人瓦力》(Wall-E)里的那些再也站不起来的胖子,终日躺在轮椅上,拿着大杯饮料,只靠遥控器和世界互动。这种忧虑有点类似家长忧虑不上进的孩子,或者上帝忧虑不自律的人类。这样的人必定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都那么高尚了,为什么还不能放过我们这些俗人?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这种上帝视角,这种宏大叙事,这种敦促别人做重要的事,解决真正的问题的做派,本身可能就是一种大恶。

享受眼下的小庸俗、小快乐,不应该被视为罪恶。乔布斯曾说:“我愿意用我所有的科技换取和苏格拉底相处的一个下午。”这句话本身就是在肯定“所有的科技”确实难以割舍,乔布斯放得下,是因为他是神,所有的科技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是他的创造。我是个俗人,别说所有的科技,哪怕只是一部iPhone,我也得思考良久。

换做是你呢?有多少人愿意放弃正在享用的所有科技,过回50年前的爷爷辈的日子?有的请举手。那位举手的,请收起你的手机,不要上网,不要用电脑,出门不要打车,更不能开车,联系远方的亲友请写信,夏天降温用折扇或蒲扇,冬天取暖请烧火炕。

那些琐碎的、庸俗的、无意义的小事,一层层地累加,早就让我们的生活面目全非了。我不知道世界是不是因此更美好了,我所知道的是,这些小事有了不觉得多,没了真觉得少,甚至完全无法生活。

我喜欢那些不崇高,但确实方便的改变。我喜欢吃早饭的时候头一天预订的热咖啡送上门来,我喜欢在楼下小店买两个桃可以扫码支付,我喜欢开车在路上手机地图可以引导你躲避拥堵,我喜欢用手机预约专车接送机服务,我喜欢抬起手腕对着Apple Watch说:“嘿Siri,倒计时半小时。”然后不用担心煤气灶上的锅烧干……我不肯定我一定比爷爷那代人更幸福,但我非常肯定我决不愿意用爷爷的生活替换我的生活。如果不是更美好,至少也是更习惯、更享受现在的生活,对我而言。

幸福感是另外一件事。现在让你穿越回苏格拉底的时代,做苏格拉底的朋友,并且永远不能回到现在,你恐怕也不会有多少幸福感可言,除非允许你带上手机。

【文/keso(keso怎么看 微信号:kesoview)】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电子科技大学互联网科学中心主任周涛:你也可以成为数据魔法师

➤ 百度发布《Do better为更好》主张科技为生活、科技提升生活品质

➤ SXSW大会线上生活:感受科技带来的“酷”

➤ 可识别物体的触摸屏:下一个改变生活的科技?

➤ 毛向辉:我们何时才能生活在未来

➤ 姑息陈欧,等于默认我们生活在黑白颠倒的世界

➤ 咪蒙:生活不只有诗和远方,还有傻逼甲方

➤ 别让生活骗了你:在知识骗子盛行的时代,如何保持清醒?

➤ Spacehack创始人Waldman的新书,让你体验从未有过的太空生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回退几百年,绝大部分人都在种地吧,必须先解决温饱啊,没有科技,粮食产量低,效率低,现在机器一天收割的地,以前得多少人,多少天! 一般大家都给阅读付费多少?
    夜班三更哟~盼天明~打开微信哟~盼keso~若要盼得哟,keso的文———赶紧阅读哟,涨智商,其实,是小龙虾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外卖体验很棒,是大数据应用的结果。技术让分工更细化,协作更高效。
    谷歌送外卖一定有人拍手称快,大家不过借这个段子调侃百度价值观而已。是的,但调侃本身得靠得住才行。想起前段时间纽约客上一篇关于美剧硅谷的文章:因为剧中对“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调侃,一些现实中的大公司开始禁止他们的员工说“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然后硅谷的编剧就说至少他们停止说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2333
    技术的发展从骨头木头石头工具到火星漫游车IPHONE阿尔法GO,估计某阶段造出跟自己一摸一样的生物人,最后人类自己被技术文明迭代……
    没有现代人能离得开科技,现在哪怕是最偏远的山区,也要仰仗科技的力量,靠电话沟通,靠汽车走出来。然而我们究竟需要多少科技才能获得满足,是另一个问题。科技巨头铸造新时代的拜物教,告诉你该怎样生活,又要依靠什么样的科技产品,日子才更舒适便捷。然而世上是否只存在消费这一种生活方式?大神崇拜苏格拉底,不如一问,现今的苏格拉底是谁?难不成你愿意是什么大大,什么爸爸,什么国民老公?人自然会有精神追求,无需担心,即便是什么大大、什么老公,又有何妨?我只是想回到,那个可以不限制取几个老婆的时代,移民阿拉伯国家吧。世界是为懒人而变的。带着手机我也不想回去见苏格拉底,我是女人,当时有选举权吗?虽然我现在也没有,哈哈。真有意思,明明是自己懒,非得赖手机。当人心坏了,科技,法律,道德都不能让这个世界更美好。现在买什么都可以扫一下,真是方便,科技隔膜了人类的温和亲情,科技信息沟通的便利,改变了人们面对面交流的亲和力,人们是在虚拟和互不信任陌生的状态下进行消磨时光、游戏人生、及时行乐。
    我们正在一手把世界推向我们并不喜欢的方向!
    即使带了,那边也没有基础设施
    毕竟,很多人体会过科技的便利,但却没体会过苏格拉底式对话的魅力。
    keso来大姨妈,变成喷子了,走进另一个极端,跟文中引述的没什么区别
    边上有头牛!
    北京儿童医院刚发布公告,挂号一律手机APP。除了紧急和特殊情况

  2. 有手机没网啊~
    允许又不是允许肆无忌惮,管理又不是否定所有,有偷换概念之嫌
    好多现在科技解决的问题都是当代科技制造的问题 。比如手机导航躲开汽车制造的拥堵道路。回到50年前更多的应该是不愿意回到穷苦日子吧,我要是七八岁小孩的话就想回到以前取抽冰尜而不是躺在沙发上玩iPad
    但你不能永远都是个小孩。

  3. 以前没有网络和及时通讯的时代,我要发表自己的想法,成本太高,比如说我想说点做人的道理,谁TM理啊,我非得先和别人混个脸熟,喝酒吃肉,人家才能听听你在说什么。在现实社会里,大部分时候,你多大,有什么成就,多大的权势,都影响了你的意见发表和反馈,所以我们不得不去想办法维护关系。

    而网络就不一样了,氛围相对轻松、简单、门槛低,大家都可以随便说说,这简直是一种颠覆的魅力。在网上,我们不再需要证明自己的社会地位,只需要遵从自己的内心。我们不需要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朋友,一言不合可以拍砖,可以拉黑,可以不理睬——很率性,很直接。

    这种轻松和直接对某些人比如我来说,会觉得比现实中的一些虚情假意有意思的多。除了三五知己以外,我不在维系一些不必要的圈子,我不用在为了吹牛去认识什么熟人,朋友的朋友,我不用在过在一个大圆桌上或者一个卡拉OK厅里,你发现没有一个人说有意思话而自己又不好意思先走的尴尬,也不用在过我反对他的思想却又碍于脸面在一个饭局上不得不听的郁闷,我想表达我的思想,只需要写博客或者、发帖或者回留言就可以了,而我无法接受的思想,我也可以随时随地地反驳,享受不同意见之间的乐趣,我甚至可以不用知道那些思想的实体是谁就可以享受交流的乐趣,我觉得这简直太棒了。因为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我觉得没必要靠的太近,网络让我体验到了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乐趣,有的发展到线下的好朋友,有的相忘于江湖,轻松随意——起码网络体验里的人际关系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美好的颠覆。

    所以起码对于我来说,这很美好。

  4. 7岁的小魏,是个小话痨,叽叽喳喳,问这问那,哭闹也好啦,那是小孩的诉求。他会东奔西跑,常横穿乡里 ,用脚步丈量家乡所能走到最远得地方,星空日月,百里山河,也只是无谓的闪念。

    今天啊,你还是那么话痨,但已经退步啦。说话没那么流利啦,变得胆小啦。其实人长大后,每说的一句话都带着不一样的重量,也就带来不一样的结果。你可别怕,坦诚总好过沉默,主动总强过冷落。

    以前写信常想,一纸难尽千言,要分几次才能把握核心主题,把心意表个明白。现在好了,手机多方便啊,措辞简单,快捷有效。但是,电话的分量也好,温度也好,轻飘飘的抓不住了。很遗憾,快速传达信息的工具还在进化,这并不能省却多少体力,反而因为容易,才会变得廉价。

    7岁的小魏也许没想到,丈量这个世界有很多方式。你会借工具走的更快,只要你想,可以穿越地平线,也可以环游地球,也许你的子孙还能走出这个星球,未来一切都有可能。

    只是,你的速度越快,反而自己的生活半径越来狭窄。你没有写信,电话也越来越少。你没去看朋友,只晓得看朋友圈。你没有行到远方,甚至已不再期待它的模样。科技确实产生了很多冷漠,磨灭了很多浪漫。
    但是我确实无法因此否定科技。
    虽然我也想浪漫让世界变冷漠的,只有使用科技的人科技移动网络是一种低风险的获得关注与聆听的方式:我们可以在发布之前修改,说错了也不太有人会当真。而面对面的交流则更繁琐而且需要持续的互动才能达成。但当我们习惯于科技这种懒的方式时,我们交流的能力和胆量都退化了,于是更不敢面对面。

  5. 恩,代价就是你呼吸着雾霾,吃着不知道怎么生产出来的加工食品,喝着过滤出来的工业污染水,在时速不超过5公里的上班高峰拥堵路段开着你的特斯拉一路骂娘。

  6. 恩,代价就是你呼吸着雾霾,吃着不知道怎么生产出来的加工食品,喝着过滤出来的工业污染水,在时速不超过5公里的上班高峰拥堵路段开着你的特斯拉一路骂娘。